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渾天斗地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11

渾天斗地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婚€?: 渾天斗地 姬無雪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詹天 百合 仙俠 寵婚 情有獨鐘

十魂被破?天道不容?進階困難?前路漫漫?都沒關系!我有不屬于我的強者記憶和功法!我有一群天資恐怖的兄弟!我的身上有著一盤天地的大棋,可是任何人都不敢那我做棋子。如

精彩章節試讀:

第28章 掉下懸崖

“兄弟,你確定真的有四階困獸來到大海之森的外圍嗎?這里可是距離大海之森中間位置有起碼上千里的距離??!”

張坤不是不相信詹天,只是詹天忽然之間說有四階困獸出現在這個地方,要知道這里是屬于人類的活動范圍比較活躍的地區之一了,德森堡就在百里之外,而且張坤在這個地方起碼也是生活十幾年,可是卻是一次沒有聽聞過四階困獸出現的,就算是三階困獸也都需要讓大海之森更加的前進一些,才可以發現。所以當張坤聽到詹天說有四階困獸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時不可思議,一時之間有了一些迷糊,怎么可能。

他是不是看錯了。

詹天瞥了一眼與自己速度基本持平的張坤,身上涌起一些魂氣,過渡到自己的腳上,速度立刻變得快了起來。

張坤無語的看著逃命一般的詹天,搖搖頭。

龍昊這個時候在張亮的帶動下,也是跟了上來,只不過他的身上還有著一些奇詭的光暈在上下旋轉著,光暈在旋轉的過程中,將龍昊的身體自然而然的往前推進。

張坤頓時無奈了,自己的師傅對這個小師弟還真是偏心啊,竟然將增強速度的東西都給他準備妥當了,就不怕自己的其他弟子心懷嫉妒嗎?

張坤看著一旁心甘情愿給龍昊提供魂氣以用來保持魂器運轉的張炎的時候,瞬間將這個念頭壓在心中了,看來心懷妒忌的可能性太低了。

而這個時候,龍昊卻是說話了。

“大師兄,或許現在你不熟悉眼前那個人,但是當你開始關注他的時候,你會發現那個人有著巨大的人格魅力,這點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p>

龍昊微笑了一下,叫張炎加大魂氣的輸出,兩個人的速度頓時飆升了起來,在地上的一些草叢中留下風滑過的痕跡,快速的追上了詹天。

張亮從背后拍了拍張坤,張坤微微偏過腦袋看著張亮,卻發現張亮此刻一臉的嚴肅,不由的納悶。

“二弟?你?”

“大哥,我看我們還是快點吧!那個人或許沒有看錯,這周圍的情況有一些反常!”

張亮神色凝重,從戒指之中取出一舟形魂氣,印師巔峰巔峰魂氣注入之后,舟形魂器立刻閃現黝黑的光澤,張亮將舟形魂器往面前一拋。離開張亮手掌的舟形魂器瞬息變大,變長,大約有一丈之長,張亮和張坤立刻跳了上去。

張亮伸出右手,橙色的魂氣在手上漸漸匯聚,最后變成一顆珍珠,張亮眼中一亮,白色的光芒從他的眼中中射出。光芒射進珍珠之后,珍珠卻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然后落到舟形魂器的船頭,懸浮在船頭的上方一米位置,停了下來,詭異的停在了那里。

張亮制止了張坤要說話的行為,雙手擺了幾個法訣,舟形魂器立刻向前穿行,速度快若閃電,轉眼之間便追上了龍昊和張炎,張亮示意張坤將龍昊他們拉上來,張坤點頭,手下一發力直接將二人拉到船上。

一上船的龍昊看著腳下的舟形魂器頓時眼前一亮。

“想不到,二師兄你竟然將師傅的雷云梭要了過來,真是太好了,這下子就算是有四階困獸也無法追上我們了?!?/p>

張亮笑了笑駕駛著雷云梭立刻飛到詹天的身邊,速度減了下來。

“兄弟,快上來吧!”

張亮也不知道詹天叫什么名字,龍昊沒有和他說,他現在對詹天的年齡和實力都屬于不熟悉的階段,一時開口卻不知道如何稱呼。

詹天瞥了一眼眾人腳下所踏之物,不由的好奇。這種魂氣他沒見過,應該是獸魂大陸的文明產物。好家伙,這速度可真是快。

詹天暗自咂舌,不過詹天的頭上套著大袍所以張亮看不到詹天的面目表情,所以不知道詹天在想些什么。

“那個兄弟?”

“哦哦!我知道了?!?/p>

詹天也不再矯情,縱身一跳,便來到大船的船尾之處,還好船身夠大,足夠將眾人全部托起。森里中的樹木太多,不利于發揮雷云梭的加大速度,張亮清喝一聲坐穩了,便駕駛著雷云梭飛向了高空之中,遠離了了地下茫茫的樹海。

不過這一飛上來,卻是有了麻煩。

詹天向自己的身后一望,頓時大驚,忽道。

“快快,快降下去,它發現我們了!”

詹天臉色極為緊張,看著那不遠處漸漸放大的巨大聲影,聲音有了一些沙啞,這股磅礴的煞氣,如果不是常年和紫龍族的一些族人生活在一起的話,估計早就呼吸困難了。

這個時候張坤卻是不得不信了,那龐大的裹架的彭拜的血腥之氣,就像是狂風一般鋪面而來,讓一向堅強的他,有了一絲放棄輕生的念頭。

“二弟,快加速,全力加速!”

生死面前,每個人都是瘋狂的,張坤大喊的同時,磅礴的魂氣瘋狂涌出,大手往船身上一按,魂氣不要錢的輸入,雷云梭的速度頓時提高了幾成,帶著破空的聲音向遠處遁去。

張亮一回頭看著那怪物卻是一陣心驚,青藍色的十米的巨蛇竟然長出一雙藍色猶如冰霜結成的翅膀飛在空中,而且它的目標竟然是我們。

張坤的輸入魂氣的同時,張炎也在輸入魂氣,雷云梭得到充足的魂氣,瞬間將那怪物甩開。

就在大家還未慶幸的時候,一陣驚天的獸吼破空傳來,入耳卻是格外的嘈雜,詹天直覺的心中苦悶,頭暈眼花,強打起精神定眼一看,卻讓他心驚膽戰。

那怪物竟然追了上來,詹天慌亂的拿出滕默琴使勁的鼓動魂氣,錚錚數聲,將眾人從迷惑的狀態中救了回來。搖了搖劇痛的腦袋,詹天大手拍中船尾,大量的魂氣注入,雷云梭頓時啟動,快速的逃離了起來。

那巨蛇,卻是不舍棄,口中閃現冰藍色的光芒,即便是百米之外的詹天也只覺得周圍溫度頓時降了下來。

一道白色如玉的水柱以驚人的速度噴射而來,,詹天心中一寒卻是無可奈克,手上頓時閃現土黃色的魂氣,縈繞在他的手上,朝著巨蛇噴射而來的毒液一拍。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雷云梭真的上下起伏搖擺,土黃色的魂氣和白玉般的毒液一接觸,直接爆炸了起來,巨大力量直接將詹天震得吐血,龍昊趕緊從后面扶住倒下的詹天,看著整個手臂都被凍成白霜極為虛弱的詹天,心中暗暗發酸。

張亮張坤這個時候卻不因為詹天可以阻擋住四階困獸一擊而感到驚訝,而是被詹天誠心炙熱感動。

“二弟,控制好雷云梭,既然人家不畏生死的待我們,我張坤今天也拼一下命!大不了不要了?!?/p>

張坤說完話,直接站在船尾這面朝著巨蛇,撕下自己頭上戴著的頭巾,卻是露出一只極為深邃并且不斷旋轉的一只眼!

第三只眼,沒錯,張坤頭巾隱藏的竟然是第三只眼!

張亮卻是不由的苦笑。

“大哥,你就拼命吧,小弟的保命招式不具有強大而攻擊能力,而且這雷云梭被剛才的沖擊力打壞了,我們已經跑不掉了!”

張亮苦澀的看著停在懸崖上空的雷云梭,心中無感,看著倒在龍昊懷中的詹天卻是不由的恍惚,這個人或許沒有我們在的話,沒準壓根不會有事。

“那好!正好,老子體內被他家伙中的毒也快壓不住了,我就瀟灑走一回?!?/p>

張坤即便是聽到張亮說出的處境,也已經無所謂了,反正橫豎都活不成,自己還有什么好怕的。

枯竭的魂氣在一點點的匯聚,張坤直接閉上雙眼,一個個奇異的黑色符文漸漸的在張坤額頭的那只眼珠旁邊緩緩浮現,一絲絲黑色氣息在悄悄蔓延。

橙色魂氣這個時候竟然有了一絲黑色,不是單色的黑,這種黑極為的深邃,與那眼珠的顏色幾乎一模一樣。符文出現的同時,張坤原先短促的黑發頃刻之間長國肩膀,一滴滴豆大的汗珠從張坤極為痛苦的臉上落了下來。

符文完全占據了張坤的臉,從魔眼衍生,到達兩耳之處,黑色的條紋在張坤緊閉的雙眼上快速的勾畫出來。

忽然之間,張坤閉住的雙眼睜了開來,一道黑色的光從他額頭上迸射而出,所過之處,卻是留下一絲絲模糊的光路。

原先還在戲耍詹天等人的巨蛇,在看到張坤射出黑色光線的時候,頓時變得狂暴起來,數條毒汁迸射而出,直接將雷云梭打成原型,失去支柱的眾人,立刻摔下了身下的山崖,不見了蹤影。

至于那黑光有沒有打中巨蛇張坤不知道,只是山崖之上傳來的巨獸凄厲的吼叫讓虛弱的他會心一笑,這輩子能對四階困獸重創也是值了。

第15章 唐大獸化

赤色的魂氣組成的滕曼極為迅速的包圍了沖上來的唐大,已經被自己的恐懼沖昏了頭腦的唐大沒有很直接的奔向設計陣法的罪魁后手,那個小孩。

而是,發瘋一般的用橙色的氣刀不停地斬斷著圍上來的滕曼??上?,滕曼是魂氣變化而成的,被斬斷的滕曼在一瞬間就恢復了,而且,詹天也同樣極為敏感的發現這個叫龍昊的小子竟然可以從空氣中汲取魂氣,就好像這空氣就像是他的食物一樣。一時之間,將墮龍谷珍藏典籍看完的他,也不知道因為什么。

赤色的滕曼不斷地從地下轉了出來,不斷保持爆發實力的唐大開始有些體力不支,攻擊的速度漸漸的滿了下來。這個時候,龍昊嘴角微微揚起,碧青色的眼睛中彰顯了一開始殺死甲小是陰狠的神色。

亂蕪雜張的滕曼紛紛刁鉆的攻擊著唐大的弱點,處于下風的唐大一個不留神。一道赤色的火焰瞬間穿透他的肚子,巨大的疼痛讓唐大凄慘的大叫了起來。

渾身弱下去的魂氣,如海潮一樣的爆發起來,然后他的身體開始漸漸的布滿獸類的毛發,以上不要屬于人類的眼睛和耳朵將他的外面變得猙獰可怖。

這是風狼的姿態,詹天知道這個唐大已經拋棄自己作為人的資格了,魂師是沒有資格動用自己身體內刻印的獸魂的,魂師的力量是來著刻印獸魂所帶來的身體素質的變化,以及對自己魂氣的增幅與變異帶來的效果,以增強自己的實力。

但是,一旦沒有突破魂師就妄圖使用刻印的獸魂,其代價就是在獲得自己不曾擁有強大的實力的時候完全被獸魂強大的怨念所包圍,反而被獸魂控制,成為魂獸另外的姿態。

龍昊沒想到這個唐大竟然會怕死到連人類的身份都會毫不猶豫的拋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雙手合十。赤色滕曼立刻阻礙朝自己沖來的唐大,目光漸漸浮現一絲算計的神色,并沒有對眼前的情景感到絕望,哪怕他明明知道自己陣法沒法對唐大起到多少的阻礙作用。

龍昊的眼睛慢慢的朝著身邊的一處望去,詹天在那里不由的微笑。終于開始找到我了嗎,又或者開始使用我的價值了!

不過這小子打算如何開口尋求我的幫忙呢,真是令人期待??!受到濤泰魂氣的影響,詹天的心態變得極為的微妙起來。面對一些艱難處境的時候,還會有些難以仰止的興奮。

詹天心中滿是期待的等待著眼前這個雖然身處困境,卻依舊如此冷靜的小子,到底會如何的處理接下來的事情,給自己帶來如何的驚喜。

就像是天空的皓月一樣,在太陽來臨的時候總會將自己最為美妙的時間沁透在大地中。人生總是需要一些刺激,而詹天出谷的頭一天就遇到這樣人性黑暗的一幕。果然,大陸是一個萬物為芻狗的地方??!

一個殘酷的地方,一個不殘酷就無法生存的世界。濤泰的完美傳承,在另一個思維中將這個世界一些黑色的東西,闡述的淋漓盡致,在一瞬間將詹天的心智雛與成熟。

唐大的獸化開始顯露其危險的弊端了。

世界是等價的,你獲得多大的力量,在你沒有其承載力的時候,你就會成為力量的玩偶。

原先只是顯露皮毛的唐大,身體逐漸的臃腫起來,四肢觸地,灰色的;狼毛掙破他的衣服,原先黑色的瞳孔在其張開嘴露出狹長的獠牙的時候,變成了屬于風狼特有的青色眼眸。

尖銳的狼爪劃破地面,唐大眼中顯露猙獰的獸性,一聲悠長的狼吼,劃破寂靜的森林。震得一些低等的鳥類困獸紛紛躲開,龍昊不由的變了臉色,手指上閃爍了一段黃色的光芒,一只大約三十公分的短劍被他拿在手中。

在一聲狼吼之后,已經完全變成獸人的唐大瞬間撕破了,龍昊的赤色滕曼,青光一閃而過,便出現在龍昊小小的身體面前。巨大的狼爪立刻就拍了下去,龍昊眉頭顯露幾絲暴戾神色。

在巨大的狼爪即將揮下的時候,那三十公分的短?;粕墓餉⑺布浯笞?。猶如閃電,瞬間完全捅入了已經變成狼獸人的唐大身體中。狼獸人唐大頓時因為劇烈的疼痛折了揮下狼爪的力道,青色的眼瞳立刻爆發猩紅的煞氣。

張開血盆大口就撕咬下去,而這時的龍昊就像是認命一般閉上了眼睛,又好像在等待這什么人。

“呵呵!小友,果然有心計,難道你就算準了我會出手救你嗎?”

聽到聲音以及遮住自己前方光亮以及狼獸人唐大的黑袍人,龍昊嘴角掛起一絲淺笑,抬起頭仔細看了看,眼瞳不自覺的收縮了一下,有立刻回復了平態,從腰間的儲物帶中取出一枚黃色的丹藥,想必是療傷的,吞服了下去,臉色頓時有了血色。

“晚輩不敢,只是晚輩認為前輩能夠隱匿兩個魂師的知覺,并且對已變成獸人擁有魂將實力的唐大卻也是有著一股感興趣的意味在一旁很是悠閑的觀看,晚輩便知道前輩畢竟不懼這般情景的變化,又或者,前輩本身就有超越這魂將的實力吧!”

龍昊語氣有些忐忑,不難怪。自己剛剛逃脫謀殺,現在眼前有站著一個比之前那些還要恐怖的人,而且這個人從之前似乎一直潛藏在一旁。龍昊能夠如此鎮定在說出自己的看法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詹天一只手扼住狼獸人唐大的喉嚨,淡淡的看著他。眼中不覺得閃現一絲悲涼,也許有一天我也會這樣被人扼住喉嚨吧。

不過,你這樣已經沒辦法生存了,你已經是一個連野獸都不算的怪物了。留你在這個世界也是一種侮辱,詹天眼中黑白金色的眼瞳微微旋轉。先前還在不斷掙扎的唐大瞬間沒了氣息。

詹天將唐大扔開的同時,唐大的尸體變立刻燃燒起莫名之火,不到頃刻就化為灰燼。

龍昊將這一切看在眼中,雖然表面極為平靜,但是心中卻涌起驚濤駭浪,這個黑袍人不可欺騙,不可欺騙,自己在他面前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

龍昊坐在地上震驚的時候,詹天卻也是為那火吃驚了一下。這火,難道爺爺說的濤泰一族燃燒在其猙獰骨骼中的黑耀之火!還真是恐怖,直接將一個物件燒毀的連一絲蹤跡都沒有!還真是可怕的傳承,看來以后要少用的好。

詹天在轉過身來的時候就立即跳開一些距離,防止龍昊發現自己的還沒有完全回復的臉。龍昊卻在心中又給詹天加了一個標簽,謹慎小心的人。

“你不用來套我的話,我的實力如何,你自己可以隨便猜測,卻唯有一點不行,你不要對我耍弄心計,因為我討厭這樣?!?/p>

詹天微笑的看和龍昊,那種他們會成為一路人的感覺極為的強烈。

龍昊沒有卻是的看出詹天的笑容,但是卻隱約覺察詹天在笑,這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心里暗示。

“前輩,你今年多大!”

龍昊在詹天說完話的時候就開機沉默,忽然支撐的站了起來,盯著不遠處的詹天,將心中忽然閃現極為荒唐的一個想法忍不住提了出來。

良久,卻提了這樣一個問題!

詹天頗為有趣的看著龍昊,發現他在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卻是一臉的決意與真誠。

詹天瞬間有種被打敗的感覺,原來腹黑的人一旦拋下一切的時候,真誠的就像一張白紙。

“哈!哈!哈!哈!”

詹天不住的大笑了起來,威風拂過,不知不覺卻加了一絲的冰冷。

龍昊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仍然極為堅持的問道。

“前輩,請回答我的這個問題。前輩的聲音,身高,完全不是我的印象中那樣的絕世高人。雖然前輩被我發現了極為的平靜,但是如果要是實力高深的那些老怪物是肯定不會被像我這樣一個印師都沒達到的人發現的?!?/p>

“而且,前輩在與我談話的時候,雖然保持這一些距離。但是我能夠感覺到前輩實力雖然遠超我的想象,但是并沒有給我那種面對我師傅的感覺,那種深不可測的感覺?!?/p>

“哦!那你倒是說說看我給你的感覺是怎樣的?”

詹天不由的被這龍昊提了興趣,倒是會問了一下,不過當他看道龍昊竟然微微一笑的時候,倒是愣了一下,不過旋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拍了一下腦袋,大笑道。

“想不到你與我差不多大小,竟然有如此深厚的算計,如果不是我的實力遠高與你,恐怕會被你陰死??!”

“你好,我叫詹天。一個將要站在世界頂峰將天捅個窟窿的人!”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