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盜靈空間:詭殺兇案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52

盜靈空間:詭殺兇案

涓嬭浇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璧? 盜靈空間:詭殺兇案 龍竹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姚晚晴,楚宇 種田 歷史 民國 空間

山村別墅發生滅門案,只在別墅內發現兩具完整尸體,其它都是斷肢,殘軀被拖走了,誰才是真正的兇手?八年后,某公司郊游露營,大雨別墅過夜,一夜之間16人離奇死亡,4人失蹤、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八章 不知所蹤

我把骨笛放入了公文包內,夾在了腋窩下,與蘇瑤離開河堤的女尸現場,因為這樣尋常的死亡案件,是由市局來接管,我們省廳的重案組,只負責大型案件,尤其是我的部門,多是一些離奇無頭緒的案子,才會出動。

蘇瑤坐在主駕駛的位置,不停地用余光瞥著那個公文包,蛾眉緊鎖,有一種說不出的忌憚和憂慮。

“宇哥,你真打算這樣帶回家?”她終于忍不住發問了。

我點了點頭說:“不錯,這件事因我而起,書生的遺物都是按我的建議,從古井里拿出來,我不能放任不管,已經死了三個人了,雖然還不能確定,這三個人的死亡,跟骨笛究竟有沒有必然的聯系,但是太巧合了,不能不重視起來,我不想有別人被無辜牽扯進來,除非第四個受害者是我,那以后的事想管也管不到了!”

“你這樣做,跟自殺有什么分別?”蘇瑤突然尖聲怒道。

“不用勸我了,這是一種責任!如果我是那種只顧自己,不顧他人死活的人,那還是我嗎?一味逃避,貪生怕死,做警察還有什么意義?你會看得起這樣的男人嗎?”

“哼!”蘇瑤也知道我的脾氣,見勸不進去了,很生氣地小聲嘀咕了一句:“我倒寧愿你膽小怕死一回!”

當我們來到女生宿舍區,找到了3號樓,中文學院的在校女生,基本都住在這所公寓樓內,樓門口不斷有女學生進進出出,環肥燕瘦,形形色色,洋溢著青春的朝氣。

我和蘇瑤在門口跟值班室的人先打招呼,亮出警官證說明來意,溝通過后,由一位身形肥胖的中年大媽帶著我倆,走上了三樓,樓梯道內的女生看到兩位身穿深色警服的人進了宿舍樓,表情都有些奇怪,彼此竊竊私語,發揮著女人天生的‘八卦’本領。

來到306的寢室門外,由中年大媽先敲門,頃刻,里面有人把房門打開了。

我和蘇瑤走了進去,看到屋里有兩個女生,正茫然地盯著我倆,尤其是看到身上的警服,讓她們下意識地有些緊張。

“我們是公安廳的警官,來到你們寢室,是想找一個人,她叫谷晴雨,是住在這個寢室嗎?”

一位梳著馬尾辮的高個女生點頭回答:“嗯,谷晴雨是住在這個寢室,可是一周前,她請了病假,這兩天已經沒有回寢室了?!?/p>

我皺起眉頭問:“你們知道她去哪里了嗎,有沒有跟你們提過?”

蘇瑤這時拿出筆記本,開始在旁協助做筆錄,那個中年大媽見任務完成,轉身下樓去了。

馬尾辮女生搖頭說:“她沒有提過,在我們去上課的時候,她收拾了行李包,就悄然離開了?!?/p>

“會不會回家去啦?你們知道她家里情況嗎?”

“應該不會,她的父母在她上小學時候就出車禍沒了,一直是谷晴雨的奶奶撫養她長大,據說讀書的學費,都是她父母當年的撫恤金,不過前年她的奶奶也去世了,她的家人,好像都沒有了?!?/p>

我和蘇瑤對視了一眼,想不到這個女生的身世如此悲涼,也太坎坷了些。

“聽說她得了抑郁癥,以前她就有這個病嗎?怎么會突然抑郁了?”

馬尾辮的高個女生,和另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相互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為難,滿臉猶豫之色,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不想說出來。

我察覺到這種情況,就知道這里面肯定有事,表情嚴肅起來說道:“這件事跟鄭逸失蹤的案件有關,還牽扯了另一件刑事案件,任何線索都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們倆個大學生能盡量配合警方,在谷晴雨出現意外之前,及時解救她!”

蘇瑤在一邊語氣緩和地開導著:“你們都是她的室友,也不想看到她有事吧?請相信我們警察,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說不定能幫助到她?!?/p>

經過我們倆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紅臉,兩位女生誠懇地點了點頭,完全配合了。

“你們都叫什么名字?”蘇瑤為了緩解氣氛,先開口問了一句。

“我叫陳慧燕,她叫王菲!”馬尾辮女生痛快答道。

“現在說說她的抑郁,是從什么時候有這個跡象的?”我繼續發問。

“我和晴雨在大學本科的時候,就是同學了,不過不在一個班,那時候就感覺她的性格有些孤僻,很少跟大家一起出去玩。也許因為家庭不完整的緣故,她挺多愁善感的,經?;嵩諭際楣蕕慕鍬淇詞?,什么唐詩宋詞,中外名著,當代小說等等,她都有涉及,自己也能寫詩文。后來鄭逸教授對她非常欣賞,經常關心她,還建議她繼續讀研,因為成績突出,可直接保送公費,并親自收她為門生!”

“就這樣,晴雨她接受了這個建議,向學校申請保研,很容易就通過了,在大四下學期開始,就經常跟著鄭老師出差,四處采風考察地方文化,我們能看得出來,晴雨似乎對鄭老師有了好感,不久鄭老師離婚了,那時候,晴雨在宿舍就有時候發愁,有時候發笑,有點不正常?!?/p>

“直到一個多月前,鄭老師和晴雨再一次出差回來,她的臉色變得很差,還不斷做噩夢;常常半夜嘴里哼哼著不知名的曲子,有好幾次把我們都給吵醒了,曲調像是夜鶯啼哭一樣,聽著很凄涼,那時我們就察覺到,她有些不正常了。再后來,傳出鄭老師失蹤的消息,晴雨就完全變了,常常一個人在那發呆,口中還喃喃有詞‘為什么不帶上她’的意思,我們感覺她的精神越來越失常,擔心她出事,就告訴了學院管理研究生工作的于老師,帶她去醫院做了檢查,確診了是早期抑郁癥!”

聽著陳慧燕說完來龍去脈,我終于知道了內情,猜測到鄭逸和谷晴雨,應該是在采風中,不知如何得到了一件戲袍和玉鐲,但也隨之發生了一些恐怖的事,回來后,兩個人可能都有了一些精神刺激,才讓鄭逸選擇突然離去,而谷晴雨卻也得因此病了。

她的不知所蹤,讓這個本要浮出水面的線索,又終止了,需要回警局通過警方力量,來調查鄭逸和谷晴雨的蹤跡,怎么可能會人間蒸發?

此外,只要玉鐲和戲袍還在,又知道了這首戲曲的名字,相信線索會繼續推進,至少應該去邙華山外的小鎮、縣城,去詢問一下,當地的老人是否聽過《魂歸鏡歌》的南戲,兩者有何聯系,也許能有意外收獲吧?

第七章 井下封印

我忍著井中陰濕的寒氣,沿著漆黑的井壁,緩緩下落,漸漸地,身體已經進入了那團黑影的范圍,如果從井口上面來俯視,似乎我的身影已經消失了,被黑暗遮住。

就在此刻,我似乎聽到了一股女子的嚶泣之聲,很微弱,卻讓人毛骨悚然,在這樣的黑暗古井內,本應該是寂靜無聲的,卻有怪異的聲音發出,不知是下面井底冷熱空氣對流產生的回響聲,還是真的有什么靈異之事?

我硬著頭皮,打著小手電叼在嘴里用來探亮,一直落到最底部,發現井底的水竟然有汩汩流動的聲音,不是死水,腳離著水面只有兩米時,發現水底下還隱隱漂浮著一個物體,像是人的尸體。

“下面有死尸!”我抬頭喊了一聲,孟昭輝和劉憬錚聞言一凜,都認為可能與這起案件有關聯,覺得這次還真沒有白下來。

我雙腳撐住井壁,靠近了那個尸體后,用腳踢了踢,看是否還有其它異動?

靜等了幾十秒,確認死尸沒有異常后,伸腳往他半個身子浮靠的石板探去,有一個橢圓形洞口,高出井底的水面幾十公分,我整個人站在了石洞地面上,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沒有發生可疑事件。

劉憬錚和孟昭輝兩人也下來了,檢查一下尸體,確認為一名男性,泡在了井水里,臉部有些浮腫了起來,臉色煞白,跟西方吸血鬼的臉色差不多了。

“這個人看起來有些眼熟!”孟胖咦了一聲。

“對了,是那個失蹤的男性,王岳超!”我和劉憬錚驚呼一聲,這里果然跟案情線索有關聯。

“身上沒有致命傷,肺部卻充滿了水,應該是溺水死亡,就是不知是自己跳下了,還是被人推下來的!”我檢查了一下尸體說道。

“他眼睛瞪得很大,似乎生前看到了很恐怖得畫面,為何不能斷定他先是被嚇死的,才被人扔下來?!倍碩加幸苫?,為何我能這么肯定。

我搖了搖頭,由于平時沒事總看法醫的書,對尸體的各種情況有所了解,解釋著說:“如果是死后溺水,井水根本就不可能進到肺內,因為肺內外不會再有氣壓差,有可能落入井中時,摔個半昏半死,沒有掙扎幾下,就被井水溺死。

二人聽我分析的有理有據,微微點頭,認同了這個說法。

“這個洞穴像是人工開鑿,坡度在逐漸上升,大概是為避免井水上漲,而灌入洞里,我們可以再往里面探一探,說不定會有所發現?!繃蹉斤L嵋?,我和孟胖警員都沒有意見,三人一致同意繼續深入查探一番。

“我在前面吧,下山時候,師傅給我身身開了光,有法器在身,可以避開一些陰氣?!?/p>

劉憬錚和我都點了點頭,知道他是茅山一派的記名弟子,學過一些刻錄符文、降陰之法,盡管我二人都不大相信世上真的會鬼魂,但是世界萬物,不確定性太多,還是小心為上,畢竟命只有一條,萬一在這陰溝翻船,那就太不值得了。

胖道士前面開道,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青銅八卦鏡來,借著手電的微弱光線,往前面狹長幽黑的土洞里照,滿臉的嚴峻,眉頭越蹙越深,看得我倆連取笑他的心思都沒有了。

這條石洞與豎井對應,算是一條橫井了,緩坡一路向上,四壁上都滲出水珠,走在其間,有股陰寒透骨的感覺,耳邊不斷傳來奇怪的沙沙聲音,好像有人在竊竊私語,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們走入一個陌生人群,有人在背后議論紛紛,你完全不知是誰在說話,但絕對有人在盯著你小聲嘀咕。

“停下,有尸體!”孟警官忽然喊了一聲,讓我和老劉都愕然驚詫,有些膽戰心驚的感覺。

我們湊過去一瞧,果然是一具死尸,肉身已經腐爛,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長出了霉斑,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尸體上還有蛆蟲在爬,雖然見過這樣的腐敗尸體不少,但我還是忍不住有些惡心。

“死亡時間應該有一年了,不知是否也是受害者,還是自己跌落古井,被漲水時候浮沖到了這里?”

“這個線索對我們破案不大,繼續向前吧,看看里面還有什么,究竟通向哪里?”

“好,回頭在處理尸體?!?/p>

三人繼續前進,但是沒走出幾米,又發現了死尸,一具一具,越往里,死亡時間越久,當在山洞走出數十米后,竟然還發現了尸骸,血肉已經干枯,只剩下包皮骨了。

我們三個神色越來越凝重,覺得這里肯定有著什么秘密,不然為何會有這么多不同時期的死者?

再往前走,地勢已經平坦,濕氣也變少了,墻壁被人工開鑿的痕跡更加明顯,不見了尸骸,但是地面卻有殘碎的白骨,在手電光線的照射下,發出幽冷的磷光。

“前面要到盡頭了?!泵暇僦缸徘懊媸嗝椎氖肪⊥?,發出驚呼。

我和劉警官緊跟在后,頃刻之間,來到了石洞的端頭,發現有一道石壁,隔絕了洞穴。

“讓我瞧瞧!”劉憬錚三十多歲,自幼學習家傳的奇門遁甲術,對天干地支、三奇六儀、八門九宮都有涉及,最近更是在鉆研《周易》,每次出警之前,還會占卜一卦測吉兇。

“這石壁并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堵上去的,像是一塊封門石!”劉憬錚用手觸摸,四周觀察,接著又說:“封門石與墻壁之間,泥土灰巖都已經膠合,似乎很久沒有開啟過,甚至自從堵上之后,就沒有再推動過?!?/p>

“能推測出封堵的年限嗎?”我好奇地詢問。

劉警官點了點頭,在石門與墻壁交接的邊緣,扣下一些泥土,辨認土色,聞了聞氣味,捏在手中又試了試手感,蹙起眉頭道:“有三百年以上了?!?/p>

“你們看,墻壁上還有符文!”孟胖警官一聲驚呼,引起了我和老劉的注意,紛紛瞧向石門壁。

在孟警官用手擦拭過的地方,出現了一些奇怪符號,一筆一劃像是蝌蚪游動,騰蛇蜿蜒,與古井口上的殘缺的筆劃很相近。

“這是什么文字?”

“應該是梵文!”孟警官沉吟說道:“古代佛教經典書籍,會用梵文來抄寫,我曾在白馬寺看過一部《吠陀經》即用梵文寫成。而且高僧降魔施法,刻錄的符文也是這種梵文體!”

我和劉警官醒悟過來,的確發現很像,畢竟雖然沒有親身看過佛家古籍,但是從電視、電影作品中,多少也能有點印象。

“佛門符文刻畫在封門石上,像是一種封??!”

我們三人都是一驚,這封門石后,究竟隱藏著什么秘密,竟被古代高僧施法在此封印。

“安全起見,我們還是不要觸碰了,畢竟從幾百年前就存在了,沒有開啟過,應該與我們偵破這次兇殺案件無關,再往深挖,就是考古的工作范疇了,與我們重案組刑警無關了?!泵嚇腫佑行┐蟯頌霉牧?。

劉憬錚也點了點頭,認可他的建議,即使這里充滿謎團,似乎與古代某件事有關聯,但不是他們職責范圍了:“華夏神州,人杰地靈,自古以來,有很多未解之謎和超自然現象,一個個埋魂藏骨之地,都有一段傳說,我們寄懷一下即可,的確沒必要深究?!?/p>

“好吧,我們原路返回去?!蔽乙裁揮屑岢?,轉過身剛要往回走,余光卻掃到偏角處,有一具尸骨,倚靠著一件落滿灰塵的書婁,很像古代書生遠行背負的藤篋。

“這個人怎么死到了這里?可不像是被井水上漲沖來的,倒像自己走到此地?”

他來這做什么?這是我們三人一時都疑惑不解的,感到此地越發透著一股神秘和詭異。

我走上前,戴上警局專用的防毒橡膠手套,檢查了一下尸骨,渾身骨架完好,沒有致命傷,看尸身上尚未完全腐爛的衣袍,倒像是一件古代書生的士子服長褂。

“書簍里有幾件東西,我們帶出去吧,也許能解開這里的一些謎團,即便破案用不上,也許文化部門能需要?!蔽藝酒鶘?,提起那個藤篋,但是上百年過去,這古物明顯已經腐壞,直接扯斷了藤架,里面的東西散落出來。

這古代書生背用的書婁,多用竹、藤編織,用以放置書籍、衣巾、藥物、琴傘等,此時散落出來的,卻有些不同,有一個寺廟用的缽盂,一把小鐵鏟,一個漆黑的木匣子,還有一個骨灰壇子。

“我靠,這是書生嗎,像是來盜墓的!”孟警官眉毛一跳,嘀咕了一句,看到地上散落的幾件古物,感覺很另類。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