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劍域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45

劍域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栬蛋: 劍域 完整得剛好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安晨,百里百花 仙俠 娛樂圈 豪門 重生

一個承載著劍仙命運的少年安晨,一座運轉著天地格局的劍仙閣。二十四把驚天破地仙劍,二十四個控劍的無上境界。劍域境:天地大同,一開始毫無生氣的混沌之初,有他的到來,一

精彩章節試讀:

第23章 仙凡

一轉眼已是半年以后,此時安晨正灰頭土臉地望著爐里草藥的變化。

爐內草藥都已經被煉化成粉,看顏色其純度也應該是合格的。

他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半年來也僅僅將草藥煉化而已,若要出丹,那得等到猴年馬月?

四周的干柴也差不多要用光,看樣子又得去山里撿些回來,真是麻煩!

安晨想著便站起了身朝朝洞外走去,不過就在這時,一陣斷斷續續的哭聲傳入他的耳朵,他仔細一聽,哭聲好似出自一個女人。

后山頭上,時值深秋,滿地飄灑的落葉將這空山渲染得格外的凄異。此時一顆枯樹下坐著一個人,她雙手抱膝,埋頭啼哭,哭聲陣陣地回蕩在山谷中,好不凄涼。

安晨跨過山谷踏上山頭,緩緩地朝那人走去,雖然看不到那人的臉,但哭聲卻已經暴露了她的身份。方圓百里若有一個女子還真是稀事。偏偏安晨知道一個,那邊是黎冰冰。

“為什么哭?”安晨淡淡道。

黎冰冰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嚇了一跳,身子一歪,差點倒在地上,“你是鬼嗎?走路都沒聲音?!?/p>

安晨不說話,將臉湊近了一些,好讓黎冰冰看見,他是人,不是鬼。

“小鬼,原來是你!你這大半年跑哪兒去了?”黎冰冰見是安晨,連忙擦干了眼角的淚水、?

安晨并沒有回答她,而是再次問道:“你為什么哭?”

“我……”黎冰冰想要說什么,好似又想起了傷心事,支支吾吾竟又開始抽泣起來。

安晨搖了搖頭道:“自古以來,軍營中都忌諱有女子出現,你壞了風俗,責備你幾句也是應當的?!?/p>

黎冰冰一聞此說,抬起頭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安晨。

安晨眼眸明亮地望著她,心里不由暗道:這個女人竟能在軍營中潛伏半年之久,想必是吃了不少苦頭,也不枉是一片癡情……

稍過片刻,黎冰冰咬了咬唇,再次抱膝埋頭抽泣起來。

“回去吧?!卑渤康?。

“回哪兒去?爹把我趕了出來,就連趙青他也同意我爹的做法?!?/p>

“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安晨微微地嘆了一口氣,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來,接著道:“黎將軍和趙大哥是為了你好,軍營之中都是男人,隨時都可能爆發戰爭,種種不便你應當自知才對?!?/p>

“我不想回去,趙青他生病了,我想陪著他?!崩璞ソヌ鶩?,深意地望著前方,眼角滑下一滴淚。

不遠萬里隨軍行,女扮男裝,為的只是能相伴愛人左右。一個女人癡情,莫過于此……

“你見過他幾次?”安晨突然問道。

“兩三次?”黎冰冰如實回答道。

“他見過你幾次?”

“一次?!?/p>

“就是發現你身份那一次?”

黎冰冰不再說話,撅起嘴巴,她又要哭了。

“你留下吧?!卑渤刻玖絲諂?。

黎冰冰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安晨。

“留在我這兒?!卑渤康?。

“留在你這兒干什么?”

安晨緩緩地站起身,他不明了是否要告訴她真相,這個傻女人到現在還以為趙青只是生了一場病。

“不瞞你說,趙大哥就快死了,他生的不是普通的病?!卑渤咳縭檔?。

“不可能!”黎冰冰大叫著便站起身來,“你們都這么說!我偏不信,我要親自去問他?!?/p>

“你是在自欺欺人,”安晨無奈地搖了搖頭又道:“但我卻能治好她,信不信在你,留不留下也在于你?!彼低?,便朝深山走去。

“等等!”黎冰冰追上了漸遠的安晨,“我相信你!”

“那走吧?!?/p>

“去哪兒?”

“幫我先看好爐火?!卑渤克底瘧闋ス璞母觳?,縱身一躍跳過山谷。

安晨輕踏在樹枝上,自行地竄梭在森林中。瑣事總發生在他身上,他心地善良卻不忍看到黎冰冰傷心。

自從來到南韻,他就漸漸地體會到這世間種種一切,喜怒哀樂都嘗了個遍,他擁有他年齡不該有智慧,同時也擁有一顆不同的心。

童大叔為家,寧可殺人。

趙青為國,死而后已。

黎冰冰為愛,不惜一切……

今后他不知曉還會遇到多少諸如此類的事情,事到如今,他已似乎懂得到這世界的真諦。想成仙,先化凡。

一舉成仙千萬年,一朝化凡紅塵間……

今夕救為國為家為愛之人,來日他若有了家,有了愛,又有何人來救?

夕陽西下,鳥歸林之時。安晨一手舉著大捆干柴,另一手提著兩只野兔。黎冰冰不是他,不可能不吃不喝。這也倒是個麻煩事,他當初怎么沒想到呢?看來明日還得多出去一趟,帶些柴米油鹽回來。

“師傅,你回來啦?!崩璞患槳渤?,連忙上前接過手中的野兔。

安晨無奈一笑,自帶她躍上這山洞過后,便死活都要拜自己為師。

“爐火可有異樣?”安晨問道。

“沒有,沒有!”黎冰冰搖頭道,此時她眼中對安晨滿是敬意。

安晨輕嘆一口氣,總被這么盯著,他實在是不自在,于是對她說道:“你自己去將這野兔烤了吧,明日我還會出去一趟,到時就得麻煩你了?!?/p>

“這里洞口很多,你取一盞燈,隨便挑一間住下。以后沒我的吩咐你就無需到洞內來了?!彼低?,安晨便不再理會她,坐在銅鼎仔細煉起丹來。

黎冰冰雖不聰明但也能聽出安晨話中的意思,她沒有再說話,乖乖地取下一盞燈退出洞內。

剛剛在撿干柴時,安晨遠遠就聽到軍營中嘈雜聲音。一個漂亮的女人的確能夠禍國殃民,全軍營的將士都在尋找著這位將軍千金,王爺夫人!

在往后的半年里,趙青來過一次后山。安晨發現他的真氣越來越不管用,本以為他渡一次氣至少能使趙青一年無恙,但如今看來,僅僅半年就又病發……

或許再過幾個月,趙青的元氣就會殆盡。他若再用真氣幫其治療,只能說是續命之效,本就是油盡燈枯的人,這樣做只會事倍功半。

最多再有一年,若元氣丹還煉不成,就算是仙人來,趙青一樣活不了。

他不希望看到趙青死去。趙青若是死了,黎冰冰一樣不會獨活。他殺過人,卻沒有殺過好人。若兩個人因為他而死,那他背負的東西便太多太多!

花開花謝,春去秋來。一年又過,今年的深秋似乎比往年還要惹人惆悵一些。

大雁南飛,南韻也節節衰退,從白將軍的口中得知,大遼軍隊已經渡過白沙江,離扎營之地不足三百里,不出半個月便能攻過來。

再過十日便是最后一戰,這一戰要是敗了就只能退守邊城,若以邊城脆弱不堪的防御,只能任其宰割,到時候遭殃的可真的就是南韻子民。

為此趙青心急如焚,日夜操勞。終于還是倒下了,就在昨日,由白將軍背上后山求丹。安晨為他渡了最后一次元氣,那是他最后的十日。

黎冰冰走了,元氣丹卻還未成。她說要陪趙青最后這十日……

安晨又何嘗不急?元氣丹已經初成,就差一絲穩固期,他還需要兩個月??燒鄖嗟炔渙肆礁鱸?!

也罷,也只有試試看了。安晨一咬牙,他一直不明體內的氣息,它既然可以幫人續命,那么助這丹成又有何不行?

他將體內的氣息凝聚在掌心,片刻一道虛無的氣息朝爐火引去,在這氣息觸碰到爐火的一剎那,爐火瞬間發生了變化。本是通紅的爐火慢慢地變青,再慢慢地變紫,藍,綠,黑,最后化作一團虛無之氣……

無根之火!

安晨力竭一笑,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第20章 從軍之行

安晨與趙青一同坐在隨軍的馬車內,他替趙青把過脈之后便叫趙青好好休息,自己先琢磨方法。

從趙青的脈象上來看,情形的確不容樂觀,他的元氣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這應當是從出生就有的通病,從他所讀過的醫書上所知,這類病叫做“天衰”。人受于天地,半生半衰,非仙藥不可醫。照理說得此病的人雖平時身體差了點,但活到三十歲還是沒問題。但以趙青的病情來看過應該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想必是日夜操勞國事所致,安晨看了一眼熟睡的趙青,面容消瘦,他除去人皮之后就是一架人骨。

安晨從隨行的口中得知,趙青是個皇子,前幾日因和其當太子的大哥政見不合,便發誓要親自出征征討遼兵,只可惜心系天下卻無奈身體有恙,這幾天晝夜勞累,才使得他的病情惡化到如此模樣。

自古以來,后宮爭寵,殿前奪嫡,安晨不愿去管,南韻的存亡他也不在乎,但他敬佩忠義之人,童大叔顧小家,是忠義,他要救。趙青顧天下,是忠義,他更要救!既然尋常草藥不能救治,那他就親自為趙青煉制一爐仙丹。

古本的丹方中記載著一種元氣丹,是用于修仙者補充元氣的丹藥,修仙者雖能駕馭吐納天地的靈氣但畢竟還是血肉之軀,雖感覺不到冷暖病痛,但還是會身體虧損。修仙之人都是如此,更何況一介凡人?修仙之人都能補充,更何況趙青呢?且這丹藥雖是下階,但要用于尋常人應當是綽綽有余。

安晨撥開窗簾看著不遠處的白峰山,心里略有些擔心起來:現在也不知道童大叔那邊怎么樣了……

趙青不僅將童大叔放了,那些有家室之人也統統準許回家。但無奈這僅僅治標不治本。軍力不足始終存在,這些人此次能好運脫身,但下次假若沒有安晨,沒有趙青,他們還是會被強行抓取充軍,世道無情,誰也無可奈何。

安晨腦中現在還回蕩著童大叔的表情,是愧疚,是感激,五味俱雜。

童大叔是個好人,所以安晨還向趙青提出了個條件:白峰山上有土匪作惡,這些都是亡命之徒,自然是沒有什么顧忌,若抓去充軍就再適合不過了。就這一點也不枉費兵力去清剿,這樣一來正好報答了童大叔的救命之恩。

想到這里,安晨取下脖間的玉墜把玩在手中,和爹娘一別已有四年。這四年他從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變成真正的男子漢,正如現在,他甚至能左右天下。

在這個陌生的國度,他不知道以后的路究竟還有多長,冥冥之中的安排總在他不經意間就出現,雖然很突然,但卻一次也沒有讓他失望過,這應就是就所謂的機緣吧……

路開始顛簸起來,看來已經出了城,南韻與大遼的邊界離邊城并不遠,沒過一會兒,馬車就停了下來。

在馬車內就能聽到外邊嘈雜的腳步聲,安晨跳下馬車,這里是個略高的小山丘上,走勢奇特,左右皆是崇山峻嶺,無論前進后退,都是下坡。此時兵卒們都忙著搭建臨時帳篷,他們臉上污穢不堪,神色憔悴,顯然是剛剛從前線兵敗撤回。士氣低落。

“如此不堪,怎么打仗?難怪會敗?!卑渤啃∩止鏡?。

“嗯,是有些不堪?!輩恢問?,趙青也下了馬車,他腳步著實是輕,就連安晨的順風耳也聽不到。

安晨臉色微紅,他已聽出來是趙青的聲音,他不喜歡在別人背后說壞話,更不愿意被別人聽到。

眾兵卒看到安晨和趙青,眼中皆帶有一絲疑惑,甚至還有羨慕之意。能在軍營里穿著干凈整潔,本來就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

這時,領頭的副官下馬走到趙青面前行了一禮并道:“還請公子隨我移駕本營?!?/p>

趙青點了點頭便隨著身后,邊走著,帳篷越來越密集,搭建好帳篷的兵卒就原地坐下休息,有的甚至直接就躺在滿是灰塵的地上呼呼大睡,這情景比起乞丐也就只差他那一身盔甲了。

安晨微微皺起眉頭,他本想向趙青舉薦邊城外的乞丐,這當兵好歹也有一口飯吃,可如今卻沒想到當兵不僅要上場殺敵,還要醉夢沙場……

“先前不是說軍隊駐扎在白沙江旁,怎如今卻換扎在這兒了?”趙青沖著副官問道。

“這個,屬下也不是很清楚,這一切要問黎將軍才是?!備憊倩卮鸕?。

趙青欲言又止。這時遠方不遠處的帳篷內走出一個半百老人,一身玄鐵盔甲,發絲已是黑白相間,胡須散亂,但即使是這樣,他的眼神依舊是那么孔武有力。他一見趙青,連忙加快了腳步。

“哎呀,小公子真的來了呀!”老人說著便要行禮。

趙青連忙將他扶起,說道:“黎將軍,不必見外?!?/p>

黎將軍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小公子還記得我這個老丈人?!?/p>

“我那野丫頭,沒有跟來吧?”黎將軍問道。

趙青搖了搖頭道:“他聽聞我要上前沿,死活要跟著我來,說是想您老人家了?!?/p>

“也不枉我含辛茹苦將她帶大,這丫頭?!崩杞諦囊徽笮牢?。

趙青含笑點頭,想要說什么,可剛要一開口,便劇烈的咳嗽起來。

黎將軍一見此情形,焦急道:“你看我,明知道公子身體不好,還在這久噓??煨┧嫖醫逝癜??!彼低?,他又向身邊的隨從吩咐道:“快些去請仇大夫來?!?/p>

趙青擺了擺手,示意不用人去攙扶,自己卻強忍著咳意。

這時安晨扶住了他的手,一股真氣從他的手臂流入身體,痛苦瞬間便消失不見。趙青驚訝的看著安晨。安晨給他使了一個眼色并說道:“趙大哥,我扶你吧?!?/p>

他相信趙青能感受出來,這一切也不用他多說,他的氣息只能暫時給他壓制住痛苦。他雖然敬佩忠義之人,但卻不看好倔強的人。

同時,他還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在隨軍一行人中,除了趙青的隨從之外,他還發現了一個奇異的的人。

那人比不過其他隨行的軍人,身材矮小,但卻皮膚雪白,五官也是異常的秀氣,她應是個女人,而此時那個女人正穿著軍服隱匿在身后的軍隊中。

安晨回頭瞟她一眼,正好與其四目相對。他一直深信自己的眼睛比嘴巴還厲害,并不是因為他看得遠,而是他的眼神比嘴巴還能說話,若那女人不笨的話,應該能感覺得到他的意思。

他將趙青扶至帳篷內,便幫他脫下了身上的狐裘,這一舉動讓本是趙青的隨從很是不解。隨從一臉鄙夷的看著安晨,怎的,剛來就要搶飯碗?

安晨瞪大著眼睛看著那隨從,眼球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轉,隨手將狐裘扔給了他,內心不由一笑。些個太子皇子想著怎么爭奪皇位,些個小妻小妾想著怎么順位擺正,就連隨從的小廝之間也有為名為利的爭奪,當今世道,著實可笑。

沒過一會兒,帳篷的門簾被掀開,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提著一個藥箱走了進來。想必就是仇大夫了。

仇大夫不茍言笑,一臉嚴肅,無論是黎將軍還是趙青,只是稍稍行了個禮,就一把抓過趙青的手腕開始把起脈來。

黎將軍勉強笑了笑,對于仇大夫的性格想必也沒有人不知道,一把倔骨頭。

片刻,仇大夫那副嚴肅的面容終于是放下了,取代地是是一副無奈的表情,他不知當講不當講。

“仇大夫,你是我南韻一帶鬼醫,這病如何?”黎將軍問道。

仇大夫臉色微紅,嘆了口氣緩緩道:“都傳仇某能為鬼治病,實屬荒唐,恕仇某學藝不精,斷不出公子的病?!彼底?,便要收拾東西走人,就在這時,趙青卻開口道:“仇大夫且慢?!?/p>

“李福你們都出去罷,我有要事要與將軍和仇大夫商談?!閉鄖嗨低?,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安晨退出了帳篷,他眼神一片清明。他明白,這仇大夫想必也是一代鬼才,他怎么會斷不出趙青的病呢?

或許只是身在軍營說話不便罷……再看看眼下的兵卒,士氣低落,倘若知道親征的皇子已是個將死之人,軍心定會動搖,若真是這樣,南韻便真的大勢已去。

安晨和隨從李福被分到同一個帳篷里,在軍營中這已經是上等的帳篷,至少還有兩張干凈的床。

安晨倒床就睡,他從這個世界醒來,已經三天沒有合過眼,雖然感覺不到絲毫疲倦和饑餓,但他還是想靜靜地躺下來思考一些事情,躺著,總比坐著舒服。

他又將自己昏倒前所經歷的一切仔細回想了一番,他一直有個大膽的想法,自己會不會就在劍仙閣內?

劍仙閣包羅萬象,無奇不有,為何就不能存在一個世界?或許閣主的目的就是讓我在這虛構的世界中好好修煉一番呢?

他突然覺得自己想法太過大膽了,倘若這真的是一個虛構的世界,那么這世界中的花草樹木,山山水水都是不存在的?他吃過阿離做的飯,摸過河里的魚,從這些小事看來這里也不像是虛構。

他甚至還殺過人,那感覺他一輩子都不會忘,這一切真實地不能再真實……

靜想之間,安晨進入了夢鄉,他夢見了爹娘,他還夢見了綠鶯,薛管家……如果在在一個世界中連夢都那么真實,又何談世界虛偽呢?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