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你的尸體我的魂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20

你的尸體我的魂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涓€: 你的尸體我的魂 夢里帶刀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猜哥,梁伯 仙俠 娛樂圈 未來 輪回重生

09年某女星透過熟人牽線找到了我的師父 請求 幫忙養鬼逆轉運勢 由于她的要求太多太苛刻 根據道行只能養極怨的小鬼 師父為此大損陰德 而后女星的事業一路走紅如日中天 胃口也逐漸

精彩章節試讀:

第25章 夜半挖墳

“撲街!”春哥大喝一聲,然后像打地鼠一樣,連著一下踩爆了五六只“螃蟹”。我被他嚇得無語,趕緊拉住了他,讓他別亂動,這東西還不知道什么個情況。

被踩爆的“螃蟹”濺了很多熒光液出來,似乎沒有什么異常。而那些沒踩爆的“螃蟹,”好像也沒有自己的意識,都是胡亂往兩邊爬,碰到墻后又返回,終于,那些“螃蟹”互相碰撞在一起,開始了彼此之間的撕逼大戰,你卸掉我鉗子,我卸掉你胳膊。

春哥呵呵一聲,說讓他們自己咬完了就得了。我也在查看這里的地形,剛剛無毛怪明明不見了,并且已經死了的,怎么突然又出現了??墑俏一姑揮姓頁鑫廾指嶄詹卦諛?,春哥就拉著我趕緊往后退。我一看地上,糟了,那些螃蟹被互相咬破殼后,居然從里面爬出了一只只挪動的蟲子,這蟲子有眼睛,也閃著熒光。

那些蟲子就像蛆一樣,足有小手指那么大,并且這些蛆有又長又細的尾巴。好像不是蛆,而是精蟲,是真的精蟲……那個無毛怪,里里外外都是精。

這些精蟲盯著我和春哥看了一會,似乎在商討要不要發起進攻。

我拍了拍春哥,讓他趕緊跑,我在這邊先頂一會。春哥如獲大赦一樣嗯一聲就往后跑,一只精蟲朝我爬過來,我一腳踩爆了他的頭,卻引起了其他精蟲的憤怒,集體發起了攻擊。

席八,我也趕緊跑。在長明燈處時見到春哥又悶著聲音跑回來了,張著嘴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不停的指著第二個拐彎口。

我便自己跑過去看一看,也被嚇得夠嗆,只見第二個拐彎口那邊被挖了一個大坑,很深的坑,而坑下面是一條巨蟒,盤在那里,輕輕的挪動,似乎開始蘇醒。

我汗毛都豎起來了,最怕的就是這些沒有腳,在地上蠕動的玩意兒了,現在五路口走了,要想從這條路離開,除非跳下大坑,然后踩在巨蟒頭上,讓它送我們在坑的另一邊上岸。

不得已,我也往回跑,那些精蟲爬的雖慢,但也有條不紊的前進,春哥似乎已經絕望了,走到墻壁上,用頭輕輕撞著墻。我問他干嘛呢,他哭著說撞暈了就好了,醒來就沒事了。

緊急之下,春哥給了我靈感,這走廊寬度約一米三左右,好像手腳各頂一邊的話,能爬上去。

我試了一下,墻壁不滑,很容易就爬了上去。我開始爬的時候并沒有叫春哥,因為我想讓他把恐懼的情緒發泄一點,待爬到春哥頭頂時,我哼哼了兩聲,春哥一抬頭,二話不說,照著我眼睛就是一拳。

打完他也反映過來是我,找到了生機,也學著爬了上來,我們離地約兩米多高時停了下來。春哥才跟我抱歉,說把我當成上面的尸體了。我說你丫尸體呢,尸體會跟你哼哼?

那些精蟲在地上轉來轉去,見我們上來了,也不急,就在下面,抬頭看著我們。春哥哭腔說上面那些被當成蠟燭油的尸體,是不是跟我們一樣,都是這么被逼上來的。

我讓春哥少說點廢話,保存一下體力。上面那些尸體赤裸全身,又用專門的透明帶包好,里面還有一種說不來的液體,為的就是保持尸身不腐爛,至于為什么在不用火煉而可以逼出尸油,我想可能跟這洞的結構有關。

再想想這里面的東西,似乎猜到了一點頭緒,無毛怪應該是個生辰特別的人,被挖空雙眼,拔光所有的毛,然后用裝滿精(液)的玻璃器密封儲藏,這是人造白虎,急煞。而那只蟒蛇,當屬青龍。好啊,這一個洞里面,青龍白虎都全了!

“死了!死了!上來了!”我還在思考,春哥突然苦到。原來是那些精蟲,居然沿著墻壁爬了上來。

席八!兩三只沖鋒在最前面的精蟲很快就爬到了我手上,順著我的手爬到了我脖子里,然后在我下巴上往我臉上爬。

我深吸一口氣,鼓著嘴,在精蟲爬到我嘴角時突然哈的一聲,將精蟲爆了下去。但是這樣不頂用,因為越來越多的精蟲爬了上來。我趕緊再往上爬,春哥卻爬不動了,他手腳一直在哆嗦,能不能支撐住都難說。

“刀哥,你別不理我??!”春哥側眼看了一下我,見我在往上爬,緊張的說到。

“hold??!”我無恥的回到,自己繼續往上蹭,然后抱緊了一具懸掛在上面的尸體,總算是可以松口氣了。我報的這具尸體的尸油還沒開始煉,所以現在仍像剛死一樣,睜著已經翻了白的眼睛與我臉貼臉“對視”。

一只精蟲爬到了春哥的臉上,春哥腮幫子胡亂鼓動,然后,那只精蟲爬到了春哥的鼻子上,春哥把那精蟲給哼飛了。而更恐怖的是,一只精蟲爬到了春哥耳朵上,在耳洞前停頓了一會,從那里爬了進去。

春哥不知道是耳朵太癢了,還是豁出去了,亦或是手軟了,掉了下去。

他一落地,腳上就纏滿了精蟲,我想這樣怎么行,于是也手一松,跳了下去。與此同時,主洞那邊也傳來了落地的腳聲。

我拉著春哥往主洞那邊跑,唐楓迎面趕來。

“趕緊走!”唐楓大聲叫到,然后掏出打火機,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點著丟在地上,那些精蟲果然不敢靠近了,而我和春哥褲子里面也都爬滿了精蟲,索性把褲子脫了,丟進火堆里去助勢。

我讓春哥先上,春哥說腿哆嗦,一下緩不過來,讓我先上去,再拉他。這時候也不由得我婆媽,我趕緊順著繩子爬了上去,可是剛出洞口,就見一個男人站在院子里,就是之前交過手的神秘男人。

“你怎么又到這里來了?”神秘男人陰著聲音到,充滿了殺氣。

我冷哼一聲,“我來攪局的!”

“找死!”

神秘男人直奔我而來,又是一拳照著面門,上次上過當,這次肯定不會,我索性不管他出什么招,反正也打不過他。既然要挨打,那你也別想好過。我抬腳直朝他下陰踢去,男人的拳頭已經到我鼻子四寸地,不得已突然改變招數,去當我的腳。

畢竟,我臉上挨一拳沒大問題,他下面挨一腳就,呵呵,真的就要屌爆了。

他一邊去擋我下面,我上面也不虛著,照著他頭上拍了一巴掌。雖然力都用在了下盤,上身無力,是很弱的拍了一巴掌,但是起碼我先攻擊到對方,氣勢上贏了不少。

神秘男人見被我扇了一巴掌,怒了。

一套組合拳打過來,我擋了幾招后就吃不住了,最后被他一記雙龍出海給頂翻在地上。

“人間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使勁敲!”神秘男人站在我面前,惡狠狠到,我按著胸口,調理著呼吸。這時候春哥也爬了出來,正好在神秘男人后面,他草地地上一塊碎磚就沖過去,男人聽見了動靜,轉身一腳就把春哥踹飛了。

神秘男人正要再動手,唐楓卻從洞里出來了,他拍了拍手,很快了解了情況,對我歪了下頭,很從容的說:“你們兩個先走!”

這當然好了,唐楓的本事我可是見識過的,我和春哥,兩個人穿著短褲爬上了圍墻,而這邊,唐楓還在和神秘男人對峙中。

突然,神秘男人突然出招,先是一個虛招,唐楓看穿了,輕輕避開了。而后神秘男人一記右腿高位擺踢,我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可是唐楓卻不準備躲避,而是左腿后退一步,側身,用右手肘硬接,把對方給壓了下去。

與此同時,唐楓右腳點地,順勢轉身,左腳背踹在男人的肚子上。

好了,既然雙方實力差不多,我們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和春哥趕緊往老太太的墳地跑,等我們跑到時,老太太的小女兒已經到了,見到我們兩人都只穿著短褲,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們兩個。

呃,她不會以為我和春哥去樹林里那啥了吧?

很快,棺材被刨了出來。我拍了拍手,很嚴肅的說,左邊不要站人,開棺!

棺材被打開了,老太太的小女兒眼淚就流了下來,跪了下去。

哎,豪門中還有如此重親情的女娃子,真是讓人憐惜,我蹲下去拍著她的背,想安慰她,誰知她卻嫌我惡心,狠狠瞪了我一眼,讓我趕緊辦正事,現在棺材都開了,還要干嘛?

我咳了咳掩飾尷尬,走到棺材前,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見,我讓殤夫打著燈,照著棺材里面。這時候老太太臉上猛地的白布被一陣陰風吹走,她居然是瞪大眼睛的!恐怖的臉讓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覺的往后退了一步,問小女兒,老太太是不是有什么怨氣???小女兒搖頭,說死前見子女都跪在床前,是笑著離開,現在怎么會變成這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死后遭罪了。

第5章 奇門遁甲

電視臺作弄人的節目?我環顧四周,想出了一個辦法。

問猜哥有沒有帶銀行卡,猜哥說他都沒錢存,怎么可能有銀行卡。我摸了摸口袋,錢包帶在身上,拿出銀聯卡,可惜滿街都是泰國銀行。

猜哥帶著我往西走,到了一家中國銀行門前。在家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中國銀行有什么存在意義,因為大家用的都是農行建行之類的。

我顫抖著把卡插進取款機中,故意按錯了密碼,機子卻提示對了,然后顯示輸入取款金額。不過我沒有取,而是突然退卡,同時很大聲的說:“哎呀,忘了卡里面沒錢了?!?/p>

猜哥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我,我說找個地方坐著歇歇。

就那樣,我們又坐回了一開始的地方。猜哥倒無所謂,他覺得自己都快死的人了,在哪都一樣,所以索性躺下去睡了。

我看猜哥躺下了,假裝也有點困,在河邊躺下。剛躺下去,猜哥又彈了起來,抱怨這河邊一點風都沒有。

我任由他胡亂折騰,猜哥說他餓了,要去吃東西。我由著他,跟著他一起進了一家快餐店,東西都挺足的,就是沒有人。

猜哥自己挑了些東西,狼吞虎咽吃起來。

“我干喔!回家!我要回家!”猜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發起牢騷來,把桌子凳子都踹翻了。

回家就回家吧,路上沒有車輛,我跟猜哥就一直沿著街道穿梭,可是不管我們走多遠,路上始終沒有遇到一個人。

猜哥不知道是累了,還是崩潰了,突然蹲在地上,像個迷路的小孩一樣埋頭哭起來。

“我們是不是死了?”猜哥突然開口問到,“我們死了,所以我們看不見其他人,而其他人也看不見我們?!?/p>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咬破了舌頭,此時嘴里含了很多舌尖血。

差不多了,我感覺到身后有氣流涌動,突然轉身將嘴里的舌尖血噴出。

“哈哈!后生可畏嘛!”船夫用手擋住了我噴出的血。

猜哥傻了,納悶我們怎么還在船上,而岸上,人流涌動,紙醉金迷。

“老師傅,你是誰???”可以確定的就是船夫沒有惡意,不然他沒必要用奇門迷我們。

“我是你師父的朋友的,你叫我梁伯啦!”船夫坐下,然后笑道:“你怎么知道都是假的?!?/p>

“因為我輸入假密碼都行,那這個世界肯定是假的?!蔽壹虻セ氐?,不想再停留在這個問題上,追問師父現在在哪。

梁伯將一個扳指拋過來,我伸手接住,是師父的扳指。

“你師父死了?!繃翰玖絲諂?,然后笑了,“死得其所,不必難過?!?/p>

有這么說話的嗎?我表示很生氣,梁伯卻擺了擺手,解釋道:“人嗎,遲早都要死。自己留的禍根,遲早都要收拾?!?/p>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看來我還是來晚了。其實就算我來的及時,也派不上什么用場,有時候我們固執一件事,不是在乎是否能改變結果,而是圖個心安。

“你師父打不過他師弟,就用了禁咒,同歸于盡了。老家伙,心可真狠??!”梁伯始終笑瞇瞇的。

“那師父的尸體呢?我可以帶回去吧?”我問到,想起師父曾經多番叮囑我在他死后要給他做法事,不免鼻頭酸楚。

“尸體?魂都沒了!”梁伯叫囂般的噴到,然后語氣緩了緩,“魂飛魄散,同歸于盡,就這樣。我之所以來找你,也是你師父叮囑了我。他知道你會來找他,時間也算得很準,讓我在曼谷等你,然后帶你回家?!?/p>

我看著梁伯,沒說話,等著他把話說完。

“哎,人嘛,有生有死,魂飛魄散其實也不算太壞啊,都不用輪回之路了。你師父勒,給我寄了你的頭發還有你的出生日期,所以你一進入曼谷,我就知道你在哪了?!?/p>

“奇門遁甲?”

“唬人的玩意兒?!繃翰諏稅謔?,然后發動了機子,沿著湄南河出海的方向一直開,在近海后的一個臨海別墅停了下來。

這家伙居然這么有錢,他先上岸,但是因為身體比較胖,所以上完階梯有點氣喘吁吁。

“今晚你們在這住吧?!繃翰牧伺氖?,然后指著我,“明天你跟我回香港?!?/p>

什么跟什么???

梁伯看我一頭霧水,提醒道:“怎么?人離鄉賤這個道理你都不懂?”

人離鄉賤,確實。

猜哥到現在才緩過神來,瞪大眼睛看著梁伯,“神人啊,你能不能給我解降?”

“你被人下降了嗎?”梁伯疑惑道,走近翻了下猜哥的眼皮,然后哼了一聲,“年輕人,有病就去看醫生,不要什么都想著滿天神佛!”

猜哥迷茫的看看梁伯,又看看我,我試探問道:“猜哥是生病了?不是被人下降了?”

“對對對!降頭師說我被人下了花降!”猜哥說著把衣服脫了,露出后背給梁伯看。

梁伯捂著眼睛,“你怎么這么惡心?趕緊遮起來!”然后拿了個藥箱子出來,緩緩解釋道:“你這玩意兒跟花降的癥狀很像,但是不是花降,因為花降不會局部發作,并且從傷口開始發作的?!?/p>

“那我沒事?”猜哥驚喜到。

“怎么沒事?再不治就爛了!”梁伯朝一個小噴灌里注射了一些透明液體,然后朝著猜哥的傷口噴了噴,說:“年輕人就是膽肥啊,什么都敢往傷口上涂。你們估計是把用來煉花降的牛角草涂上去了。明天去醫院看看,就沒事了?!?/p>

猜哥歡樂了,但是我還在壓抑,因為我不想去香港,那地方我不熟,人離鄉賤沒錯,但是在泰國就是離鄉,在香港就不算嗎?

梁伯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提醒道:“你不覺得香港還有些事等著你去做嗎?”

我抬眼看著他,他微笑,說:“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不用告訴我?!?/p>

對,香港確實還有事情要去做。A女星。

梁伯早年到香港發展,由于當地市場很開放,對鬼怪這些東西并沒有刻意壓制,所以梁伯混的如魚得水,不像內地那些大師,混得憋屈不說,還經常被一些腦殘指著鼻子罵。

第二天先轉了下,梁伯在地攤上買了些佛像,然后他回香港,而我我先回了趟南寧,取了自己的港澳通行證,再前往香港與梁伯會面。當天梁伯就托人帶我去辦理工作簽證,這樣就不用幾天就被人趕走了。

梁伯并沒有帶我回住處,而是先去了他的辦公室。

什么是土豪?土豪就是租一間年租一百萬的房間給人算命。

梁伯的辦公室在九龍一家寫字樓,面對著維多利亞港,對面就是香港島。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個女人在等梁伯了。

女人一見梁伯來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梁師傅你終于來了。梁伯沒有回她,而是對我指了下她,讓我叫紅姨。

我微微鞠躬叫了聲紅姨,紅姨按了按手,跑到梁伯面前,問梁伯她的事怎么解決。

梁伯笑了笑,從口袋里摸出一個佛像,笑道:“這是我在泰國龍王廟,賣了很大的人情,幾大法師注了法力的佛像,特地為你求的,你掛在身上,就不會有事了!”

紅姨如獲至寶,拿著那個小佛像,不停的感激著梁伯,差點就跪下了。

我則要噴血了,那明明是梁胖子在地攤上買的,花了五十泰銖,就十塊錢而已。

“那梁師傅,我需要捐多少功德錢???”紅姨感激完,也不含糊,問價。

梁伯咳了一下,背過身透過落地窗戶看維多利亞港,而他的助手則對紅姨報了個價,十萬港幣。

紅姨很爽快的簽支票了,支票簽完,梁伯才慢慢轉過身,微笑看著紅姨。

紅姨走后,我有些氣憤的問梁伯,你這不是坑人嗎。

梁伯卻哈哈大笑,按著我的肩膀,說:“賺錢嗎,干嘛那么認真。再說,她也是心理病,我那個佛像就能治了?!?/p>

如果不是在曼谷見識過梁伯的厲害,我真會以為他是個騙錢的神棍。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梁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轉身打開抽屜,翻開一張紙,點了下頭,對我道:“你去幫我搞定這件案子?!?/p>

我接過備忘錄,一個過期女歌星在租的別墅里自殺,現在別墅里每到半夜就會有歌聲出現。我再看備忘時間,居然是上個月的。

梁伯又看出了我的心思,笑說:“拖一拖,價錢就能漲一漲。后生仔,有你學的!去吧!上面有地址,我會通知房東過去接你?!?/p>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