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詭墓迷局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09

詭墓迷局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婃棩寮€: 詭墓迷局 鬼域三少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晨子 豪門 寵婚 歷史 言情

長生之術古來有之,然而真假根本無從考證,主角因一只金簪卷入是非之中,在經歷了陰謀,算計,利用……才發現一切真相如此的出乎預料。

精彩章節試讀:

第20章 水銀困局

水銀河的另一邊,是一條青石板路,兩邊都占滿了尸體,看那些尸體死灰一樣的面孔,以及身上隱隱的尸斑就能看出,這些尸體應該是用來陪葬的,它們被灌注了水銀,所以才會不腐,但是看上去仍然很怪異。

而且每一具尸體都穿著奇怪的衣服,隱約間我覺得這些衣服和之前考古隊里的人,穿的是一樣的,我回過頭仔細的看了看劉大源他老爹身上的衣服,果然和那些尸體上穿的差不多,劉大源似乎也注意到了,于是驚恐的問我:“你說我老爹他們身上穿的衣服,是不是它們死之后,鬼魂幫它們穿上的,也許這種衣服是他們那個民族的喪服?!?/p>

我本想告訴劉大源不是那么回事,之前我在暈倒之前聽那個隊長的意思,很明顯這些衣服是他們自己穿上的,但是一聽到喪服兩個字,我的心頓時一顫,一股寒意立刻竄上心頭,同時也有些恍然。

我現在終于知道那些考古隊員為什么穿那樣的衣服了,估計他們是為了迷惑這個墓中的陰靈,想要讓這些陰靈把它們當成自己人,這個想法使我頭皮發麻,我搖了搖頭,不再繼續向這些問題,而是轉過頭有繼續朝著水銀河的對岸看去。

剛才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衣服上了,結果現在一仔細看,發現它們的手上都捧著亮閃閃的東西,只可惜離得太遠,光線也是太差,所以我看不清楚它們手上拿著什么,不過看形狀倒像是夜明珠之類的東西。

“那些尸體手中的東西,隨便一件拿到外面都能買上十幾二十萬,想想辦法,怎么樣才能過去?”這時劉恒走到我旁邊,陰陽怪氣的說了一通。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就知道他才不會好心為了等我醒過來就停下來休息,原來是實在過不去了,才等著我醒過來想辦法,我于是我冷冷的說:“二叔不是我不想幫忙,問題是這可是水銀,我可想不出什么東西還能對付得了水銀的,而且咱們根本不知道它有多深,掉到這里面,可就真的沒救了!”

劉恒聽了我的話,失望的看了眼徐二,徐二點了下頭,從包里拿出了一截鐵棍,隨后走到水銀河邊朝下猛地一插,我們都湊過去看了一眼,不過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東西上是有尺度的,根據尺度,水銀河應該有三米多。

這樣的深度別說是水銀河了,就算是普通的河,我們也未必敢下去,誰知道里面有什么,萬一蹦出來一個上古的野獸來,我們這些人估計都不夠給它當飯前點心的,書上都這么記載過,古墓的主人喜歡養些活物守墓,這里的墓主這么邪性,難保它不會弄出什么詭異的玩意來。

我郁悶的想著,本來想要提議原路返回的,但是無經意間,斜眼看著劉恒那只老狐貍一臉焦急的樣子,我就更加好奇,那個血雨珊瑚究竟是個什么樣的東西,值得這么多人,隔了幾十年還念念不忘?

我現在也想過去看了看,那個東西究竟長什么樣子,反正來都來了,我們也未必能離開這里,畢竟外面還有一個鬼女等著我們呢,我還是不介意浪費時間的,如果那只鬼女看到我們就這么空手出去了,準沒有什么好下場,徐二那張瘆人的臉就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我沿著水銀河的外延慢慢的走,希望能找到缺口通往對岸,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我仍然沒有找到缺口,郁悶的嘆了口氣,一轉頭我發現另外三個人都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眼光,而是繼續研究水銀河,我不相信這里沒有缺口,不然里面的那些尸體都是怎么進去的,就算它們是活著進去的,不也要穿過這條水銀河嗎?

想了半天我突然停下腳步,同時拍了下自己的頭,剛才是我自己把自己的思維給局限了,里面的那些東西未必是通過水銀河過去的,也有可能是通過上面或者下面過去的,這下面沒準就有個什么通道之類的地方,只是需要一個機關開啟。

于是我從劉大源的手中搶過手電,然后朝著頂上照了照,墓頂都是用鐵水灌注的,嚴絲合縫,這樣的古墓如果不是找到出口的進來的話,就只算用炸藥都夠嗆能徹底炸開,墓頂上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支撐的東西,光滑的如同特意打磨過一樣,如果靠的近一點沒準都能照到人,所以現在里面的這些東西,不太像是從上面過去的。

那就只能是從下面過去,我嘆了口氣,于是蹲在地上開始仔細的觀察水銀河周圍的東西,但是這上面和下面基本都差不多,空無一不,光滑的如同特意打磨過一樣,我用手連著抹了好幾塊青石板的接口處,結果光滑的就像是一體的似的。

我癱坐在地上,郁悶的看著近在咫尺卻又無法越過的水銀河,就好像一個黑客已經入侵了無數道防線,結果還是無法打開最后一道防火墻,這種挫敗感使我多少有些喘不過氣來。

劉大源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什么都沒說就坐在我旁邊,我郁悶的拿出那本黑色的筆記,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我們和它們比多的應該算是運氣,如果他們不掉到石室里的話,沒準血雨珊瑚已經被它們拿走了。

開始的時候時間匆忙,我也只看了前幾頁,現在只好雖然心里焦急,但是也只好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劉大源默契的幫我大著手電,我則一頁接一頁的看下去,這本書上記載了很多來這里的起源。

按照上面的說法這里個根本不是一個古墓,而是一個鎮壓邪靈的地方,當時為了鎮住這個邪靈,一個家族傾盡家族之力葬在了這里,同時也封印了千萬個生魂才鎮壓住這個家伙,筆記上記載一千多年之后,會有人來到這里,帶走血雨珊瑚,讓這千萬的生魂解脫。

第8章 內部決裂

我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隆隆直響,巨大的恐懼使我忘記了逃跑,就這么杵在了原地,那個高大身影晃了晃,肩膀兩邊也都跟著動了幾下,不過貌似都轉向了我。

我頓時怔住了,這是什么情況?自從見到了那只七眼的尸體之后,我已經不確定這個古墓里還有什么邪乎的玩意,所以當看到這東西的時候,我已經緊緊的攥住了之前劉恒給我的符紙,只要這東西敢過來,我一定用所有的符紙招呼它。

對峙了一會之后這個高大身影的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來,手上似乎還拿著什么,猛地朝著我這邊照了一下一束刺眼的光線瞬間使我眼前一花。

這個東西的光我太熟悉了,居然是手電光,僵尸是不會用手電的,這個誰都知道,我憑這點就敢斷定我對面的這三個家伙是人,果然沒過幾秒鐘那邊就有喊道:“是晨子嗎?”

我一聽這個聲音,簡直熱淚盈眶了,這是劉恒的聲音,雖然我知道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不純,至少他們暫時不會害我,總比我自己在這個詭異的地方亂闖的好。

想到這里,我立刻舉著手朝他們擺了兩下說:“是呀,這呢!”

這三人聽到之后,立刻朝著我走了過來,我打開馬燈,這才發現原來這他們一共是四個人,走最前面的當然就是徐二,一左一右的是劉大源和劉恒,中間還駕著一個王羽。

王羽一直垂著頭,幾乎是被這兩人在托著頭,我一看到是他們立刻常舒了口氣,劉大源把王羽扔給劉恒,就小跑到我旁邊,一把摟住我,這貨足有一百六十多斤。

我整個就被他抱了起來,這貨抱著我輪了一圈,才又把我放回地上,哈哈笑著說:“晨子我就知道你小子命大著呢,怎么會這么容易死!”

“那是當然的,對了你小子怎么一進來就沒影了,是不是讓那個女鬼拉去調戲了!小子你口味重也就算了,偏偏還重色輕友,連聲都不吱就跑了!”

我故意調侃劉大源,劉大源一聽我的話,氣的臉都綠了,他反應過來之后,立刻沖著我吼道:“你小子才和女鬼私奔了呢!我可是死里逃生啊,可不比你獨戰僵尸容易,你別以為搞定了一直女僵尸就很給我這顯擺!”

我頓時愣住了,結果劉恒一臉歉意的拍了下我的肩膀:“晨子,你也知道我們被那只七眼僵尸追趕,還要顧及王羽,所以就只好把你放在一旁了,對了你怎么走到這里來的?”

我點了點頭,其實我沒有怪他們,畢竟在這么一個地方,還遇到那么一個詭異的家伙,他們沒有直接把我推過去,然后爭取時間逃跑,就已經算是不錯了。

不過按劉大源的意思,貌似是我一個人打敗了那只七眼僵尸,這個到底是什么意思,難道是他們真的把我推過去擋僵尸自己走了!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好??!如果不是劉大源說漏嘴,估計我還要感激他們呢,不過表面上這些話不能當著還不能和他們挑明。

所以我裝作什么事沒有的樣子,把之前發生的事和他們說了一遍,劉恒聽了之后驚愕的看著我,甚至連劉大源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我被他們看的發毛,于是疑惑的問:“怎么了?都看我干什么?”

劉大源走過來摸了下我的額頭,然后困惑的說:“也沒發燒呀,怎么可能呢?”

“你小子別廢話了,到底哪不對???”

我不耐煩的推開劉大源的手問道。劉大源怔怔的看了我一會,隨后疑惑的說:“看你的樣子也沒有說謊,那你是怎么從萬人坑過來的呢?”

我一聽頭皮立刻炸了,萬人坑就是字面意思,萬人陪葬的坑,這些人一般都是在墓主死了之后,被殺死在這里,給墓主陪葬的。

這些家伙從來都是怨氣深重,如果我真的遇到的話,別說是從萬人坑走過去,就是靠近,也夠喝一壺了,但是我走了一路出了覺得遇到個鬼打墻之外,根本沒有遇到什么萬人坑??!

于是我堅持說自己沒有遇到那個邪門的地方,這下不只是劉大源就連徐二和劉恒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劉恒點了只煙,似乎在想什么。

我發現這貨只要一遇到事就喜歡點煙,我們都沒有說話,好半天還是徐二開口說:“老板不如我們往那邊走走再說吧!也許是不同的路,李晨只是一個風水師,他不是道士又不會抓鬼,如果前面真的是萬人坑的話,他也不可能過的來!”

他這話連我都同意,我的確不是道士,雖然我懂風水之術,但是以我現在的水平,還真的不能把萬人坑這種怨氣極重的地方怎么樣。

劉恒聽了這話之后,又回頭看了看我,隨后點了下頭,不過我們幾個都能看出他還在猶豫,估計是之前遇到了什么詭異的事。

休息了一會,我們幾個架上昏迷不醒的王羽朝著我之前來的路走,這次駕著王羽的是我和劉大源,這個活是我主動攬下來的。

劉大源本來不想駕著他,但是無奈我堅持,所以就只好陪我,我估計走慢了一些和前面的劉恒和徐二來開了一段距離。

然后問劉大源:“大源你之前去哪了?怎么突然就沒影了?我還以為你小子學會穿墻術或者是遁地了呢?”

劉大源苦笑了一聲,說:“的確是遁地了,只不過不是我自己遁的,而是踩空了掉下去的,我一點都沒反應過來,就掉下去了,哎你說我是最后一個,怎么你們三個都沒事,到我這就掉下去了!”

我忍不住笑,不過心里也挺納悶的,如果是按體重的話,徐二應該不比劉大源輕,徐二居然沒事,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就是他自己無意中踩到了什么機關,不然也沒理由我們幾個沒事,單單就他掉下去了,不過這不是我最關心的。

我最想知道他是怎么遇到劉恒他們的,于是就疑惑的問:“下面有什么呀,不會是有僵尸美女吧!”

劉大源不滿的白了我一眼,一臉壞笑著說:“的確有而且很漂亮至少和人家滅絕師太有一拼,不過人家很年輕也就五百多歲,我就想要勾搭一下,結果呢,人家不搭理我,說非要等一個姓卿的風水師去!”

說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我懶得和他犟嘴,不耐煩的問:“小子能不能不和我貧嘴了,到底遇到什么,我咋看見你身上好像有石灰呢?”

劉大源一聽我說他身上有石灰,立刻得意的說:“我知道你想什么,你也不想想,我這個身材掉水里那得掀起多大的水花呢,要是掉到石灰坑里,我現在還能活著嗎?實話告訴你這時我自己抹上去的!”

我驚愕的看著他,一臉的茫然劉大源估計也不想逗我了,于是就直接把他之前遇到的事告訴我。

原來這貨掉進了一個稻草堆里,旁邊還有一個坐館,坐館里的尸體都已經爛的只剩骨頭了,所以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

但是那個地方非常的潮濕,他一時半會也出不去,結果差點被那里的蟲子給吃了,最后這小子才發現那些蟲子,不管怎么爬都不往坐館的位置靠。

他走過去一看,原來那里居然有一大堆石灰,他一想估計這個就是一物降一物,所以他就開始把石灰灑在自己的身上。

那些蟲子果然即不往他身上靠了,甚至一見到他還會故意躲遠一點,后來他才遇到了徐二和他二叔,拉著這個半死不活的王羽。

對此我只能呵呵,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兩位肯定是虛晃了兩下,隨后把我往那只僵尸旁邊一丟,然后自個撒丫子跑了。

我一抬頭正好撞到了劉恒的眼睛,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殺氣,或許從我和他們吵架的那一刻起,他們對我就已經起了殺念,所以才會想要借助七眼僵尸的手干掉我。

只不過老子命大,我沖著劉恒笑了笑,他冷冷的回過頭,我立刻將手放在懷中,摸到了自己的匕首。

現在王羽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劉恒想要動手,就只能和徐二一起,劉大源雖然是他侄子,但是我還是敢保證這貨不會對我動手。

就算他不抵抗他二叔,也不會任由他們殺了我,所以我還是有機會活下去的,不過想想還是有些心慌,單單那個永遠一臉陰冷的徐二就不好對付。

這貨明顯一個亡命之徒,他如果打算殺我絕對是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這時我的后腰突然被人捅了一下。

這個時候能捅我的就只有劉大源,而且因為有王羽擋著,所以劉恒和徐二都看不到我們兩個在干什么。

我小心的朝著自己后腰的位置摸了一下,指尖觸到了一絲涼意,根據形狀我已經猜到是一把手槍。

我沖著劉大源笑笑,劉大源沒理我而是將頭轉到了一邊,但是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不是傻子估計從見到他二叔一行沒有我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我們出了分歧。

但是對于自己親叔叔和我之間,或許他能為我做的就只有這些了,對此我不能再責怪他什么,有了槍我也更有底氣。

現在擺脫他們絕對是件好事,不然他們遲早也會干掉我的!

就在我打算動手的時候,前面的兩個人卻突然停了下來,我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下,難道是被發現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