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總裁豪門 > 強婚100天:薄情老公賴上門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25

強婚100天:薄情老公賴上門

娌冲寳涓€瀹氱墰11閫変簲: 強婚100天:薄情老公賴上門 夏薰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梁甜,江牧珩 總裁 仙俠 腹黑 寵婚

梁甜是福利院長大的小孤女江牧珩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帝國總裁一紙婚書,將兩個人捆綁到一起“一年后離婚,你休想分走我江家一分財產?!崩淝槿縊?,自以為算計得清清楚楚

精彩章節試讀:

第1章 這么粗魯的男人是她未婚夫?

秋夜,更深露重,飄著濃霧的海上一艘游輪劈浪前行。

在頂層一間布置得相當喜慶的豪華套房里,梁甜身穿高級定制婚紗,形色不安地坐在床頭。

臥室里寂靜無聲,只有窗外傳來海浪的翻滾聲,梁甜強撐著胃里的不適,坐在床邊攪緊了身下的床單,一顆心緊張極了。

除了名字,她對即將見到的未婚夫一無所知。

“梁甜啊,你還沒有談對象吧,江爺爺給你介紹一個人選,保證好?!?/p>

前幾日,她去給江爺爺賀壽,本以為只是江爺爺喝多了說的一番玩笑話,哪知老人家卻是認真得不能再認真。

江家有恩于她,江爺爺又一直拿梁甜當做親孫女般看待,他的意愿,梁甜自然不會違背。

何況她想,江爺爺那么慈祥寬厚,他的孫子也必定是個很好的人吧。

正當此時,門口傳來“滴”一聲解鎖的聲音。

梁甜的背脊一僵,呼吸不自覺哽住。

抬眸望去,只見到一個豐神俊朗的男人立在門邊,劍眉星目,英姿挺拔,穿著剪裁一流的定制西裝,于無形中散發出尊貴的氣息。

走廊上燈光昏暗,他就站在光與影的交界處,單手插著兜,薄唇微微噙起,竟讓人分辨不出喜怒,只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凜然之氣。

這就是她的未婚夫?江爺爺的孫子?

和她想象之中的似乎不大一樣。

男人沉步走了進來,隨手關上了背后的房門,咔噠一聲,將二人徹底與外面隔絕成兩個世界。

梁甜看著那越走越近的身影,只覺得原本奢華寬敞的套房一瞬間變得窄小了起來,空氣都有些凝滯了,這個男人的氣場怎么會這么強大?

強大到她的一顆心開始噗噗噗亂跳,雙手交握在一起,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

“你就是梁甜?!?/p>

不出三秒的功夫,男人已經站定在她面前,雖然他挽著唇角,可梁甜在他臉上看不到半分笑意。

梁甜不禁怔楞,仿佛不明白初次見面他為何會是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

但出于禮貌,她還是打算起身跟他打招呼,“嗯,你好,江……”

然而,梁甜一句話還沒說完整,胳膊就被一把粗魯地拽起。

她直接撲到了江牧珩的懷里,少女柔軟的曲線緊貼著他堅硬的胸膛,一雙清澈的水眸驚愕地睜大。

這還是梁甜第一次和一個男人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她幾乎是條件反射地用力推拒他,“你放開我……唔……”

猛然間,梁甜的呼吸被奪走了。

男人冰冷的唇瓣貼在她的嘴唇上,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甚至讓她忘記了掙扎,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梁甜只覺得下巴一陣疼痛。

這根本不是接吻,他都快要把她的下巴給捏碎了!

“唔唔……”梁甜開始大力地掙扎,企圖擺脫男人的鉗制,但顯然是徒勞無功。

她越是用力地捶打男人的后背,男人吸吮她唇瓣的動作就越是兇猛,鉗制她下巴的手也越是用勁。

梁甜疼得眼淚都冒出來了,一顆心委屈到了極點,這個不懂禮貌又粗魯可惡的男人怎么會是江爺爺的孫子呢?

第17章 怎么能這么無恥

“喂你……”

梁甜只來得及說出幾個音節,緊接著眼前一黑,江牧珩抖了下被子就將她蒙頭蓋住。

梁甜揮舞著雙手想從被子里鉆出去,一條有力的臂膀忽然橫在了她的腰上,身體咕嚕轉了半圈,腦袋頂在了一堵肉墻上。

雖然江牧珩是隔著被子抱的她,可梁甜依然能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就噴灑在自己的頭頂。

隔著蠶絲被,她甚至能聽到男人健壯有規律的心跳聲。

她沒說話,因為小芹進來了。

小芹看著床上“相親相愛”的兩人,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很快便用恭敬的語氣說道:“少爺,少奶奶,回門的禮物都已經準備好了,我伺候你們更衣吧?!?/p>

梁甜剛想說不用,她可沒有讓人幫著自己穿衣洗漱的習慣,可發現小芹是徑直朝著江牧珩走去的。

男人也似乎習慣了她的伺候,毫不避諱地掀開被子下了床,展開雙臂站在空地上。

“少爺,今天穿白襯衫好么?”

淡淡嗯了聲,江牧珩沒有表示異議,小芹臉上揚著幸福的笑容,站在他身后踮起腳尖給他把襯衫穿上。

“噗……”

一聲不太優雅的嗤笑打破了屋內的寧靜。

江牧珩緊緊皺起了眉頭,側過臉就看到梁甜笑得一臉揶揄。

“死女人,你笑什么?”

“都結婚的人了,還要別人幫著穿衣服,我說這可不是大少爺做派,而是巨嬰吧?!?/p>

難怪這個男人可惡又無恥,有這么一大家子慣著,脾氣能不壞么?她梁甜被欺負了那么多回,現在總算也有話頭能懟回去了。

巨嬰?!竟敢說他是巨嬰!

江牧珩氣得臉色發青,遂一把推開了身邊的小芹,抖了一下襯衫,大步朝著梁甜邁過去,臉上揚起惡魔的笑容。

“你,你要干什么?”梁甜已經有了心里陰影,最怕他突然的靠近。

此時的江牧珩身穿高級定制的白色襯衣,衣襟全部敞開,華麗麗露出里面古銅色的健碩胸肌,一共是八塊腹肌。

下半身是松松垮垮的居家褲,他光著腳踩在地上,一頭黑發凌亂不羈,狂野氣息十足。

梁甜不自覺地吞吞口水,一直在往后退,他一過來,面前的空氣就好像變得稀薄,實在是他的氣場太強大,太具侵略性。

一直退到落地窗前的沙發椅上,梁甜一屁股坐了下去,伸出長臂阻擋,“你別再過來了,我不嘲笑你就是?!?/p>

“巨、嬰是么?”

他勾起枚紅色的薄唇,不懷好意的目光掃了梁甜兩腿間一下,“前一個字我承認,三天前在游輪上,想必你已經有過深、刻的體驗?!?/p>

梁甜的臉騰地火燒起來,羞得通紅通紅,這個男人,他怎么能在大白天當著女傭的面對她說出這么……這么沒羞沒臊的話。

“你住口,你怎么能……怎么能這么無恥呢?”饒是她平日里伶牙俐齒的,這會兒也打了結巴。

看著她羞到語無倫次的模樣,那紅透的臉就像個蘋果般誘人。

他俯下腰身,俊逸非凡的一張臉靠近梁甜,近得呼吸都在咫尺。

梁甜的身體在霎那間繃直,纖長的睫毛撲簌撲簌,他靠得這么近,又想做什么?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