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極品美女的近身保鏢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47

極品美女的近身保鏢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涓€: 極品美女的近身保鏢 尼古拉斯趙四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李揚 腹黑 虐戀情深 校園 貴族

貼身保鏢進都市,面對風情萬種的豪門大小姐,李揚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個妖精我收了!面對咄咄逼人的強敵,他用他的熱血鐵拳,將對手統統踩在腳下。他說,龍就是龍,在

精彩章節試讀:

第19章

胡冰這會隔著不遠,加上場面比較安靜。把李揚的這句大嫂聽在了耳中,頓時俏臉之上生出朵朵嬌紅,昏暗的路燈打了她的臉上,看起來嫵媚動人。

“李揚,你給我瞎說什么?!焙饣岵孀叛?,開口怒聲呵斥道。

“光頭強,看到了吧?!崩鈦錆俸儺α誦?,向著那一輛計程車走了過去,開口自顧自的說道:“哈哈,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p>

馬上,那司機跟著鉆進了車中。計程車重新發動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之中。

胡冰這會站在夜色之中,氣的酥胸一陣上下起伏,恨恨的開口命令道:“全部帶回去?!?/p>

光頭強這個時候,看了看自己這群手下,都是傷病嚴重,馬上就是笑呵呵的沖著胡冰道:“大嫂,你看我們這群兄弟都受傷了,是不是先送我們先去醫院?”

光頭強滿懷希望的看著胡冰,本以為有著李揚這層關系,這位大嫂怎么得照顧一下他們兄弟。不過,哪知道回應他的,卻是胡冰的一聲怒吼:“給我老實點,別亂喊。先去警局調查清楚著,我看你們一時半會死不了的?!?/p>

“難不成,這大嫂礙著這里人多,不方便通融一下?!憊饌非堪蛋檔南氳?。

在胡冰雷厲風行的命令指揮下,馬上這一群人還有那五輛面包車,都是迅速的被拉到了警局之中。

在警局之中,胡冰是大發脾氣開始審問了起來。不過,這一群刀鋒上添血的漢子,什么世面沒有見過。一個個都是很有默契的,把李揚的那一套說辭重新說了一遍。

胡冰雖然知道情況不是這樣,但是偏偏無可奈何,咬牙切齒的把辦公桌的一抽屜的方便面,全部給捏碎了。特別是光頭強,那一個一個大嫂的叫喚著,讓胡冰更是憋著一肚子氣。大半夜,還去超市買了一箱方便面回來,捏捏泄氣。

江城市瀾桂坊夜總會,三樓的包房之中。郭少鋒懷里,坐著一個xìng感火爆的少女。上身穿著露臍裝,露出了那纖細的細腰,下面一條僅僅只能包著臀部的短裙,展露出那圓潤xìng感的長腿。濃濃的煙熏妝,桃花眼媚眼如絲。

不過,郭少鋒似乎興趣并不在這個女人身上。他在等消息,等待著強哥今晚的消息。

昨晚,李揚把他扔死狗一樣仍在了地上,這種奇恥大辱對于他來說,簡直無法忍受。所以,他今天拍出了一百萬,并且麻煩了家里的四爺出面,想讓這江城再沒有李揚那個人。

雖然,光頭強在李揚面前簡單一句修理一頓。其實,那是光頭強不敢說出真相。動用了這么多人,怎么可能是簡單的揍一頓。郭少鋒向來心眼小,他是想要李揚的命。

他本身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并且李揚還搶了他的女人。這口氣,他一定要爭回來。

一想到這里,郭少鋒就是緊緊的握住了拳頭。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這會看出了他的不開心,頓時咯咯一笑,桃花眼撲朔迷離,向著郭少鋒耳根吹了一口香氣,開口嗲聲嗲氣的說道:“郭少爺,你猜猜奴家今晚的小內內是什么顏色?”

郭少鋒嘿嘿一笑道:“這還不容易,看我的?!?/p>

郭少鋒說完這句話,頓時猛然出手,瞬間把懷里xìng感美女身上那一條短裙掀了起來。頓時,這xìng感女人那一條小內內就是展露在了郭少鋒的眼里。

“白色,竟然是我最喜歡的白色?!?/p>

郭少鋒一陣大笑,開懷暢意的答道?;忱锏膞ìng感美女,同時咯咯一陣附和的大笑了起來,“我就知道郭少爺喜歡我穿白色的,果然被我猜中了?!?/p>

包房之中,頓時傳來了一陣歡聲笑語。

忽然,郭少鋒那放在面前桌子上的手機,終于顫動了一下。郭少鋒頓時舍棄了那撲在自己身上的美女,一把坐定下來,推開了懷里女人。

拿起了手機,滑動解鎖,是他期待的四爺發過來的一條短信。

“行動失敗?!?/p>

就四個字,簡單的四個字。卻是讓郭少鋒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郭少爺,怎么回事?”那xìng感美女這會正是情到深處,桃花眼之中都快要溢出水來。

砰。

郭少鋒忽然是瞬間抽倒了自己面前的桌子,桌面上那大大小小的玻璃杯,頓時全部摔了一地。玻璃瞬間支離破碎,和地面接觸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那xìng感美女,頓時俏臉蒼白。她跟著郭少鋒這么久,從來還沒有看見過郭少鋒發過這樣大的脾氣。一時,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半響說不出話來。

郭少鋒在房間之中,依舊站的筆直,握緊了拳頭??醋拍竊斗降奶煒?,咬牙切齒開口恨恨的說道:“小子,這不是結束,這只是一個開始。想和我搶女人,你還不夠資格?!?/p>

回到自己房間中打坐的李揚,這會打了一個冷顫。

“尼瑪,誰又在詛咒我嗎?”李揚這會暗暗的罵了一句,又是安心了打坐起來。

今天,幫助林仙兒施針,對于他來說,太耗費體力與真氣了。現在的他,把真龍九針施展出六針,依舊太過于勉強。

這個時候,他需要修行打坐回復真氣。雖然,他可以隨時采補天地之氣回復,但是那樣太慢了。修行打坐,靜氣凝神,可以大大提高效率。

九龍針法,必須得以他的九龍真經輔助。偏偏,這一門修行真氣功法,卻是太過于難于修行。他跟著師傅這么多年,還只學會了前面六層。好在這一次,師傅讓他下山的時候,把那九龍針法秘籍直接給了他。這門秘籍很是奇怪,必須修行圓滿一成,才能看到下一成的秘訣。

曾經,李揚就問過他師傅這門神奇的秘籍從何而來?師傅告訴他,這并非唐門之物,而是撿來的。

但是,這撿來的秘籍練起來,對于心氣神都是格外有所裨益。李揚一直以來,對于這門功法都是格外看中,練習的比較勤勉。

不過,什么時候能夠突破第七層,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李揚打坐了一個小時有余,終于是停止了下來。吐了一口濁氣,而后看了看窗邊的那一臺望遠鏡。

李揚養成了一個習慣,每晚的時候利用望遠鏡看看對面的小美女林嬋兒。不過,這種伎倆被林嬋兒識破之后,他卻是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

正在這個時候,李揚電話響了起來。和林仙兒一樣的鈴聲,滴答滴滴答滴……

解鎖一看竟然是林嬋兒的來電,正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喂?!襖鈦錁×康娜米約荷羝驕擦誦磯?。

“今晚的天象不錯?!碧怖?,傳來林嬋兒那稍顯忸怩的聲音:“要是沒事的話,用你的那臺望遠鏡看看天象吧。指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哦?!?/p>

李揚微微一愣,對于林嬋兒這番話顯然沒有聽懂。

不過,李揚還是依言走到了窗臺前。眼睛貼近望遠鏡,頓時他的嘴角之上浮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今晚的天象,果真如林嬋兒說的那樣,不錯。甚至可以說,簡直美極了。

“望遠鏡里,正是林嬋兒那一樓大廳中的風光。在歐式大燈的照耀下,林嬋兒穿著那一件淺藍色的睡衣,坐在沙發上,雙腿搭在那面前的茶幾上面。

那一件淺藍色的睡衣,正好是李揚最喜歡的那一件。同樣,是林嬋兒最為xìng感的一件睡衣。極薄極短,李揚微微調焦,在目鏡里面,都可以看清林嬋兒那曼妙的身軀,凹凸有致。特別是胸前波濤洶涌,豐乳肥臀,誘人極了。

并且,林嬋兒那一雙長腿搭在茶幾上面微微晃動著。

似乎,林嬋兒實在故意誘惑挑逗李揚,她把她那一件睡裙,再次往上拉了拉。頓時,那大腿的風光又是展露了多了一些。

正當李揚看的津津有味目不轉睛的時候,話筒里傳來了林嬋兒嬌嗔的一聲:“今晚的天象好看嗎?”

“好看,好看極了?!崩鈦锏懔說閫?,眼睛一分鐘都不想離開那望遠鏡。

“呵呵?!碧怖锪宙慷簧啃?,開口樂呵呵的說道:“這是給你的福利,犒賞一下你。我們媽今晚在醫院重新檢查了一遍,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了?!?/p>

“哦,這是自然的,我出手向來是馬到成功?!崩鈦镎飧鍪焙蠔斂磺?,心思全在望遠鏡里,“對了,你能不能把裙擺再往上提一提?”

“這樣吧?”望遠鏡的林嬋兒,這個時候裙擺都已經提到大腿根部了。那修長的雙腿,在大燈的照耀下,簡直是美不勝收。特別是李揚通過望遠鏡,在通過距離增幅了美感,更是讓李揚全身一陣火熱。

“小壞蛋,好了?!繃宙慷┛┮恍?,忽然是瞬間放下了她的裙擺,“知足常樂,這種機會以后可沒有了哦?!?/p>

望遠鏡那極美的春光,瞬間消失的一干二凈。讓李揚一陣懊惱,大聲感嘆:“為什么美好的時光總是那么短暫?”

“等以后你娶了我,天天都有好時光?!繃宙慷紋さ乃盜艘瘓?,隨后轉開了話題:“這個月月末,我可是十八歲生日。到時候,我媽會給我舉行一場十八歲的成人禮?!?/p>

“哦,十八歲有什么好過的?”李揚撇了撇嘴,開口一副無所謂的道:“前一段時間,我過十八歲的時候,我師傅就給我找了兩個蛇膽,算是我的生日晚宴?!?/p>

“那是你?!鋇緇襖?,林嬋兒氣呼呼的道:“到時候,我媽給我舉行的成人禮可是相當盛大的。江城有名有姓的大人物,都是會到的。最重要的,那一天我會收很多禮物?!?/p>

“那和我有什么關系嗎?”李揚一臉白癡的問道。

這么白癡的一句話,頓時讓對面的林嬋兒不高興了起來。她對著電話,高高的嘟起了自己xìng感的小嘴,氣呼呼的說道:“到時候,你得給我送禮物?!?/p>

丟下這句話,林嬋兒就是哐當一聲,掛掉了電話。

李揚一陣茫然,開口暗暗的道:“我可還沒給人送過禮物,送什么好了?”

第1章

咔咔。

銀湖二號別墅三樓的窗戶前,李揚熟練的調節著面前的望遠鏡。

調節兩個鏡筒。

旋動調焦輪,左眼清晰。

旋動右目鏡,右眼清晰。

這一次,李揚把右眼湊上去,嘴角終于是掀起了一絲會心的笑容。望遠鏡里的春光,讓李揚很是滿意。

望遠鏡里,正對著一號別墅一樓,林嬋兒那一張臉蛋依舊美麗的讓人窒息。隨意的披肩發,披散在雙肩,增添了一抹少女的活力。那臉蛋并沒有打上絲毫脂粉,不過看起來像是瓷娃娃一樣,臉蛋jīng致而且白皙。偶爾櫻桃小嘴張開,吐出一條腥紅的丁香小舌,呵出陣陣白氣。

一件黑色低胸T恤,包裹著她玲瓏的身段。那誘人的曲線,讓李揚的眼神火熱了幾分。胸前此刻波濤洶涌,隨著林嬋兒身體在一陣陣晃動。

一條黑色短褲,透露出兩條白凈修長的雙腿。沒有黑絲的誘惑,白皙的雙腿天然雕琢,美麗的不可方物,雙腿正奮力的邁動著。

李揚的視線下移,終于看到林嬋兒那一雙紅色的耐克運動鞋,踩在跑步機上。

“這小妞,竟然開始做起運動來。得得得,這魔鬼的身段,還運動運動,尋常男人哪受得了。絕對,這絕對是一個犯罪的因子?!?/p>

李揚嘖嘖的評價了一聲,右眼卻是再次湊到望遠鏡里。調焦,目光正好對在了林嬋兒胸前波濤起伏的地方。

很顯然,李揚不是一個尋常男人,他受得了這樣的誘惑。并且,他還受得了林嬋兒胸前那致命的誘惑。

“佛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崩鈦鐨岸竦男α誦?,右眼依舊緊緊對著望遠鏡。

師傅讓他下山,暗中?;ひ桓魴℃?。這讓他這個唐門高手,很受打擊。保鏢么,依舊是伺候人的份。即使當保鏢,要正大光明的去做。暗暗的,偷雞摸狗似得,總是見不得人。要不是師傅把九龍真經全部交給他,他才不會答應那個槽老頭子。

來江城市好幾天了,下山師傅給的錢漸漸快花完了??墑?,還沒有混進林家。他買下了林嬋兒旁邊的別墅,每天像是做賊一樣,經過望遠鏡監督著這個小妞的安全。林嬋兒每天看看電視,玩玩游戲早早就睡了。難得,今天有這個雅興,做做運動。李揚正是逮住了這個機會,好好觀賞一番動感的美人兒。

忽然,李揚皺了皺眉。望遠鏡里,林嬋兒跑步機前巨大的反光鏡里,一道黑影掠過。

銀湖別墅群,一向治安不錯。發生這樣的情況,很是不同尋常。漸漸的李揚收起了自己那嘻嘻哈哈的神情,調整望遠鏡,神情凝重的開始掃視起林嬋兒那一號別墅的情景。

別墅周圍,馬上人影躍動,有著三五個人開始四周散去,像是水紋一樣向外擴散。李揚知道,這是林嬋兒的保鏢。江城林家,聲勢浩大。堂堂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沒有保鏢?

刷的一下,忽然鏡子里,再次一道黑影掠過。頓時,林嬋兒那一號別墅下再次人影攢動,開始由內向外搜尋而去。林嬋兒房間里的那一面巨大的反光鏡,就像是一個監控器一樣,別墅周圍有何風吹草動,都會在反光鏡里顯示出來。

不過,這樣一來,保鏢都是向外搜尋而去。林嬋兒那棟一號別墅,卻是變空虛了下來。這樣的小把戲,李揚可以一眼看穿。

李揚打了一個響指,啪的一聲在夜色之中格外響亮。而后,李揚整個人竟然從三樓的窗戶一躍而下。

像是貓捉老鼠一樣,在這里蹲了這么久,李揚感覺自己總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一號別墅里,林嬋兒早已經從跑步機上下來。別墅外的異動,她已經感受到了。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窗外,秀眉蹙起,臉上浮上一道愁色,眨眼之間就像個病美人一樣楚楚可憐。

忽然,一道人影一躍而入。動作迅捷,像是獵豹一樣。林嬋兒整個人向后縮了縮,微微抬起頭來,惶恐的看像了這個破窗而入的不速之客。

濃眉大眼,臉上有著一道刀疤。身材魁梧,像是一根樹樁一樣,腰板挺直。眸子里冷芒緊緊的鎖定在林嬋兒身上,手中那一把雪亮的短匕首,閃耀著白芒。

“你,你想干什么?”這一刻,林嬋兒失聲叫喊道:“別亂來,不然我的母親,我的母親,不會放過你的?!?/p>

雖然林嬋兒鼓足了勇氣,但是這句話依舊說的是斷斷續續。說到底,林嬋兒不過是即將滿十八歲的一個小女孩。對于這種突發的狀況,心里膽怯于惶恐占據了她大部分思維。

“要你的命?!?/p>

刀疤男掃了掃窗外,而后迅速向著林嬋兒走來。臨近林嬋兒的身邊,手中的那一把匕首陡然出手,向著林嬋兒的胸前刺去。

刀疤男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殺伐果斷,的確是一個狠主。

林嬋兒雖然拼命的后退,但是此刻雙腿發軟,那修長的雙腿并不能讓她逃離那逼近的匕首。眼看,那雪亮的匕首,就是即將刺進入她的胸前。

林嬋兒俏臉一陣發白,嘴唇微微翕動了一下。而后,終于是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眼睫毛下,流出了兩行清淚。

正在這個時候,李揚陡然掠入了林嬋兒的別墅,像是一道閃電一樣,攔腰抱住了林嬋兒。來不及感受林嬋兒細腰之上的柔軟,迅速的環抱著林嬋兒飄身側移。

刀疤男一刀刺空,頓時身子微微一滯。這樣的情況從所未有,他向來都是刀刀致命。刺殺林嬋兒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更是不可能失手。

“嘻嘻,小伙子,我等你好久了?!崩鈦錕醋琶媲壩兇琶H皇Т氳牡棟棠?,卻是嘻嘻一笑,開口樂呵樂呵的說道。

刀疤男這一下,更是一愣。這一次謀殺,策劃的天衣無縫。難不成,早已經在別人的掌握之中?

“終身殘廢還是半身不遂?”李揚依舊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沖著刀疤男玩味的說道。

正在發愣的刀疤男,很是茫然的應道:“什么意思?”

“我問你是要終身殘廢還是半身不遂?”李揚對于這么蠢的一個殺手,很是不滿的再次重復說道。

“哼?!鋇棟棠姓庖幌率瞧繃?,冷哼了一聲,握著匕首再次向著李揚撲來。

李揚搖了搖頭,右手戀戀不舍的在林嬋兒細腰之上摸了一把。而后,才是把林嬋兒推向身后。

“慢了,你這速度簡直太慢了?!?/p>

雖然刀疤男的身手宛如獵豹一樣迅捷,但是落在李揚的眼中像是蚯蚓一般蠕動。李揚悠然自得的伸出右手,中指食指夾住了刀疤男刺過來的匕首。

刀疤男臉色一陣漲紅,用盡了全力,匕首卻是再次無法向前移動半分。李揚的兩根手指,像是鐵箍一樣緊緊的夾住了那一把匕首。

“好了,小伙子,不陪你玩了,一點都不好玩?!?/p>

李揚嘻嘻一笑過后,雙指用力。只聽啪的一聲,那雪亮的匕首應聲而斷。jīng鋼打造的匕首,在李揚的手中簡直像是面團一樣柔軟。

砰。

一截匕首落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褂幸喚刎笆?,卻是被李揚順手撈在了手中。

李揚把玩了一下手中的那半截匕首,而后猛然用力投擲出去,半截匕首像是一道閃電一樣,迅速的刺入了刀疤男的大腿之上。

刀疤男悶哼了一聲,那受傷的右腿終于忍不住軟了下去。整個人單膝跪地,不過剛毅的他卻是沒有痛哭尖叫。

“小伙子,你學什么不好,學別人來殺人。殺人么,那你就把技術學好。學不好技術么,麻煩你整一把像樣的刀。你這沖上來,是屠夫殺豬一樣,驚嚇了我們的林小姐,你說怎么辦好?”李揚叉著腰站在刀疤男的身前,一副老子教訓兒子似得,開口氣鼓鼓的說道。

刀疤男三十來歲,是江城市出名的狠手。在道上,誰不喊他一聲刀哥。這一次,三番兩次被年紀輕輕的李揚喊為小伙子。這是對他的侮辱,chìluǒ裸的侮辱。

殺人,他很少失手。向來動作迅捷,出手很辣。李揚竟然說他技術不好。而那一把匕首,怎么會不好?那把匕首,染過多少血。他可是花上大價錢,大手筆從國外購買到的。就是從十米高空落下來,他那把匕首都不會出現一個缺口。

李揚這句話,簡直是對他的全盤否定。對他以往所有輝煌的全部否定,刀疤男終于是氣急,張開口狂吐了一口鮮血。

林嬋兒躲在李揚的身后,這個時候才是回過神來。站直了嬌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身前這橫空飛來的李揚。

一米八的個子,腰板挺直。稍顯清瘦,但就是這樣一個不甚魁梧的身板,在危難的時刻,救了她的xìng命。

這一刻看著身前的李揚,林嬋兒的美眸忽然是亮了幾分。

“嘖嘖,別把這里弄的像是屠場一樣,滿地鮮血。要噴,還是去衛生間噴吧?!襖鈦錕戳絲磁嗟牡匕?,有些惋惜的繼續說道。

刀疤男聽著李揚喋喋不休的話,整張臉都是漲紅一片。去衛生間噴,難道把自己噴出來的血當成了尿嗎?

隨即,刀疤男想起李揚剛剛那恐怖的身手,那jīng鋼匕首都被李揚兩根手指夾斷。他立刻意識到,面前的這個少年,絕對不是他可以對抗的。

很是不甘的看了看李揚一眼,眼看這一次刺殺就將完成。那高額的薪酬,即將到手。卻不料,最后關頭毀在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少年手中。搖了搖頭,終于是用力的咬破了嘴里的那早已經準備好的毒藥。

毒藥入嘴,刀疤男臉色迅速的變得烏青一塊。整個人,像是一塊石頭一樣,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嘴巴之中,咕咕的流出了一股黑色的鮮血。

刀疤男看到行動失敗,很是果斷的結束了自己的xìng命。

“這可怪不得我,他自己喝了鶴頂紅?!弊魑潑糯?,李揚自然是可以看出這刀疤男已經喝了劇毒鶴頂紅。

站在李揚身后的林嬋兒,俏滴滴的千金小姐。哪能見到這樣血腥的一幕,馬上就是忍不住一聲尖叫,整個人一陣暈眩,向著地上倒去。

李揚感覺身后氣流的破空之聲,馬上轉過身??醋龐嫻瓜呂吹牧宙慷?,伸開手臂,很是樂意的一把把林嬋兒抱在了懷里。

頓時,林嬋兒胸前的那兩團柔軟就是擠壓在了李揚的胸膛之上。

“彈xìng真是不錯?!崩鈦镅鍥鵒?,嘴角之上浮出了一道邪惡的笑容。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