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我的神級女友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32

我的神級女友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 我的神級女友 文人正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阿正,于火,苗正 婚姻愛情 百合 豪門世家 古言

有丫種默契叫做匈罩不宣,有丫種感覺叫做妙不渴言。有丫種性福叫做有你相伴,有丫種思念叫做望眼欲喘。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我不要短暫的溫存,只要你一世的陪伴…

精彩章節試讀:

第20章 刁難服務員

女房東想要進門看看情況,張酒酒拾起地上的衣服,將我們家的門關好,對眾人勸道:“好了,都散了吧,這件事情并不怪阿正?!?/p>

“那怪誰?她偷了你衣服呀,價值一萬多塊呀!”

“是呀,她是小偷,咱們得報警??!”

“要是就這樣輕易放過她,以后她再偷別人家衣服怎么辦?”

鄰居們左一言又一語,嘮叨個不停。

火火聽不下去了,沖到門外掐腰叫道:“張酒酒,阿正那么喜歡你,你怎么連句像樣的話都不會說?你不敢告訴大家她是你女朋友嗎?”

“???女朋友?阿正和張酒酒是男女朋友的關系?”女房東非常吃驚,房客們都很吃驚,心想,平時都沒見這兩人說一句話,今日怎么就成了男女朋友的關系了?

火火生氣的踢了張酒酒一腳,罵道:“笨蛋,阿正被你氣走了,還不快去追?別忘了買好吃的哄她!”

“???哦!我這就去!”張酒酒將衣服扔在家里,揣上錢包,關上門,迅速往樓下跑。

火火對著樓梯口大喊:“張酒酒,無論如何都要把阿正帶回來!”

火火回到門口,見鄰居們都對房內的半衤果體長發男子指指點點,得意的道:“他是我男朋友,怎么樣,帥吧?”

“是男人?我們還以為是哪個不要臉的女人呢!”

“我說怎么沒有胸呢!”

鄰居們又開始議論紛紛,一個個忍不住好奇的打聽我們家一早上發生的事情。比如阿正為什么偷張酒酒衣服啦,火火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呀,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火火亂扯了一通,說什么阿正和張酒酒早就戀愛了,最近搞冷戰,所以才一直不說話。又說她自己的男朋友在國外工作,平時與她很少相聚,這不,是夜里坐飛機趕來和她團聚的。

鄰居們半信半疑,但終究是信的多些,因為火火看上去非常老實,平時從不撒謊,一個沒有前科的人第一次撒謊,周圍人沒有理由不相信。

大街上。

我一個人孤獨的走著,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有充足的時間任我思考人生。

手機響了,是火火打來的,我憤恨的按了拒絕接聽。都不要我了,還打電話給我做什么?

沒多久,有陌生號碼打過來,我琢磨著是火火用別人手機打給我的,便依然不接。

又沒多久,我收到一條短信,居然是陌生號碼發來的,我打開一看,內容是這樣的:阿正,我是張酒酒,我在步行街找你,你在哪兒?

原來是張酒酒的號碼,他來找我了?

不知為何,見到張酒酒的信息,我心里竟然有些小激動,但是,并不想立刻回復他。有本事你繼續找啊,能找到我,就說明我們有緣分。

管它什么緣?既然沒了命根子,那就安安心心的做一場女人吧。周老師,我真的做女人了,你知道以后,會不會很高興?

我決定了,過兩天發完工資,無論如何要買些高檔禮品去看望周老師。

摸著手機,我不知咋的,將張酒酒的信息一連看了三遍,最后忍不住將他的號碼給保存了下來,還在心里想,張酒酒,考驗你的時候到了。

時至中午,我肚子好餓,可那笨笨的家伙依然沒找到我,信息卻發了十多條。我打開一看,全是問我在哪兒之類的消息。

張酒酒,你個笨蛋,我就在步行街啊。我想回復他,可是又不甘心,他若是連個大活人都找不到,還算什么爺們?我又何必搭理他?

實在餓的不行,我便進了附近一家名為“云墨仙”的酒樓,點了七八道愛吃的菜肴。

第一道菜上來時,我忽然發現自己沒帶錢包。慘了,莫非今天要吃霸王餐嗎?

服務員將第二道菜上來時,我清了清嗓子,故作平靜的道:“后面的菜要是沒做的話就別做了,我朋友不來了,我一個人吃不了?!?/p>

服務員連忙微笑著道:“已經做了,全部下鍋了,馬上就來?!?/p>

不一會兒,三個服務員一起,將我點的所有菜全部上齊。我暗暗驚嘆,這速度,真是神了!

望著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真是有苦說不出啊。

腫么辦?打電話向張酒酒求助?算了,打電話多不好意思,還是發信息吧。

我是這樣發的:酒酒,我不該把你的衣服拿去給別人穿,我錯了,我要向你道歉,如果你肯原諒我,就請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請你吃飯吧。地址:步行街云墨仙酒樓。

發完信息,我一邊吃著三鮮鍋巴,一邊等待著他的到來。

鍋巴吃完了,張酒酒還是沒來,我忍不住又吃了一道菜。

一個小時后,我已將滿桌菜肴全部吃完,張酒酒依然沒有出現。

我憤怒的起身,沒想到服務員拿著帳單進來了,“小姐,您的消費一共是588元?!?/p>

“臥艸,這么貴?”這五個字我是在心里說的。我也是服務員,同樣的菜,在我們店也就兩百塊不到,這兒簡直是搶劫??!

雖然沒帶錢,但也不能有失了身份。我冷靜的坐下,微笑著輕聲慢語道:“同樣的菜幫我再上一份,我朋友還沒來呢!”

“還要一份?”服務員很意外,將帳單遞到我面前,“能不能麻煩您先把剛才的帳結了?”

“不能!”我猛然一拍桌子,大聲道:“你當我付不起???快給我上菜,我兩遍帳單一起結!”

服務員沒想到我會發怒,緊張的連連道歉:“對不起,您別生氣,菜肴馬上就來?!?/p>

“行了,快去吧?!蔽掖筧瞬患切∪斯幕踴郵?,將她趕出包間。

不一會兒,服務員將所有菜上齊,其中一個服務員又將帳單遞到我面前,笑盈盈的柔聲道:“小姐,你的消費一共是1000塊左右,請您預付1200塊,你離開的時候我們會多退少補?!?/p>

“左右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聽不懂???”我心情不好,故而開啟了刁難模式。

服務員微笑著耐心解釋:“是這樣的,你剛才的消費是588元,其中菜金是488,另外100塊是包間費用,每一小時100元。這一次您點了同樣的菜,但我們不知道你要用包間多久。若是您在一個小時之內離開,兩次的消費不會超過1176元,若是您在一小時后離開,消費自然還得增加,所以我們主管說了,讓您先預付1200塊,多退少補?!?/p>

包間費這么貴?我傻眼了,我們飯店包間費一小時才10塊,若是熟人,根本不收包間費。不過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又能奈何?

我不耐煩的揮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讓我朋友快點來?!?/p>

服務員怕我逃單似的,不甘心的道:“您可以先把帳結了嗎?”

我一腳踩在凳子上,怒容滿面的道:“告訴你,今天的帳不是我結,你催也沒用!”

第9章 又入夢境

“呃,你誤會了,我只是想知道她做了什么夢……”張酒酒一臉尷尬的解釋著。

“她做什么夢憑什么告訴你?”火火不由分說將我拉下樓,我們二人歡快的往酒店跑去。

……

這次請我們吃大餐的人叫月月,是火火的小學同學,聽說今年高中剛畢業,交了個很有錢的男朋友,在這個城市里混的風聲水起。

月月請我們吃飯的地方就在我們上班的“巧巧川菜館”,到這兒吃飯,她不但能得到優惠,老板還會給我們一點點提成,我們還不用做事情,真是一舉多得。

點完菜才知道,月月今晚請我們吃大餐是有原因的,她失戀了,想讓我們一起灌醉她,這么一說呢,我和火火都不怎么忍心痛快的吃。

一晚上下來,月月沒醉,我和火火卻醉的不省人事。

月月很講義氣,打車將我們倆送回出租房,一路上,她與司機天南海北的聊。

我們的出租屋明明有兩張床,月月和男司機硬是將我們扔在了一張床上,也不管我們倆什么造型,就那么走了。

朦朧中,聽得男司機邪淫的語氣問月月:“美女,咱們去哪家賓館???”

月月軟綿綿的嗓音回:“隨意,越近越好嘛!”

房門“砰”的關上。

我醉熏熏的嘀咕:“火火,你老同學和司機去開房了,怪不得她男朋友不要她!”

火火擺擺手,嘟噥道:“才不是,是她男朋友先不要她,她才找別人去開房的!”

她這么說,我竟無言以對。

想到火火現在醉意朦朧,我忽然有了奇怪的想法,倘若在這個時候,我來挑逗她,征服她,她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她會拒絕我嗎?

我抬著醉意濃濃的眼皮,伸手到她面前想先做前戲,誰知她一個翻身躲開了。

哎,這該死的不配合,真是掃興。

我咽了咽被酒灌疼的喉嚨,突然覺得口干舌燥,很想喝點水潤潤嗓子。

水瓶里一口水也沒有,我只好拿起電水壺去衛生間接水。步履蹣跚的腳步挪到衛生間,一開燈,衛生間的情景嚇我一跳。

衛生間里明明就我一個人,可我卻聽到了另一個生靈的呼吸。

鏡子前,我緩緩抬頭,發現里面浮現出一個披頭散發的模樣。這是我嗎?我的頭發什么時候散開了?我摸了摸頭上的辮子,確定馬尾還扎著,再瞥向鏡中時,頓時毛骨悚然。

鏡中,發絲張開,里面即將露出一張臉,還沒看清那張臉是啥樣時,我腦袋一沉暈了過去?;蛞蛺?,或因太困,亦或是因為……害怕。

似乎是半清醒狀態,我不敢睜開眼,只覺得有人將我輕輕的抱起,送到了床上。步伐是那么穩重,動作是那么輕柔。

火火,是你嗎?我在心里問,卻不敢問出聲。就在這一刻,我居然像個女人似的開始害怕。

或許,周老師當初說的是對的,我個子不高,不強壯,又膽小,我不適合做男人。

至床上時,我微微睜開眼,發現火火明明就在我對面安靜的躺著。

“啊——”我尖叫一聲,鉆到了火火的懷里。

火火睡的很香,我卻是怎么也睡不著,總覺得自己背后陰深深的,總覺得有人在我后面,卻不敢回頭去看。

夜,很詭異??掌兇苡幸還剎煌H說拇⑸?,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像個女人了。怕,不是一般的怕,我已經開始發抖了?;鴰?,你能不能陪我說話???

火火睡的好香,一直……

許是實在困了,我終于扛不住進入了夢鄉。

夢里,我再次夢到了白衣男子與黑衣男子。

我身著青紗,與叫酒酒的黑衣男子手牽手漫步在百花叢中。

白衣男子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他膚色潔白,面如冠玉,那一副風華月貌令我心中驚艷無比。他美的太不同尋常,怕是女子也勝不過他,如妖,如神,亦或者,是妖神。

白衣男子見到我,眸中滿是柔情,可見到酒酒卻又瞬間目光如刀。橫眉怒目的指著酒酒道:“酒神,你真是卑鄙小人,明明說好幫我,為何臨時變卦?”

酒酒對白衣男子并不生氣,而是輕柔的將我緊擁在懷中,溫和的勸道:“茅神,事情已經這樣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發誓,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實在是因為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你愛她,我也愛她呀?!?/p>

“那你還假腥腥的說要幫助我表白?酒神,你就是個騙子,枉我一直把你當親兄弟對待!”

白衣男子心里很不服氣,忍著不甘來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柔柔的問:“姐姐,現在我問你,如果昨晚向你表白的人是我,你還會和他在一起嗎?”

“這……”我居然回答不上來,天知道我昨晚做出那些事情是怎么回事?

白衣男子急切的道:“姐姐,事到如今,我就實話和你說吧,昨晚要向你表白的人其實是我。只是我酒量不如人,被他占了先機。姐姐,我已經暗戀你幾千年了,我一直不敢向你表白,就在數月前,我才將這件事情告訴酒神,他說好要幫我向你表白的,可是他卻……”

“茅神,你這么說什么意思?好像我是那十惡不赦的小人?!?/p>

黑衣男子將我騰空抱起,至一個安全的角落,又道:“你認識她不過幾千年,而我已經認識她上萬年了,也愛了上萬年,只是我沒有告訴你罷了。我一直以為是自己和她沒有緣分,可是昨晚我才知道,我們的緣分來了?!?/p>

“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答應幫我?人要言而有信,可你卻不守信用!”白衣男子飛身上前要與黑衣男子理論。

“阿正,你呆這兒別動,我要和他好好溝通一下?!焙諞履兇釉諼葉鍆妨糲攣氯岬囊晃?,便與白衣男子廝打開來。

這是……他們為我打起來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就一個小酒店服務員嘛,值得兩個天仙般的美男子為了我而大打出手?況且這兩人曾經還是好兄弟,況且,我還是個男人。

我是不是又在做夢?這是我的夢境嗎?要怎么樣才能擺脫這樣的夢境?我努力揪著自己臉上的肉,竟然一點兒也不疼,看來這真是夢境。

我在做夢?而且我在夢里還能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這也太特么詭異了!

我開始懷疑我的身份,我真的只是酒店服務員嗎?還是有不凡的身份?是我能通靈進入自己的夢境,還是這一切只是我大腦中的幻想?

他們倆個美男,一個叫酒神,一個叫茅神,兩個神仙會為了我而打架,可見我的身份著實不一般??晌沂撬??我到底是誰?

從小,我就在孤兒院長大,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我出生在哪兒。難道我的身世非同尋常嗎?

他們倆個真的是神仙嗎?還是我大腦中幻想出來的人物?我這是怎么了?我該怎么辦?

“你們倆個別打了,快住手吧!”我想讓他們停下,我要問一問我的身世??贍橇餃爍靜惶業幕?,從地上打到水里,從水里打到天上。

我艸他奶奶的,這就是酒酒說的溝通嗎?都溝通到云彩上去了。找個酒吧坐下慢慢聊豈不是更好?

他們光顧著打架,根本無視我的存在,我好沒安全感,好想回家。不,確切的說,是離開夢境回到現實中去,可我要怎么樣才能離開夢境呢?

天上烏云滾滾,似乎要下大雨了,我抬頭看天,根本看不到酒神與茅神的影子,不知道他們是和解了還是又打到別處去了。

“咔嚓”一聲雷響,伴隨著駭人的閃電,我嚇的到處亂跑,百花叢那么大,方圓數百里都是花,連個房子都沒有,我該往哪兒去躲呢?

“姐姐快隨我來?!卑倩ù岳錈俺鲆桓鑾磣嘶駁目扇碩?。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