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嶗山詭道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46

嶗山詭道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涓€: 嶗山詭道 紫夢幽龍本尊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白展 虐戀 情有獨鐘 歷史 空間

我叫白展,原本以為自己是蕓蕓眾生中最為普通的一個,直到得到了爺爺的一本《陰陽道經》之后,我便得到了爺爺的傳承,可洞曉陰陽,參悟天機,靈覺也變的異常強大,正式成為了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五章 爺爺的筆記

想雖這樣想,我卻不敢這么說,沉吟了片刻,便道:“爺爺……您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要不我帶您去醫院查查吧?我看您老人家身體好的很,您就別嚇唬孫子了,我這才剛畢業,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去辦,忙的焦頭爛額,您要是沒有什么要緊的事情,我忙完這一段時間再來看您?!?/p>

爺爺再次用深邃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半晌兒沒有言語,深吸了一口氣才道:“小展啊,爺爺知道一下讓你接受這么多與你觀念相悖的事情,你肯定不會相信,但是你一定要記住爺爺剛才跟你說的話,等你以后就明白了?!?/p>

頓了一下,爺爺突然又躺回了太師椅上,如釋重負的說道:“好了,爺爺該說的都給你說了,等明天你和你爸爸來一趟吧,明天晚上你就可以在這里呆著了,你回去吧?!?/p>

爺爺閉上了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看樣子是打算不再理我了。

我應了一聲,背上了自己的包,跟爺爺又知會了一聲,爺爺也沒有理我,暈暈乎乎的,我就走出了爺爺的這間小鋪子,當我的目光再次掃向過道兩旁的那些紙人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它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我,一個個還對著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笑容跟我在昨天晚上做夢的時候夢到的一模一樣,心里頓時升騰起了一股陰寒之感,莫名的讓我心跳加快,我趕緊快走了幾步,逃也似的奔出了爺爺的這間小鋪子。

或許是爺爺的那間鋪子太過陰冷的緣故,等我走出了很遠,感覺身上還一直冷冰冰的,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在烈日之下,一點兒都不覺得熱。

一路之上,我都在想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大好青年,爺爺的那些話我是一點兒都不相信的,又是什么陰陽眼,又是什么陰種的,像是靈異小說里的事情,跟我好像一點兒都不沾邊,可是爺爺看起來又很正常,腦子也很清醒,不像是生病的樣子,這不得不讓我產生了一絲疑慮,難不成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還是覺得有些無法接受。

懷著滿腦子的思緒,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到家的,此時已是傍晚時分,爸媽早就下班了,一看到我回來了,都是又驚又喜,問我不是正在找工作嗎,怎么這時候突然就回來了。

我自然不敢說是爺爺打電話叫我回來的,更不敢對老爸說我到爺爺那里,要不然老爺子肯定會不高興,他們爺倆一直不對付,只是推脫說想在家里歇幾天,過兩天再回去找工作。

爸媽也都沒說什么,很高興的樣子,各自就忙活了起來,買菜的買菜,做飯的做飯,我則像個大少爺一樣一屁股坐在了沙發里,打開了電視,不斷的用??仄骰蛔牌檔?,腦子里還是不自覺的會想到爺爺跟我說的那些話,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兒,電視里演的什么,我是一點兒都沒往腦子里去。

吃過了晚飯之后,在外面溜達了一圈,我早早的便躺在了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覺,突然間就想到了爺爺給我的那本破書和筆記本,于是便從包里翻了出來,躺在床上翻看,我先看的是那本用繁體字書寫的破書,封皮上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我辨認了半天,才認出了那幾個字,好像寫的是《陰陽道經》。

懷著滿心的好奇,我便胡亂翻看了起來,一打開這本書,我的腦袋頓時就大了,上面的繁體字也就罷了,關鍵還都是文言文,字字尖酸晦澀,難以理解,上面還加上了大量用毛筆畫的圖,大多都是各種符箓還有咒語,這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本天書,根本就看不明白,翻看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什么頭緒,索性又重新收了起來。

隨后我又拿出了爺爺的那本塑料封皮的筆記本,那筆記本應該也是八十年代的產物,估計比我的年歲都大上不少,封皮上還有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應該是當年的明星了,說實話,我是看不出來這女人哪里長的好看,真搞不清楚,爺爺這么嚴肅的一個人,怎么會用這樣一個花哨的筆記本,這口味還真不是一般的重。

當我打開爺爺的這本筆記的時候,我的眼睛不由得就瞪大了,爺爺的筆跡剛勁有力,字字遒勁,就像是他的人一般。

但是爺爺用筆記記錄下面的那些事情,卻深深的吸引了我,這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一本光怪陸離的神話小說,記載的都是哪一年哪一日發生的離奇古怪的事情,描述的十分詳盡,各種鬼怪妖魔,讓人眼花繚亂,心驚不已。

我深深的被爺爺的這本筆記給吸引住了,本來還暈乎乎的腦袋,頓時變的倍兒精神,就像是看神話小說一般,竟有些愛不釋手,這一看上去,也忘記了時間,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著的。

即便是睡著了,我的夢境當中也全都是各種古怪離奇的事情,一會兒夢到有人在背后拿著刀追殺我,一會兒又夢到被鬼纏身,甚至還夢到了爺爺屋子里的那些紙人都活了起來,它們都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將我圍在了中間,不停的繞著圈子,每一個紙人的嘴角都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它們不停的叫著我的名字……小展……小展……

最后的時候,我又夢到了爺爺,他還是那副不茍言笑的面容,就站在煙霧繚繞的地方,用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個字,他的眼神頗有些耐人尋味,像是有些憂慮,又像是有難過,最后搖了搖頭,轉身走進了煙霧之中,只留下了一個背影。

看到爺爺離我而去,不知怎的,我心中就特別害怕,大喊著:“爺爺……爺爺……”便推開了那些恐怖的紙人朝著他追了過去,可是爺爺卻離著我越來越遠。

第二十九章 千手觀音

這個叫小文的女人一下靠在了我的身上,還抱的死死的,弄的我渾身僵硬,正打算告訴她我名字的時候,二虎卻摟著那個小姐哈哈笑道:“我這兄弟叫白展堂,別看這小子長的斯斯文文的,人家在外面可沒少交了女朋友,你們可別被這小子的假象蒙蔽,小心伺候著吧……”

我瞪了二虎一眼,正要發作,一旁的那女孩嬌滴滴的笑道:“哎呀,我還沒看出來,原來白哥哥這么厲害啊,你今天可不要欺負妹妹啊……”

我的表情越來越僵硬,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正好這時候,二虎突然拿起了話筒,點了一首歌,就跟那妹子一起嚎了起來,就二虎那歌聲,我真是不敢恭維,真跟狼嚎一樣,從小他唱歌就沒有一次在調上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他懷里的那妹子表情相當痛苦。

隨后,我便跟身邊的那個叫小文的女孩子道:“要不咱們也唱歌吧?”

那女孩自然滿口應允,當二虎嚎完了之后,我們兩個便唱了起來,然后,二虎就打開了酒瓶子,我們四個人就喝了起來,看起來好不熱鬧。

一連喝了接近一個小時,我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像是在我耳邊縈繞,這聲音自然是張曉月的,她對我道:“你們兩個別只光顧著玩兒,趕緊辦正經事吧,再過幾個小時天就亮了,到那時我就該走了?!?/p>

我小聲的說了一句:“放心吧,都記著呢?!?/p>

屋子里的聲音太吵,別人都沒有聽見,這一會兒的功夫,我們就喝二十幾瓶子啤酒,大部分都是那兩個女人喝的,我發現她們還真是海量,我的頭都有些暈乎了,她們愣是一點事兒都沒有,眼看時間差不多了,二虎給我使了一個眼色,便對那兩個女人好了,我和這哥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談,你們先出去吧,等需要你們的時候,我在叫你們,”

說話的同時,二虎從身上摸出了一沓子人民幣遞給了身邊的女孩,少說也要有一兩千,我一看他給了,我也從身上抽出了一沓子錢,給了那個叫小文的女孩兒。

那兩個女孩兒一看到我們倆出手這么闊綽,自然滿心歡喜,走出了屋子,還說一會兒再喊她們過來玩兒。

二虎自是滿口應著。

說實話,一下給她們這么多錢,我看的都肉疼,我上學的時候,一個月的生活費都沒有那么多,看來我是做窮人窮慣了的。

等那兩個女孩出去了之后,我們倆又等了一會兒,二虎的面色就變的肅然起來,跟我說了一聲走吧,自己首先起身,到了門口,先是將屋門開了一條縫隙,將腦袋伸了出去,發現沒有人注意到這里之后,才一閃身走了出去。

我突然有了一種做賊心慌的感覺,心臟狂跳不止,緊隨著二虎出了屋門,一同走到了電梯門口。

電梯停在三樓,二虎直接摁了一下下行鍵,將電梯停在了負一樓,對我道:“樓下好像是個停車場,咱們兩個先從停車場下去,然后再繞到地下二層,我覺得地下二層的電梯口肯定有人守著,咱們估計不好進去?!?/p>

我非常同意二虎的觀點,這小子確實比我謹慎多了。

很快,電梯就就開門了,我和二虎一閃身走了進去,幸好電梯了現在沒有人,我和二虎不免都有些暗自慶幸。

電梯停在了負一層之后,等我們一出來,我才發現這里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停車場,不過車倒不是很多,稀稀拉拉的停著,自然也沒有什么人,遠處倒是有一個保安亭在亮著燈,估計這會兒也該睡下了,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好不容易,我和二虎才找到了下到地下二層的樓梯,點著腳尖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這個樓梯口很黑,也沒有燈,等我們一直走到底下之后,我腦袋頓時就大了,橫在我們面前的竟然是一扇厚重的鐵門,上面掛著一個大鎖,看來這地下二層確實有貓膩兒,要不然上這么一個大鎖干什么?

我看了一眼二虎,郁悶的笑聲道:“這么大個鎖,咱們怎么進去???”

二虎看著這個鎖也稍微一愣,不過隨后便嘿嘿的笑道:“別著急,哥有辦法,我有個哥們是做小偷的,人稱“千手觀音”,那開鎖的本事無敵了,我就跟他學了兩手,這種鎖對于我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事兒?!?/p>

我看了二虎一眼,納悶道:“我說二虎,這幾年你都瞎折騰什么呢?怎么什么樣的人你都認識?就連小偷都是你朋友,作為鐵哥們,我可警告你,你可別玩大了,到時候我可不想去鐵笆籬子里去看你?!?/p>

“你小子想什么呢?哥哥是有底線的人,心中浩氣長存,咱不干那缺德事兒……”說著,二虎從褲兜里拿出了一串鑰匙,要鑰匙扣上有一個鐵絲弄成的特殊工具,跟個挖耳勺似的,二虎將他的手機拿了出來,讓我給他照亮,我就見二虎抱著那個大鎖,將那挖耳勺似的東西捅了進去,抿著嘴唇搗鼓了一會兒,不多時,就聽到“咔吧”一聲脆響,那鎖頭應聲而開。

“行啊你,還有這手藝?看來我還真小瞧你了?!蔽矣行┬老駁乃檔?。

二虎跟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我小聲一點兒,隨后那將那鎖頭小心翼翼的拿了下來,推開了那層鐵門,我們兩個先后閃了進去,二虎為了怕別人發覺,又將那鎖頭重新掛了上去,只是沒有鎖上,這也是我們的一條后路,到時候跑的時候,也方便一些。

這一切都做好了之后,我們兩個就躡手躡腳的順著樓梯走了下去,到了樓梯口的時候,二虎趴在墻角朝樓道伸出半個腦袋看了一眼,我也在他身后伸出了半個腦袋朝樓道里看去,發現這樓道的兩邊有很多的小房子,就像是儲物間一樣的所在。

只是有好一段距離都黑漆漆的,連個燈都沒有,一直到三十米開外的地方,才有一個小燈泡,將氣氛烘托的有些詭秘。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