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現代言情 > 醫見鐘情:大叔躺好,我來了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9:08

醫見鐘情:大叔躺好,我來了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婃棩寮€: 醫見鐘情:大叔躺好,我來了 木錦溪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關曉寧,李漱白 虐戀 腹黑 貴族 穿越種田

巴黎的匆匆一別,讓小醫生關曉寧深深記住了那個男人,重逢后才發現他是前途遠大的大人物。有意無意的相守,關曉寧成為了李漱白身邊的女人,卻在慢慢接觸他的過程中發現他身邊

精彩章節試讀:

第15章 你男朋友會不會有意見

“看,看,連小丫頭都能看得出來!”徐東華笑著低聲說。

“唉,年紀大了,老眼昏花!”關曉寧自嘲道。

病房里值班的人都笑了。

沒一會兒,高壓氧治療室的護士就過來接病人去治療,說是童主任已經在那邊等了。于是,關曉寧便一起下去了。

李漱白一直坐在岳父病房的外間,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卻絲毫沒有著急。

十點半,盧主任趕回來,在高壓氧室觀察治療,關曉寧便離開了。

看看時間,都這個點了,也不知道李漱白走了沒有,卻還是輕輕走到2103病房門口,推開門,看到他就坐在沙發的角落里,一動不動。

她沒有想到他果真還在,鼻子里泛起一陣酸,小心地走過去。

他竟然睡著了,就那么靠著沙發睡著了。

落地燈柔和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那么的溫潤。

關曉寧不知道怎么辦,是叫醒他,還是讓他這么睡著,猶豫不決。

他一定是很累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會這樣睡著。

就在她這樣猶豫的時候,他突然睜開眼,初識并不清晰,朦朦朧朧的,是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啊,你來了?幾點了?”他忙坐正身體,問道。

“十點半了?!憊叵肓訟?,說,“太晚了,您,要不回家休息?”

“沒事,剛剛瞇了一會兒,清醒多了?!彼鶘?,拿起沙發扶手上放著的風衣,“你呢?現在有空?”

“嗯,病人在做治療,我暫時不用過去?!彼?。

“那好,我們走吧!”他說,似乎沒有任何覺得不妥的地方。

關曉寧覺得,大半夜的,他那么累,一起出去喝咖啡似乎不太好,她不想讓他辛苦,可是又不理解他為什么會在這里等她——應該是等她吧,畢竟是他先提出來去喝咖啡的。

已經換了便服的關曉寧跟在他的身后走進了電梯,樓道里偶爾有人走過,發現她和李市長走在一起,難免側目。

電梯狹小的空間里,讓她不禁有點緊張。偷偷看他,卻發現他目不斜視地盯著樓層數字,臉上絲毫看不出困意。

為了讓自己感覺輕松一點,關曉寧問道:“您不是不喜歡喝咖啡的嗎?怎么今天——”

他看著她,想起這是他在巴黎請她喝咖啡時說的話,不禁笑了笑,說:“不能生搬硬套,小同志!”

關曉寧不喜歡他這樣稱呼她,好像把他們本來就很大的距離拉的更大了。

“您好像也不老吧!”她說道。

他盯著她,好一會兒才把視線移開,低聲笑道:“和你比,就老了?!?/p>

關曉寧想說什么,卻說不出口。

她不明白,他為什么把自己鎖在對過去的回憶的同時,還要把自己劃為“老人”的行列?

這些,她不明白也不能問,畢竟這都是他的隱私,而她和他,雖然是認識,卻還沒熟悉到那種程度。

出了電梯,他在前面走著。他的個子高,步伐自然也大,關曉寧只得碎步跑過去。

走出大樓,夜里的冷風不停地往脖子里鉆,對于剛剛走出暖氣房子的人來說,在冷風里站著簡直就是酷刑。

他也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一歪頭就看見揪著領子不停哈氣的關曉寧。

風吹亂了她耳側的頭發,她卻沒有注意到。大衣袖子不夠長,而且又沒戴手套,兩只手看起來都因為太冷而干枯了。

“上車吧!”他說,然后掏出鑰匙打開車門,快步走過去。

車子就在旁邊,關曉寧太冷了,趕忙跟上。

坐到車上,她還不停地朝著兩只手哈氣,然后搓搓耳朵。

因為一直關注于給自己取暖,關曉寧根本沒注意到周遭的環境,等她停下取暖的動作,才發現有人的視線正在她的身上,可是當她回頭看的時候,什么都沒有看到。

他發動了車子,等了一會兒,車里的暖氣便放出來了,關曉寧頓時感覺到暖和了許多。

“這么晚了喝咖啡,會睡不著覺的?!背底郵幌虺齔悼?,她說。

“你今晚不是要值夜班?”他問。

“值夜班也會休息的,我可不想兩只眼睛閉不上,一晚上盯著房頂?!彼?。

他笑了,說:“那好吧,我們換個地方?!?/p>

可是,這大晚上的,能做什么。

“陪我吃夜宵,好嗎?我晚上沒怎么吃飯?!彼?。

她看著他,不禁一陣心疼。

“好啊,大門東面有一家西餐廳,二十四小時營業,我們去看看,怎么樣?”她提議道。

“西餐廳?”他看了她一眼。

“也不全是西餐,平時還要賣的包子啊河粉啊米線啊粥啊什么的,大雜燴?!彼饈偷?,“就是不知道現在這么晚了,還有什么吃的?!?/p>

他沒說話。

她看著他,輕咬唇角,想了想,眼看著出車口就在前面,忙說:“要不,我給您下個面吧,怎么樣?”

他突然剎住車子,盯著她。

她不懂他為什么這樣,忙說:“我,我隨口亂說的,我——”

關曉寧知道,在這個時間點帶著一個異性去自己的宿舍,是一件很愛昧和說不清的事,她不該提這么荒唐的建議??墑?,她也不忍心在聽到他說了想吃宵夜的時候,讓他去吃餐廳里那冰涼的稀粥和剩菜。

李漱白完全沒有料到她會提這樣的建議,她是個什么樣的女孩子?他不清楚。雖然現在他是單身,可是,他不想給自己惹出什么不好的傳言,那樣對他的前途無益,更加是對離世的沈家璐的背叛。

“對不起,您就當我沒說過吧——”關曉寧也意識到了可能會有的麻煩,補充道。

“你男朋友會不會有意見?”他含笑問道。

她有點自嘲地笑了,說:“未來的事,我不能預測?!?/p>

他眼中閃過深深的笑意,將車子掉頭,說道:“那你準備犒勞自己什么呢?”

關曉寧猜出他是接受了自己的提議,便說:“現在不敢吃太多東西,要不然會長胖?!?/p>

他笑著搖頭,不說話,那表情似乎有點無可奈何的意味。

今晚,是個意外,荒唐又精彩的意外。

第18章 第一次約會

“丁局長那邊早上十點鐘到現場?!繃醭?。

“十點?”李漱白抬頭盯著劉超。

“那我去跟他們說一下,讓早點——”劉超忙說。

“算了,我自己先過去,看他們打算幾點?!崩釷椎?。

劉超是從屏江縣跟著李漱白調來市政府的,給李漱白做了三年的秘書,知道他的脾氣,基本是事必躬親的。

抗旱任務緊迫,可是事關南溪江東岸包括汶水區在內的數十萬畝冬小麥灌溉的東大渠,修繕工作一直進展緩慢。李漱白多次敦促水利局加快進度,可是那邊始終不溫不火,說是維修的費用沒有做預算,現在到了年尾,很多錢都花出去了,沒錢修東大渠什么的。李漱白只得動用市長基金,趕緊撥了錢過去,維修的速度才快了起來。明天說好了是和水利局的丁局長過去看看灌溉的情況,丁局長又有什么事不能早去。

劉超的腦子里,閃現了一下李市長明天見到丁局長可能的表情,趕忙拿著文件出去了。

果然,第二天,李漱白到了灌溉區沒多久,水利局丁局長就帶人趕了過去。顯然,是有人給丁局長透露了消息。李漱白看了丁局長一眼,沒說別的,只是討論水利的問題。一起陪同調查的,還有汶水區的區長等。沿著大渠走了兩三里路,因為天太冷,眾人便驅車到汶水區農業局的會議室,召開了一個現場辦公會議。

在會上,李漱白邊聽汶水區和水利局相關負責人的情況匯報,一邊做著記錄,等報告完了,他才和水利局的丁局長說起重修水利設施的想法,他說要“全面勘測全市的水利狀況,對老舊的設施進行修繕,并考慮增建新的水利設施,以應對未來的旱情?!?/p>

水利局的幾位總工程師也都在場,李漱白詢問相關的可能性。

一位總工發言說,水利局的勘測隊已經有一些勘測結果。

“那好,既然你們已經有了結果,就把計劃做細致了盡快報上來?!崩釷椎?,接著又和在場的農業局的同志說起灌溉的問題,提出在全市范圍內盡可能使用節水的灌溉方法。

或許,在場的所有與會者都會覺得市長的提議太突然,可是,只有他身邊的工作人員才知道,自從今年冬旱開始,市長就在了解相關的信息,并有了這樣的想法了。

于是,汶水區的一個現場辦公會,拉開了江城市新一輪的水利建設和農田改造的大幕。

下午六點剛過,習慣了晚下班的關曉寧,在眾同事驚訝的眼神中,早早就離開了辦公室。

這個時間點,正是堵車的高峰,醫院門口打車更是困難??墑?,看著時間一分分過去,打車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無意間回頭,她看見了門診大樓旁邊的自行車停放點,想了想,快步過去。這個停放點有臨時出租的自行車,根據時間長短收費,半個小時以內是一塊,一小時兩塊,押金五百。關曉寧交了錢,系好圍巾,背好包包,跨上車子,朝著約定的餐廳去了。

冬天傍晚騎自行車簡直就是要命的事,關曉寧寧可自己這樣一路挨凍過去,也不想遲到。盡管他只是出于償還目的請她吃飯,可關曉寧不想讓他覺得她是個不守時的人。

騎了十幾分鐘,關曉寧終于到了雅月齋。

現在的城市里,騎自行車的人越來越少,存放自行車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數。沒辦法,關曉寧只得懇求雅月齋樓前停車場的大伯允許她把車子擱在角落里。

雅月齋在二樓,關曉寧見電梯口有好幾個人,看看時間,已經晚了,便趕忙從樓梯上去,在服務員的引領下到了李漱白訂的那個包廂。

可是,等她進去,才發現他根本沒有到,心里覺得奇怪,還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包廂不小,古色古香,一架外觀呈圓形類似屏風作用的竹雕,立在入門一米的地方,擋住了門口的視線。里面,幾乎全是竹質裝飾,竹子的桌椅,墻面上貼著竹子的飾品,就連陽臺的地上,也鋪著被打磨平整的竹片。至于陽臺上擺放的小幾,也是竹子做的。

關曉寧四下參觀,突然覺得,要是夏天在這里喝茶,一定很舒服。何況,外面還是南溪江。即便是不打開窗戶,這屋子的陳設都會讓人覺得涼爽。

只是,夏天涼爽的屋子,在寒冷冬日看起來——

不過,竹子不光是讓人感覺涼快,還會有種清爽的意味,特別是當一個人忙碌了一天工作之后,身處這樣的環境,真是從頭到腳一陣輕松愜意。

屋里的空調,很快就讓關曉寧的身體暖和了起來,她脫下外套和圍巾,坐在靠近陽臺的竹質沙發上等著。

他怎么還不來?會不會是爽約了?應該不會吧!

她掏出手機,想著給他打個電話,卻突然發現有好幾個未接來電,竟然是他打來的!

關曉寧趕忙回復過去——

“對不起,我剛剛在路上,沒有聽到您的電話?!鋇緇耙喚油?,她就忙說。

手機里傳來他若有似無的笑聲,道:“沒事沒事,我剛剛打電話是想說我被堵在路上了,可能要稍微晚一點,抱歉?!?/p>

“哦,沒關系,我也剛到!”關曉寧道。

“行,那你再等會兒,我快到了?!彼低?,他就掛了電話。

這兩年混跡相親場合的關曉寧,今晚并不是第一次和一個異性吃飯,可今晚似乎是她心里最盼望的一次飯局。

坐在沙發上無聊地喝水玩手機的關曉寧,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了,直到他站在她面前咳嗽了幾聲。

“您來了?抱歉,我——”關曉寧忙站起身,兩只眼睛一瞬不動地盯著他,用微笑掩飾自己內心的緊張,雙手卻背在身后緊緊攥著手機。

那雙彎如月牙的微笑的眼睛落入他的眼中,李漱白不禁無聲笑了,說:“好了,請坐吧!”

等他轉身坐到餐桌邊,關曉寧才深呼出一口氣,跟了過去。

“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口味的菜,希望我今天沒選錯地方?!彼米挪說?,抬眼看了坐在對面的她一下,說道。

關曉寧翻著菜單,道:“我不挑食,什么都可以?!比緩笫酉唄庸說?,望著他,說:“您決定吧,好嗎?”

“好吧!”他就指著菜單,給身后站著的點菜員說了幾個菜名。

屋子里就剩下兩人,關曉寧的兩只手放在杯子邊緣,握住又松開。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