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原天錄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44

原天錄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浠? 原天錄 淡淡的妖氣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蘇原 婚姻愛情 豪門 民國 穿越種田

易經六三: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 南梁國最南邊陲,橫臥著一道蜿蜒起伏南孤山系。再往南則是蒼翠滿目,人煙罕至的荒蠻十萬大山。 游盡孤山日夕微,暮色重重人間炊。

精彩章節試讀:

第21章 納氣二層

這一坐就是大半個時辰,六長老幽幽轉醒,朝著門外就問:“虹兒啊,今日午休,宗門口你三師伯的弟子又放人進來沒!”

蘇原聽到六長老的聲音,趕忙站了起來。譚虹也算機靈,忙開口回答說:“師傅午休,無人打擾。哎呀,這不是蘇師弟嗎,你來得巧,師傅剛好在。師傅,蘇師弟來了!”

六長老很不情愿地拿出了一本文冊,丟在案幾上。

“蘇賢侄,你不是剛做完今年的外宗任務嗎?不好好穩固道基,卻來貪圖這點貢獻值!”

“六師叔,小子的雜魄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說能納氣快二層,那都是騙人。索性不如多做點宗門任務,也好積蓄點資源,修個道途?!?/p>

六長老不再搭理蘇原,把頭扭在一邊。

蘇原無趣,就把任務榜慢慢翻開。

“輪換駐守赤尾島,三個月后,貢獻值一千、輪換駐守魚龍島,一個月后,貢獻值九百、輪換駐守日月島,兩個月后,貢獻值一千二、輪換駐守琉璃島,半年后,貢獻值一千......”蘇原見全是駐守的任務,就往后翻。

“外門廚師任務兩年,條件:有火靈或木靈魄,廚藝佳,貢獻值兩百;青芽茶打探任務三個月,條件:多次歷練經驗,貢獻值八百;流水宗門守衛童子三年,條件:年齡不超過十五,三靈魄,貢獻值四千,守衛期間突破二層,獎勵靈石一枚。......”

弄來弄去沒有合適自己的,除非當廚師,自己手藝也算不錯,還有火木靈魄。

蘇原又從頭開始看,想熬時間!

這六長老心里煩,剛想轟走蘇原,猛然想起一件事來。

“蘇原啊,你會養馬對吧?!?/p>

這老小兒有要做甚?蘇原猜不透,就點了點頭,算是承認。

“如此甚好!你那匹駿馬,本來是掌門師兄的弟子們喂養,但他們不是推托閉關,就是找這樣那樣的借口。就這樣三天兩頭饑一頓飽一餐的,后來師伯不忍,就讓虹兒喂養。半年了,虹兒把馬越喂越瘦。本來要找個會養馬的外門弟子來喂,還沒來及從內宗任務抽出來呢?!?/p>

“師叔,這么說喂馬算內宗任務咯!”蘇原心中一喜。

“不從內宗任務抽出來也行,但你是外門弟子,這獎勵要兌換成貢獻值才行!”說罷,六長老拿眼偷看了蘇原。

蘇原想了想,抬頭說道:“馬兒我還沒看病成什么樣,不知道養不養的好哩!”蘇原本意是想討價還價,多要點貢獻??閃だ咸膠?,有點慌了。

“蘇賢侄??!馬兒可能比你想的差點?!?/p>

看著蘇原事不關己的表情,六長老怕這小子有幺蛾子,心一橫說道:“哎,我就實話實說吧!你可知道宗門人口多少,這要多少日常調度。除了靈石是仙使發放,其余所有的物資,都是靠外門弟子從大陸各地購回。失落大陸沒有絲毫靈氣,這任務都要輪流委派,因為壓根沒人接!雖說儲物袋能裝運些,但主要還是靠馬匹托運。咱們流水澗也有馬隊,雖說不錯,但比起你的馬來,就是仙凡的差距。老夫就擅自做主,讓你的馬做了回種馬……”

六長老不好意思再往下說,停頓下來。

蘇原聽完,吃驚地看著六長老,此人莫非是月老投錯了胎不成。

“馬兒應該能養好,就不知道這貢獻值怎么個算法,太少,咱也要掂量掂量哩!”

六長老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內宗內門弟子養馬一年是一塊下品靈石,你雖然拜了掌門師兄,但還是外門弟子。這樣好了,每日養馬兩次,每次一刻鐘,這一年下來也有七天多時間。貢獻算你兩萬五,折合十天內宗修行如何!”

“弟子勉為其難,愿為宗門效犬馬之勞!”

流水澗后山,蘇原摸著瘦骨嶙嶙的馬兒,馬兒用舌頭舔著蘇原的手心,二者惺惺相惜良久。

此刻,蘇原體內綠島空間內,布滿了各種馬草,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

“馬兒??!算便宜你這個吃貨了,你可知道你吃的不是草,你這一口,就是流水宗外門弟子,一年的口糧??!”

原本不想出此下策,但想到馬兒跟了自己很久,還是自己和若蘭的見照。于是就把尋常馬草攝入綠島養草。

樣蘇原做起了流水宗馬夫,馬兒也逐漸恢復了以往的神氣。六長老見蘇原果然是養馬能手,高興地預支了一萬貢獻值給了蘇原,附加條件是十天配一次種。

馬兒似乎聽懂了人言,聽到配種既興奮又哆嗦。

這日,蘇原放好草料,又在后山蹭了一刻鐘靈氣,轉身離開了內宗。剛走在半路上,突然感覺丹田發熱,氣海充盈,該來了總算來了!瓶頸比預計來的足足晚了兩個月。

這邊撒著丫子跑,又遇到唐師兄。

唐師兄想要拉住蘇原賠不是,蘇原哪里有這閑工夫,扭頭就跑。

“蘇師弟,我知道錯了!總給個機會吧......”

“我內急,完事后找你~”

外宗,一處偏僻的木屋內,蘇原盤坐在蒲團上,意識入體,觀察著體內氣海的變化。五彩繽紛的靈氣在氣海紛紛繚繞,膻中還在源源不斷地傳來靈氣。四小似乎知道此時事關重要,停止了吸納。

此時,木屋上空靈氣濃郁,比那后山還來的猛些。

不行了,下氣海漲的難過,上氣?;乖誆煌5贗鹿?。

“還不給我破!”

蘇原大吼一聲。體內轟隆聲源源不斷,撲哧,似氣囊破裂,一屋子靈氣瞬間被吸的蕩然無存。

這哪里是突破納氣一層的陣勢,屠云霄突破納氣六層也沒這聲勢浩蕩。

這就是二層了嗎?不滿意,很不滿意!蘇原搖頭嘆息。

缽盂大的氣海就大了一絲,還沒有屠云霄突破時候的龍吟虎嘯之勢!也沒有師姐的鳳鳴之態!雜魄還是不靠譜??!

趕緊查看空間,小灰空間還是老樣子,閃到綠色小島上空。

島上的馬草長勢良好,島邊緣沒長草,看來自己成長,綠島也跟著擴大,忍不住得意起來。

翠綠色的玉牌又忽閃忽閃發亮,蘇原趕緊飄過去看。

“域主修為逆天,木域忍了多年進階成功,當前木域成長值一百一十,加速度一百一十,目前能量二十,島內植物無等級,建議移除?!?/p>

這貨繞著彎了罵人,不是一回兩回了,蘇原懶得分辨??蠢醋約核憒?,只要進階,能量都是二十。這草不能再種了,馬草一茬茬發了幾十回,應該能讓馬兒吃上很久。

納氣二層能修煉不少法門,五行功法、符器、符文,又要一一修煉一番。

第18章 束手無策

“師兄過獎,小弟正趕上長身體,這幾日又吃得好睡得香?!彼趙嗆墻獯?。

“蘇師弟來到,我也法體康復,兩喜并一喜。咱們出海打滿魚蝦,今天酒水管夠,不醉不休!”說罷,跳下亭哨,拉著蘇原就跑。

聽說酒水管夠,蘇原肚中酒蟲亂拱,趕緊一路跟行。

蘇原燒烤技術日益見長,十幾尾大魚整齊地排放好,冒著熱騰騰誘人的香味兒。這孫鈺也不矯情,接二連三從儲物袋里掏出來十幾壇青芽酒。蘇原暗自稱奇,看來這位師兄在流水澗還有些地位。

“蘇師弟,酒水今日管夠,不醉不休。你去查看一下陣眼,瞧瞧有沒有預警。速去速回!”孫鈺漫不經心地吩咐著,就是拍封泥的手似乎抖動了一下。

蘇原也沒多想,感覺著今日孫師兄過于殷勤,難道說他突破了納氣三層,求自己找若蘭師姐幫忙,入了內門嗎?

走上石頭臺階,回頭看了看正在拆封美酒的孫鈺。哪知孫鈺目光一直隨著蘇原的背影移動。孫鈺看到蘇原回過來頭,慌忙將目光看向遠方,在篝火的映射下,竟然露出一絲猙獰來。

莫非自己眼花?不對!此人有異狀,不可不防。我本無意害人,但也不喜被別人算計。蘇原意識外放,集中在孫鈺身上,步入亭哨,陣眼還是老樣子。遠處的孫師兄一直坐著沒動,于是心放下來,走出了亭哨。

“師弟快來快來,我早就等不及了。來咱們大口吃魚,大壇喝酒!”孫鈺看到蘇原出來了,趕忙招手。

“蘇師弟,我先干為敬,你隨意!”孫鈺捧著酒壇子大口飲了起來。

蘇原抱起酒壇,咕咚咕咚幾十口,一壇青芽酒系數喝進肚里。酒依舊清香甘甜,口感極佳。蘇原見沒有異樣,逐漸放開了警惕。

十幾壇美酒,蘇原包了十壇。這孫鈺似乎有意討好蘇原,可著命地勸酒。以前若蘭師姐酒水喝了不少,蘇原從沒喝醉過,來者不拒。

“蘇師弟,按理說納氣一層能施展一些小法術,今天借著酒興,可否為師兄施展一二,讓孫某看看力斗屠師兄的外門弟子,是否如傳說一樣偉岸!”孫鈺抱著酒壇,小抿了一口酒水,訕訕笑道。

蘇原也不矯情,站起來就要施展纏繞術??篩掌鶘砭途醯蒙硤宸⑵?,渾身上下毫無力氣。好在意識沒有異樣,慌忙內斂丹田。不看不當緊,這一看魂都嚇了個半死,丹田之內空空如也,這酒水有問題!

“孫師兄哪有這樣打趣小弟的,是不是看小弟醉酒的笑話。小弟感覺喝的多了,剛好體力異常充沛。鐵劍落在樹林里,讓我尋來,?;岫8π摯純??!彼趙套∧諦惱鵓?,抬腿就走。

“哎呦喂!蘇師弟這么不給面子,你的鐵劍莫非不在樹林,就在你的儲物袋子里面!這樣吧,上次師弟用大塊靈石換了我的小塊,師兄不能欺負師弟,咱們換回來吧。這次你要聽哥哥的,不換不行!”孫鈺慢慢站起身來,往蘇原挪了幾步,臉色愈發猙獰。

“不吃虧不吃虧,等回了宗門,我讓若蘭師姐送你一枚,再說若蘭師姐也要另立門戶,咱們哥倆生死至交,一同拜入內門好了!”這蘇原滿口胡謅,要把孫鈺來穩。

內門二字似乎有了魔力,孫鈺臉色變了又變,思量再三。

孫鈺思量片刻,惡向膽邊生,厲聲吼道:“蘇原,你別恨我,我本不想害人!今日所作所為也是無奈,你就認了吧!”

言罷,不再猶豫,一根粗大的海藤鏈將蘇原牢牢捆住,這邊就要掐法訣,召喚玉刀取項上人頭。

“你這狗賊,敢害了我的性命!”蘇原死到臨頭,忽然感覺丹田充漲,一股磅礴的暖流從小灰空間涌出,順著丹田沖刷渾身脈絡。

頓時來了力量,伸手從儲物袋里舉起鐵劍,架住了來襲的玉刀。

叮當!

玉刀絲毫不受挫,斬斷鐵劍,速度迅疾如閃電,圍著蘇原的脖頸鉸下。

“我命休矣!”蘇原丟掉鐵劍,雙臂護著脖頸,將煉體所有力量集中在了雙臂上等死。

噗嗤!

玉刀斬在蘇原的左臂上,深入骨髓,血水不要命地噴灑出來。

“這不可能!那有這么強壯的肉體!”孫鈺嘶吼著。

趁你病要你命,接連發動海蔓纏繞術,一步跨出,惡狠狠朝孫鈺撲去!

這孫鈺也是一條格斗猛漢,見玉刀卡住,收不回來?;琶ε某雋艘壞婪畝ピ諭飛?。

眼看著拳頭要轟到孫鈺身上,就聽咣地一聲,一口透明的大鐘包圍住孫鈺,剛好抵住了呼嘯而來的拳頭。

外面蘇原震得直喊手痛,里面孫鈺也不好受。

這一拳砸得狠,硬是把土褐色大鐘砸得恍恍惚惚、透明了不少。孫鈺臉色煞白,一口鮮血狂噴在透明的光壁上。

蘇原看有效果,輪著右拳,不要命地狂砸。沒一拳下去,孫鈺臉上就添一分白,白到最后哪里是臉,分明就是張白紙。

孫鈺忍不住,微微顫顫掏出靈石來維持靈力,蘇原哪里肯讓,當當當就是幾十拳。最后一拳終于打破了鐘壁,狠狠地夯在孫鈺的臉上。

要說這世上最悲催的事,就是仙人被人打臉,而且是追著連續打臉。

自詡仙人,視凡人為螻蟻,被一個剛跨入仙道門檻,用著世俗拳頭的小子狠狠捶起了沙袋,此刻孫鈺無比的恐慌和不甘,這種死法還不如被飛劍穿心,來的得體。

憑什么!這小子是個什么怪物。明明中了嗜靈散,明明剛才腳步踉蹌,明明中了飛刀,片刻之間為何形勢陡轉,那有絲毫受傷的樣子!難道這小子是偽裝,還是那姓屠的借刀殺人把我滅?蓄積了一個月的法力早已消耗殆盡,認了吧,我命休矣!

風馳電掣之際,孫鈺想的太多太多,甚至想到了自己幼年之時,被流水澗五長老看中,離開父母雙親,回宗門的情景。

就在閉目等死之際,忽然感覺到身體被束縛的很緊,孫鈺努力睜開還剩下一條縫隙的眼睛打探。自己渾身上下,被海蔓包裹的里三層外三層。莫非自己還有一線生機嗎,心中越發渴望起來。

蘇原一把抓起孫鈺的儲物袋,收在小灰空間。緊接著連續打了三十七道纏繞術法訣,將充斥在身體各處的靈氣用光,這才罷休。

剛才蘇原真是怕了,想起閃電般發生的事情,還是心有余悸。若是真有噩耗,若蘭該怎么辦!此時恨不得千刀萬剮了孫鈺,但蘇原忍住了。

此人不能殺,若是一拳頭砸死,如何向宗門交代。嫁禍于澶溪宗也不行,因為自己壓根不會調整陣法,澶溪宗目的就是殺一個外門弟子,這理由很不充分。宗門追究起來,若蘭師姐必定寸步不讓,這僵局又如何收場。

用腦袋想想就知道,幕后黑手肯定是他屠云霄。殺了一個孫鈺,還會有第二個,此人怎肯就此罷休。以前這姓屠的在暗,現在誰是黃雀未必可知。屠云霄,一年之約就算你敗了,也難取你狗命,但此后蘇某定要讓你痛恨為何來此世間!

蘇原脫光了孫鈺所有衣服,仔細檢查之后,抓著孫鈺的一條腿,在巖礁上連拖帶拽行了五六里,來到林中央。孫鈺一心尋死,沒有求饒,就這樣任由拖拽。

林間還有剩余的海蔓,抽出纖維用來捆綁,效果奇佳。蘇原自付,若是自己被海蔓捆住,也要用上幾分力氣才能掙斷。

待綁好了孫鈺的雙手雙足后,拿出自己的另一套制服,丟在孫鈺的隱私處。

“本想一拳頭砸死你!今日便宜了你。但對不住了,你要先休息會兒?!彼蛋?,對準孫鈺脖頸就是一掌,孫鈺應聲倒地,昏迷不醒。

看來仙人也是人嘛!這些經脈在仙人身上和凡人有什么區別。

先檢查這小子還丹田再說!

蘇原盤坐在昏迷的孫鈺身旁,意識外放,順著孫鈺的膻中就往下鉆,這一路毫無阻攔地來到了丹田,果然空空如也!這小子的丹田怎么這么??!只有鵪鶉蛋這么大。

蘇原嘆了口氣,總算解決了目前最大的難題,從儲物袋里掬出清水來,給孫鈺迎面來個透心涼,孫鈺幽幽醒來。

這兩人就這樣對視著,最終,孫鈺低下了頭說道:“蘇師弟,孫鈺錯了!”

“你沒錯!”蘇原淡淡地說道。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