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現代言情 > 原來歲月綿長

更新時間:2019-11-12 15:39:50

原來歲月綿長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缁撴灉: 原來歲月綿長 萬貴妃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3240,江雨琪,韓亦博 總裁 腹黑 情有獨鐘 穿越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江雨琪的愛情死了,她也躺在了沾滿鮮血的婚床上。那個將她寵上云端的男人,親手把她拽去了地獄?!昂嗖?,江家欠你的第三條人命,我來償還?!薄霸改愎露?/p>

精彩章節試讀:

第六章 就這點本事

江雨琪神情一滯,立馬攥緊了柳妍的手腕,另一只手也緊緊扯住她的衣服。

“用別人玩爛的招數,你就這點本事?”江雨琪看著大步走來的韓亦博,壓低聲音在柳妍耳畔低語。

“你們在干什么?”韓亦博看著她們兩人的姿勢,皺眉問道。

柳妍剛要開口,已經被江雨琪搶了先。

“我差點摔跤,是她扶住了我?!苯賻髏娌桓納檔?。

柳妍彎眉一皺,差點沒忍住眼中的戾氣。

“你不是叫我來咖啡廳找你,怎么跟她在一起?”韓亦博沉聲問向柳妍。

“剛好……碰見……我們走吧,等下要去拿產檢結果……”柳妍面色微僵,急忙解釋。

今天最關鍵的一幕沒有按計劃發揮出來,她現在又憋屈又氣惱,卻偏偏不能都發泄出來。

韓亦博掃了江雨琪一眼,便任由柳妍挽著自己離開。

江雨琪閉上眼深呼吸,強迫自己將即將溢出眼眶的淚水吞咽回肚。

她回到醫院,靜靜地守在父親病床前。

有些事,不是她不計較,只是時候未到。

入夜。

趁著醫生查完房,江雨琪拿保溫壺去走廊盡頭打熱水。

只是她剛回病房門口,便看到韓亦博從里頭走了出來。

“你來我爸病房做什么?”江雨琪大驚失色。

韓亦博沒有說話,只是徑直往前走。

江雨琪匆匆走進病房,看到父親的心電圖已成一條直線!

“爸??!”

值班護士手忙腳亂跑進來,對著外頭大喊:“33床病人心跳停止,趕緊拿除顫器!”

江雨琪癱靠在墻邊,看著一群白大褂將推著父親進了搶救室,看著那冰冷的門沉沉閉緊。

怎么突然變成這樣……

江雨琪的腦袋幾乎要炸裂,強烈的眩暈感讓她大腦空白,什么都想不起。

韓亦博,他剛才對父親做了什么?

江雨琪扶著墻角,跌跌撞撞朝韓亦博離開的方向跑去。

韓亦博正倚靠在車邊大口吸煙,神色凝重。

“韓亦博,你剛才對我爸做了什么?”江雨琪的聲音因憤怒變得尖銳。

“你覺得呢?”韓亦博瞇了瞇眼,眼神尖銳。

江雨琪看著這個由深愛到讓她害怕的男人,心口鈍痛。

“我們一家已經變成這樣,你還覺得不夠嗎?”

韓亦博將手中的煙往腳邊一砸,再狠狠碾碎。

“我爸死了,我姐死了,你們卻都還好好活著,你覺得夠嗎?”

將手指蜷緊,就像溺水的人無論如何都夠不到浮木般絕望。

“要怎樣,你才能放過我們?”她雙目含淚看著他,眸光黯淡。

韓亦博頓了頓,一聲不吭地盯著江雨琪,眸中的情緒深不見底。

最終,他沉默地開車揚長而去,徒留冷漠的空氣給到江雨琪。

到家后,韓亦博坐在床邊,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明明一遍又一遍警告過自己,不能對她心慈手軟。

可那個女人淚眼朦朧的樣子,卻深深刻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不能心軟,絕對不能。

韓亦博將錢包中的舊照片掏出來,看著曾經幸福的一家四口的合照,他的眼眶微微泛紅。

回想起母親遭遇過的不堪,韓亦博眸底被仇恨和憤怒覆蓋。

“我家人受過的苦,根本不是你能償還得了的!”

“我媽受過的罪,我也會讓你們江家人一一嘗??!”

第十章 一命抵一命

太平間。

江雨琪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刺骨的涼意讓她血液近乎停止流動。

左邊床上放置著江父的尸體,右邊床上放置著江母面目全非的尸體。

她跪在中間,眸光支離破碎。

“噠噠噠”一陣沉重的皮鞋聲由遠及近。

江雨琪看著朝自己走來的韓亦博,神情木然。

“下一個……是輪到我死嗎?”她聲音中透著諷刺的意味。

韓亦博皺眉看著她,呼吸變得有些沉重。

“你想死也要先給我把孩子生下來!”

江雨琪生無可戀的樣子,讓他的怒意如荒草般蔓延。

可怒火燃盡,心底一片空蕩,所有東西都脫離了他的掌控。

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

“別忘了,你哥哥還在牢里呆著!”抑制不住的憤怒讓韓亦博變得慌亂。

江雨琪一怔,抬起布滿淚痕的臉,眼神空洞:“呵呵……是啊,我還有個哥哥……”

她那兩聲毫無情緒起伏的輕笑,讓韓亦博沒由得心慌。

就好像心臟被人揪住——怎么都喘不上氣。

“走?!彼磷派?,彎腰將她拉了起來。

這一觸,才發覺她的手涼得嚇人。

跟死人一般。

他身子一僵,攥著江雨琪的手不由自主緊了幾分。

江雨琪被韓亦博帶回了別墅,她整日都待在房間,將自己封閉。

她以為自己安安靜靜地做出妥協,韓亦博就不會去找哥哥江昊然的麻煩。

可終究是她太天真。

當柳妍推開房門,將監獄里江昊然的資料甩了過來時,江雨琪的臉都青了。

“你什么意思?”她牙關都在打顫。

柳妍勾了勾紅唇,譏誚道:“你那好哥哥再過半年便要出獄,韓少可是在想方設法給你哥哥接風洗塵呢?!?/p>

她話中的冷意,仿若鋒刃刺向江雨琪。

“他說過只要我把孩子生下,便不會動我哥!你少在這里挑撥離間!”江雨琪渾身都在發抖。

“笑話,你以為他真打算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柳妍笑得臉都變了形。

她步步靠近江雨琪,彎腰將聲音壓低:“你知道韓少的媽媽怎么死的嗎?被人輪女干至死……那里頭,可有你爸的份兒……你說,他會放過你們江家人嗎?”

江雨琪瞳孔驟然一縮,渾身血液都近乎凝固。

“不可能……”她呢喃道。

“一命抵一命,韓少家死了三個人,你們家才死兩個……你哥出獄那天,可就是他的死期了……”

柳妍拍了拍江雨琪的肩膀,故作惋惜地嘆了口氣,隨即走出了房間。

關上門,柳妍眼中閃過一絲陰鷙。

誘餌已經放出去,接下來就是坐等魚兒自動上鉤了……

房間中。

江雨琪雙手攥緊被單,整張臉白得不能再白。

一命抵一命……

韓亦博,你真的要斬盡殺絕嗎?

她垂下眼簾,隱隱做了一個決定。

入夜。

江雨琪搖晃著杯中的果汁,嘴中哼唱著不知名的曲子。

“嘎吱~”

韓亦博走了進來,挑眉看著她。

“怎么還沒睡?”

江雨琪扭頭看向他,黯淡的雙眸中有一絲微光在晃動。

她將手中的果汁遞給他,輕聲開口:“在等你?!?/p>

韓亦博皺了皺眉,看向江雨琪的神情透著審視:“有事?”

“想找你聊聊江韓兩家的過往恩怨?!苯賻髕驕部?。

韓亦博一頓,莫名的煩躁在心底蔓延。

他將手中的果汁一飲而盡,隨即在床邊坐了下來。

“沒什么好說的,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焙嗖┤嗔巳嗵粞?,異常疲憊。

他已經好幾日都沒合眼休息了,現在靠了床,直接困意來襲。

“以后別等我了,睡吧?!彼弦綠上?,沒有再去看身側的女人。

江雨琪垂下眼簾,將手指蜷得很緊。

那杯果汁,被她下了重劑量的安眠藥,足以讓韓亦博睡夠十二小時才醒得來。

“沒有以后了……”她的聲音很輕。

所有的一切,都會在今天塵埃落定。

江雨琪給韓亦博蓋好被子,最后看了眼他棱角分明的面容。

這個她掏心挖肺愛過的男人,也讓她撕心裂肺地痛過。

到最后的最后,他讓她萬念俱灰。

江雨琪深吸一口氣,將眼中的薄霧逼散。

她從抽屜中拿出一個微皺的信封,上面寫著“韓亦博親啟”五個大字。

里面,是江雨琪手寫的一百零八字遺書。

她將信封放置韓亦博枕頭邊,然后拿出早已備好的修眉刀,在他身側躺了下來。

結婚多日,他們終于安安靜靜地躺在了一張床上。

恍惚中,江雨琪好像聽到有人在說話。

“囡囡,到媽媽這兒來……”

“媽……”江雨琪張了張嘴,臉上帶著滿足的淺笑。

終于,這一次,再也不會分開了……

昏昏沉沉。

韓亦博發現自己渾身黏濕,像身處沼澤地一般。

他挪了挪身子,一陣濃烈嗆鼻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嗡——

韓亦博的腦子瞬間清醒,他猛地睜開眼,發現雪白的床單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

余光中,一個瘦小的血人正躺在床的另一側……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