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役魂師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02

役魂師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鍓嶄笁: 役魂師 文人正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李明 仙俠 豪門世家 歷史 民國

有人生,有人死,輪回不止。得往生者,入輪回轉世為人。不得往生,積怨成鬼為禍世間。掌陰魂者,疏通輪回,任名鬼差。掌怨魂者,驅使奴役,得名役魂。我偶然成了傳說中

精彩章節試讀:

第3章 神奇的白發老頭

我爸不等我表演完,加大力度拍了下我的腦袋,狠狠罵道:“小兔崽子,再胡扯我削你!”

我連忙捂起腦袋,求助的眼神瞥向我媽,“媽,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你看我爸,不但不心疼我,還打我!”

“打你活該!”老媽也在我腦袋上拍了一掌,怒斥道:“你爸是當過兵的,還能信你這玩意兒?再胡說我也削你,快洗洗睡去!”

我去,他們居然不相信我?我是他們兒子,我會撒謊騙他們?

突然覺得自己好失敗,在這個家活了20年了,怎么連個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

我內心萬般失落,瘸著腳往自己房間走去。

“咚”的一聲,屋梁上突然掉下一個東西,將我嚇的失聲尖叫。

“鬼啊——”

我抱起腦袋就跑回我爸媽房間。

“鬼你個頭,是老鼠!”我爸往我腦袋狠狠拍了一掌,“兔崽子,再這樣一驚一乍的,我真削你了!”

“你已經削我好幾下了?!蔽椅泥止咀?。

一想到自己差點命喪黃泉,我就忍不住淚濕眼眶,才20歲的年紀,媳婦還沒娶呢,養育之恩也沒報呢,要是就這樣死了,我多冤啊。

不行,我必須讓老爸老媽相信我才行,不然那兩只鬼要是追到我家吃我,我豈不是連個遺言都沒機會說?

“爸,媽,我真的看到鬼了,你們得相信我啊,那個女鬼已經吃了我老板,下一個目標就是我,要是我真的被鬼吃了,你們就是白發人頭送黑發人,我們家可就斷……”

“啪!”

我爸媽齊動手,各自在我臉上煽了一巴掌。

“閉嘴!”

“住口!”

老兩口氣的不行,打了我之后,還恨鐵不成鋼的叫罵,什么難聽話都有,從我幼兒園尿褲子開始,一直罵到我高考失利。

半夜三更的,這叫罵聲極顯大,估計左鄰右舍都知道我小時候數學考過零分、語文考過25分的事情了。

這一夜,我就是在叫罵聲中度過的,雖然一夜沒睡,但是我很欣慰,至少那兩只鬼沒來找我麻煩。

天一亮,我媽去做早飯,我爸來了個終結提問,“李明,我再問你一遍,昨晚的事情是不是瞎扯的?”

“不是,我說的是實話,我真的看到鬼了?!蔽冶砬榧淙險嫻乃?。

“行,我服了你了!”老爸氣的臉色發青,三下五除二換了鞋子,對我媽叫喚,“別弄早飯了,帶他去醫院!”

我以為我爸媽帶我去醫院,是看看我腳上的傷,畢竟鐮刀是鐵器,總得打一針破傷風針吧。

誰想到啊,我爸媽帶我去醫院,竟然是帶我看心理醫生的。

他們懷疑我得了精神??!

要命的是,醫生居然很配合他們,說我得了突發性精神病,不能再和家人住在一起了,得住院。

所謂的住院,就是直接把我關進精神病房。

自從我入了院,我爸就一直唉聲嘆氣,我媽一直哭哭啼啼,他們的痛苦我都能理解,問題是,我真沒精神病啊,我真看到鬼了呀。

我說我沒病,他們不信,我越解釋,他們越覺得我病的很嚴重。

爸媽走的時候,我的心理是極度崩潰的,做了他們20年兒子,我說的話居然頂不上一個陌生醫生的胡扯?親情何在?正義何在?

越想越覺得這些醫生不是好人,病房里,我氣得七竅生煙,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琢磨著要怎么離開這個鬼地方。

就在這時,一個護士端著藥盤走了進來,微笑著對我說:“李明,吃藥了?!?/p>

“呸,我壓根沒病,吃什么藥?”我一下子打翻護士端著的藥盤,對她大罵不止。

見護士沒有反應,我不禁感到好奇,抬頭看向她時,我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這個護士居然沒有臉!既然沒有臉,自然也沒有嘴,那她剛才是用什么說話的?

聊齋啊這是?

我咽了咽驚恐的口水,再往下打量,發現護士的腳沒有著地,就那么安靜的懸浮在我面前,難道她是飄著進來的?

“鬼啊——”

我大喊一聲,準備逃離現場,到門口才發現,門早已被關的死死。

來不及多想,我拼了命的旋轉門把,好不容易打開門,正要沖出去,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突然擋住了我的去路。

“醫生,有鬼!”我大叫著向醫生求助,卻意外發現,這名醫生的脖子上正在不斷往外流血。

醫生的手上拿著一把沾滿鮮血的手術刀,正目光陰冷的瞪著我。

看這情形,就像醫生自己拿著刀割了自己的脖子,這情景太可怕了。

我本能的往后退,想伺機逃離這間病房。

我知道,我背后三步遠的地方就是窗戶,雖然這是三樓,但只要我跳窗的時候注意姿勢,還是有存活的希望的,總比被鬼吃了強。

就在我即將接近窗戶口的時候,無臉護士突然緊緊抱住了我,那名醫生迅速揚起手術刀,刺向我的脖子。

此時的我,逃不掉,掙不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萬念俱灰之下,唯有閉目等死。

就在醫生的手術刀離我只剩半寸距離時,病房里突然出現一個白發老頭,口中大喝一聲:“畜生爾敢!”

我驚詫的睜開眼,發現白發老頭一掌就把鬼醫生拍成了飛灰,鬼醫生一死,手術刀自動落到了地上。

無臉護士見狀,立馬松開我打算逃跑,白發老頭眼疾手快,向無臉護士隔空一點,無臉護士瞬間變成飛灰,一個渣子都不剩。

我去,這也太神奇了吧,我被此情此景驚的目瞪口呆,回過神來時,白發老頭已經揚長而去。

因為撞鬼的事,我緊張的一夜沒睡好,第一次在醫院的精神病房過夜,心里總感覺怪怪的,好在這一夜并沒有其它事情發生。

一大早,我爸媽就提著水果來看我了,他們想知道我的病情怎么樣了。

我一看到父母,心里就生出一股親切感,昨晚要不是白發老頭及時出現,我可真的見不到他們了。

“爸!媽!”我抱著老倆口動情的哭泣,“帶我出院吧,我不想呆在這里了?!?/p>

“你要出院?你病好了?”老媽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好了,已經治好了?!蔽也桓宜滴頤徊?,因為精神病患者從來就不承認自己有精神病,所以,我只能說我被治好了。

“這么快就治好了?”老爸顯然不相信,準備去找醫生詢問的時候,被我攔了下來。

我將爸媽拉到床邊坐下,一本正經的道:“爸、媽,其實我昨晚跟你們開玩笑的,我沒有撞鬼,我就是想知道你們對兒子到底關不關心?!?/p>

“你說什么?”老爸火冒三丈,猛然站起身,掄起拳頭就要揍我。

第22章 裝聾作啞表真心

此時的我已經‘暈’過去,自然是不能說話的,只能老老實實裝聾作啞。

小張一臉憤然的道:“說起來就來氣,昨晚一個姑娘來修車,提出一個十分古怪的要求,說這車要是修的好,就給她一只老母雞,要是修不好,就給她十只老母雞。今天早上,那姑娘來了,不由分說的,就拿鞭子抽打李明,還罵他是神經病,你說,世上怎么有這種蠻不講理的女孩子啊,聽說她父親還做過老師呢?!?/p>

小張故意避開昨晚鬧鬼的事情和我非禮冷雅的事情,專門就提我被冷雅鞭抽的事情,我聽了這話,不由在心里暗暗為他點贊。

數學老師大概是猜到這事是她女兒做的,聲音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這、這,那姑娘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打人吧,總有原因吧,是不是李明做出了什么過分的事情,惹的人家姑娘不高興了?”

小張不服氣的爭辯道:“我同事李明一向老老實實,怎么可能做出過分的事情來?再說了,就算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那姑娘也不至于把人往死里打吧?你要覺得過分,你去告啊,憑什么亂用私刑???”

小張說罷,突然神秘兮兮的道:“告訴你們,那姑娘她爸的身份不一般,那姑娘就仗著她家的勢力,還有她手中的鞭子,到處仗勢欺人?!?/p>

“呃……那你們打算怎么做呢?”數學老師有些尷尬的問。

“怎么做?當然是告她,讓她賠錢,讓她坐牢,讓她付出應有的代價!”小張咬牙切齒的說。

就在這時候,護士開始替我所有傷口消毒了,濃濃的酒精味傳過來時,我特么真想坐起身叫喊:我酒精過敏!

然而,我已經‘暈’過去,怎么可能反應那么敏感?

酒精刺激的我傷口疼痛難忍,盡管我強忍著痛楚,眼睛還是不爭氣的溢出了淚水。

“咦,他哭了?”護士就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臉驚奇的說。

我擔心數學老師看出異樣來,只得將計就計,用力憋了憋,眼淚便像小溪流一樣,不停的往外流。

一邊流著淚,我一邊含糊不清的嘀咕:“小雅,我對你是真心的……你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是神經病……小雅,我愛你,小雅……”

我如此閉著眼睛胡言亂語,任誰也不知道我是演戲的,誰暈過去了還能演戲呀。

“小張,我大哥他不會真的愛上那個野蠻女子了吧?”段量不可思議的問。

“還用說嗎?”小張恨鐵不成鋼的道:“我就知道他對那個冷雅動了真心,真是的,那個姑娘有什么好,跟個母夜叉似的,誰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估計這事一出,沒人再敢娶她了!”

數學老師聽了這話,心里很不是滋味,試探性的問:“我、我可以離開了嗎?”

我的老板,半天不說話,這時候發話了,“你走吧,這事跟你沒關系,要找,我們也找那個女孩子的家人?!?/p>

“呃……”數學老師想說什么話的,卻又沒敢開口。

我斷定他不敢承認自己就是冷雅的家人,于是乎,繼續演一回戲,閉著眼睛胡亂叫道:“小張,不要告雅雅……不能毀了她……”

我如此費盡心機演戲,就是想讓數學老師誤以為我對她女兒動了真心,這樣,即使他發現冷雅唇上和脖子上的吻痕,也只當我是沖動之下犯的錯誤罷了,就算冷雅想告我非禮,身上也并無其它損傷,而我卻遍體鱗傷,真要打起官司,結果顯而易見。

“你這家伙,怎么還為那個母夜叉說話???哎,沒救了!”小張唉聲嘆氣,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由于酒精過敏,我的所有傷口很快發生了潰爛性的轉變,而我全身也開始發熱,腦袋暈暈沉沉,我擔心自己很快就會真的暈過去,連忙嘀咕道:“小張……不要給我上酒精,我過敏……”

聽到過敏二字,小張這才恍然大悟,趕忙叫喊著:“護士,他酒精過敏,千萬不要給他擦酒精??!”

“不早說,已經擦了!”護士一臉的為難,看到我全身的皮膚都開始腫脹潰爛,趕緊想辦法急救。

“哎!”數學老師長嘆一聲,快步離開了搶救室。

我不知道數學老師會怎樣對待這事,怎樣勸說他女兒,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會任由冷雅的意愿行事。

沒多久,我就被安排了住院,鞭傷本來就很重,如今又加上酒精過敏,情況越來越嚴重,在小張的要求下,我被醫生安排住進了VIP病房,按小張的意思,反正這錢都得讓冷雅付,要住就住最好的病房。

當病房里只剩小張和段量時,我這才張開了雙眼。

“小張,我大哥醒了?!倍瘟考ざ慕瀉?。

“叫什么啊,我壓根就沒暈?!蔽野琢誦≌乓謊?,咬牙切齒的道:“你明知我酒精過敏,就不能及時提醒護士?”

“我這不是忘記了嘛?!斃≌乓渙城敢獾淖轎掖脖?,“話說,你好好的干嘛裝暈啊,不會是想碰瓷吧?”

“恭喜你,答對了,不過,就算我不碰他,他也一樣被我宰!”我嘴角抽了抽,雙目轉向小張,一臉嚴肅的道:“其實剛才那個男人,就是冷雅的父親?!?/p>

“???”小張一臉的吃驚,“那這個人也太陰森了吧,明明知道我們說的人就是他女兒,他卻假裝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而且還厚著臉皮離開!他是不是不想負責呀?”

我搖搖頭,思索道:“應該不是,他不是問過我們想怎么處理了嗎?可能回家找他女兒了解情況去了?!?/p>

我想坐起身和小張他們說話,可身子稍微一動,就疼痛難忍。

段量很是不忍心的道:“大哥,你這是何苦呢,我用法術幫你治好不行嗎?”

“不行,現在不是時候,我必須得忍?!蔽矣鍥岫ǖ乃?。

“對,得忍,巨額賠償還沒弄到手呢!那姑娘太可惡,必須好好教訓一下?!斃≌潘檔秸飫?,忽然神秘兮兮的問我:“既然你是裝暈,那剛才說的話也不是真的吧?你不可能喜歡母夜叉的對吧?”

我冷哼一聲,并沒有直接回答,反問小張,“你說,如果我父母知道這件事情會怎么處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