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道初界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21

道初界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缃戝潃: 道初界 醬油湯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婚姻愛情 未來 寵婚 穿越

仙界碎,流年墜,夢歸來,九魂轉世,九轉踏天還。一個現代社會的軍官,在飛船失事之后竟然誤入了修真界,是意外還是命中注定呢?在美女環繞的修真界,他是否會忘記當初那份愛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二章 開竅

“阿呆,到了這里可要小心點,別亂說話?!蓖躋憧醋派肀吆┩泛┠緣陌⒋艄匭牡乃檔?。

兩個人之前并沒有太多的言語,但此刻看去阿呆卻成了王毅在雜役房最親的人。

“毅師兄,你放心吧,我阿呆并不呆?!卑⒋粢槐吆┬σ槐咚檔?。

王毅沖阿呆笑著點了點頭,隨后二人便在一位雜役房弟子的帶領之下去見了這里的負責人黃目。

王毅遠遠的便看到一個瘦瘦精精,尖嘴猴腮的少年穿著一身寬松的黃衫正在盤膝打坐。

“總管師兄,兩人帶來了?!備涸鷚返牡蘢涌戳嘶頗懇謊坌⌒牡乃檔?。

黃目聽聞后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看了看王毅和曲比阿呆,隨后對著引路的弟子揮了揮手說到:“你二人可知道這里的規矩?”

“知道知道?!卑⒋羥雷潘檔潰骸翱巢?,挑水之類的粗活都得會干?!?/p>

黃目分不清阿呆是真傻還是假傻,他只覺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戰于是眼睛猛地一睜盯著阿呆說道:“閉嘴?!?/p>

王毅發現黃目雖然用力的睜了眼,但這眼睛的大小卻是沒有太多的變化,依舊那么的小,依舊如一條細縫。

“總管師兄?!蓖躋閶ё鷗詹拍俏灰返蘢擁某坪羥櫚乃檔潰骸拔葉順趵湊Φ?,并不懂規矩,還望師兄明示?!?/p>

“這還不錯?!被頗孔聰蟯躋懵雜新獾牡懔說閫匪檔潰骸骯婢睪薌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若是在休息前還沒有完成任務的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個代價因人而異?!?/p>

“比如像你們這樣還有機會回到外門的弟子需要交付靈石,沒有靈石的需要打下欠條,至于那些此生都不可能回到外門的弟子則需要完成另外份額的工作?!?/p>

“另外還有一點,如果有足夠的靈石,可以免做雜役,專心修行,這對于你們二位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所以如果宗門里有什么親戚朋友的話不妨讓我幫你們捎個信,讓他們準備一些靈石?!?/p>

黃目說完干笑了起來,這聲音就像他人一般缺少水份。

“王毅,你命好,大師姐幫你交了一些靈石,你可以休息十天,這十天的時間里你可以專心修煉不需要做任何雜役?!被頗克低曜詈蟮幕笆忠換雍襖匆晃輝右鄣蘢雍蟊惚丈狹搜?。

“總管師兄,我是否可以將一半的時間贈送給阿呆?”王毅見黃目閉上眼連忙開口問道。

“不行?!被頗顆壯雋礁鱟種蟊悴輝倮砘岫?。

阿呆看著王毅傻笑著說道:“毅師兄,我們之前雖然沒說過話,但我一直很佩服你,你放心吧,干點粗活對于我阿呆來說并沒有什么?!?/p>

王毅看著阿呆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深吸一口氣與阿呆二人往回走去。

十天的時間對于王毅而言只是杯水車薪,但這畢竟是師姐用靈石換來的,說什么也不能浪費。

回到屋里,阿呆收拾了一下東西就出去了,王毅也沒有耽擱,而是立即盤膝打坐,吞吐靈氣。

時間一晃便到了日落時分,阿呆忙完活回到房中,由于身份的不同,這間房里只有王毅和阿呆兩個人。

阿呆輕手輕腳的擦洗了一番之后也開始了打坐。

阿呆這人很勤快,只是悟性低了點,否則也不至于跟王毅一起被送到了雜役房。

大約過去了一個時辰,阿呆的修煉受到了阻礙,他睜開眼卻發現王毅消失不見了。

這時,在無尸潭中,王毅正在往潭底游去,石蓋更是在不斷的催促他快點。

“這里是我重生的地方?!蓖躋憧醋攀茄≡竦牡氐閿行└鋅乃檔?。

“是的,在遇到你之前我也一直沉睡在潭底?!筆橋Φ南牖匾淦鴣了暗氖慮?,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只是沉睡之前的記憶我一點也不記得了?!?/p>

“那這潭水中消失的尸體與你有關嗎?”王毅想到了這個問題好奇的問道。

“當然沒有關系,我吸收你是因為你特殊的三魂聚體,況且趙無心死的時候我已經在你身體里了?!筆且槐囈饈鴕槐咚伎?,片刻之后再次開口說道:“你這么一問倒是提醒了我,或許尸體的消失跟潭水底下那股神秘的力量有關?!?/p>

“如何才能幫你吞噬這股力量?”王毅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先用力將潭底打穿再說?!?/p>

王毅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個比較好下手的地方一拳轟下,潭水向四面散開潭底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王毅一臉轟下十幾拳都是如此,他的肉身之力雖強卻也是相對而言,要想打穿這個潭底或許得結丹修為才行。

石蓋有些失望,他知道王毅已經盡力了,帶著遺憾他開口說道:“要不你試試在這里打坐,看看效果會不會好一些?!?/p>

王毅點了點頭后游到了水面上,深吸了一口氣,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開始打坐。

“如何?”石蓋見王毅睜開了眼便開口問道。

“雖然不能做到你說的開竅,但比外面修煉要快一點,而且隱隱中我還感覺到了一個特別的力量被吸進了身體?!蓖躋鬩槐吒惺蘢派硤宓謀浠槐咚檔?。

“那你就在這里修煉吧,我也去沉睡一會”石蓋說完便不再出聲。

隨著修煉,王毅的心慢慢的靜了下來,與天地靈氣溝通之后便可以不用呼吸,他的身體仿佛受到了某種召喚竟然緩緩的往下沉去。

直至沉到了潭底王毅也一無所知,他整個人已經沉浸在了一種空明的狀態里,這種狀態是他之前修煉所沒有遇到過的。

此刻夜深人靜,王毅的心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靜的程度。

不知何時開始在王毅的心神中響起了呼吸聲,這呼吸聲很深很沉,極具震撼力。

這聲音雖然在王毅的心神中響起,但石蓋卻聽不到絲毫。

呼吸聲第一次響起的時候王毅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像是要醒來的樣子。

呼吸聲第二次響起的時候王毅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卻怎么也睜不開,如同噩夢無法醒來一般。

呼吸聲第三次響起的時候王毅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眼中帶著茫然,與天地靈氣的溝通斷裂,王毅嗆了一口水,趕緊游上了水面。

“石蓋,石蓋……”王毅在心神中呼喊著。

“什么事情這么慌慌張張的?”石蓋無精打采的打了個哈氣問道。

“你剛才聽到了呼吸聲沒?”王毅毫無掩飾的問道。

“呼吸聲?沒有呀?!筆裁囪暮粑涯閬懦燒庋?。

“說不清楚,只覺得很深很沉,有一種強大的震撼力,讓我頓時有些透不過氣來?!蓖躋憬詹諾母惺芩盜艘槐?,此刻想起來還有一些心驚。

“莫非跟那股力量有關?”石蓋嘀咕了幾句后跟王毅說道:“你再試一次,我來聽聽?!?/p>

王毅點了點頭又開始打坐,這一次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讓自己的心靜了下來,進入了空明的狀態,身體有開始下沉。

直至沉到潭底,石蓋等了好久依舊沒有聽到王毅形容的呼吸聲。

就在這時王毅的心神中呼吸聲再次響起,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深,還要沉,甚至可以說有些急促。

而呼吸產生的震撼力也比剛才大了很多,一股威壓使得王毅無法睜開眼睛。

石蓋依舊沒有聽到呼吸聲,但從王毅的表情來看他知道這個呼吸聲已經出現了。

石蓋見王毅面色痛苦,始終無法睜開眼睛,便在他心神中大吼到:“快快醒來!”

一連喊了數十聲,王毅才猛地睜開了眼睛,這一次有了經驗,他剛睜開眼就屏住了呼吸一口氣游到了水面上。

王毅接連喘了幾口粗氣之后詢問道:“發現什么了嗎?”

“沒有?!筆僑縭鄧檔?,可片刻之后他卻又改口說道:“也不是沒有,我發現你的竅比原來大了一些?!?/p>

“那我修煉的速度是不是可以更快了呀,再過幾個月是不是就可以達到凝氣一層了呀?”王毅有些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問道。

“你想得美?!筆欽餼浠拔摶墑且慌杞矯鶩躋慵で櫚睦淥?,“竅只是大了些許罷了,修煉的速度是提高了,但這個提高幾乎可以忽略不計?!?/p>

“那你可知道我這竅是如何開的?!北黃昧死淥笸躋惴吹估渚擦訟呂?,問了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石蓋思索了一會有些不確定的解釋道:“或許跟那個威壓有關,他壓迫你強行開竅,吸收更多的天地靈氣來對抗這股威壓?!?/p>

“再試一次?!蓖躋闥低暌膊還蓯塹囊餳?,直接開始打坐吐納。

與上兩次一樣,王毅靜下心來進入空明的狀態,慢慢沉入潭底,不久那呼吸聲再次傳來,王毅面色痛苦,卻沒有睜開眼睛的想法,而是竭盡全力來對抗這股威壓。

這一次持續的時間比前兩次加起來的兩倍還多,當回到水面之后王毅一邊喘氣一邊問道:“開了沒,開了沒?”

“開了?!筆怯行┚嫻乃檔潰骸氨雀詹糯罅艘槐?,雖然這樣開竅的速度很慢,卻也不失為一個辦法?!?/p>

這時天色也快亮了,王毅心中雖然激動卻毫不遲疑的離開了無尸潭,回到屋中,盤膝打坐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日出時分,阿呆睜開眼,他看了看王毅并沒有說什么,而是拿著工具上了山。

第十五章 夏男的苦頭

“你們想造反呀?”趙無心郁悶之極,他知道再這樣下去的后果是什么,“你們回去看看,你們的任務完成了沒有,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了?!?/p>

這時王毅忽然從藥池中跳了出來,不跳不要緊,一跳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他可沒想到自己可以跳這么高。他強行安耐住心中的激動,神情自若的說道:“兄弟們,現在才是傍晚,距離明天還有時間,咱們挑燈夜戰,就不信完成不了任務?!?/p>

“挑燈夜戰,挑燈夜戰……”底下呼聲一片,大個和大圓兄弟叫的甚歡,畢竟王毅可是跟他們同住一間房的。

作為好友的夏男和康軍更是賣力的喊著,在這叫喊聲中,王毅帶著眾人繼續開始搬運石頭。

這里面最不爽的便是帶頭大哥和二公子了,兩個人一個陰沉,卻心比天高,一個高傲,卻會精打細算,但在實力差距這么大的前提下,心再高,再會算也是無濟于事。

在王毅的帶領之下,終于在夜半之時將趙執事下達的任務完成,眾人都累得不行,但卻沒有一句怨言,大家回去之后倒在床上便睡,喊都喊不醒。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昏昏沉沉的爬了起來,隱約中還聽見王毅叫喊的聲音。

“起來啦,起來啦,時間快到了?!蓖躋鬩桓齦齙慕兇?,女子那邊則有夏男負責,據說夏男是自告奮勇的接受這個任務的。

對此康軍再一次對夏男刮目相看,這丫的臉皮怎么就這么厚呢。

王毅想了想覺得這樣太煩于是就分了一下工,他負責自己的房間,康軍負責他的第一間房,夏男負責第四間女子房,至于第二間房,王毅思來想去決定讓小胖負責。

王毅與小胖交談了一番,王毅沒有點破,小胖也沒有多問,只是覺得眼前這個人有些面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但看起來憨頭憨腦的小胖卻是異?;?,他并沒有多問,而是欣然的接受了王毅的任務。

“怎么,想傍大腿?”王毅走后,卜無良來到小胖身邊陰森的說道。

小胖憨憨一笑說道:“他讓我做,我就做唄?!?/p>

卜無良哼了一聲不再說話,小胖又是憨憨一笑也不再說話。

這一天將會有新的任務,趙執事也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房子前面的空地上。

整頓完畢之后趙執事將王毅喊到一邊說道:“你就是王毅?”

王毅點了點頭并沒有做聲。

“即便你是王寶師兄的弟子,在這里你也得給我安分守己一些?!閉災詞呂魃檔?。

“弟子一直安分守己,或許是趙師叔聽信了小人的讒言?!蓖躋閬肓訟胗炙檔潰骸暗蘢又恢?,弟子成功激起了師兄弟們的激情,讓他們在規定的時間里完成了任務,而且毫無怨言,而且弟子保證會帶領三代弟子共同進步?!?/p>

“就憑你?”趙執事感覺王毅有些夸大,眼神中帶著不屑和懷疑。

“請師叔拭目以待?!蓖躋惚ё湃渙逞纖嗟乃檔?,他眼中的那股堅定之意,讓趙執事剛才的不屑和懷疑有了些許動搖。

次峰之上有一條溪水流下,溪水大約能沒過眾人的腹部,而接下來兩個月的磨練就是從次峰底部的溪水中往上爬,必須要趕在天黑之前爬到峰頂。

與原來一樣先到者可以多吸收一些藥力,說到這眾人都用詫異的眼光看向王毅。

趙執事也是如此,不過他心里比別人要清楚一些,因為他得知前幾天王寶為弟子洗精伐髓,這位弟子想必就是眼前這個王毅了。

“兄弟們放心,我昨天吸收夠了,今后不管第幾個到達,我都不會入池?!蓖躋闥瓶闖雋酥諶說男囊?,尤其是那些有點實力的家伙。

溪水的水流并不急,除了水的阻力之外就是山峰的坡度,王毅與眾人不同,他特制了一塊可以背在身后的石頭與夏男,康軍兩人走在了一起。

眾人沒走幾步就聽見身后有人在喊:“誰讓你們走的?用跑的,否則誰都來不及趕在天黑之前到達峰頂?!?/p>

一聽到這話,所有人都變成了跑步前進,但在水中越想跑得快越是累,沒多久一個個就氣喘吁吁的。

王毅之所以背著大石頭并不僅僅是因為要與夏男二人一同前行,而是不想浪費時間,對他而言正常的練習已經無法得到提高。

獲得了巨大的造化,就應該更加進取,而不是不思進取,只有這樣才能越來越強,才能在三代弟子當中出人頭地,才能兌現自己的承諾。

“你累不?”夏男一邊跑一邊偏過頭看著王毅問道。

“你說呢?”王毅滿頭大汗的說道:“如果我說我現在比你吃力,你信嗎?”

王毅并不是胡說,他現在確實比夏男和康軍更加吃力,因為他選的石頭有點偏重了。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強忍著與夏男和康軍跑在一起。

“你什么意思?”夏男反問道。

“我的意思是說,我背上這塊大石頭之后,你就應該跑在我前面才對?!蓖躋愎首鞅墑擁乃檔?。

夏男和康軍聽到這話之后,頓時有些氣不打一處來,兩個人很默契的默不作聲,咬了咬牙向前加速跑去。

王毅看到兩人加速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惱火,高興的是將兩個人的潛力慢慢的壓榨出來,惱火的是自己真的追不上了呀。

不過即便追不上王毅也沒有打算放棄,深吸一口氣也加快了步伐,只是與夏男和康軍比起來速度還是有點慢。

這一天最不高興的就是石蓋,他一直在問王毅為什么沒有告訴他要這么折磨自己。

王毅總是反問這有什么不好嗎?

然后石蓋就不說話了,過一會之后就又會問起。

如此幾次之后王毅覺得這家伙肯定有事情瞞著自己,果不其然,在王毅的威逼利誘之下石蓋才道出了詳情。

原來當天重組身體的很多天才地寶還在石蓋的肚子里,但只要王毅進行了超負荷訓練,將體力耗盡,這些天才地寶會自然而然的流入到王毅的體內,不斷的強化身體。

石蓋不想讓王毅這么辛苦的磨練自己,就是舍不得這些天才地寶。

王毅在心中鄙視了一下這個守財奴,并同時許下諾言,只要石蓋肯老老實實的幫助自己,將來天才地寶多的是。

至于凝氣前三層的口訣王毅已經修煉了兩個晚上了,但卻沒有多大的起色,體內的那股靈氣往往隨著吐納的終止而消散,雖然能感覺得到,卻似乎留不住一樣。

這使得王毅郁悶之極,還好石蓋一直在旁邊安慰道:“欲速則不達!”王毅才稍稍松了口氣。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傍晚時分,大多數人都來到了峰頂,并進入了峰頂的一處藥池。

王毅果然信守諾言,并沒有進入藥池,而是直接背著大石頭往山下走去。

本以為上山難,誰知道下山更難,石頭的重量全部被壓在身上,一個支撐不住就有可能被壓在石頭底下,變成肉餅。

第二天,發生了一件天雷宗創宗以來罕見的事情,先是帶頭大哥學著王毅背上了一塊石頭,然后是二公子,緊接著一個個的都背起了石頭,石頭雖然有大有小但卻沒有一個人不背石頭的。

看到這一幕,不僅張無能等人驚訝,就連趙執事也是一臉的驚愕,這時再想起王毅之前說的話仿佛并非沒有道理。

時間一晃就是一個月,王毅等人背上的石頭卻是一天比一天重,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流水的阻力也在一天天的增加,正因為如此,才讓趙執事有些按耐不住,將這件事情告知了八長老,趙月天。

八長老頓時興奮不已,但一聽到帶頭之人是王寶一脈的弟子時,之前的興奮勁兒也隨之煙消云散了。

這件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到了掌門的耳中,在一次長老會上,掌門還特意提起過王毅。

直到這時,王毅的目的也算是基本達到了,一個連掌門都關注的人又豈是張無能等人可以隨便滅殺的。

王毅的聲望越高,張無能等人就越是不安,總覺得有一把寒劍對著自己的后背伺機待發。

這一個月來最煩心的當屬夏男,八姑娘是個聰明人,當王毅高調回歸之后她就找到了一條接近王毅的捷徑,這個捷徑就是夏男。

八姑娘雖然沉默寡言,但卻也有幾分男兒心性,夏男雖然能當機立斷卻有一種紅粉男兒的感覺,這兩人配在一起簡直就是絕配,加上八姑娘的主動出擊大家都認為這事八成有戲,畢竟女追男隔層紗。

可結果卻大大出乎了眾人的預料,夏男不僅不接受八姑娘的情誼,更是惡言相對,只要他想得出來的他全說了。

可八姑娘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自己送上門你都不要?我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夏男越是拒絕躲避,八姑娘就越是要貼著他粘著他,甚至不惜加重自己的石頭與夏男并肩跑步,而放棄多吸收藥物的機會。

夏男被纏了一個月都快要瘋了,王毅和康軍兩個人只要見到八姑娘就會很自覺的躲在一邊偷笑,有時候還不忘評頭論足。

有一件事或許連王毅自己也不知道,這一次重生之后他體內的三魂徹底的融合了,而他的性格和心性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只是這個變化他根本無法察覺罷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