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總裁豪門 > 總裁夜夜來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56

總裁夜夜來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璧板娍涓€: 總裁夜夜來 長街長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裴慕斯,顧念念 腹黑 虐戀情深 貴族 架空

遇見裴慕斯,是個意外。就像顧念念從來沒有想過,丈夫會出軌,還是和家里的小保姆。他需要妻子,我需要報復我的丈夫。一拍,即合。無盡長夜,欲望與身體一起沉淪。我勾

精彩章節試讀:

第20章 原來是繼母

再見到裴慕斯是我出院的那天,他穿的很正式,夾著香煙卻沒有點,見我來就隨手塞進口袋。

“上車?!彼庸沂擲锏畝?,用命令的口吻說著。

“去哪?”

“結婚?!迸崮剿夠卮鸕牡故歉紗?,直接把東西丟到后面就把我塞進副駕駛的位置。就這么稀里糊涂地我竟然就跟他領了證,我攥著那張結婚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們……就這么結婚了?”我回頭瞥他的神色。

他緊抿著唇看著前方,點點頭,沒有多說??此難雍孟裼惺裁捶承氖?,我也就沒有再問,可是裴慕斯卻直接把我帶回了裴家老宅。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么漂亮的房子,城堡式的別墅,院子里種了大片的薔薇花,只是裴慕斯看那些花的樣子……好像有些動容。

我還沒反應過來,裴慕斯就已經走了進去,我只能匆匆跟上。

客廳里坐著個看起來五十歲出頭的男人,頭發斑白可是看起來卻很有精神,旁邊坐著一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人正給他倒茶。

“伯父?!蔽夜ЧЬ淳吹爻逅狹爍齬?,他卻始終沒有看我一眼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回來了?!蹦腥說納舫廖?,應該是裴慕斯的父親裴尚軒。

裴慕斯悶聲應了一句,牽著我在旁邊坐下,那個女人手一抖,滾燙的茶水燙的她手背上立刻紅了一塊,裴慕斯的手掌緊了緊,想要起身還是抿著唇坐了下去,只是目光卻直勾勾地看著那個女人。

“怎么這么不小心,快去敷點藥?!迸嶸行行┬奶?。

女人乖巧地答應著,目光復雜地看著裴慕斯,還是轉身上了樓。

直覺告訴我,她們之間肯定有些什么。

“這就是你要娶的那個女人?”裴尚軒冷眼打量著我,半晌才開口問他。

裴慕斯轉而摟住我的肩膀,態度強硬:“我娶誰是我的事,我只是來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同意?!?/p>

“想要逃避婚約也用不著找個二手貨,你的品味,可是越來越差了?!迸嶸行屏絲誆杷?,神情淡淡的,可說出口的話分明就是在針對我。

饒他是個長輩,我也有些氣不過直接把結婚證拍在桌子上::“伯父,我是離過婚沒錯,難道離過婚的女人就沒有資格追求幸福?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和裴慕斯已經領了證,今后就是合法夫妻,這是您也改變不了的事實?!?/p>

裴慕斯抿唇看著我,神色復雜,裴尚軒神態自若,我根本就看不出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又如何?”裴尚軒悠悠地靠在沙發上。

突然之間我竟覺得有些無力。裴家有權有勢,就算是領了結婚證,估計也沒有什么大用處。

裴慕斯突然攬住我的肩膀:“話說到這個份上,這頓飯也沒必要吃了。奉勸你一句,管好自己的女人?!?/p>

“裴慕斯!”裴尚軒氣的跳腳,指著裴慕斯的鼻子半天說不出話來,裴慕斯卻拉著我直接轉身離開。

看來他這個繼母背后,還藏著不少故事。

第12章 弱肉強食

我客氣地沖裴慕斯笑笑:“今天的事……謝謝,你又幫了我一次?!?/p>

“你很清楚我要什么?!彼斂揮淘サ鼗賾ψ?。

我咬著唇沒有說話,于晴倒是扒拉著我,問我們在打什么啞謎。最后于晴被裴慕斯的司機給送走了,裴慕斯負責帶我離開。

我還在路上,于晴就發來微信,把裴慕斯的底細打探的一清二楚。已經三十歲的裴慕斯是尚軒集團的董事長,不近女色,雷厲風行,她還在后邊附帶一句:這樣的男人不能放過。

我有些無可奈何,隨手回了個表情就把手機給收了起來。

“還沒考慮好?”裴慕斯冷不丁地開口詢問。

我咬了咬唇:“裴先生,我想我們的關系僅限于朋友,其次,我只是一個剛離過婚的女人,跟我提這個,恐怕不太合適,尚軒集團的董事長,應該不缺一個結婚對象?!?/p>

裴慕斯的眸中閃過一絲贊賞,卻也只是一時的:“弱肉強食,我以為你經過這次教訓,已經看明白了?!?/p>

的確,如果不是因為裴慕斯,我們也許根本就出不來,可我還是不想隨隨便便再結一次婚,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們之間半點感情基礎都沒有,那還不是生不如死?

我搖搖頭:“你不用再勸我了?!?/p>

他只丟下一句“你會回來求我”便沒有再開口,我的眼皮跳的厲害,總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經過半小時的車程,裴慕斯把我送到了于晴家樓下,他這么大費周折的把我們倆分開,就是為了跟我說那番話。我匆匆向他道謝就上了樓,如我所料,于晴穿著睡衣坐在客廳等我。

“老實交代,你和那個男人是怎么認識的?這么好的貨色,顧念念,沒想到你動作挺快的啊?!彼桓齠隼瞧聳吵騫垂醋∥業牟弊?。

“胡說什么呢,”我伸手把她推開,“只是樂于助人幫忙而已。我累了,先去洗澡?!?/p>

“怎么不見他樂于助我,你們倆肯定有情況!”于晴在背后沖我嚷嚷。

我隨手把抱枕丟到她懷里就進了洗手間,可是眼皮還是不停地跳。半夜我夢見我爸媽竟然躺在殯儀館,我跪在旁邊哭的像個淚人,陳菲兒卻戳著額頭說真正該死的人是我!

我一下子從夢中驚醒,于晴在旁邊睡的安穩,我索性悄悄出去喝了杯水,眼看著時間不早,在廚房給我爸煲湯。

一大早起來,于晴就揮著手機大呼小叫:“念念,出事了出事了?!?/p>

“出什么事了?”我忙著煲湯,隨口問了一句。

“沐天誠和陳菲兒要舉行婚禮,給你發了邀請函!”

我一下子手抖,湯汁濺了些在我手上,立馬冒出一個小水泡:“什么時候?”

“明天?!庇誶韁迕嫉S塹乜醋盼?。

我捋了捋頭發,把傷口藏起來,笑的坦然:“去,不但要去,我還要給他們包個大紅包。我去醫院看我爸,鍋里還有湯,你記得喝?!?/p>

我沒有理會于晴驚訝的表情,直接帶著湯出門了。我倒是沒想到,這才結婚幾天,沐天誠和陳菲兒就要舉行婚禮了,這動作還真快,只是,我不會讓他們過的太順利!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