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總裁豪門 > 歲月走過悲傷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38

歲月走過悲傷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鍓嶄笁: 歲月走過悲傷 素年錦時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陌凌,張茜 仙俠 種田 校園 鬼怪

張茜做夢都想不到,我老公出軌了,出軌的還是個男人。

精彩章節試讀:

第3章 我的第一次

第六天,我約了白敏敏見面。

和她去了一家咖啡館,剛坐下,白敏敏就滿臉春風的打開話閘,“茜茜,自從你上次跟我說了你老公的事情后,我就著手開始處理?!?/p>

我點了點頭,喝了一口咖啡,問她現在顧瀟怎么樣。

白敏敏聽我這么問,得意的沖我挑了挑眉,笑道:“我安排了朋友去勾引他,現在已經上手了?!?/p>

我斂了斂眉,面無表情的說:“做的很好,只要顧瀟跟了別人,就可以斷了李誠的心思?!?/p>

說實話,這一刻我心里是高興的。

現在顧瀟被牽制住,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好辦了。

我心里喜滋滋的想著,得到想要的消息,我也不愿多做停留,和白敏敏告別后,我便打車回家。

回到家后,我像個沒事人一樣,照舊做著平常的事情。

實則,我手中掌控著白敏敏的情報,暗中做這件事情的主導人。

這件事情過后的第七天晚上,李誠主動從書房搬回我的臥室。

我一早猜到他會回臥室睡,便早早的穿起了結婚時白敏敏送給我的情趣睡衣,站在浴室門口看著躺在床上的李誠。

情趣睡衣是黑色透明蕾絲材質的,一眼望去什么都看得到。

結婚七年,我有意誘惑過李誠無數次,這次卻是最大尺度的。

我努力讓自己表現的風情萬種,扭著腰一步步靠近李誠。

“老公…”我軟著聲音喚他,整個人半趴在李誠身上,右手撫上他的肩膀,引誘他說:“老公,今天我美嗎?”

李誠和我是合法夫妻,這么做沒什么的!

我一邊嗲聲嗲氣的誘惑李誠,一邊在心里為自己打氣壯膽。

李誠連看都沒看我一眼,這場我一個人表演的戲,終結在呼嘯而來的耳光上。

“啪”的一聲,我被打懵了,左臉火辣辣的疼,連帶著耳朵都被震得嗡嗡鳴叫。

“張茜,你做了什么好事,別以為我不知道?!崩畛隙窈鶯蕕納艋叵煒?。

我被打懵了,緩過那個勁頭,捂著臉面無表情的回望他,“我做了什么?你憑什么打我!”

我沖著他吼,氣得渾身發抖,身上的情趣睡衣像是在嘲笑我之前的所作所為。

李誠一把推開我,俯下身一手掐住我的脖子,看著我漸漸進氣少出氣多。

“顧瀟的事情,你要是再不停手,我一定會親手掐死你!”

他松開我的脖子,我猶如從地獄轉了一圈般,大口大口喘氣。

“賤人,你連給顧瀟提鞋都不配,居然還敢對他下手?!?/p>

我喘過氣,揚手“啪”的一下打在李誠的俊臉上,冷著臉沖他咆哮:“李誠你他媽的混蛋!”

壓抑在內心的憤怒和屈辱,一下子全部爆發出來。

可是,我的爆發卻引來了住在偏房的婆婆。

婆婆進來的那一刻,剛好看見我扇李誠耳光,不問青紅皂白,當即就扯著我頭發沖我大呼小叫。

“好你個張茜,居然敢打我兒子,真是要反了天了?!?/p>

我攥緊拳頭,對于這對母子無理的打罵不再選擇隱忍,反手用力一把將婆婆推倒在地。

婆婆摔倒在地,扶著腰慘叫:“你…你還敢對我動手,哎呦我的腰??!”

“媽,你沒事吧?兒子扶你起來?!崩畛細轄舴鏊鵠?,一臉的孝子模樣。

我冷眼看著這一幕,帶著嘲笑的口吻對李誠說:“裝什么孝子,你媽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丑事,說不定都會氣得咽氣?!?/p>

“你給我滾!張茜,你要是再敢動我媽一根手指頭,我要你的命!”

李誠沖著我怒吼,額頭上青筋暴起,眼底的恨意昭然若揭。

我呵呵一笑,“我忍夠了,李誠陳紅你們欺人太甚!”

說完,我再也受不住胸口刀錐般的疼痛,轉身從衣櫥里拿過一件及膝大衣,裹著身子跑出門。

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出門的時候著急身上沒帶錢包,只有大衣里揣了一百塊錢。

一百塊錢連住旅館都住不起,大半夜的我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去,就像個乞丐一樣流落街頭。

最后,走投無路的我進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的音樂震耳欲聾,舞池里的男女縱情扭動著腰肢。

我走到吧臺,用一百塊錢點了一瓶最便宜的酒,對著瓶口大口大口的喝,越喝眼里的淚水就越止不住。

從嫁給李誠那天開始,我本以為會過著幸福的生活,卻落得被他和他媽欺負到不能反手的地步!

越想我的心就越痛,就像有把刀在捥我的肉一樣,痛到呼吸都不順暢。

不知不覺,一瓶酒喝的一見了底,酒勁上來,我腦子已經開始暈乎,連走路都站不穩。

我身上已經沒錢了,喝完這一瓶酒,我便想走,面前卻推過來一杯酒。

“喝一杯?”一道如泉水般清冽的男聲從我左側傳來。

我扭頭朝身側突然出現的男人看了一眼,男人長得很俊美,一雙能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著我,菲薄的唇噙著笑。

我收回視線,一句話都沒有說,果斷的伸手執起酒杯,仰頭一口飲盡。

男人也沒有出聲,只是陪我喝酒,一杯接著一杯。

喝到斷片的時候,男人對我說了什么,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先走。

之前在李誠和陳紅那里受的屈辱突然又涌現出來,一幕幕畫面襲擊著我的理智。

我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里的悲憤,鬼使神差般伸手一把拉住男人的手。

我看著他,腦袋暈乎乎的,男人俊美的臉開始變得迷糊抽象,最后變成李誠的模樣。

“李誠…”我恍恍惚惚摸上他的臉,紅了眼眶一下子撲進他的懷里,“我真的好愛你,我們要個孩子,要個孩子好不好……”

第5章 孩子我不能留

用了試孕棒測試過后,我還是不放心,便一個人偷偷的去了醫院。

去醫院抽血化驗后,一張寫了孕酮指數高的單子將我所有的不敢相信都給破滅掉。

真的懷孕了,而且懷的不是我老公的孩子!

我站在醫院大堂的走道上,攥緊手里的孕檢單,伸手摸了摸還沒有懷孕跡象的肚子。

這個孩子我不能留……

思及此,我眸光劃過一道狠色,毅然轉身要返回,身后驀地傳來一道呼聲。

“茜茜…”帶點地方口音的聲音,很熟悉。

我轉過身,朝發聲處望過去,一眼便看見剛走到醫院門口的婆婆。

婆婆顯然很驚訝,見到我便走過來一把拉住我的手,道:“茜茜,你怎么來醫院了?身體不舒服怎么也沒跟媽說!”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現在的心情,只知道看見婆婆的那一瞬間,我整個身子都僵硬了。

“媽,我沒什么大事,就是一些老毛病來醫院看看?!蔽頁蹲嘔?,小心謹慎的要將手里攥著的孕檢單塞進口袋。

可是我還是晚了一步,婆婆眼尖一眼就瞧見了我的小動作。

她攤手在我眼前,看著我的手說:“你手里攥著的是什么,給媽看看…”

我咽了咽口水,心里一緊,連神經都緊繃起來了。

婆婆見我遲遲不給她,有些不耐煩,張手便從我手里搶了過去。

“孕檢單!”婆婆看了兩眼單子后,驚喜的叫出聲,雙眼放光朝我肚子上看,“懷孕了?”

我深吸一口氣,認命的點頭,“媽,我懷孕了…”

婆婆高興的合不攏嘴,說什么李家終于有后了,還一個勁的夸我肚子爭氣。

我哭笑不得,被婆婆知道我懷孕,打胎肯定是再也不可能的!

難道我要把這個孩子生出來嗎?

然而,我的這個可笑的想法,在回到家后便被我老公的一巴掌給打消。

從醫院回到家,婆婆在路上買了很多好菜,對我態度好到像供菩薩一樣,一進門就叫李誠出來攙著我,生怕我一個不注意把我肚子里孩子給摔著了。

李誠今天難得不用上班,一見我和婆婆一同回來,便問道:“媽,你今天不是要去醫院看眼睛嗎?怎么和茜茜一起回來了?”

“你還好意思問!”婆婆臉色突然變得沉重,恨鐵不成鋼的伸手戳李誠腦袋,當著我的面說:“你老婆懷孕了,你這個當老公的人怎么一點也不知道?平時也不見你對茜茜上心…”

說完,婆婆又拿出之前從我手中搶走的孕檢單,遞給李誠。

李誠低頭仔細的看了一下孕檢單,神色怔了怔,看著我時臉上的表情由震驚,沉默了片刻后,又變得憤怒。

“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耳光在我耳邊回響開來,我被打的偏了偏頭,左耳嗡嗡亂叫。

“野種!”李誠雙眼猩紅,面目都猙獰到扭曲,手指著我的肚子問:“是誰的孩子?張茜,你他媽背著我在外面搞了多少男的?”

我被打懵了,心里對李誠的那點愧疚隨著他的咒罵而消散。

“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野種,那你李誠是什么?”我憤怒的看著他,冷冷的說。

李誠像是氣瘋了,一把將手中的孕檢單甩在我臉上,一字一句的說:“懷孕四周,四周前我還沒和你同過房,你怎么懷上孩子的?”

我渾身一震,死撐著一個理說:“我的第一次是給了你,可能是那個時候懷上的?!?/p>

李誠陰冷的笑了笑,“那一次我喝醉了,你搞了什么把戲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我緊咬著下唇,心里本就有鬼,李誠分析的一點也沒有錯,我無話可說。

婆婆在一旁看著,見我和李誠吵得厲害,趕緊上前勸:“你們這是干什么,有什么話好好說,別傷了我孫子?!?/p>

李誠轉過身,看了眼婆婆,冷聲說:“她肚子里的是野種,媽,張茜背著我在外面偷漢子,我要跟她離婚!”

他話音一落,婆婆像是不敢置信一樣,指著我讓我跟她說實話。

我背靠著墻,死活不吭聲,反正李誠心里已經清楚了,我再說一遍不過是自取其辱。

婆婆見我不說話,也跟著冷了臉,伸手推了我一把,見我不反抗,揚手就要打我。

巴掌下來的那一刻,我狠狠的扣住了婆婆的手腕,冷冷的看著她和李誠:“我的臉不是你和你兒子隨便打的?!?/p>

說完,我用力將婆婆的手甩掉,婆婆被我甩開沒有站穩,一下子跌倒在地。

李誠趕緊扶她起來,對我怒目橫對,單手便扣住我的一雙手,死死的扣在頭頂,讓我不得反抗。

“媽,我抓著她,你現在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最好把她肚子里的野種給打掉!”

我渾身血液倒流,李誠的話就像啐了毒的刀,沒有一點人性。

婆婆也不是個善茬,見李誠困住了我,神色陰狠對我拳打腳踢,而且每次都往我肚子上踹。

我的手被李誠壓制著不能動彈,只能微微弓著腰,努力護著孩子。

不知道為什么,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我明明想打掉這個孩子,現如今卻條件反射護著……

正當我被這對母子百般折磨的時候,門邊突然響起了一道門鈴聲。

李誠聽見門鈴聲,示意婆婆不要再打我,他也松開了我的手,還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嘴里碎碎念著肯定是老板來了。

我沒有心思管他口中的老板是誰,一心都在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可是,當李誠打開門,誠惶誠恐的迎接他口中的老板進門,當我看見那人的模樣時,我震驚連呼吸都忘了。

那是一張俊美的臉,一雙桃花眼充滿魅惑。

時隔一個月,這張臉我還記得很清楚,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李誠就像一只極力討好主人歡心的哈巴狗,對著男人點頭哈腰,又是彎腰給他換鞋讓他進門,又是噓寒問暖茶水伺候。

我看著男人進門,背脊處陣陣發涼。

男人顯然也看見了我,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瞥了我一眼,繼而視若無睹隨著李誠進書房。

我見他進書房,才恍然回神,手心處的汗提醒我剛才不是眼花看錯了人。

李誠口中的老板,竟然就是跟我發生一夜情的男人!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