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一世高手俏千金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26

一世高手俏千金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鍓? 一世高手俏千金 我本瘋狂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秦風,張欣然,一世兵王 百合 校園 貴族 架空

秦風曾是令各個勢力聽之聞風喪膽的高手,被人稱為“龍王”!為了完成自己歸隱前的最后一個任務,秦風來到了隊友生前居住的地方,卻多了一個名動全城的未婚妻,又接連遇到各色

精彩章節試讀:

第1章 最后的任務

啪!

昏暗的房間里,秦風緩緩掐滅了煙頭。

借著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他身前的煙灰缸里塞滿了煙頭,地上丟著兩個空空的煙盒,整個房間里煙霧朦朧,仿佛著火了一般。

一個晚上,他整整抽了兩盒煙。

而在這之前,他從未抽過一支煙。

準確地說,自從穿上軍裝之后,他再也沒有抽過一支煙。

因為,煙味對于一名特戰隊員,尤其是狙擊手而言,是致命的!

“呼”

秦風吸了口渾濁的空氣,起身走到窗邊,拉開窗簾,晨輝透過玻璃射進了房間。

陽光刺眼,他那張堅毅的臉龐出現了短暫的恍惚。

旋即,他緩緩挪動目光,打量著這個被譽為最神秘的特戰基地,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濃濃的不舍。

片刻后,他閉上雙眼,深深吸了一口窗外清新的空氣,而后轉身,走到床邊,蹲下身子,輕輕撫摸著早已疊好的軍裝。

軍裝是特戰隊員專用的,臂章上繡著一把“利?!?。

因為這個臂章,這支沒有部隊番號和歸屬未知的特戰bu隊,被外軍稱為“利?!碧刂謆u隊。

它是華夏最神秘的特種bu隊。

沒有之一!

但在華夏jun方,這支bu隊的名字叫作“龍牙”,是所有特戰隊員夢寐以求都想進入的圣殿!

秦風輕輕撫順著軍裝的褶皺,動作很輕、很慢,仿佛在撫摸自己的愛人。

最后,他的手指觸摸到了一顆金燦燦的勛章,像是觸電一般,身子微微一顫,而后小心翼翼地拿起,捧在手心,像是捧著這世間最珍貴的寶物。

“砰砰……”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敲響。

秦風聞聲,輕輕將勛章放在了jun裝上,然后抱起jun裝,起身走向房門。

咔嚓!

房門應聲而開,門口站著四人,擋住了秦風的去路,一臉焦急:“隊……隊長!”

“你們這是干什么?”

秦風微笑著問,只是笑容有些牽強。

“你真的要離開嗎?”

四人雙眼泛紅,死死盯著秦風手中的jun裝和勛章,不約而同地開口。

“不是離開,而是被開除?!鼻胤緲嘈?。

“隊長,我們去上級求情,讓你留下來!”

“沒錯,猛子已經走了,你不能再走了!”

擋在最前方的兩人相繼開口,而后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猛子”兩個字牽動了他們心中的痛,同時讓秦風的身子狠狠一顫!

猛子叫陳猛,曾是他們的戰友,是可以在戰場上放心地將后背交給對方的生死兄弟。

而如今,陳猛走了,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件事情就發生在幾天前,而秦風被開除也和這件事情有著直接的關系。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級部門已經做出了決定,無法更改?!鼻胤緄髡艘環樾?,沉聲說道。

“隊長,如果你堅持要走,我們跟你一起……”四人一副誓死追隨的表情。

“不要胡鬧,立刻滾去訓練!”

秦風打斷了四人的話。

沒有回應。

四人宛如一堵墻一般,擋在秦風身前,一動不動。

“老子現在還沒被正式開除呢,你們這是想集體違令么?還是你們眼中已經沒我這個隊長了?”秦風見狀,大聲訓斥道。

“隊長……”

面對秦風的訓斥,四人鼻子一酸,眼眶中布滿了水霧。

作為龍牙的一員,他們有著堅強的心臟和強大的意志力,即便在戰場上流盡最后一滴血,也不會留下一滴淚。

但此時此刻,他們都忍不住落淚了。

“你們什么時候都變成娘們了?如果還當我是隊長,都給我滾去訓練!”

秦風再次大聲訓斥,但聲音有些顫抖。

四位生死兄弟不想他離開,他又何嘗想離開這個“家”?

“是!”

這一次,四人齊聲大吼,然后敬禮,轉身跑步離開,整齊如一的腳步聲響徹宿舍。

目送著四人離開,秦風的眼圈也紅了,但很快,他又恢復了正常,快步走出了宿舍。

“敬禮!”

當秦風的腳步踏出宿舍的那一刻,宿舍外響起一聲嘶吼。

唰!

唰!

唰!

……

聲音響起,包括之前四人在內,十名華夏最出色的特種jun人,沖著秦風敬禮。

他們和秦風,還有死去的陳猛,組成了讓外jun聞風膽寒的龍牙!

“能和你們并肩作戰,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我期待你們之中出現一顆新的龍牙!”

唰!

秦風聲音嘶啞地說著,緩緩抬起右手手臂,做出一個如同教科書般標準的敬禮動作。

爾后,他放下手臂,在十人不舍的目光中,緩緩走向基地門口。

“師傅……”

望著秦風離去的背影,十人中唯一的女性,輕輕咬了咬嘴唇,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最終忍住了開口的沖動。

基地門口,一輛掛有軍方牌照的越野車早已等候多時,一名少將坐在汽車后排,看著秦風慢慢走近,表情十分復雜。

他姓王名虎成,是這只神秘bu隊的掌舵者!

“報告領導,秦風報道!”

在王虎成復雜的注視中,秦風走到汽車旁邊,敬禮匯報。

“上車?!?/p>

王虎成收起復雜的心緒,開門見山道。

“是,領導!”

秦風大聲回應,然后走向汽車另一側,拉開車門。

做完這一切,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基地前依然保持著敬禮姿勢的戰友們,然后才鉆進了車中。

“領導……”

汽車啟動,秦風欲要將手中的軍裝和龍牙勛章上交。

然而——

不等他的話說完,王虎成便直接打斷:“你親自交給老領導吧,只有他能決定你的去留?!?/p>

顯然,他很清楚,那位老領導,只要開口留下秦風,全jun上下絕對無人敢反對,同樣的,若是那位老領導執意要將秦風從bu隊里面開除,也絕對沒人敢不同意!

“結果已經注定了,何必再去找他?”

秦風沉聲說道,并沒有收回jun裝和龍牙勛章。

王虎成沉默。

“身為利劍龍牙特戰小隊的隊長,我擅自越過國境線,闖入他國進行戰斗,不但違反了軍規,而且違反了國際法,甚至很有可能引發戰爭,成為國家的罪人!”秦風語氣低沉地說道。

“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這么做嗎?”王虎成下意識地問道,話出口后,又覺得是白問。

“血債血償,那幫雜碎殺了猛子,我必須宰了他們!”

仿佛為了印證王虎成的判斷一般,秦風冷聲回應,同時不由自主地想起當日的情形,身上彌漫著濃烈的殺意,那感覺恨不得再次打爆那群雇傭bing的腦袋。

“一線之隔啊,如果你在我們的領土將那群雇傭bing一鍋端了,你不但不會被開除,而且會立功,成為英雄,可惜啊……”

王虎成嘆了口氣,語氣之中充斥著惋惜,同時很疑惑——哪個組織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對龍牙出手?

截至目前,軍方雖然動用了一切消息渠道,但依然沒有調查到任何有關那個組織的信息。

王虎成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個問題,而是重復沖秦風問道:“你真的確定不去找老領導了?”

“我比你了解他,也更清楚一些事?!?/p>

秦風答非所問,意有所指。

“好吧……”

王虎成再次嘆了一口氣,爾后一臉惋惜地接過特戰軍人夢寐以求的龍牙戰服和象征著榮耀和輝煌的龍牙勛章。

汽車啟動,秦風通過反光鏡看著自己的“家”和生死兄弟漸漸遠去,心情復雜。

“隊長還會回來么?”

目送著汽車遠去,十名龍牙成員忍不住暗問自己。

沒有答案。

但他們知道,既然秦風離開jun營,那么一定會將坑殺龍牙的組織從地球上抹去!

……

“領導,我有個請求?!?/p>

汽車離開基地很遠之后,秦風才收回目光,再次開口道。

“你說?!?/p>

王虎成有些愕然,更多的是疑惑,疑惑秦風所說的請求是什么。

“能不能將猛子離開的真實情況告訴他的家人?”秦風收回目光,扭頭看向王虎成,表情格外嚴肅。

“不行,這是規定!”

王虎成很堅決地搖了搖頭,龍牙部隊里面的成員不但檔案保密,而且一旦犧牲,發死亡通知書的時候,會隱瞞真實情況,以訓練死亡代替。

“我知道這是規定,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他們為了保衛國家和人民出生入死,死后不但無法成為烈士,連真正的死因都要隱瞞,這是不是太殘忍了?”

秦風的情緒隱隱有些激動。

“的確有些殘忍,但規定就是規定,何況,你應該知道,這也是對隊員家人的一種?;ぁ卣蕉釉背D暝詒呔誠呱嫌氬環ǚ葑詠姓蕉?,染血無數,若是身份暴露,對家人而言將是噩夢!”

王虎成沉聲說著,然后將一個信封叫給秦風,“這是陳猛的死亡通知書和撫恤金,卡的密碼是6個1。你負責將它送到陳猛的家人手中——這是你最后一個任務!”

秦風稍作猶豫,還是默默接過了信封。

“執行完最后這個任務,你準備做什么?”

汽車抵達市區后,王虎成與秦風一同下車,忍不住問道。

“這個任務沒那么容易完成?!?/p>

秦風語出驚人。

“呃……”

王虎成一臉愕然,不明所以。

“再見,領導!”

秦風敬禮,轉身離開。

這一天。

他沒有告訴王虎成,陳猛死的那天,他雖然擅自闖過國境線,一個人,一桿槍,連殺二十八名雇傭bing,但還是有雇傭bing逃走了。

他也沒有告訴王虎成,陳猛每次執行任務都違反了規定——懷中帶著妹妹的照片。

而那一天。

他沒有在陳猛的身上找到照片,也沒有在那些死去雇傭bing的身上找到照片。

……

就在秦風被開除的當天下午,燕京,一家讓紈绔子弟們做夢都想進入的私人會所頂樓。

一名身穿職業套裝的年輕女子,站在落地窗前,看著腳下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川流不息的車流,怔怔出神。

夕陽的余輝透過玻璃射進房間,映照著她那絕世的容顏和傲人的身段,仿佛為她披了一件金色的薄紗,美得讓人心悸。

“砰……砰……”

片刻之后,敲門聲響起,打破了房間里的安靜,也將年輕女子從走神中拉回現實。

“進來?!?/p>

年輕女子緩緩吐出兩個字,沒有用“請”字,原本平靜的眸子陡然間變得犀利了起來。

“雪雁姐,聽說秦風被開除了?!?/p>

一名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步入房間,走到距離年輕女子三米的地方站定,開口說道。

“真沒想到,你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回歸……”

年輕女子將目光投向遠方的天空,答非所問,語氣復雜,似嘲諷,又似唏噓。

“雪雁姐,難道你還在糾結?”

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聞言,微微皺眉,猶豫了一下,道:“其實,當他選擇當特種bing的那一天起,你們的結局就注定了——你要成為王的女人,而他只是邊境一小兵?!?/p>

“bing王也是王?!?/p>

夕陽刺眼。

年輕女子微微閉眼,輕聲開口,仿佛在回應青年,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但他現在連兵王都不是了?!?/p>

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辯解道:“說句難聽的,如果沒有秦家的光環,如今的他,連給你拎包的資格都沒有!”

“你低估他了?!?/p>

年輕女子輕輕搖了搖頭,表情逐漸堅定道:“曾經,他可以在燕京大院里稱王稱霸,敢當眾打斷楊策的腿,后來,他又成為了唯一一顆龍牙,未來,誰敢說他一事無成?”

“倒不是說他會一事無成,我只是覺得他配不上你?!迸宕鶻鴇哐劬檔那嗄?,猶豫了一下說道。

“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我相信,我李雪雁看上的男人不會讓我失望?!?/p>

年輕女子站在落地窗前,雙手撐著落地窗,遙望著遠方的天空,像是看到了未來,語氣堅定,聲音鏗鏘有力,“退一萬步講,若他真的丟了老秦家的臉,讓其他人比了下去,我就當被鷹啄瞎了眼!”

第3章 染血銀針

因為炎熱的夏季還沒有過去,張欣然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色連衣裙。

此刻,她被秦風攬住柳腰,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秦風手掌傳來的熱量,宛如被電流擊中,嬌軀先是一顫,而后像是一張拉圓的大弓一般,緊繃在一起,一動也不敢動。

夕陽映照著她那張迷人的臉龐,讓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臉上充斥著震驚與緊張!

原本,她只是以為秦風在開玩笑,卻沒有想到,秦風竟然是個實干家,不等她開口,便直接攬住了她的柳腰,完全不給她開口和反抗的機會……

“魂淡,放開欣然女神!”

“瑪德,我想殺人!”

眼看心目中的女神被秦風攬住柳腰,直播間里的粉絲們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似的,直接炸毛了。

呼!

呼!

與此同時,兩名黑衣大漢,不約而同地沖向秦風,速度極快。

“那個混蛋死定了!”

“立帖為證,如果那個混蛋不被暴揍,我直播日電風扇!”

看到兩名黑衣保鏢沖向秦風,直播間里的粉絲們一個個磨拳擦掌的,感覺像是自己要動手暴揍秦風一樣。

與此同時,秦風第一次將目光投向兩名黑衣保鏢。

就一眼。

卻讓兩名黑衣保鏢停住了身形!

他們像是兩輛急速行駛的汽車被踩下了剎車,雙腳與車廂地面摩擦,發出一陣輕響。

因為,他們意識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張欣然在秦風手上,若是他們輕舉妄動,秦風對張欣然不利怎么辦?

“放開欣然小姐,否則,我保證,你無法走出這節車廂!”

兩名黑衣保鏢站在距離秦風不到一米的地方,目光如刀一般盯著秦風,眼中殺意毫不掩飾。

“美女,我說過不喜歡被圍觀?!?/p>

秦風沒有理會兩名黑衣保鏢的威脅,甚至沒有再去看兩人,而是依然攬著張欣然那性感的小蠻腰,“這就當是一個小小的懲罰吧?!?/p>

話音落下,秦風輕輕在張欣然的蠻腰上擰了一下。

“啊……”

人生第一次與男人親密接觸的張欣然,原本十分局促不安,此刻被秦風擰腰,頓時驚呼一聲,渾身劇烈顫抖,俏臉瞬間變得緋紅一片。

嗯?

與此同時,秦風的余光忽然看到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出現在車廂入口,微笑著朝這邊走來。

這個發現,讓秦風眼神一凝!

憑借記憶,他可以肯定,中年男子之前沒有在車廂里出現過。

而且,他敏銳地看到該男子在行走過程中,步伐很輕,頻率很快。

這不是一名商業人士該有的表現!

“咻——”

就在秦風覺得不對勁的同時,一道輕微的破空聲響起。

一枚銀針劃破空氣的阻力,宛如一道銀色的光芒,瞬間射中了一名黑衣保鏢。

嗯?

秦風瞳孔微微收縮,他清晰地看到中年男子手腕上戴著一塊特制的手表,手表上有一個小孔——銀針是從小孔里射出的!

噗通!

黑衣保鏢身子一顫,像是喝醉了一般,身子搖搖晃晃,爾后應聲而倒,直接昏迷。

危險!

另外一名黑衣保鏢看到同伴倒地,意識到?;?,連忙轉身,箭步上前,將張欣然擋在身后。

“咻!”

破空聲再次響起,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再次摁下特制手表的按鈕,銀針呼嘯而出,射向第二名黑衣保鏢的喉嚨。

第二名黑衣保鏢幾乎下意識地側頭躲閃,但想到張欣然就在身后,右手順勢一揮,手掌攤開,宛如一扇門戶,攔在張欣然的前方。

“噗!”

銀針穿透了第二名黑衣保鏢的手掌,鮮血狂飆,濃烈的麻醉劑立即通過血液蔓延他的全身。

他像是風中的小草,身子一陣搖曳,卻憑借堅強的意志,不讓自己倒地,同時扭頭,滿是擔心地看向身后。

顯然,他知道,銀針雖然速度減弱了一些,但身后的張欣然絕對無法躲閃。

一旦張欣然被銀針射中,即便不是致命部位,僥幸保住性命,也會瞬間昏迷,被對方擄走。

嗯?

下一刻。

黑衣保鏢的雙眼瞪得滾圓,臉上充斥著震驚!

因為,順著他的目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根染著血跡射向張欣然的銀針被秦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了!

“這……這怎么可能?”

黑衣保鏢心中充斥著這樣一個疑問,爾后轟然倒在了地上!

“呼”

看到這一幕,中年男子暗自松了口氣,完全無視周圍旅客驚恐的目光,面帶微笑,大步走向了張欣然。

因為,根據他得到的精確情報,張欣然此次外出,身邊只帶了兩名保鏢。

而剛才,秦風伸手接住銀針的一幕,被第二名黑衣保鏢的身體擋住了,中年男子沒有看到。

為此,在中年男子看來,他已經解決了兩名保鏢,認為完成此次任務已沒有任何懸念。

唰!

看到中年男子走來,張欣然嚇得小臉煞白,下意識地撲向秦風,整個人像是觸電一般,嬌軀哆嗦不止。

緊張,恐懼……

她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棵稻草一般,整個人貼在秦風身上,緊緊地抱著,完全擋住了中年男子的視線,讓中年男子無法看到秦風手中的銀針。

“張小姐,不要幻想他能救你,也不要掙扎,乖乖跟我走!”

很快,中年男子臨近,冷笑著說道,完全沒有將秦風放在眼里,“小子,不想死的話,抱頭趴在座位底下,當作什么也沒看到?!?/p>

“咚!咚!咚!”

耳畔響起中年男子的話,張欣然嚇得喉結蠕動,想說什么,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心跳如鼓,速度極快。

“我也提醒你,不要幻想逃走?!?/p>

面對中年男子的威脅,秦風做出了回應,他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語氣輕描淡寫。

“呃……”

耳畔響起秦風的話,張欣然原本顫栗的嬌軀,突然一僵,爾后一臉驚愕地看著秦風。

她雖然在恐懼的籠罩下,下意識地抱緊了秦風,但壓根完全沒有想過秦風會冒著生命危險?;に?。

尚且連張欣然都這樣認為,何況中年男子?

“你……你說什么?”

中年男子聞言,先是一怔,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冷的笑話,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著秦風。

“你這么抱著我,我怎么對付他?”

秦風沒有理會中年男子,而是輕輕拍了拍張欣然的肩膀。

張欣然下意識地松開雙手,然后怔怔地看著秦風站起身,邁出一步,將她擋在了身后。

望著秦風的背影,張欣然只覺得那魁梧的身軀仿佛一座大山一般,傲然而立,帶給了她從未有過的安全感,也驅散了她內心的恐懼與不安。

嗯?

秦風這一起身,中年男子立刻發現了秦風與常人的不同,感到了一股無形的壓迫感,臉上有恃無恐的表情蕩然無存。

“呃……”

旋即,中年男子的瞳孔陡然收縮,目光停留在秦風的右手上,準確地說是停留在那根銀針上。

銀針被秦風用中指和食指夾著,上面染著血跡,觸目驚心!

雖然銀針上涂抹的麻醉藥相當于普通麻醉藥好幾倍的藥性,但秦風的手指沒有傷口,麻醉藥無法進入體內,便不會有危險。

“銀針怎么在你手上?”

中年男子努力地壓下心中的震驚,竭力地想讓自己表現得鎮定一些,但那瘋狂跳動的眼角肌肉出賣了他內心的真實狀況——緊張!

“抱頭趴在座位底下,或者我一腳把你踹進去,二選一!”

秦風答非所問,語氣毋庸置疑。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