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我為天尊

更新時間:2019-11-13 11:20:01

我為天尊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app: 我為天尊 呆呆ing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元修,易嫣然 搞笑 未來 重生 歷史

千年時光流轉、晉升天梯阻斷、大陸風云再起、群雄磨刀紛亂;少年苦兒元修、逆天改命忘憂、初心不變游走、眾女相伴左右;五本源力加身、經脈二氣扶魂、重接天地星辰、我為天

精彩章節試讀:

第5章 叢林試煉

經過近一個時辰的跋涉,元修與老王二人進入了茫茫驚雁山的外圍,雖然只是外圍,這里依然綠草蔥蔥,山高林密,時不時能夠看到各種動物在叢林中穿梭。

他們二人一大早出發,這時達到叢林里正是動物們早上覓食之時,目標多,也容易獵殺。

由于只在叢林的外圍,幾乎碰不到大型的猛獸,大多數是些成群的鹿,野馬什么的,元修又不是第一來,所以老王叔很放心的讓元修在他目力所及的范圍內自由活動。

此時的元修,貓著身子,高抬腿,緩落步,頭上頂著個大草環,兩眼一閃一閃的四處找尋目標。偶爾低下身去從攜帶的大布包中拿出各種小巧又不失威力的捕獸器,熟練的擺弄中。

看著元修布置好一個又一個陷阱?;蚍哦?、或蓋草、或填土,做好標記以防獵人自己中招;老王叔不住的點頭,是個獵人的好苗子,才多大啊,對動物出沒頻率的分析,對路線的判斷,對各色陷阱的使用,活脫脫一個經驗老道的獵人,老王叔暗下決心回去一定跟老古頭說,把這個孩子要過來,把自己一身獵人的本事傳給元修,萬一老古頭不同意就給他用點強,不然孩子在他手里非毀了不可。

“咕咕?!崩賢跏宓某了急輝薹⒊齙哪窠行藕糯蚨?,發現獵物!

老王叔迅速的向元修靠攏。

二人在草叢中回合,老王叔順著元修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頭體型碩大的迅鹿,悠閑的在林中踱步,偶而低頭啃兩口嫩草,身后還有十幾匹大小各異的鹿,或吃草、或飲水、或互相追逐,看來這是一個小型鹿群了,那頭大鹿應該就是這個鹿群的鹿王了。

老王叔把長矛遞給了元修,從箭筒中抽出一支箭,搭弓上弦,瞄上了那頭鹿王。

而元修也是十分興奮,這次出來打獵沒想這么快就發現了獵物還是如此大的鹿王,搞死他,估計自己能分到好大一塊鹿肉,老爹也能跟著改善一下生活。一想到這,他手里的長矛握的更緊了。

猛然間,那頭鹿王視乎感覺到了什么,它在叢林中成長的歲月也不短了,能擔當族群的首腦警惕性還是相當高的,它正望向元修他們的方向。就在鹿王觀望停頓的一霎那,老王叔出手了,離弦之箭,迅猛之極直奔鹿王脖頸而去。

這時那頭鹿王也表現出了驚人的反應。

迅鹿,顧名思義,速度是其為擅長之處,它又警覺再先,發現寒光一點,立即挪動身體,躲過了咽喉要害,弓箭只是從后勃頸處扎入更讓人吃驚的是這頭鹿王體質壯碩,箭扎入的不是很深,對它并未造成實質傷害。

即便如此,鹿王也疼痛難忍,并且激發了它狂躁的獸性。

鹿王怒視著元修二人,狂嘯一聲,朝向他們沖去。其他的迅鹿聽到鹿王招呼,也瘋狂的緊隨其后。

這什么情況,元修和老王叔有點蒙,打了一輩子鳥最后被鳥啄瞎了眼,曾幾何時鹿也敢追獵人了。

“老王叔,跑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被故竊奘紫確從?,招呼老王叔逃離。

二人轉身跑進草叢。

看來那頭鹿王是有點靈性的,高高的草叢里雖然看不到二人的身影,但僅憑晃動的草身,它也能將元修他們穩穩鎖定并很快逼近上來,倒是其他鹿被甩到了身后。

“修兒,你快跑,大叔擋住它?!?/p>

“不行啊,大叔,那頭鹿都不怕箭射,我們不能硬抗?!?/p>

“再不想辦法,我們就麻煩了?!弊菔薔櫸岣?,老王叔也沒碰到過獵物獵他,心里一時真沒了主意。

“大叔帶它去那?!痹摶恢改瞧竅葳宓牟荽運檔?。

“好主意,修兒快走?!?/p>

每個設計好的陷阱都有獵人特殊的標記,二人不用費神分辨,速度也就沒有慢下來,可是鹿王的速度更快,距離也越拉越近。

突然間鹿王的身子一晃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吼叫,元修和老王叔知道陷阱發揮作用了,回頭望去,頓時嚇呆。

陷阱的作用如同方才的弓箭,收效甚微。鹿王此時怒不可遏,雖有傷但兇性更盛,一個飛躍就竄到了二人身前,猛的一甩頭就將元修頂飛。然后憤怒的注視著老王叔,也許在鹿王看來,眼前的這個中年人才是讓它傷痕累累的罪魁禍首,而飛遠的那個充其量只算個跟班,沒有威脅,自生自滅就好。

元修撞到一顆大樹上才停止飛行,撞的五臟六腑如翻江倒海般,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手里還是緊緊握住長矛。聽到了鹿王一聲嘶吼,元修一個激靈,用長矛支撐身體,努力站起身來。

他看見鹿群已將老王叔圍在中間,鹿王在老王叔面前來回踱步,脖子上的弓箭,腿上的陷阱都在兀自晃動,看著相當恐怖,老王叔的生命要隨時終結在這頭鹿王手中。

“不行,我要救下老王叔?!?/p>

元修猛得張口雙臂,用盡全力,突然間一股熟悉的氣流在渾身上下蔓延開來,那是一股股熱流,抽打完荊條后才能產出的熱流。

元修的腦海中響起了古老爹喃喃而發的咒語:“沉丹田,清神海,布四肢,集于一點,可斬天下?!壁ぺぶ姓餿攘骱孟裼辛飼敖?、奔騰的方向,元修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而頭腦卻無比的清晰,握在手中的長矛竟也一閃一閃得發亮起來。

“畜生,看槍?!痹薷吒咴酒?,長矛順勢而出,向鹿王頭部扔去。

長矛呼嘯而出,速度極快甚至都能看到長矛周圍的空氣被分割、撕裂。

瞬間,長矛穿透了鹿王的頭顱,扎進了草叢中,露出的槍把還在猛烈的搖晃。鹿王倒下了,其他的迅鹿被這驚天動地一槍嚇得立刻散開,跑遠。

元修也倒下了,他感覺這一槍似乎用盡了他畢生的力量。眼神迷離中,他發現一個人影沖他跑來,隨即暈了過去。

元修是被一陣陣肉香給熏醒的,他靠在一棵樹上,身上蓋著老王叔的衣服。

“修兒,你醒了,感覺怎么樣?!?/p>

“還好了,就是被撞那一下,身子好像要散架?!?/p>

“真是不幸中的萬幸,那頭鹿王正趕上換角,嫩角剛張出一部分,不然長到硬骨成為鹿角,扎到身上小命也沒了?!?/p>

“是嗎?好險啊?!?/p>

“這次是賺到了,鹿的嫩角被稱為鹿茸,是極為珍貴的藥材,大叔割了一小片,給你熬了碗湯,你這傷的不輕,來趁熱喝,補補身子?!?/p>

“謝謝大叔,我也希望傷早點好,不然回去古老爹又該收拾我了?!彼低?,元修一飲而盡。

殊不知,這鹿茸極為珍貴,鹿是神仙的寵物,達到鹿王這種層次是不會頻繁換角的,是十年來的第一次,這種鹿茸切下后越快服用靈氣越足,對氣力的提升幫助越大,否則時間一長也僅僅只有醫用價值了。

“??!”元修一下趴到了地上,就像抽完荊條后的感覺,熱流噴涌而來,源源不斷,比之荊棘大餐還難以承受,但過后暖暖的感覺也更加舒暢,不但傷愈反而感覺身子更輕,力量更強。

“不錯,”老王叔點點頭說道:“傷看來是影響不到你了,對了,修兒你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力氣斬殺鹿王呢?”

“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當時覺得老王叔危險,情不自禁,奮力一搏而已?!?/p>

“看來當獵人是委屈你了,你應該走上修行之路,大叔看好你,你有潛力?!?/p>

“我對修行興趣不大,再說我還有老爹要照顧?!?/p>

“人各有志啊,咱不談這個了,吃塊鹿肉,我們還要趁早趕回去,今天我們可是大豐收?!崩賢跏逍那櫧暮?。

“老王叔,能不能給我一小塊鹿茸?”

“可以啊,鹿是你打死的,全給你都行,不過你要來何用?”

“用來感謝一個人,剩下你拿去用吧,我不在的時候還要麻煩您多照看老爹?!痹奘橋趟闋湃綰胃行荒俏宦矸?,畢竟人家救了自己又推薦了一份工作,沒要任何好處,他心里過意不去,更不愿欠下人情。

對于去尤家的事,進山的路上元修跟老王叔說了,老王叔也頗為贊同元修的做法,割下了一塊鹿茸包好遞給元修,囑咐說:“這個東西雖不是稀世珍品,卻也少見,在送到對方手里之前不要被其他人看到,以免惹出其他麻煩?!?/p>

“元修知道了?!痹藿谷裝戰忱?。

收拾好鹿王其他有用的部分,元修就和獵戶老王就返回了平江城。

第22章 背后有人

一年前還需用上大半天才能跑到的距離,元修此時不到一個時辰就輕輕松松的看到了平江城偉岸的身影。

元修首先便來到古廟,這里以前還有些斷壁殘垣,主殿還可以勉強棲身,現在都完全倒塌,成為一片廢墟。

看來是見不到古老爹了,元修陷入深深的失落當中,但希望還在,他相信自己不斷的變強,終究有一天會父子相見。

元修在廢墟前站了良久,轉身進入平江城。

展現在自己眼前的景象還是如此熟悉,川流不息,車水馬龍,繁榮依舊。

突然一陣哀嚎聲傳來,是不遠處的碼頭,一股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間,元修迅速奔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果不出所料,督頭老爺們又在發威了。

這樣的事每天都在發生,周圍的人熟視無睹,甚至連事發雙方都覺的這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一樣。

世風如此不堪,死水一般渾濁,可就有那么一些不屈、執著的人要打破這一汪平靜。

“住手?!痹藪蠛暗?,快步向前一下拉開嚇得瑟瑟發抖的運工。

督頭愣了,觀眾愣了,運工也愣了。

“哪來的小崽子,礙大爺的事,活膩了嗎?”打人的督頭咆哮著,見來人只是個孩子,他更加彪悍了。

“咦?我瞧這小子有點眼熟啊?!庇忠桓齠酵反丈俠此檔?。

離開一年,元修個頭長高了,容貌清秀了,最重要的是氣息上的變化,如水般寧靜通靈。

“這特么不是害八爺被夫人收拾的元修嗎?出去躲一年又回來啦?!被故鞘烊聳鶯鍶銑鱸蘩?。

“猴哥,一起收拾他,讓八爺高興高興?!?/p>

“對,拎著他領賞去?!?/p>

這兩個小子一聽來者何人,頓時兇相畢露,更是把元修當成了搖錢樹。

瘦猴反而猶豫了,他之所以被稱為猴不但因為長相而且這人一肚子壞水。人雖蠻橫但不傻,看到元修有恃無恐的樣子,知道他必有后手。

“你兩個盯著他,我去叫人?!筆鶯錮肟?,尖銳的呼哨聲響起。

人多力量大,放之四海皆準的道理。

元修一動不動,心里卻不停盤算,沒想到自己再一次踏上故土就惹出不小的動靜,看著四周的人山人海,估計平江城很久沒有這么大的熱鬧看了。

突然那兩個督頭動了,在他們眼里元修就是個半大小子,他們倆就能輕松搞定,還用叫別人,那不是跟他們搶功勞嗎。

二人的拳頭剛到元修身前就戛然而止,臉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渾身顫抖,不知何時元修的拳頭已經砸向了他們的小腹。

太快了,在場眾人沒有幾個人看到元修是如何出手的。

“??!”兩個人慘叫著飛了出去,又重重的落到地上。

四周的人群嘈雜起來,被一群氣勢洶洶的人沖的四零八落,很快一群同樣著裝的人把元修圍在了中間。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八爺今天要活剝了你?!崩蛋松煉歐吆薜難凵袼檔?,這一年要說他最想的人,非元修莫屬了。

隨即他又看到地上蜷縮的兩人問元修:“這是你打的?”

“隨手為之,熱熱身而已?!痹藜虻セ亓艘瘓?。

“一年光景學到點三腳貓的功夫就以為天下無敵了,兄弟們給我上,抓住他有重賞?!?/p>

如狼見肉腥般,眾督頭上竄下跳撲向元修。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幕讓賴八終身難忘。

元修在重重包圍中,閃轉騰挪,游刃有余,迅捷的像一陣風,滑溜的像一條魚;反觀他的兄弟們就慘了,無一合之將,被打的或滿地找牙,或就地打滾更有甚者直接被扔進了金源江。

賴八傻了,呆若木雞,他想那個玩自己于股掌間的馬夫,難道元修拜他為師了。

賴八的表情被元修瞬間捕捉到。

很快,場子里就剩下賴八一人面對元修了。

賴八咕隆吞了一下口水,甚至感覺到了心臟劇烈的跳動聲,很明顯自己也不是元修的對手,打起來恐怕連對方的衣角都摸不到。

“八爺,我們兩個怎么玩?!痹奕粑奩涫碌目醋爬蛋?。

“元修,你看我們也是老街坊了,平日里我對你也沒少照顧,你看今天這事就這么算了,人也打了,氣也出了?!崩蛋思撇幻?,一照面就露怯了。

“既然八爺都說了,這面子不能不給,不過你看我遭人群毆,被迫反擊,體力消耗甚大,急需補充;再說你也知道,廟沒了,我無處安家,投宿寄店挑費也不少,我一個小孩子家出門在外,難啊?!痹蘼凍鲆桓蹦壓納裉?,情真意切就差涕淚橫流了。

賴八臉上的肌肉不住顫抖,知道要出血了,簡直是一年前的翻版,那肉疼的感覺至今記憶猶新。

元修也有元修的打算,平江城重商輕武,好多在其他地方流行的修行丹藥在這兒流通性不強,反而民間的金銀幣大受歡迎,元修那點強體丹換不了幾個錢,正好打劫賴八,弄點錢,先填飽肚子再購買禮物看老王叔他們,還有尤美。

賴八哭喪著臉給元修湊了不少的錢,讓瘦猴送了過去。

抓過錢看都沒看一眼,元修對著賴八說道:“八爺,元修會在平江城住下,沒事就到碼頭溜達溜達,如果再有類似打人事件發生,少不了還得讓您破費?!?/p>

賴八惡狠狠的望著元修,大氣都不敢喘。

元修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當然我元修不算什么,不過您也知道我背后有人?!?/p>

一語中的,直接要害。

賴八是不怕元修,但他怕元修后面的人,一個把自己當風箏放的人,一個做夢都能把他嚇醒的人。

最幸運的還是碼頭的運工,活照干,受的欺負的次數就少很多了。

元修把錢分了一部給挨打的運工,剩下的收到乾坤袋,徑直走向了一家酒館。

正處午飯當口,酒館里人聲鼎沸,座無虛席,四周充斥著飯菜的香味,讓人垂涎三尺。

對于元修打抱不平的表現,還是讓很多人欽佩,紛紛給他鼓掌叫好,更有兩個食客已經吃完但占著桌等元修上樓來,熱情的把位置讓給了他。

元修向眾人抱拳致意,表示感謝后落座。點完等著上菜,他望著窗外發呆。

“道友,可否借你身旁位置一用,這酒館實在沒有其他地方了?!?/p>

一句話將元修驚醒。

“沒問題,我也一個人?!痹藪蛄孔爬慈?,伸手相讓。

是個年輕人,身軀挺拔,英氣逼人,右手握劍,左手戴著一串長長的手鏈,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多謝?!崩慈俗皆薅悅?,拱手問道:“道友尊姓大名?!?/p>

“元修,道友你呢?!?/p>

“水明澤,元道友好氣魄啊,如今肯為平民百姓出頭的修士不多了,來我敬你?!彼髟蠖似鵒司仆?。

元修一皺眉:“道友繆贊了,元修不會飲酒,恐怕要掃你的興致了?!?/p>

“哈哈,好男兒闖蕩四方,怎可無酒相伴,來來,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彼髟蟠笮ψ乓灰?。

見對方是個性情中人,元修也被帶動起來,一口悶了,只覺喉中火辣無比,全身灼熱,直吐舌頭吸氣,時不時得還用手扇幾下。

“多喝幾次就習慣了,看你我頗為投緣,結為異性兄弟如如何?!?/p>

“水大哥,小弟敬你?!痹摶膊蛔鱟?。

“好,看兄弟你出手不凡,不知師承何門,到平江城來做什么?”

“小弟拜在忘憂門下,我是本地人,回來探親,大哥呢?”

“我來辦事的,現在不好細說,待事成后……?!彼髟蟮幕氨謊湟荒涼獯蚨?。

元修看到那是一個類似腰牌樣的玉片發出。

水明澤立刻起身拱手:“兄弟十分抱歉,大哥有急事先行一步,三日后我們在此相聚,痛飲一番?!?/p>

“大哥好走,小弟不送?!痹藁乩?。

水明澤快步下樓,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元修回味著二人短暫的接觸,感慨著近朱者赤的道理,與豪爽的義兄相處就一小回兒,自己也感到了些許輕松,心中的惆悵也少了幾分。

這也讓元修有心情聽聽平江城里的街頭巷聞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