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總裁豪門 > 執念已久:獨寵新娘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14

執念已久:獨寵新娘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鏁? 執念已久:獨寵新娘 安鸞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顧念,葉宸 搞笑 婚姻愛情 穿越 歷史

四年前的一次意外,讓兩人相遇,從此之后在她心里埋下了愛情的種子,但是葉宸已經有了未婚妻尹靜芙,顧念只能默默藏起自己對葉宸的心思。四年后,顧念留學歸來恰逢找工作,順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四章 松了一口氣

路一菲走后,葉宸才回過神來。

目前盛榮的情況的確已經是迫在眉睫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用怎么樣的辦法來全身而退。如果說是去說服股東們,再相信他一次,顯然是不現實的,那些股東都是與葉震天一樣的保守派,他葉宸即便是再有能力,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

而目前,他已經沒有什么緩兵之計了。如果還尚存這一絲希望,那也只有路一菲了。

然而,葉宸再一次想到了顧念。這個女人,讓自己感覺到溫暖,甚至失去理智的想要霸占她,如今自己再轉身將路一菲擁進懷里,這樣與禽獸有什么區別。

葉宸想到顧念,突然意識到除了在公司與顧念見面,自己已經有幾天沒有主動聯系過顧念了,而在公司,多半的時間葉宸也是焦頭爛額的,早已無暇顧及顧念。

她可能會生氣吧。想到這里,葉宸沒有再去思考公司的事情,有一種沖動驅使他穿上衣服出了葉宅,然后發動車,到自己的公寓去。

車在樓下停好了,葉宸走出,倚著車門抽了一支煙,煙霧繚繞中,他抬頭向自己的公寓看去。

是黑漆漆的一片。再抬起手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半了,她應該睡著了吧。葉宸想要開車掉頭回去,但是有一種引力催使他上樓。

房門是緊鎖的,葉宸拿自己的鑰匙開了門進去。朝著顧念的房間走過去。出乎意料的是顧念的房間也是黑漆漆的一片,葉宸心中像是有一塊玉石跌落,是一種淡淡的失落。這是出乎葉宸意料之外的。

她會去哪里呢?葉宸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又點燃了一根煙。最近自己抽煙的次數明顯增多了,隨之而多的是煩惱。

這個時候,葉宸才想到,前段時間顧念跟自己說過想要回顧家,葉宸還以為只是回去住一晚上。現在應該待在顧家吧,這樣想到,葉宸松了口氣。

將抽了一半的煙熄滅,葉宸重重的倒在了沙發上和衣而睡。

次日清晨,葉宸還在睡覺,就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

“葉總,今天凌晨,股市又一次跌落了,照這樣的話,上班咱們就該做破產預算了?!鋇緇襖锏某賂弊芑鵂被鵒塹納羧靡跺范溉磺逍蚜?。

“我知道了,讓我來想想辦法。先這樣吧?!?/p>

葉宸看著窗外,太陽還沒有升起來,看來這一次,如果不能妥善處理,盛榮這個太陽怕是永遠都升不起來了。

從茶幾上拿起手機,翻開后,有兩條未讀短信。

一條是顧念昨晚十二點半發的?!八趿嗣揮?,公司的事情不要太著急。不管怎么樣,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最近常委有些不舒服,明天可能不能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情就給我打電話”

而另一條是路一菲三點左右發的?!骯墑杏窒陸盜?,你想好怎么做了嗎?再遲疑的話我也就愛莫能助了?!?/p>

葉宸盯著這兩條短信,來回的思索著。

再抬頭的時候,太陽已經露出了魚肚白,馬上就要新的一天了。難道盛榮就要在今天破產了嗎?葉宸皺了皺眉,不敢再想下去。

九點鐘,盛榮召開高層管理及股東大會。

辦公室的門開了,葉宸走進來后,停在門口朝外張望著,像是等著誰的到來一樣。

這個時候,路昆緩緩走進了會議室。

而辦公室的氣氛在瞬間變得有些高漲,有人一眼便看出了端倪,開始鼓掌叫好,他們的總裁終于為了公司可以犧牲自己的幸福了,雖然是殘酷而不公平的,但對于大局而言,不為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還有一些人在竊竊私語,看向了總裁助理的位置,才發現顧念今天就沒有來,不禁一陣唏噓。

路昆在盛榮所有高管及股東面前,正式宣布了他旗下的景浩將于盛榮合作,并與葉宸簽訂了合作。之后,路昆又以經濟學博士的身份給在場的人分析目前最應該如何挽救盛榮。

直到下午,才告一段落。

忙碌了一天,傍晚下班時候,葉宸葉揚請路昆及股東吃飯。

當所有人坐定,路一菲緩緩而來,還是在眾人面前的大家閨秀的模樣。進來后一一打過招呼,然后很自然的坐到了葉宸旁邊。

在場的人,都相互對視,不言而喻。

“葉宸,以后你可要幫我照顧一菲,這個孩子有些任性,她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你就告訴我?!甭防パ雜錮锿賦雋碩月芬環頻某璋?,也讓在場的人又一次確認了葉宸與路一菲的關系??醋乓跺酚肼芬環譜諞黃?,郎才女貌。路昆很是欣慰。

“那是當然了,路伯伯?!幣跺房醋怕防?,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旁邊大有叫好的人。

而葉宸,只是看著身邊坐著的路一菲,無端的想到了顧念。

顧念最近在家里,卻總是感覺到惡心,想吐。她從小腸胃就不好,自然沒有太在意,而顧母卻很是著急,讓她留在家里,自己好能照顧她。

顧念本來想要再回到葉宸的公寓,但是想到葉宸最近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自己回去有可能幫不上忙,還會添亂,于是便答應了顧母。

“小念,你知道嗎?眀皓回來了?!憊四傅焦四畹姆考?,也沒來得及敲門,就匆匆的說。

“什么?江明皓回來了?”顧念本來還在想著葉宸,但是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就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

江明皓是顧峰故交的兒子,和顧念也算是從下青梅竹馬。每次顧念犯錯誤的時候,顧睿都要批評她,但是江明皓就會為她偷偷保密。

“你要是我的親哥哥該有多好??!”每次顧睿欺負顧念的時候,顧念都會纏著江明皓撒嬌。

而這個時候,江明皓都會溫柔的笑一笑。

四年前,顧念出國留學,江明皓也跟父母說要去美國留學。在國外,兩個人相互依靠。都勝過了顧睿和顧念的關系。

只是后來,顧念一畢業就迫不及待的回國了,當然她不是想念顧父顧母,更不是顧睿,而是著急的設計了一系列的偶遇,讓葉宸愛上她。

本來,顧念以為江明皓會在美國繼續進修。因為江明皓學習的是醫藥學,因為成績有一所以在畢業之時國外多家醫院就聘請他。顧念走的時候也是一時興起,都沒有和江明皓說,只是回國后才不好意思的告訴江明皓她回來了,

此刻,聽到江明皓已經回來了,顧念心中自然是開心加激動,但是與此同時,還對之前的不辭而別有些愧疚。

“媽,那咱們晚上請江叔叔一家人吃飯吧?!憊四鈦銎鶩防錘四桿擔骸霸詮獾氖焙?,江明皓都挺照顧我的?!?/p>

“好好好,就按照你說的?!憊四縛醋毆四?,笑了笑:“我一會兒就跟你爸和你哥打電話,叫他們晚上都推掉應酬?!?/p>

傍晚時分,顧念一家和江明皓一家就相聚在了星輝酒店。

“你怎么回來了都不提前跟我說一聲?”顧念跑著到了江明皓的身旁,笑容可掬的拉起了江明皓的手,像個小女孩一樣的撒嬌。

顧峰看著顧念在江明皓身邊開心的樣子,也有些欣慰了,這些天,顧念一直都很不開心。因為葉宸,因為盛榮。

“顧念,你從美國回來見我可不是這幅表情啊。怎么看著明皓比看著我還親呢?”顧睿有些不滿。自己家的妹妹,卻老纏著別人家的哥哥。顧睿有些吃醋。

“這不是好久不見了么?”顧念小聲的笑著。然后趁他不注意,小聲的嘟囔著:“誰讓你那么兇了?!?/p>

“這也不能怪小念,明皓和小念青梅竹馬,從小就很要好。我們明皓對小念可不比顧睿差?!苯桿檔?。其實,她早就看出了江明皓喜歡顧念了。

這句話雖然說的很是隱晦,但是顧母卻聽出了弦外之音。

“那是自然,小念這些年,都把明皓當成親哥哥了?!憊四噶私夤四釹衷謖魴畝際粲諞跺?。

“就是,明皓可是我親哥哥?!彼底嘔怪鞫耐焐狹私黟┑母觳?。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顧睿。

顧睿反瞪了回去,自家的妹子明顯的胳膊肘往外拐,這讓顧睿顧睿異常不爽。

江明皓一向習慣顧念把自己當作是擋箭牌,也就無所謂的笑了笑。

忘記了從什么時候開始,江明皓就發現自己似乎是喜歡上了顧念。無條件包容顧念,為她撒謊,替她寫作業,甚至在生理期的時候紅著臉替她去超市買生理棉條。

江明皓從來沒有覺得顧念會喜歡上其他人。直到顧念一聲不吭地回國,江明皓就覺得國內肯定有她放不下來的人。

這一次回國,江明皓主要就是想看看,是誰讓顧念魂牽夢縈了四年,剛留學完就飛奔回國。

席間,許久沒有聚在一起的兩家人自然是觥籌交錯??曬四罹途∈槍俗懦粵?,最近常委難受,總是想吐,讓她都覺得本來就瘦的自己快變成了白骨精。然而,沒吃幾口,顧念就突然又跑去了衛生間。

江明皓趕緊追上前去。

“怎么回事?”一邊拍著顧念的背,一邊緊張的問她。

第四章 她沒有死?

顧念跟著走了幾步,可是肚子實在難受,她遠遠地望著那個酷似葉宸的背影,還有他身邊的女人,那一個背影,她不會認錯,是尹靜芙。

葉宸和尹靜芙?

尹靜芙沒死?

顧念完全被自己的這個念頭嚇到,擦了擦眼睛想要再看清楚,可是兩人已經消失了,心不在焉地上去洗手間,顧念腦海里一直徘徊著剛才的兩個身影,應該是自己醉了才會有幻想吧,明明尹靜芙都死了,又怎么會是她……

可是剛才那個男人,卻和葉宸這么像……

腦袋里亂糟糟的,回到包廂的時候顧念也不想再喝了,江明皓當然也不想她借酒消愁,讓她吃了一點飽腹的食物便送她回家。

可是剛走出門口,顧念又看到了那兩個身影,忽然陣陣寒意吹來,她打了一個噴嚏。

她該不會是撞鬼了吧……

“江明皓,我臨時還有些事,你先回去,拜拜!”見那兩個人影已經坐進了一輛奢華的跑車,顧念急忙坐進了后面的一輛出租車跟上去。

江明皓疑惑地站在原地,給顧念發了一條“路上小心”的消息才開車回去。

顧念讓司機一直跟著前面的跑車,心底的疑惑不斷地蔓延,如果真的是葉宸,真的是尹靜芙,怎么辦……

煩躁地撓了撓腦袋,她希望自己真的是撞鬼了,尹靜芙千萬不要再出現了……

半個小時之后,跑車停在了一間五星級酒店門口,顧念付了錢遠遠地跟著兩人,可是她不敢走上前,一直都只能看到兩人的背影。

忽地,一聲低沉的嗓音從身邊出來,顧念被嚇了一跳轉過身,見到葉宸的時候更是呆住,“你……”

她結結巴巴地完全說不出話,又轉頭看向服務臺,可是哪里還有那兩個人的身影。

再望望葉宸,他身上穿著黑色的金邊襯衫,同色系的西褲,而剛才那個男人,顧念回憶了下,他是穿著淺藍色的襯衣,那么就不是葉宸!

一想到這,顧念的心情才松懈下來。

顧念打量的目光讓葉宸很不滿,他沉著臉盯著她,眉宇間泛起不耐的情緒。

“我經過這里的!現在要走了!”顧念完全不敢對視葉宸陰冷的視線,低下頭就疾步走出去。

葉宸皺眉,這女人心虛的表情都寫滿整張臉,她還真是一點也不會說謊。

見顧念走出去攔截出租車,葉宸終是走過去拖住了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去?!?/p>

顧念愣了下,反應過來還是掙開了葉宸的手,有些結巴地開口:“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p>

葉宸皺了皺眉,也沒勉強,坐進了車里疾馳而去。

顧念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又回到酒店里面詢問前臺的工作人員:“請問剛才在這里的一男一女,他們叫什么名字?”

“抱歉,涉及顧客的隱私,我們無可奉告?!?/p>

聞言,顧念失落地垂下頭,忍不住望向電梯口的位置,眼底的疑惑久久不散。

*

第二天回到盛榮,顧念是第一個來到頂層的,見到蘇琳從電梯里出來,她猶豫了會還是決定去向她問清楚事情。

但是還沒開口,蘇琳已然說話打斷了她:“等會臨時有一個高層會議,你現在馬上下去會議室派發資料,葉總一回來就可以開會了?!?/p>

顧念愣了下,蘇琳已經把手上的文件遞到顧念懷里,顧念開口的話只能忍下去,公事要緊,她自然以大局為重。

剛剛派完所有文件,已經有經理高層陸陸續續地進來,最后是葉宸坐在主位上,她和蘇琳坐在他身后作會議記錄。

顧念是第一次參加會議,葉宸幾乎很少說話,但是每一次提出問題都是切中要害,作出決定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猶豫,決斷狠辣,這是顧念對葉宸的感覺。

顧念正在認真地記錄著事宜,忽然葉宸轉過頭來吩咐她:“把GK的計劃書拿下來?!?/p>

應了一聲“知道”,顧念立刻上去頂層,GK的計劃書她昨天才拿去給葉宸,現在應該是在葉宸的辦公室。

她走進去在桌面上翻了下,拿起文件就要離開,卻被半開的柜子里一個紅色的錦盒吸引住目光。

盒子是打開的,所以她能夠清晰地看見里面躺著一枚八克拉的心形粉鉆,她記得這是當時葉宸和尹靜芙訂婚的時候,葉宸在巴黎專門定制的全球獨一無二的鉆戒,而此刻,葉宸竟然好保留著。

她愣了幾秒,眼底的落寞一閃而過,極快斂去。

她把抽屜關好,匆匆拿起文件離開。

接下里的一天顧念又是忙碌的連吃飯的時間都顧不上,她現在是百分百確定蘇琳是故意針對她,幾乎瑣碎的繁雜的工作就交給她,而且對她的態度并不友好,甚至可以說得上是輕蔑。

但是現在蘇琳的權利比她大,而且葉宸明顯地也更相信蘇琳,她要是在背后給她捅刀子葉宸也未必相信。

她是真的想要好好留在盛榮工作,可是總有的人讓她不能安生。

下午的時候,頂層又發生了一件事,總裁辦公室失竊。

這件事自然不是葉宸出面處理,而是林澤來調查,而首先被調查的就是顧念,因為她早上進去過葉宸的辦公室。

林澤把她交到自己的辦公室,關上門讓她坐下:“顧秘書,葉總現在丟失了一件很寶貴的財物,如果是你做的,你現在交出來,葉總可以從輕發落?!?/p>

顧念皺了皺眉,這種無故被人坐實了罪名的感覺讓她很不好受,她反駁道:“我沒有拿葉總的任何東西?!?/p>

“顧秘書,我不會無故就懷疑你,但是因為今天早上只有你進去過葉總的辦公室,我必須要調查清楚?!繃衷笱纖嗟乜醋潘?。

顧念自然明白,她是有嫌疑,她能夠接受調查,但是她沒做過就是沒做過,無論如何調查她都是清白的。

但是卻沒想到接下來林澤在讓人檢查她的辦公桌的時候,卻發現了葉宸丟失的戒指。

是她上午拿文件的時候在抽屜里看見的那一枚,從她的辦公柜里搜了出來。

顧念錯愕地望著林澤手上的戒指,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怎么會這樣?

“顧秘書,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解釋?!逼涫盜衷笠彩遣幌嘈毆四罨嵴庋?,但是現在證據確鑿,他必須要問清楚。

“我沒有拿過,早上我進總裁辦公室的時候的確是看見過這枚戒指,但是我沒有偷走?!憊四鉅蛔忠瘓淥檔暮芮宄?,臉上也是一派坦然的表情。

林澤皺眉,手里攥著鉆戒,他把蘇琳也叫進來,問她關于顧念的事情。

蘇琳想了想,然后緩緩地開口道:“中午的時候我看見顧秘書好像鬼鬼祟祟地拿著什么東西往柜子里塞呢,沒想到真的是葉總的戒指?!?/p>

一句話,讓顧念倏地冷下臉,她站起來憤怒地瞪著蘇琳:“蘇琳,你確定你說的是真話?”

這女人明明長得這般漂亮優雅,卻說出這樣污蔑人的話!

“如果是假話我就不會說出來了?!彼樟嶄甙戀亓昧肆米約撼ぞ淼男惴?,眼底滿滿的都是輕蔑。

林澤皺眉,這一場女人的戰爭他很明顯地嗅到了火藥味,蘇琳一向都是葉宸身邊唯一的女秘書,但是現在忽然多了一個顧念,林澤也能夠理解她的心情,畢竟哪個女人不喜歡葉總,但是這一次……

“蘇琳,這一次失竊的事情,是你做的嗎?”林澤轉過頭,凌厲的視線看向蘇琳。

他在給她最后一次機會。

蘇琳卻渾然不覺,依舊笑的得意:“林特助,我怎么可能會做這種盜竊的事情?!?/p>

顧念已經完全氣炸,她這一次擺明就是被蘇琳陷害的!

“蘇琳,葉總的辦公室里一直都有攝像頭,你辭職吧?!繃衷笠瘓淅淠幕?,徹底地讓蘇琳愣在了原地。

她本以為只有走廊里才有攝像頭,可是……竟然連辦公室里都有?

“不!”蘇琳不可置信,林澤這樣說,就已經表示他已經看到了錄像,是她拿走了鉆戒……

“蘇琳,你三番四次陷害我,看來,這就是報應了?!憊四罘吲牧成現沼謨械靡獾男?,哼哼!

“你!”蘇琳顫抖地指著顧念,她就是不喜歡顧念,不喜歡她竟然敢威脅葉總,就為了當上他的秘書!

明明,葉總身邊只有她一個秘書……

“你什么!”顧念明媚地笑了笑,手壓下了蘇琳顫抖的手腕,冷冷地凝睇著她:“要不要我去報警?嘖嘖,我算算你這一個偷竊的罪名,應該也可以蹲幾年了吧……”

“顧念!別以為你真的能在盛榮一直呆下去!”蘇琳不忿地怒斥她。

顧念依舊笑著,得意揚揚:“嗯,我就是這么認為的?!?/p>

“顧念,你先出去工作?!繃衷笱纖嗟卮蚨狹肆餃說畝曰?,對顧念吩咐道。

顧念聳聳肩心情愉悅地離開,蘇琳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這件事最后還是沒有報警,畢竟是涉及葉宸的隱私了,蘇琳被解雇,而現在顧念成了葉宸身邊唯一的秘書,她工作起來自然是更加殷勤,一直到下班的時候心情還是極好。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