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連環罪:心理有詭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18

連環罪:心理有詭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鐩存挱: 連環罪:心理有詭 墨綠青苔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歐陽雙杰 仙俠 娛樂圈 寵婚 言情

接連不斷的名人死亡案件,警察局經過周密調查作出自殺認定!難以掩蓋的真相,若有似無的聯系,誘引著警察暗中追蹤。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是自尋短見還是死于非命?連環自

精彩章節試讀:

第6章 你很可怕

整個晚上歐陽雙杰都沒有合眼,他把周達收集的資料看了一遍又一遍。

這是聶遠馳的創業史,不得不說這個聶遠馳是一個很有經營頭腦的人,對市場的掌握能力很強,其中有很多經典的商戰案例甚至典范。

不過這其中卻沒有任何一點能夠讓歐陽雙杰找出聶遠馳可能自殺或者被謀殺的蛛絲馬跡。

雖然商場如戰場,但聶遠馳雖然算得上個常勝將軍卻從來不趕盡殺絕,他有一句至理名言,那就是做人留一線,日后可相見。

由此看得出來聶遠馳對于人性的了解十分的深刻,同時他也是一個精于世故,圓滑的人,他的情商很高,自控能力極強,這樣的一個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自殺的。

天亮了,歐陽雙杰伸了個懶腰,洗了把臉就準備到局里去。

林萍心疼地看著兒子:“一夜沒睡吧?你呀,犯得著這么拼么?!閉獯聞費艫略ㄕ駒諏似拮誘庖槐擼骸八馨?,你這樣不行,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該休息的時候休息,該工作的時候工作!”

他讓歐陽雙杰坐下來吃完早餐再走。

“小周的那些資料對你有幫助嗎?”

歐陽雙杰搖了搖頭,歐陽德淵不再說話,只是在歐陽雙杰出門的時候他像是隨意說了一句:“徐榮、蔣文山和聶遠馳有一個共同點,只是很多人都忽略了,那就是他們的事業的起點都很高?!?/p>

說完他也夾起了包,準備去報社。

來到辦公室,才泡好茶,肖遠山就走了進來:“歐陽,你的臉色好差,怎么,昨晚熬夜了?”歐陽雙杰指了指桌子上周達的那堆資料:“昨晚看這些玩意看了整個晚上?!?/p>

肖遠山隨手拿起來看了看:“哦?有什么收獲么?”

歐陽雙杰苦笑了一下:“沒有,除了更加堅信他不是自殺以外,沒有任何的發現?!?/p>

肖遠山坐了下來,點上支煙:“你堅信他不是自殺,有什么根據?”

歐陽雙杰聳了聳肩膀,他說他只是根據聶遠馳的個性而做出的推斷。

肖遠山拍了拍他的肩膀:“還是得找到證據,這兩天我手上還有案子,自殺案你就多費心了,對了,邢娜那小妮子雖然看上去冷了些,但辦案的能力并不差,希望你們能夠合拍?!?/p>

他湊近了歐陽雙杰的耳邊:“那可是我們局里的‘霸王花’,近水樓臺先得月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吧,快三十的人了還單著,你不著急么?”

說罷他大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不一會邢娜就來了:“今天去哪?”她依舊是冷著臉。

歐陽雙杰說道:“我想去見見蔣文山的妻子,我記得她說蔣文山的死可能和一幅畫有關系,但因為是自殺案,那幅畫并沒有作為證物帶回局里,我想順便去看看那幅畫?!?/p>

邢娜看了一眼許霖的位子,歐陽雙杰告訴她,許霖還在對三人的背景做調查,估計這兩天都不會過來。

“蔣文山的妻子正在殯儀館料理蔣文山的后事,她和蔣文山的感情很好?!斃夏鵲廝?,歐陽雙杰知道她為什么要補了后面這句,因為徐榮的后事都是公司在打理,秦紅梅根本就不愿沾邊。

歐陽雙杰拍了拍額頭:“看我,竟然把這事兒給忘記了,看來我們得等上兩天了?!?/p>

“如果你只是想看看那幅畫我想應該有辦法,我可以讓蔣文山的兒子抽空送過來?!斃夏人檔?,歐陽雙杰笑了笑:“那就謝了!”

邢娜打了個電話,不過歐陽雙杰聽得出并不是打給蔣文山的兒子的,應該是打給她的一個姐妹,等她掛了電話,歐陽雙杰說道:“你表妹和蔣文山的兒子談戀愛?”邢娜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看過你的檔案,你是獨生女,你通電話的時候我隱約聽到接電話的是個女孩,而且好像那女孩的年紀要比你小得多,你說話卻很是隨意,簡直就是命令的口吻,那就是說你們的關系不一般,加上你們年齡的懸殊,所以我斷定她不是你的表妹就是你的堂妹?!?/p>

邢娜微微點了點頭:“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她和蔣文山的兒子在戀愛的呢?”

歐陽雙杰嘆了口氣:“這就更簡單了,一開始你就很肯定地說可以讓蔣文山的兒子把畫送來,可你卻不是親自打給他兒子,而是繞了一個彎,這說明你找的這個人是能夠支使他兒子的人,我已經判定了你找的是自己的表妹,那么她能夠支使蔣文山的兒子在父親治喪期間把畫送來,我很自然就想到了他們可能是情侶關系了?!?/p>

“我還能看出來,你很不滿意他們在一起,你左一個那個人,右一個那個人就很能說明問題了?!?/p>

邢娜驚呆了,她沒想到自己的一通電話竟然讓歐陽雙杰讀出這么多的信息。

“你讓人覺得可怕!”邢娜說得很認真。

歐陽雙杰明白她的意思,假如一個人能夠把你一眼看破,從你的一言一行就能夠知道你的很多信息,這樣的人確實讓人覺得可怕。

歐陽雙杰的心里一陣苦澀,三年前莫菲離開他的時候也是這么說的。

邢娜沒想到自己的這句話讓歐陽雙杰的神情一下子很是沮喪,她輕聲說:“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p>

歐陽雙杰擠出一個微笑:“沒事,或許你說得對,你并不是第一個說這話的人?!?/p>

邢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案卷看著,可是她卻根本就沒看進去,偷偷瞟了一眼歐陽雙杰,她覺得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男人。

歐陽雙杰走到了窗邊,望著窗外,他用力地搖了搖頭,把莫菲的影子給趕跑了,腦子里又想起了臨出門時父親那句話,徐榮、蔣文山和聶遠馳事業的起點很高,這話很有些意思。

歐陽雙杰拿起了聶遠馳的資料看了看,聶遠馳的發家是從收購了一家經營不善的小企業開始的,資料上說當時聶遠馳把所有的錢都投入了這家小企業,大概七、八萬元。

別小看這七、八萬元,放在二十幾年前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那時候一個萬元戶都是很值得人羨慕的了。

而以聶遠馳的家境,父母都是三線企業的職工,是不可能拿出這么多錢來給他創業的,那他的第一桶金是怎么來的呢?

第28章 畫中畫

邢娜感覺他們的談話自己根本就插不上嘴,兩人的思維跳躍都很快,自己還沒有接上軌人家早就已經不知道又到哪去了。

不過她對莫洪峰的做法還是有些意見的,在她看來,莫洪峰的一些調查是不太合法的,她覺得很多調查工作應該是警方的事情。

只是她不好說,莫洪峰一來是刑警隊的老前輩,二來呢他與肖隊和歐陽的關系都很不錯,他們都不說什么她自然也不會去多事,她干脆也就不說話了,靜靜地坐在一旁當個好聽眾。

從莫洪峰的咨詢公司離開,上了車她才說道:“其實莫哥私下對這案子進行調查并不可取,畢竟他現在不是警察,無論是從調查手段的合法性來看還是為他個人的安危著想他都不應該這么做?!?/p>

歐陽雙杰嘆了口氣,有些事情他是不能和邢娜說得太透的,莫洪峰的這家咨詢公司哪里有那么簡單,就連他協助省廳破的幾個案子里都有著老莫的功勞呢。

老莫的這個咨詢公司可以說是市局在外面的眼睛和耳朵,很多時候一些大案看是山重水復的時候,只要找到他很可能就柳暗花明。

當然,他主要是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報,至于案子還是得靠警方自己去查。這比如這一次,他們在老莫這兒得到了重要的情報,下一步他們應該怎么辦那就不是老莫該操心的事情了。

在這一點上老莫是有分寸的,不該他做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越界的。

“這事兒你不用去擔心,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迸費羲芏孕夏人檔?。邢娜沒有再說什么,她問歐陽雙杰,是不是應該跑一趟閩南,歐陽雙杰說再等等,讓許霖與閩南那邊聯系了,看看那邊怎么說。

閩南太大,就算是鎖定了武夷山那范圍也不小,另外就這樣去太倉促了,現在最多知道了徐榮、陸天宇與閩南有關系,可是聶遠馳和蔣文山呢?他們與閩南是不是也有什么關系?如果閩南問題是個突破口,那么它對于聶遠馳與蔣文山案應該一樣的適用。

歐陽雙杰準備再對比一下聶遠馳和蔣文山的案子,一旦再從其中一個案子里找到與閩南或者武夷山有關的元素,那么就可以動身去閩南了。

不過此時歐陽雙杰的心里還有另一個疑問,那就是陸天峰,陸天峰的身上有很多疑點,例如他為什么要私下去查陸天宇與閩南的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他查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還有就是陸天峰早就已經知道了陳政偉的存在,可是他既沒有向陸天宇提及也沒有和紀茹蕓說起,表面上他還和紀茹蕓很是親近,親近到連他自己的母親都懷疑他們的關系了,之后便是兄弟反目,遠走南方。

在歐陽雙杰看來,陸天峰這是在利用紀茹蕓,而紀茹蕓對自己這個小叔子竟然還印象良好,沈蘭也一樣,對自己這個小兒子同樣很是疼愛,一切的罪都歸于那個狐貍精的大兒媳婦!

再有說是紀茹蕓請陸天峰幫她處理拆借資金的事情,可是同一天處理的三筆資金陸天峰偏偏就只提了陳政偉的那一筆,而且陸天峰還知道那筆錢并不是拆借,而是付款,他故意說成拆借的目的是什么呢?試探,對誰的試探?紀茹蕓、陳政偉又或者是警方?

歐陽雙杰有些走神了,邢娜在一旁叫道:“紅燈!”歐陽雙杰愣了一下,自己竟然差點就闖了紅燈。他忙一腳剎車,才沒有違章。

“在想什么呢?”邢娜輕聲問道。

歐陽雙杰這才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邢娜說道:“你是懷疑陸天宇的死還有隱情?”歐陽雙杰沒有說話,這個問題還真是不好回答,如果說確實是這樣的話,那么陸天宇的死與前三起自殺案放在一起就牽強了,可偏偏陸天宇也與閩南有關聯,可如果說沒有隱情的話,那么陸天峰的行為怎么解釋?

兩種可能,其一是陸天峰知情,他想要渾水摸魚,利用這個機會奪取天宇集團的掌握權,其二那就是陸天峰模仿了前三起殺人的手法,殺了陸天宇,目的一樣是為了奪取天宇集團的掌握權,最后他會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兩個人,那就是陳政偉和紀茹蕓,只是紀茹蕓和陳政偉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防備,他們還沉浸在未來的美好構想中,哪里會知道一個大大的圈套已經牢牢把他們套住了。

邢娜聽完點了點頭:“也就是說這個陸天峰不管怎么說都是有嫌疑的,我們還不能對他掉以輕心呢!”歐陽雙杰應該了一聲:“查,一定要好好地查他一查,看看這個陸天峰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p>

回到了辦公室,歐陽雙杰倒了杯茶,然后抱著手望著蔣文山收到的那幅畫,看了半天,他突然瞇上了眼睛:“邢娜,許霖,你們過來一下?!繃餃宋Я斯?,歐陽雙杰指著畫里的那個血紅的留白說道:“看這兒,瞇著眼睛看!”

兩人瞇著眼睛看了半天,邢娜搖了搖頭表示她什么都沒有看到,許霖卻說道:“茶壺!一只茶壺,應該是南方人喝功夫茶的時候用的茶壺!”

歐陽雙杰望了許霖一眼,看來并不是自己的眼睛花了,這畫里有畫呢!茶壺,徐榮很喜歡喝茶,可是蔣文山的妻子說過蔣文山很少喝茶,可這副畫是送給蔣文山的,這茶壺是不是某種暗示?歐陽雙杰摸了摸下巴:“你們說這茶壺代表了什么?在充滿了血腥意味的這幅畫里,怎么會出現這樣一個不和諧的,看起來很是幽雅的東西,而且還是用畫中畫的形式來表達?”

許霖自然是說不出來,邢娜說道:“莫非這是在暗示什么,比如那件慘案發生的地點,又或者是因為這壺而引發了這幕慘案?”

歐陽雙杰點了下頭,邢娜的猜測和他的想法很是相似,地點或者是標的,但他更傾向于第二種假設,那就是這把茶壺或許是那件血案的始作俑者,如果是那樣,這茶壺一定價格不菲。

這壺確切地說應該是閩南、粵東那邊的人喝功夫茶用的,那么是不是也能夠把蔣文山和閩南關聯到一起?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