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亂界悲歌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13

亂界悲歌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璧? 亂界悲歌 久不違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白木 婚姻愛情 仙俠 校園 穿越種田

人有天、地、人三魂,而這人魂之中又有三魂,分別為智、武、靈三魂。武魂在心,是身體素質的根基,智魂主腦,是智力領悟的根基。智魂,武魂又分別有五個等級,分別是,魂嬰,

精彩章節試讀:

第2章 眼中釘

“白木,拜托你能不能別跟著我了!你很煩?。?!”

夕陽下,女孩沖著身后的男孩吼道。氣氛顯得尷尬與壓抑。多年來壓在心底厭惡,此刻,女孩終于爆發了出來。

煩啊……煩啊……啊那句話不斷地在男孩腦海里回蕩著。面對突如其來的驚嚇,男孩的癡呆癥又犯了。不知從何時起,男孩身上出現了這種怪癥。凡是措手不及的驚嚇,男孩總會變得木楞。

“梓……梓童”男孩緩慢舉起右手想要拉女孩的手,含字模糊著叫著女孩的名字。

“對不起,別再跟著我了,我自己回去了?!迸⑺底?,轉身無力地離去。對于自己剛才的行為,女孩覺得有點愧疚了。她知道男孩受到驚嚇時,癡呆癥會加重。

男孩的右手僵持在空中,背影在夕陽下顯得十分的落寞。

男孩叫做白木,女孩叫做林梓童。十五年前他們同時同地降臨在這個世上。兩家人當場結成親家,一男一女,這就是緣分注定。

可是,這本該是高興的事。但是隨著長大,兩家人都發現了白木天生癡呆。平時只是智商上不行,但是一受到驚嚇身體所有的性能都跟著慢了下來。

梓童父親是商人,在政治方面也有頗高的地位,家里經濟狀況非常好,財富在省內首屈一指。但男孩家境并不好。為了治好白木,白木的父母在尋藥的途中遭遇車禍雙雙身亡。

好在梓童的父母為人德善,將無依無靠的白木接到家中撫養,所以梓童跟白木上下學都是一同去的。

梓童一向是班級里人見人愛的小公主??墑巧硨笞芨鷗鏨倒?,總免不了別人的閑言碎語。就在今天她爆發了。

望著梓童離去的背影,白木怔怔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緩了過來。這時天色已晚。白木四周沒有人,借著微弱的月光還有一點可憐的記憶,他慢慢地尋找回去的路。

他走著走著,突然前面冒出七個人擋住了路??梢鑰吹降氖?,這七個人穿著七色的衣服,但是看不到他們的臉。白木流著汗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生怕被他們傷害。

可就是怕什么就來什么,這七個人二話不說的就朝著白木跑了過來。為首的紅衣攔腰扛起白木。速度快得驚人。白木剛喊了一聲救命,癡呆癥就又犯了。嘴巴都不用捂的,乖乖地被人劫走。

“丫的,原來是個傻子。也不知道家主整一個傻子干嘛,家主是不是也跟著傻了”跟在紅衣身后跑的是橙衣??醋虐啄菊齟蟮乃酆妥彀?,一陣疑問。

“哈哈哈,我去,還真是個傻子!快來看看傳說中的傻子臉。笑死我了?!崩兌亂豢吹槳啄鏡牧巢畹閾Ψ?。

“閉嘴!快點跟上。家主是用緊急的口吻讓我們來抓這小孩”紅衣怒斥身后的眾人。

經過紅衣的訓斥,后面的六人也不笑了,就這樣跟著紅衣到了海邊。海邊的對面是白屏山。

白屏山,是一座神奇的島。十六年前的那天除了白木梓童降臨在這個世上,這座孤島也是那時出現在世人的視野里。

一年四季都是雪,不間歇地下。使得島上周圍的海面全都凍結著。十六年來,科學家也不明白其中的所以然。什么都調查不出來,所以這座孤島被政府列為禁地,偶爾有愛冒險的人來這里探險,但都是有去無回的。

七人站在海邊,裹緊了衣服,踏著浮冰向白屏山跑去。身輕如燕,跑步的速度快得只剩下一道殘影。

但他們到了島上,頭上都結滿了冰。除了紅衣,個個氣喘吁吁。呼哧呼哧地大口吞吐氧氣。島上的溫度極低,從海邊到島上,空氣就越稀少。

“弟弟們,還可以吧?”紅衣看著其他人問著“不行就我一人進去吧,你們在這守著”不等他們表示,紅衣扛著白木向著森林行進。

……………………………………

森林深處的一塊空地,有一口天然的地洞,一群人就在旁邊圍著火爐跟火堆烤火。其中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身穿狐皮大衣坐在房車內,左手撫椅,右手執黃金手杖,一副面孔不怒自威。他是方家現任家族,方少裘。省內二號人物,僅次于林梓童的父親。而老人的身邊是他的孫子,方源。未來方家的家主。

“家主,人帶到了”紅衣走進車內,將白木丟在地上。

“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抓我?”白木面帶驚恐的看向周圍,方才癡呆的他,早就被凍醒了,但他在紅衣的肩上并不敢說話。突然他看到了方源,方源大哥,他們是誰?快來救我。說著白木向方源爬去,抱著方源的大腿。

方源,白木經常在梓童的家里經常見過他。也算是相識。此時,看到方源,白木還稍微冷靜了點。向方源尋求幫助。

方源一臉冷漠,他看著白木,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捂著肚子。接著又停了下來,猙獰地抓著白木的臉,隨后一右勾拳狠狠砸向白木的左臉頰。

“啊”,“啊”

兩聲啊,一聲白木松開了方源的右腿朝一邊滾了過去。另一聲是方源那傳來的慘叫聲。

方源左手捂著右手的手骨,跪在地上痛苦的嘶吼起來了。冷汗浸濕了他的衣服。

方家家主不禁皺著眉頭,不懂怎么回事。紅衣過去查看了一下方源的情況,驚訝了起來。

“報告家主,少主他是右手指粉碎性骨折了”

“放,放,放你媽的狗屁?!狽皆匆渙車牟幌嘈?。

“住嘴!”方家家主怒吼了一聲“廢物??!”

隨后站了起來,朝一臉懵懂的白木走去。用手杖的末端將白木的臉轉了過來??戳艘謊?,方家家主也是震驚住了。發現白木并沒有受傷!再看看他,全身上下穿著短袖短褲涼鞋!在這么冷的天竟然連發抖都不會!

“怎么回事?”

這時,紅衣也注意了起來。顯然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就連他的六個弟弟都會經不住這樣天氣。

“看來這小子身體異于常人了,家主放心,我去研究下”紅衣說完活動了一下身上的關節朝著白木走去。

“不要,不要!”白木害怕的畏縮縮的靠在角落里。

“砰,啪……”

白木不停慘叫著,求饒著。但是這些都是徒勞。紅衣一下又一下,力氣越來越大。車內的地板都跟著凹陷了下去。最后他吼叫了一聲。

“咔嚓”

紅衣的右手脫臼了!“好小子,浪費了一副好身體”他感嘆著,又惋惜著。

一旁的方家家主看著都驚呆了。白木依舊閉著眼縮在角落?!霸趺椿厥??”

“這小孩天生武魂強大。不好傷他”紅衣自行接上了脫臼的手臂,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倒沒事,把他丟下外面那口洞里就好了。從來沒有人知道那洞有多深,進去了也就出不來了”方家家主堅定的說道。

“為,為什么要殺我?”白木透過兩臂間的縫隙看向方家家主。

“因為你是我們方家發展的障礙,有了你,我就不能跟梓童成婚。也就不能吞并林家產業”方源惡狠狠地瞪著白木“林家人是不是傻了,也不知道你這傻叉有什么好的,全都被你傳染了吧?”

方家家主瞪了方源一眼,方源才停住了嘴。方家家主,走到白木面前拉著白木的手,把他拉了起來。拍了拍白木身上的灰“并不是你的錯,不過你必須消失。你是我們方家的一步棋,缺少這一步,我們方家就什么也做不來了。我們方家雖然產業省內目前看是第二,可是現在越來越落下了。如果不能依靠林家,我們方家就會沒落了。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了”說完摸著白木的頭“紅衣,吧他帶出去吧”

紅衣是的一聲,便將白木提起朝著車外那口深不見底的洞口走去。

“可惜了,你生下來就是悲劇的存在”然后嘆了一口氣,將白木丟了下去。

因為極度的恐慌,白木癡呆又犯了。在洞里持續下降。目光望著洞口上方的白光,越來越小。

突然,身邊涌出了無限的金光。不一會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男人,那人一頭烏黑的頭發,有著紅色的瞳孔。脖子上,一只三尾狐貍纏繞在他的脖子上。左手,一本書翻開著。金光就是從書中出來的。右手,一柄斷劍。緊接著,那人用斷劍朝著白木的心臟刺進去。隨后又拔了出來。奇跡的是,拔出來后,斷劍竟然會是一把完整的劍。泛著悠悠金光。

“時機到了,真正的考驗來臨了。等候了你這么久……”說完這句話,那人的身影就隱約了直到消失在了黑暗中。

金光越來越多,充斥著整個洞穴,碩大的洞口迅速被金光填滿了。而后,洞口消失了。白木瞇著雙眼看著俞來俞小的洞口,他摸著自己的胸口,激動的是并沒有血液流出。

可過后心想,在這無底洞中,始終都是死,絕望了,他閉上了雙眼。

第7章 魂宗

“這是哪里來的琴聲啊,彈得真好聽”

清安居內,白木陶醉地傾聽。只覺得四周一片沉靜,只有這曲琴音回蕩在他的腦海內。使他感覺十分得清新舒爽。

“咦,怎么突然停下了?”

白木微微睜開了雙眼。木制的天花板?這里是哪里?白木趕快起身來坐在床上?;飯肆艘幌濾鬧?,眼前的墻壁,家具,都是木頭構造的,濃厚的古代風格布置。

我怎么會在這?回想著,突然腦袋像是突然電擊了一下?!鞍?!好疼”。白木痛得叫了出來。

“沙沙沙……”

從屋外傳了腳步聲,漸漸地腳步聲到了房門前。白木往房門一看,兩個人一前一后地站在門口。

白木上下打量著這兩個男人。穿的衣服十分古怪,像是古代人穿的。前面站著的是年輕人,看起來二十五左右的樣子。眉目清秀,雪白的膚色。頭上戴著淺藍色的發冠,一顆綠色的大寶石鑲嵌在上面,一身潔白如雪的衣裳。此時正微笑著看著白木,看起來十分溫柔。

后面一個人,是白發蒼蒼的老者。一身青袍,雖然頭發發白,看面孔卻是剛步入中年的樣子。此時也在上下打量著白木。

兩人竊竊私語,掌門問道“就是這個小孩嗎?衣著奇特,一頭短發,果真奇特?!?/p>

天虹點了點頭答到,“就是他”。又進房門走到白木的面前問道“你醒了?感覺怎么樣?”

白木的視線不斷在兩人的身上來回瞄來瞄去?!澳忝鞘撬??這里是哪兒?”

“我叫驚天虹,一鳴驚人的驚,天空的天,彩虹的虹,這里是鼎莊閣。他是這里的現任閣主,也是我們師門的掌門人”天虹稍微介紹了一下,而后又問白木“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木,白色的白,樹木的木。不過我并不知道鼎莊閣,也不認識這里,更不認識你們,我怎么會在這?”白木問著。

掌門跟天虹面面相顧。于是掌門也走到白木前面問著“你什么都不記得了嗎?”

“也不是全不忘了,我記得我被人綁架到白屏山。然后就被人丟下無底洞中。接著洞中出現一個人,拿著一把斷劍刺向我的心臟。后來洞中充斥著耀眼的金色光芒,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來就在這里了”白木講述到。

天虹聽著,若有所思。想白木所說的那人,與他夢中見到那人的樣子有點吻合?!翱墑俏壹僥愕氖焙?,你胸口上并沒有傷口”

“那個我也不清楚,可我確定,那并不是夢。如果是夢的話,那么眼前的你們就也是我的夢!”本來是激動的心情,當白木說到是夢的時候,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樣,聲調降低了下來“難道你們,真是我的夢?不過,也許是呢……”

并不給白木自言自語的機會,天虹上前右手一個巴掌“啪”,打在了白木的左臉上。白木的頭也因此扭向了右邊。

白木睜大了雙眼,這一切真不是夢。接著疼的吸了口冷氣。左臉感覺一陣的火辣辣,惡狠狠的瞪著天虹?!澳鬮裁創蛭?!”

“不好意思,出手重了。我只是想讓你認清現實,因為我感覺你是不屬于這個地方的人。不過既然來了,你就要做好面對接下來要經歷的一切”天虹說著走向一個柜子拿出了一小瓶藥并交給了白木“涂上去吧,馬上就不會感覺到疼了”

白木拿著藥,又疑問地看著天虹,看著掌門,又看著周圍的一切。

“難道你是要我幫你上藥?”說著,天虹從白木手中搶過藥。

“不不不,還是我自己來吧!”白木驚訝的連忙搶過藥擰開蓋子,一股草藥味撲面而來,很香。然后刮了一點涂上已經有些腫大的左臉上。只覺得涼涼的,沒過幾秒就感覺不到疼了“好東西,好東西啊”。白木嘖嘖驚嘆。

“奇怪,奇怪了”掌門皺著眉頭說道。

“師父,怎么了”天虹問道。

“白木,你知不知道當你來到這里的時候,是怎樣的一副畫面嗎?”掌門問著也是一臉茫然的白木。

“我不知道,哦!”白木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像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滿臉的尷尬,“那個,是有原因的……”

“我指的不是那個!”掌門是滿臉的黑線“是周圍景象”天虹在一邊偷偷的笑著。

“周圍的景象?我不知道啊”

“天虹,你最清楚當時情況了,說一遍給他聽”掌門要求到。

“好。是這樣的,當時島上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閃電。接著那道閃電不偏不倚地擊在了遺跡上,沖擊波肆虐開來。在宮殿門口的我看到遺跡一片烏黑被沖擊波沖散,當時實力不佳的師弟門出現了昏厥的狀態……”

“這,這么嚴重。那不可能是我造成的吧?”白木聽著大感震驚,已經他的超乎想象了。

“更驚悚的是,當我到達遺跡的時候,方圓都是一片灰燼。寸草無生,中心有一個深坑。而坑中躺著一個昏迷的,赤身裸體的男子。而那個人就是你!”

白木聽完張大了嘴巴。無法置信。任誰和你這么說,你也不會相信??墑率稻褪僑绱?。

“最讓我感到疑惑的是,為什么你會完好無損?除了一些皮外傷,但那些皮外傷都是在那之前就有的!”掌門撫須說著“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和常人不一樣的”

“和常人不一樣?我倒是有一個……”白木落寞地說著。

“是什么?”掌門好奇地問道。

“其實也沒什么吧,就是,別人覺得我是智障……”

“智障?”天虹跟掌門聽著互相看著,然后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白木驚訝著,“就是白癡??!”

天虹跟掌門還是對著白木搖頭,表示還是不懂什么意思。

“好吧”白木無奈道“說明白點,所有人都覺得我傻”說著還用手指著自己的腦袋,又接著激動地說“小時候我還不傻,可是越長大變得越傻了,受到驚訝還會睜著死魚眼,目光呆滯……”

“我不覺得啊”天虹打斷了白木的話?!拔揖醯媚惚硐值煤苷5摹?/p>

白木看著天虹的雙眼,那是堅定的目光。好像在告訴白木:你沒事的。白木感覺暖暖的。自從父母雙雙去世后,他再也沒看到這樣的眼神。白木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這些年,他熬的太多了。人人都以看傻子,嘲笑,不善的目光冷眼看他,就連梓童后來也是這樣的。他感到委屈,心里陣陣絞痛。在陌生人前,他終于敞開心扉,訴說這些年的痛苦。

聽完白木的故事,天虹上前拍了拍白木的肩膀?!跋嘈盼宜檔?,你不是傻。師父……”

天虹叫了掌門一聲,掌門點了點頭?!鞍啄?,能讓我看一看你的身體嗎?”

“什么!”

“我并不是那個意思”掌門解釋道。天虹也在一邊說相信師父。

白木點了點頭。于是掌門上前,緩慢提起右手。肉眼可見,右手上有氣一樣在纏繞,接著這些氣順著掌門的右手進入了白木的體內。

“這其實是在檢查你的身體,同時還可以打通你的經脈”天虹說著。

白木只覺得這股氣流暖暖的,流經身體的每一出。覺得十分的舒服。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好熱啊,怎么突然感覺好熱??!”只見白木身上散發出強烈的紅色光芒,將屋子照得一片丹紅,汗水不斷從皮膚中的毛孔流出來。

掌門眉頭緊皺著“不好,我的氣收不回來了?!?/p>

“師父,到底怎么回事”天虹緊張地問道。

“待會,先讓我把氣收回”掌門說完,他周圍突然出現了狂風,將屋內吹得凌亂不堪。最后平息了下來。若不是掌門控制氣流,屋子都有可能倒塌。

掌門已是氣喘噓噓,大口大口的吐死,剛剛強制讓體內的氣排光。不然他的氣會被白木完全吸走。

“啊-”白木在床上痛苦地掙扎“熱啊”

“虹兒,你趕快將白木抱到外面的河水中,不然他體內的水分會消失殆??!”

天虹點了點頭,連忙抱起白木沖出了屋子,朝著屋子周圍的河跑去。然后將白木放入了水中。

瞬間冒起騰騰蒸汽……沒一會白木停止了掙扎,又昏迷了過去,浮在了水面上。身體還是通紅,河流的水分還在蒸騰。

掌門虛弱著從屋內有了過來,激動的笑了起來“好啊好啊,真是沒想到啊”

“師父,怎么了?”

“哈哈哈,好啊,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能遇到兩個先天魂宗!”

“魂宗?兩個?”天虹疑問的看向水面上的白木。

“不錯,這兩個人,正是你和白木!”掌門高興的笑了起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