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輪回路:詭墓異事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56

輪回路:詭墓異事

涓嬭浇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璧? 輪回路:詭墓異事 北冥鬼叔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搞笑 百合 古言 穿越種田

孟鐵柱,我大伯,二十五年前,帶領勘測隊進入野人要塞。隨后,村里發生了一系列的詭異事件,不久后,大伯回來,懷里卻揣著一顆人頭,而勘測隊也不見蹤跡。二十五年后,我也走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九章 精?

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我在一個混沌的世界當中,周圍都是黑漆漆的霧氣,我漫無目的地向前走。

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幽魂,渾身輕飄飄的,沒有絲毫的重量,好像隨時可以飛起來似的。

忽然,我身邊浮現出一些影子。

有黑子、王癩子、還有九叔……

他們身上都是血,血淋淋的,身體被某種野獸抓的血肉模糊,血肉都掉在外面,一個個面無表情,雙眸無神,癡癡地向前走著。

我感覺好奇怪,他們的身體影影綽綽的,很不真實,我伸手去抓,卻撲了個空。

我急了,喊他們的名字,可是他們好像失去了魂魄一樣,呆呆地向前走,絲毫不為所動。

我累了,也跟著他們向前走。

很快,我看到前面有一個亮閃閃的地方。

他們排成一隊,朝著里面走去,全都消失不見了。

我也跟著走了進去,那團亮閃閃的地方一下子吞噬了我,我的身體頓時沉重起來,感覺地底下有一個東西將我狠狠地抓了下去,猶如陷入了漩渦當中,就在漩渦將我身體都吞噬的時候,我猛地感覺眼前一亮,啊嗚大口喘了一口氣,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孟凱?”

一個人在我面前伸手拍了拍我的臉頰,我感覺渾身酸痛,使不出力氣,等到眼睛適應了光線,我才看清楚面前的人。

是黑子,他一臉關切地搖晃著我,我舔了舔嘴唇,嘴唇干干的,喉嚨跟火燒似的,只好有氣無力地道:“水……”

黑子旁邊一個人連忙將一碗水遞給了黑子,黑子扶起我,將碗放在了我嘴邊,一點點的喂到我嘴里。

喝了水之后我感覺好多了,也看清楚了黑子旁邊的人,有王癩子,還有九叔和解爺,馬王站在旁邊和九叔商量事情。

我就躺在里屋的炕上,外面有一些人在說話。

再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人,這種感覺真的太好了,我激動的半響說不出話來,黑子拍了拍我的臉頰,道:“你好點了吧?”

我點點頭,感覺喉嚨還是很沙啞,說不出話來。

這時九叔聽說我醒了,走了過來,見我躺在床上:“小凱,你沒事兒吧?”

我眼淚都要流出來了,說:“九叔,你們都活著???我之前夢到你們都死了”

九叔神色復雜,嘆了口氣,道:“你沒事就好”

我問道:“那個放山老漢呢?我看到他把你們都迷倒了”

解爺這時走了進來,臉色也很不好看,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放山老漢已經死了,你感覺怎么樣?”

“死了?”我嚇住了,問道:“放山老漢怎么會死了呢?”

隨即我就意識到自己有點口誤,連忙補充:“我說的是那個壞的放山老漢”

解爺臉色不大好看,沉默了半響沒有說話,我見狀很識趣地閉上了嘴巴,王癩子走了過來,坐在炕上說:“等會兒你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王癩子自己也說的語焉不詳,說完之后他眼神閃爍,明顯有什么東西瞞著我,我見狀又看向黑子,黑子也是這幅模樣,這時馬王走了進來,對解爺道:“解爺,準備好了”

解爺嗯了一聲,道:“收拾收拾,咱們抓緊時間”

我這時感覺自己身體好了一些,有力氣了,于是站了起來,又喝了一些開水,身體不再那么軟綿綿的了,走出去一看,外面的屋子里那五個后來的伙計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見我醒了,那個矮墩墩的漢子嘀咕了一聲,神色很古怪地盯著我。

我左右看了看,屋子里黑漆漆的,沒有放山老漢的身影。

“黑子,那個放山老漢呢?”我很奇怪,扭頭問黑子。

黑子臉一緊,嚅動了一下嘴唇,卻頹然地嘆了口氣啥都沒說,指著外面道:“你自己出去看吧”

我心說莫非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掙扎著站了起來,王癩子連忙扶住我,我問道:“怎么了?”

王癩子臉色怪怪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太邪乎了……”

第二十五章 不一樣的地方

九叔說:“那咱們進山去了,解爺他們怎么辦?”

王癩子也道:“解爺等這次進去可等了二十多年了,我們自個兒進去了不等他們,不好吧?“

放山老漢也不說話,拿起旱煙鍋子吧嗒吧嗒抽了幾口,過了一會兒才說說那咱們今晚上就住在這兒,等明天解爺和馬王都回來,我們再一起進去吧。

不過放山老漢又說:“我們明天去野人溝,今天得多準備一些東西,到了那都能用著”

正在說著,外面的狗突然開始叫喚起來,我們全都站起身,放山老漢仔細聽了聽,道:“可能是解小六他們來了“

九叔叫我們都出門去看,我們鉆出去,木柵欄邊上站著一些人,全都打著手電筒,正在喊放山老漢。

走進了一看,外頭站著七八個人,果然有解爺和馬王,還有四五個漢子,看裝束都是在山里生活的人。

放山老漢笑嘻嘻地吐了一口子旱煙,道:“解小六,你帶人來了“

解爺上前抱了抱放山老漢,指著馬王等人道:“這是我找來的伙計,老爺子你的人呢?“

放山老漢咂巴咂巴嘴巴,道:“我的人已經在野人溝子等咱們了,那東西快出來了,政府的考古隊又在溝子里,不找人看著我不放心,路上還安生不?“

解爺嘆了口氣,臉色不太好看,道:“咱們進去說吧“

放山老漢招呼我們全都進屋子。

我悄悄拉著九叔,問道:“為啥放山老漢叫解爺解小六???“

九叔見前面的解爺也沒看我們這邊,于是小聲的給我解釋了一下。

解爺的真名叫做解建國,九叔說他是他們家第六個孩子,所以放山老漢這么稱呼解爺。

我吐了吐舌頭,想不到解爺還有這么一個俏皮的外號,這傳出去別人都不信。

再看解爺身邊的五個伙計,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村漢子,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其中一個矮墩壯實的漢子手掌特別大,手指頭很粗,像是大力水手似的,于是我多看了幾眼。

王癩子指著那漢子道:“你看這漢子的手掌,這叫做棺材繭,是抬棺材摩的,這漢子不簡單啊“

那漢子見我和王癩子看著他,也掃了我們一眼,眼神頗為不善。

我和王癩子連忙回過頭,假裝沒看見。

等他們都進去了,我悄悄問王癩子:“這些人是倒斗的人么?身上有沒有尸氣?“

王癩子眸子閃爍,道:“我也不知道,解爺找來的這五個人看起來其貌不揚,但身上肯定都有絕活,你別看這幾個漢子話不多,我覺得都是殺過人的,咱們小心點為好“

黑子也站在我邊上,道:“王癩子說的對,這幾個人和馬王一樣,身上有股子死人味道,咱們離他們原點“

我道:“看不出這幾個人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啊,你們咋看出來的?“

王癩子一副無奈地模樣,說道:“那不是說咬人的狗不叫么,人也不可貌相啊,來小狗狗,吃骨頭“

王癩子說著將自己手中的一塊兒野豬骨頭丟給腳邊上的土狗,豈料那土狗嗅了一下,理都不理殷勤地呼喚狗兒的王癩子,慢慢地走向狗窩子。

這時正好有個伙計端著一盆子狗食從屋子里走出來喂狗,就是解爺帶來的其中一個伙計,三條土狗見狀全都撒歡兒地跑了出來,嗚嗚低鳴,圍著那伙計跳個不停,不斷的搖尾巴。

那伙計是個老實憨厚的漢子,對我們笑了笑,將狗食倒在地上,三條土狗撲上去狼吞虎咽起來,對王癩子丟在地上的野豬骨頭視而不見。

我和黑子看的笑了起來,把王癩子氣的跌腳,說這土狗怎么跟白眼狼似的。

黑子本來在笑,聞言臉上僵了僵,眸子閃爍著盯著三條土狗,過了半響,道:“狗日的,我看走眼了,這三條不是土狗,這他媽真的是狼??!“

我嚇了一跳,仔細看過去,這三天土狗灰不溜秋的,很不起眼,但在搶吃的時候非常兇惡,互相之間撕咬不斷,尾巴搖的也很僵,跟狼確實很像。

王癩子睜大眼珠子,看了一會兒,也僵著臉,道:“我說這狗怎么只會嗚嗚叫喚呢,這真是狼“

我心弦兒一顫,這放山老漢養著看家護院的居然不是土狗,是狼?

難怪之前聽到這三條土狗叫喚,都是嗷嗚嗷嗚的嗚咽,感情這不是狗,是狼??!

我頓時有點腿軟,連忙離那三條狼遠了一些。

我們三個人面面相覷,王癩子神秘兮兮地將我和黑子都拉過來,道:“你們發現沒有,這個放山老漢很奇怪“

我道:“哪里奇怪了?“

王癩子皺著眉毛,一副恨鐵不成鋼地模樣,道:“你難道不覺得這個放山老漢,不像是放山老漢“

我道:“哪里不像了?“

王癩子急了,道:“你看,我們來的時候,這個放山老漢不在,木柵欄是從外頭用木棍子拴上的,說明放山老漢出去了,可是我們見到他的時候,他卻是從屋子里頭出來的……“

“你們在干嘛?“

我剛聽到關鍵的地方,和解爺一起過來的那個矮墩墩的伙計在屋門口喊了一聲,他聲音甕聲甕氣的,嚇了我們一跳。

“哦哦,沒事,我們喝多了,嘮嘮嗑兒”我哈哈笑了起來,對著那矮漢子打招呼,只是我自己都覺得我笑的有點假,額上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那矮漢子目光兇狠地看了看我們,哐當一下子把房門帶上了。

外頭黑漆漆的,我們三個人站在院子里,只能看到他們的輪廓,那三條狼就趴在邊上盯著我們,眼珠子綠瑩瑩的,像是鬼火似的。

見沒人打擾了,王癩子小聲道:“你們說對不對?這放山老漢太不對勁了”

黑子也很疑惑,道:“那我們假設,屋子里的這個放山老漢不是放山老漢,那么真的放山老漢呢?”

我聳聳肩膀,表示自己不知道。

商量了一陣子,我們也沒有頭緒,于是我決定去把九叔叫出來商量一下。

我剛剛轉身,背后一張臉瞬間貼在我臉上,他面無表情,一雙眼睛怨毒地盯著我。

“??!“

我嚇了一跳,腿一下子軟了,差點倒在地上,黑子連忙扶住了我。

這人是放山老漢,他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我身后。

王癩子和黑子也都嚇的不輕,黑子扶住我的手掌都在抖,手心全是汗水。

“你們在干什么?“放山老漢面無表情地道。

“沒,沒什么,沒什么……“我說話都語無倫次了,王癩子和黑子慌忙架著我,我們慌不擇路地沖向屋子,推開門沖進去。

進門之前,我扭頭看了一眼,發現放山老漢的臉很古怪,他陰森地對我笑著,眼珠子卻是綠幽幽的……

“孟凱,孟凱!“

我打了個寒顫,一下子醒轉過來,發現九叔正在使勁地搖晃我。

“九叔,咋地了?“

我呆愣愣的,感覺自己頭疼的厲害,而且暈沉沉的。

九叔見我發愣,拍了拍我的腦袋,道:“傻小子,叫你少喝點參茸酒,那酒度數高,這下喝醉了吧”

“???”我一下子傻了,我怎么會喝醉了呢?,再看旁邊,黑子和王癩子也都喝的面紅耳酣,王癩子醉眼惺忪,臉頰通紅正在說胡話,見我也醒了,摟著我的胳膊往我胸脯上蹭。

我一把推開王癩子,黑子也喝的臉頰通紅,表情呆滯地看著桌子發呆,我叫喚了一聲,他也沒反應。

我腦子里一下想起放山老漢詭異的笑容,一個激靈,酒也醒了一半,左看右看,發現桌子上的人都喝的差不多了,解爺和放山老漢正在炕上盤腿坐著聊天,似乎感覺到我在看他們,放山老漢吐出一口煙霧,對著我笑了笑,表情很和藹,沒什么怪異之處。

可是我大腦里像是電影倒放一樣,不斷的重復放山老漢對著我陰森冷笑的那張臉,我們剛剛說到放山老漢不對勁的地方,放山老漢就出現在了我背后,緊接著我們都喝醉了,這是巧合么?

絕對不是,這個放山老漢肯定有問題!

我一下子著急了,看向九叔,想要開口叫九叔小心點,但是我嘴巴卻說不出話,只能咿咿呀呀地干叫喚,把我急的聲帶都沙啞了,手舞足蹈跳大神似地吼了半天一句話說不出來,一邊指著放山老漢一邊指指我自己,九叔還是呆愣愣的,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急的眼淚鼻涕口水都流出來了,滿臉都是。

九叔見我這表情,以為我發酒瘋,拍了拍我的腦袋,說讓我去里屋睡覺。

我抱著最后的希望,像是個聾啞人一樣給九叔比劃了半天,他也沒能理會我的意思,最后我被馬王夾著,把我給拖拽進了里屋。

我進去之前,發現解爺帶過來的那個矮墩墩的漢子,眸子陰冷地盯著我,嘴角有一絲森然的笑意。

我見了他的表情更急了,狠狠地拍著馬王,指指自己,又指指外面,不停的咿咿呀呀,可就是說不出話。

馬王一副疑惑地表情,嘴里還念念叨叨的,說這發酒瘋真煩,然后把我往里屋的炕上一丟,轉身把門一關出去了。

整個里屋黑漆漆的,我淚流滿面,心里急得要死,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這時馬王又把黑子和王癩子也帶進來了。

我這時發現自己不僅是說不出話,渾身也軟綿綿的沒有力氣,手腳都不屬于自己了一樣,像是中了蒙汗藥。

黑暗中也看不清王癩子和黑子的表情,我等馬王出去后,輕輕拍著黑子的臉,將他的腦袋抬起來,發現黑子表情呆滯,像是癡呆一樣,雙眼一點神采都沒有。

我心里咯噔一聲,完了,黑子肯定被放山老漢下了什么藥變成傻子了。

于是我抱起王癩子,王癩子像是個神經病一樣呵呵傻笑,嘴里說著胡話,見我抱他,一下子倒在了我身上,將我重重地壓了下去。

我被壓的喘不過氣,臉上鼻涕口水和眼淚橫流,心里非常絕望,我在想,完了,我們都得栽在這里。

就在這時,倒在我身上的王癩子用蚊吶一般細小地聲音,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孟凱,不要動,可能有人在偷聽……“

我一瞬間瞪大了眼珠子,還沒什么動作,傻子一樣的黑子伸手在我腰間撓了撓,我扭頭一看,發現表情呆滯的黑子,在黑暗中俏皮地對著我眨了眨眼睛,隨即恢復了癡呆的表情。

“呵呵,呵呵……“

我開心地笑了起來,剛張開嘴,王癩子猛地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搞的我臉上的口水鼻涕和眼淚全都被我咽進了嘴里,我被嗆住了咳嗽起來,王癩子對我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咱們恐怕遇上鬼了,這地方是個鬼屋啊“

王癩子在我耳邊小聲地道。

我支支吾吾的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什么都說不出來,聲帶部位好像有什么東西扯住了,只好手舞足蹈的比劃。

黑子在炕上躺了一陣子,翻身爬起來,示意我們繼續“發酒瘋“,他自己則是慢慢地摸到了門口,透過門縫朝著外面掃了掃,然后轉了回來。

“這是怎么一回事?“王癩子問道。

黑子搖搖頭,忽然瞳孔一縮,有些驚詫地盯著我背后。

我見他目光有異,朝著后面一看,什么都沒有發現,黑子卻爬了過來,掀開炕上的被子,被子旁邊,露出一只枯瘦的手掌來。

我腦子里嗡地一聲,和王癩子還有黑子對視一眼,他們都很驚訝,黑子讓我過去了一些,將整個土炕的床板掀起來一塊兒,雖然很暗,但是我們依舊看到床板下有一個模糊的人形輪廓,蜷縮成一團兒,一只手抓在床板上,似乎在掙扎著爬出來。

仔細一看,床板下的那個東西像是一個枯瘦老者的尸體……

我們三個都驚呆了,王癩子彎下腰,伸手拉了一下,將床板的尸體像上拽了拽,尸體被他一拉,緩緩地露出了半個身軀,在月光下清晰地看到了容貌。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