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忘憂傳說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35

忘憂傳說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鏈€澶ч仐: 忘憂傳說 神畢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計無名 搞笑 百合 未來 輪回重生

武道至極亦可修煉真我,成仙、入魔、化妖、正佛,僅在真我一念之間!計無名為復活生母,而踏入了仙妖魔佛滿天飛舞的修真界!從此,三界仙山門第,提及忘憂山莊計無名,望而

精彩章節試讀:

第16章 學府大典

除了沐雨晴和她的兩個仆從以外,再也沒有人知道計無名落入斷情崖底。

自那日計無名離去到而今,已過去二百余日,沈英姿從一開始的六神無主,變成了現在每天逮人就問計無名去哪兒了的‘瘋婆子’。

她的額前發絲略白,沒想到長時間的思念一個人,也會如此黯然神傷!

對于計無名的神秘失蹤,學子們心有余悸,該不會在那夜襲殺中身死了吧?

昔日,計無名清晨需要去偷學文史,午時以后要去演武場學修武志,夜晚還要加練七步拳,之后就是睡覺,很多學子一開始覺得此人甚是奇怪,不過日子久了也慢慢習慣了計無名的存在。

學子們議論紛紛。

“你們說那無名是何許人也?竟然惹了江湖中有名的飛刀后人李影!”

“他入學府之時,是跟隨沐陽朔來的,興許是沐王府的什么人吧!”

“聽說那沐陽朔從小到大都對此人沒有好感!”

“是啊,那沐陽朔對沈英姿愛慕已久,最終沈英姿卻被這叫無名的學子擄走芳心,沈英姿的容顏如此美艷,換做我是她義弟也不愿肥水外流??!再說,結義的事那都是父輩為之,到了他們這里只會親上加親,談不上亂了倫理!”

“可惜了那無名,消失這么久,學府大典是趕不上了!”

“趕得上又怎樣?他連科舉名額都沒有,又有什么用?難道你還指望他能在武舉上大放異彩?”

“呵呵,這倒也是!那夜被李影的匕刀刺穿琵琶骨,除非仙人下凡來相救,否則斷難愈合!”

“哈哈哈,你還真會說笑!愈合!愈合了又怎樣?難道他還能回到當初的修為,就算回到當初技體五脈的修為,你以為沐陽朔會放過他,沐陽朔前不久可是達到技體七脈的修為……”

學子們正議論著,一個沉穩健碩的學子走了過來,他就是沐陽朔,以前計無名五脈時,他就達到六脈了,只不過他想蹂躪計無名,想要再強一點才動手。

可是,天不遂人愿!正當沐陽朔拼命努力到七脈時,計無名消失了,沒有給他舒心海揍的機會,也沒有讓他在沈英姿面前證明自己的英武不凡!

沐陽朔最愿看到的是,沈英姿為她一開始的選擇感到后悔,然后投懷送抱!

事情沒有如自己想象一般發生,沐陽朔拳頭顫抖、內心嘶吼:這世界都瘋了嗎?他無名有什么好的?值得沈英姿萬般尋覓,狀若瘋子,瘋子,瘋子!

不行,沐陽朔決定去改變這一切,沒有人可以左右他的人生,他的原則不難理解,那就是寧負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負他!

“自古以來,想要左右江湖人武林事,不是用嘴說說來得簡單,沈英姿!我一定會讓你看到一個無所不能的人!”

沐陽朔說完,離開了文華武院,誰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或者要去做什么?不過,學府大典開幕,卻沒有他的出現。

人們以為:很多人在真正面對困難的時候,畏縮、逃避,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想要在科舉和武舉中奪魁,那可不易,前者不僅要有學富五車的資本,更得通曉世俗人情,為官當知進退維谷顧及百姓!

相比之下,武舉倒是顯得簡單了然,雖說也是狀元,但是在御林軍都統蒙千行治下,智商不必太高,能打足以!

很快,科舉竟考結果出來了,沒有人敢在科舉上動手腳,那是天子都在關注的結果,畢竟科舉狀元將來是要參與朝政的!

科舉狀元:蘇十郎榜眼:李天舒探花:維紅科舉結果公布,無數學子黯然失色,三年一次的科舉就這般落幕,有的僅僅差了指甲大的那么一點就能金榜題名、光宗耀祖、榮華一生!

可是,現實就是如此無情,你付出九成九努力,卻沒有得到余下一點的幸運!

人們沒有想到,科舉狀元竟然是蘇十郎!

蘇十郎、姑奴、方言和卜蜂蓮花,四人號稱京城四少,人們以為:和卜蜂蓮花這樣的紈绔子齊名,斷然沒有什么好貨色!

于此,許多人明白,不可以有色眼光視人!蘇十郎一鳴驚人,讓京城四少的名頭再次刷新在人們眼前。

有人暗中查詢,京城四少之名,不虛傳!

四人各有所愛,蘇十郎秀氣凌人,琴棋書畫無人可及;姑奴,癡迷武學,十歲便達到武者夢寐以求的技體九脈,而今年僅十六已經成為宗師六勁的強者,號稱百年不遇的武學奇才;方言,此人不喜文政不迷武學,唯愛兵法對陣、千里帷幄;卜蜂蓮花,錦衣衛都統卜世友之子,他是四少中最無出息,也是最為快活的紈绔子,經常出現在秋波庭、快活林、品初情、知音樓等煙花柳地,四少中符合他的,只一個‘少’字了得!

文華武院的學子出色的有不少,但是卻不及這四人萬一,俗話說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人一旦過分天才,那也呵呵!

科舉落幕,武舉戰起!

擂臺浩大,外圍足以容納千人圍觀,十位執考席前,各色花卉爭艷、蜂蟲飛舞,擂臺中央陳列著兩排兵器架,兵器架上十八般兵器一應俱全!

……

蘇州狄青對戰揚州趙小坤!

很快,二人上前抱拳行切磋禮后,開戰。

狄青修為是技體六脈,趙小坤則是八脈,令人們大跌眼球的事,趙小坤竟然不敵,堪堪落敗!

顯然,趙小坤為了此次的武舉大比準備得過于倉促,修為根基悸動,不夠凝實穩固!

相反,六脈的狄青臉不紅心不跳,氣息不減,二人持續了百招,人們大呼過癮!

……

鹽城學府慕容靈兒對戰文華武院古青衫!

“女人?”

“是??!沒搞錯吧?”

人們驚訝:什么時候武狀元的爭斗準許女人參與,這確定不是胡鬧?

就連執考席上的幾位,也都交頭接耳,有些慌了神不明所以,“這!這什么回事?”

御林軍都統蒙千行和武林盟主付海盛相視一笑,二人均撇嘴無奈,這慕容靈兒可是國舅爺的孫女來的,他們也是硬著頭皮??!

啪!

蒙千行重重地拍了拍桌子,桌子沒有一絲損壞,桌上的茶杯飛起而后落在桌子上,茶杯化為齏粉,嚇煞眾人!

“安靜!比武繼續!”蒙千行似乎從來都是如此少語,可是一身修為還在付海盛之上。

人們安靜下來,誰也不敢嘴碎,唯恐禍及自身性命!

“哈哈哈,多日不見,蒙兄武功更為了得,難道已經感悟天人化生?”付海盛拱手詢問。

蒙千行淡然回了一句,“區區宗師九勁罷了,不足掛齒!”

付海盛面色平靜,這一刻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跳加速的聲音,區區宗師九勁?少林方丈了然大師也不過如此吧,區區宗師九勁!少了四五十年光景,誰人可及?

付海盛的思緒被一道熟悉的聲音拽回,那是斷了三指換來的熟悉難忘!

聲音是歐陽小丫的,此時她不知如何擠到了人群前,一手揮著一串冰糖葫蘆,“靈兒表姐加油,把這壞蛋打趴下!”

古青衫滿頭大汗,心說今天出門忘記看周易大歷了?考個武狀元還能遇到一個黃毛丫頭,更揪心的是,還有人把他說成壞人,這!豈有此理??!

慕容靈兒瞪了歐陽小丫一眼,“回去!”

歐陽小丫沒有半點委屈之意,相反!她還不屑地回頭看了一眼,那意思還用說嗎?她直接把慕容靈兒的話當成是說那個誰?誰?

呵呵,這丫頭還真是不安分??!不遠處,慕容雪在人群中左顧右盼,為了這個不安分的、瘋了的小丫頭,操碎了心,這才轉個身的時間,就沒影了,慕容雪內心五味雜陳。

終究有人不耐煩了,“誒,還打不打,不打換人,照這樣下去,幾百人的比斗得打到午夜時分??!”

慕容靈兒看了看蒙千行,蒙千行含笑揮手,示意她繼續,這一幕恰好被古青衫看在眼中,古青衫心兒咯噔,這是和裁判執考打聯手?

果然,慕容靈兒不屑地笑著說:“我爺爺可是國舅爺,我勸你識趣的,趕緊投降認輸,否則嘿嘿!”

古青衫小腿顫抖,一把扔掉手中的鐵劍,“我就不該練武,還是回去種田來的安全,螻蟻尚且偷生,哎!”

人們愕然,這樣也行?說好的比斗呢?

慕容靈兒卻在擂臺上,興奮得跳腳,“爺爺爺,我贏了,呵呵!”

裁判執考滿臉黑云,蒙千行右轉看著付海盛眨眼,意思是趕緊宣布下一組比斗,誰知付海盛沒能理會,“蒙兄這是被風沙瞇眼了?”

蒙千行心中大罵:風沙你姥姥!

蒙千行左轉看著另一名執考眨眼,幸好這執考會意了。

……

邊城浪子徐賀年對戰文華武院甘莫問!

徐賀年手持狂刀劈砍過來,甘莫問揮鐵矛格擋,鐵器碰撞,呁呁作響!

人們興奮,這樣的打斗如同在觀看斗蛐蛐,有著莫名的激動!

二人修為相同,徐賀年最終輸在兵器長短上,所謂寸有所短,尺有所長,各有各的千秋,利用的好,其實也沒什么仗著先天優勢之說!

比如說,徐賀年兵器是狂刀,被長兵器所制衡,那如果徐賀年以精妙步法,迅速近身彌補,輸得可就是甘莫問了。

不過,勝敗已分,沒有如果!

第12章 武學奇譚

學府之中,熙熙攘攘!

此時,夜色漸明,這一夜對于很多人來說,是漫長的,是無法釋懷的,還有無法入眠的……

最傷痛的莫過于計無名和沈英姿,一個淪為廢人,三年功底一夜盡散,十年夙愿成為真正遙不可及的信念,而另一個為心愛的人痛哭,有幾次險些哭得岔氣暈厥。

學子們,議論紛紛。

“姑娘,你別老是抱著他哭??!興許他根本沒有死,你感緊帶他去醫治,或許還來得及!”一名學子好心上前勸慰,這公子也是看不得女人流眼淚的主。

隨即學子們紛紛符合,“是啊,是??!趕緊的,再不醫治恐怕就來不……”

這學子話未說完,便看到沈英姿殺人的目光,沒有勇氣繼續說下去。

而另一名俊美的學子走了過來,其身上穿金戴玉,好不奢華!

“英姿啊,我是錦衣衛都統卜世友之子卜蜂蓮花,昨夜發生的事,我定然告知父親,為你徹查何人所為,你也不必在此哭泣了,走吧!此人體內重創,或許該給他安歇了!”

說話的學子是卜世友之子,自視甚高,立志要成為比他父親更為厲害的存在,于是連名字都不是吹出來那般牛神??!

卜蜂蓮花,這個名字與京城四少不可分割,四少之中就數此人最為紈绔,色膽包天,據傳言就連當今公主千歲都被其調戲,不過,也僅僅調戲,不曾逾越,否則他卜家百死莫屬。

“滾!”沈英姿受夠了這么多目光的注視,那些不溫不火的言語,每一句都刺痛了她,“你們一個個都給我滾!”

在場的學子,都知道一個理:世間唯有小人和女子難養也!

不敢過度嘗試,學子們作鳥獸散!

至于,卜蜂蓮花沒臉沒皮地杵在那兒,離開也不是,不離開也不是,他腦海中無數對白突現,都被他一一否定。

就在卜蜂蓮花覺得有一套或許管用之時,沈英姿已然起身,面無表情,一把摟起計無名走開了,沈英姿其實也是一名技體六脈的武者,只不過他不喜歡爭強好斗。

因此,計無名并沒有對沈英姿的武功修為太過在意,殊不知沈英姿的武功,是和他一起進入文華武院修習而得,三年間都不怎么練武,卻有高于計無名的武功修為。

對此,自然是沈峰的手筆,或許過不了多久,沈英姿的武功修為又會突飛猛進,為何如此說道?沈峰到底會不會武功?沈峰不是一個手無寸鐵的文史執教嗎?既然會武功,那又為何不做武志執教?

人們腦海里,關于沈峰的一切充滿了不解與迷惑,其實人們都被沈峰孱弱的表面所欺騙,不僅如此,當今武林,沒有幾人知道沈峰會武功!

原因無他,就連他女兒都不得而知,女兒經?;蚨嗷蟶俚氐玫繳蚍宓目諭分傅?,僅僅口頭指點,就比一般武者厲害這么多,沈英姿也曾彷徨。

后來,沈英姿實在好奇,忍不住問:“爹,你的武功一定很厲害吧?為什么不教教無名呢?”

沈峰含笑,溺愛地摸了摸沈英姿的小腦袋說:“爹只會一點點武功,怎么好意思拿出來獻丑?再說,你這丫頭還未嫁人,倒有了胳膊肘往外拐的樣子??!我得先考慮考慮,要不要把你囚禁在藥谷,陪著你母親一輩子!”

“囚禁藥谷,怎么可能!爹怎么忍心把沈家這么可愛的丫頭,扔在那苦悶之地呢,對不對爹?”

沈英姿這么活潑的性子,哪里能忍受藥谷寂靜于無的地方,被父親這么一唬,當下急眼了,小女兒姿態潑皮,沈峰實在招架不住,只得無奈搖頭哀嘆!

“哎,孩子你太年輕了,還不懂得江湖風浪無情,人性丑惡的一面,相比這種種,藥谷實在太唯美了,它寂靜無爭、與世隔絕,當你有一天在這江湖中漂夠了,你才會真正懂得什么才是好去處!”

沈峰的話,女兒聽得一知半解,只道:不懂你們這些老江湖的世界。

不過,而今!沈英姿確切體會到了沈峰當日所說的七八成,她忽然覺得這個世界太過喧囂,原以為可以與心喜之人長相廝守、白頭偕老,就算在人群中也會有許多人贊美!

所謂,有情人終成眷屬,羨煞旁人亦無悔!

看到計無名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刻,沈英姿的心糾痛不已,如果可以她愿意放棄別人的贊美,和計無名隱居在無名峽谷,或者是漂泊于海外孤島,就兩個人足矣,或者再生幾個孩子,熱熱鬧鬧幸福一生,好不美好!

世間最無情的就是沒有如果!疲了倦了也遲了,這莫非就是人們所說的造化弄人!

彌補,或許能夠挽回什么?

沈英姿此刻摟著暈厥的計無名,想到的便是父親,在她心里似乎父親是無所不能的,雖然十歲那年沈峰將她丟在沐王府,但是作為女兒總不能一輩子怨恨父親吧,恨了那么幾年也夠了!

那幾年里,沈英姿確實怨念父親,她不愿看到父親離開母親,而且把母親一個人留在藥谷,直到有一天,沈英姿自欺欺人的認為,也許父親這么做有他自己的苦衷!

沈峰早已發現女兒的到來,他趕緊出門接住計無名,安置在客廳左側的床榻之上。

沈峰看了看失魂落魄的女兒,又看了看落魄失魂的計無名,他內心五味雜陳!

“哎,女兒!你這又是何苦呢?世間男子多如星宿,何必對這計無名如此深情!他其實沒有你想想的那么在乎你!”

沈峰嘆息,他一生閱人無數,似乎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沒有秘密可言,就連計無名也不例外!

“爹?”沈英姿聲音沙啞,她想該不該質疑父親所言。

“看來,你還蒙在鼓里!”沈峰起身打開窗戶,“其實,計無名的爹還活著,就關在錦衣衛天牢之中?!?/p>

沈英姿擦了擦淚痕,顧不上自己容顏是不是成了小花貓之類的說法。

“這我知道了,無名他肯定是不想我受連累,一直沒有告訴我?!鄙蠐⒆司醯美硭比?,他相信無名是有擔當的男子漢,但更多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你知道?呵呵,那你知道錦衣衛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號稱蒼蠅飛進去都不見飛出來的!”沈英姿看著女兒臉色越加蒼白,實在不忍心告訴她實話。

“??!那,那怎么辦?難道他們父子這輩子再也不能相見?”沈英姿呼吸急促。

“重點不在此,重點在于計無名一心想要救出父親,他想過你沒有?如果他真的殺進天牢,恐怕父親沒有救出,小命就沒了,那么你又該如何自處?”

沈峰輕輕地拍了拍桌子,如果可以他真想拍一拍女兒的腦袋,怎么自己這么聰明會生出這么傻女兒來。

沈英姿沉默了,她不反對父親所言,似乎真有這么回事,不過她還是想要親自從計無名口中得到答案,有沒有考慮過他死了,她又該怎么活?

“爹,咱先救人吧!我知道一定會有辦法的?!鄙蠐⒆巳險嫻乜醋鷗蓋?。

沈峰無奈搖頭,伸手探了探計無名的脈搏,“氣血流失太多,武功算是廢了,這輩子想要再練武,幾乎不可能了!不過,性命暫時無礙,我開個藥方就能讓他蘇醒!”

對于沈峰的醫術,沈英姿完全不驚訝,因為她還有一個精通藥理的母親,她母親可是藥谷圣手胡四娘,醫術比宮廷御醫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沈英姿接過父親遞過來的藥方,依然沒有離開,一直盯著父親也不說話,就杵在那里。

知女莫若父,沈峰白了白眼皮,“臭丫頭,你父親的聰明才智沒有繼承一點點,倒把你母親鬼機靈繼承的一點不少!”

沈英姿吐了吐舌頭,“爹,有你這么說我娘的?我回去一定要告訴我娘,你這樣說她!不過要是爹能告訴女兒,什么方法可以恢復武功,那女兒絕對為爹保密!”

沈峰咬牙,“沒有方法,再說沒有不是很好,你可以?;に?,這樣他也沒什么資本去天牢送死了,豈不兩全齊美!”

沈英姿雙眼亮了亮,似乎父親又說對了,不過她不愿看到計無名醒來后的自暴自棄,“哎喲,爹!”

沈峰架不住女兒的軟磨硬泡,“你說你娘咋就把你生成了女兒?”

“哎呀,爹這是怨我娘?還是怪我咯?這都是你自己闖的禍,好不好?再說,爹剛剛還說幾乎不可能了,那就是還有一點點可能恢復的!”

女兒的話讓這父親的一陣頭大,什么叫你自己闖的禍?

“好,好,女兒好!行了吧!無名的身體是因琵琶骨受創,而氣血不聚,我曾經有幸盡閱武林秘辛,傳說有人曾創出一部武學,可以修復琵琶骨創傷,而且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沈峰看了看窗外的蒼樹,似乎他很在意那一片片落葉。

“什么武學?”女兒緊張詢問,害怕父親就此打住。

“神!照!經!”沈峰一字一頓,似乎此武學極為厲害的樣子。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