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哥幾個的青春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40

哥幾個的青春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涓€瀹? 哥幾個的青春 豪字十三少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潘小韓,聶少龍 搞笑 豪門 腹黑 穿越種田

年齡都不大的少年,從相識到一起同風共雨,人生軌跡和宿命的悄然重疊,是意外?還是套路?一個個陌生的面孔,從敵人變為朋友,從兄弟變為死敵,背叛?金錢?女人?兄弟情義?

精彩章節試讀:

第1章 《沖動的聶少龍》

w市,中心街,天豪大酒店的大廳里此時站著上百號人,隊形整齊,但是氣氛卻很是壓抑,周圍鴉雀無聲,蕭強坐在沙發上,面前的煙灰缸里已經堆積起了滿滿的煙頭。

他神色疲憊,半弓著身子,手捂著額頭,像是在思索著什么,他近幾天都沒怎么睡好,因為這一戰,是他父親和鐵五的終極較量,他們兩家的恩怨,要在今晚,做一個徹底的了結。

“小韓,公安局那邊都打點好了沒有?”

“強哥,事情太復雜了,我怕沈興蘭擔不下來”潘小韓臉上透露著擔憂的神色,她像是不敢看蕭強的眼睛一樣,好像在逃避著什么。

蕭強揉了揉額頭,轉而抬頭,稍顯憤怒“不是讓你別找她的么?”

“她硬逼著我要拉她的,我和副局長談籌碼的時候她找到了我們,她這次是為了鴿子把全部能用的都用了”潘小韓急切的說道

“這個麻煩的女人,鴿子呢?”蕭強顯的很不耐煩,手指不停地敲擊大理石桌面。

潘小韓低著頭“鴿子帶著三十多人已經在鐵五南區的場子里玩兒上了,他們那邊已經開始了”

“那先不要讓鴿子分心,如果有意外的突發情況,叫公安局那邊先把這女人綁了,不能讓她參與,就算她能幫上忙也不能用,這次我代表鴿子說這話,不許讓她有任何差錯,知道嗎?”蕭強一臉嚴肅的問潘小韓。

“明白”潘小韓回了一句,他看了蕭強幾眼,幾次猶豫想說什么,最后還是沒說出來。

“河馬都沒動用她爹的關系,她倒好,愛情啊,總是讓人沖動,就算賭上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真是愚蠢的女人”

蕭強感嘆了一句,接著狠狠地把煙頭捻滅。

他閉上眼,開始深呼吸,幾分鐘的調整總算讓他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接著蕭強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把沙鷹手槍,一把左輪,兩只手掂量了一下,把沙鷹別在了屁股后頭,左輪則是扔給了潘小韓。

潘小韓接過手里的槍“強哥,這個我應該用不了吧?”她疑惑的看著蕭強,很是不解,她只負責天豪酒店的外交,那些動刀槍的事都是李林洪和陳東倫負責的,搞不明白蕭強遞給自己這么個家伙是要干嘛。

“今天不一樣,留著防身吧”

“哦”潘小韓回了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嘈雜的吵鬧聲,蕭強給潘小韓遞了個眼色,那意思是出去看看,潘小韓點了點頭,把手槍重新放回抽屜里就出去了。

剛出酒店,潘小韓就看到保安正和一個年輕人不停地推搡著。

“我要見強哥,老子有急事兒找他,耽誤了時間你們負不起這個后果,聽到了嗎?”,天豪大酒店門口,聶少龍一邊大聲的嚷嚷,一邊不斷的把目光望向里面的大廳。

“抱歉,先生,我們老板真沒有叫什么強哥的,他是我們這兒的總經理,您有什么事兒直接跟他講吧”門口保安的態度很好,可是聶少龍大聲的吵鬧就像虛張聲勢一樣,故意要讓里面人知道似的。

“強哥,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是少龍啊強哥,你不是說過讓我想好了就來找你呢么?我現在想好了,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您就給我三分鐘,成嗎?”

他的大吼大叫已經驚動了里面正在列隊的眾人,只是沒有人下達命令就沒有人動一下,他們這些馬仔,給人一種很專業的感覺,陳東倫和李林洪站在第一排,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表示很不解,這家伙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潘小韓和保安打了個招呼,就把聶少龍拉到一邊,“小兄弟,強哥真的不在,他前幾天就去C市了,要不,你給他打個電話問問他在什么地方?”潘小韓一看這小子既然認識強哥,但是也不知道他和蕭強有多深的交情,就試探著問了這一句。

聶少龍眼珠子轉了轉,一下就憤怒了“老子還要怎么說,急事!急事!到時候出問題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電話現在不在我身上,丑女人你快讓開,老子要進去”

他對著潘小韓就是一頓臭罵,轉而又對著里面開始大聲嚷嚷,保安站在后面擋著去路,看好戲一樣,就想看看聶少龍是怎么被收拾的。

要是換做以往,有人敢跟天豪大酒店的總經理這么說話,早不知道被多少人圍著打個半死直接送醫院了,但是偏偏這個時候,是最緊張的階段,再說這人是沖著蕭強來的,潘小韓也不敢大意,生怕出些什么岔子,她猶豫了一下,從衣服包里摸出自己的手機,翻出蕭強的號碼,接著把手機遞給了聶少龍。

剛遞出去,他就看見了聶少龍褲包里的手機,這小子卻說手機沒在身上,她知道自己被聶少龍騙了,可是已經晚了,聶少龍一把奪過手機就開始跑,電話已經撥了出去,聶少龍在前面跑,潘小韓就在后面追,一個穿著高跟鞋的女人要想追上一個身強體壯的年輕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跑著跑著,很快電話那頭就通了。

“什么情況”

“喂,強哥,是我,我是少龍啊,我有話要和你說,就在天豪酒店門口,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要見你”

說完聶少龍就掛斷了電話,他也不跑了,就站在原地,握著手機,笑呵呵的看著潘小韓。

“潘總,什么事?”兩個馬仔跑了過來,他們看到潘小韓從酒店門口跑過以為發生了什么,于是蕭強就叫他們出來了,潘小韓神色微怒,櫻桃小嘴淡淡地吐出一句話“給我打”

接著聶少龍就被這兩個馬仔一頓暴揍,雖然她不是一個能動武的女人,但是那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加上精明的頭腦卻是不可忽視的,天豪酒店在她手上不到兩年,經濟提高了七成,這也充分的證明了她的能力,但是這個女人,遠遠沒有表面那么簡單,她其實是故意把手機拿給聶少龍的,坐在對面一家咖啡廳里的一個胖子喝著手里的酸奶,看著被打倒在地的聶少龍,感覺很開心,他瞇著眼,嘴角笑容無比燦爛。

這時候潘小韓的電話又響了起來,聶少龍把手機遞給了潘小韓。

一把憤怒的接過電話,接著放在耳邊,潘小韓沒有說話,掛斷電話,跟著快步向酒店里面走去,聶少龍也連忙爬起,跟在潘小韓后面進了酒店。

兩個人一前一后穿過大廳,聶少龍看著大廳里一排排的馬仔,臉上掛著微笑,他看著領頭的陳東倫和李林洪,面帶微笑,兩個人也看到了聶少龍,接著就要往前走,但是潘小韓攔住了他們“強哥叫他到十三樓,只叫了他一人,你們兩個守著這里”潘小韓瞪著大眼睛,手指著地板,表現出一種冷艷的憤怒,陳東倫和李林洪無奈又站回了隊列。

很快聶少龍跟著潘小韓就到了地下停車場,他很奇怪為什么潘小韓不帶著他走電梯,而是走一個暗格里面的樓梯,而且是從地下停車場里的倉庫進去的,但是他沒有在乎這些。

這短暫的一路他想起了很多,學校時光的美好,孤兒院的溫暖,和這個骯臟的,充滿誘惑和危險的社會,他感覺此時的雙腿時而輕快,時而沉重,每一步邁出,都很費勁,每一步,都很用力。

“阿濤,你在天之靈好好兒看著,哥哥就要給你報仇了”心里默念了這一句,聶少龍感覺自己就要解脫了。

他其實很愛這個世界,卻一直在逃避,想要坦然面對的時候,可是,有些事,卻是不得不做的。

突然這個時候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聶少龍拿出手機,來電顯示是英妮,眼角一滴淚落下,淚滴落在了手上,聶少龍用舌頭舔了舔,好像是咸味,好像是苦味,掛斷電話,并且關了機,手里的拳頭已經捏出了汗。

潘小韓此時不知道背后的聶少龍已經是這個狀態,她一下接一下的敲門,隨著敲門的聲音響起,聶少龍努力平靜著自己加速跳動的心臟,那一聲聲敲門聲像是大石頭砸在自己的胸膛上一樣。

他聽到了心里很多個聲音在回蕩,很嘈雜,他在心里不斷的問自己“為什么,讓我活下去的人是你,讓我死的人也是你,到底是為什么”他想不明白,他的內心此時百感交集,往事的一幕幕像是放電影一樣在腦海中浮現,聶少龍眼淚不停地往下流,從眼睛流到臉頰,再從臉頰流到下顎,最后一滴滴落在地上。

他笑了,笑容說不出的癡狂,摸了摸背后的折疊刀,潘小韓背對著他,房門打開的一剎那,聶少龍揪著潘小韓的頭發,往后面一甩,直接把潘小韓甩到了地上,接著他沖進房間,一把就把房門從里面反的鎖了。

沖動,是最可怕的魔鬼,他會讓人喪失自我,更多的,是讓你反復的受折磨,不斷地后悔,聶少龍接下來做的事,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軌跡。。。。。。

第25章 《驚嚇》

聶少龍回到寢室,陳濤,泰福,羅勇幾個都在,和大家玩兒了一會兒,等泰福和羅勇走了之后,聶少龍把門關上,“阿濤,哥說的話你聽嗎?”

“這得看誰占便宜,別蒙我”陳濤一臉謹慎的看著聶少龍,他想來,準沒好事兒,指不定又要他去干啥缺德事兒呢,聶少龍說話嚴肅認真,表情嚴肅,“還是那個事兒,院長也同意了,給你找戶好人家把手續辦了,這么下去不是辦法,我走了之后,誰照顧你?余下的這輩子怎么過?哥也不想,但是哥也呆不了多久了,總要走出去的,我不想這輩子靠“春芽”撫養,一點都不想”

“那我跟著你就是了,龍哥在哪兒我在哪兒”陳濤還想往下說呢,聶少龍打斷了他“夠了,別在天真了,我的傻弟弟,你才多大?有機會上學,以后肯定沒問題的,我是想要出去闖闖的,你不一樣,你現在還太小,念書要趁早,學校里面你會有很多朋友,再也不會就咱兩無聊了,學校里面的知識比院長教的多了去了,以前咱兩幻想的學校,現在有的是機會上,別錯過了,你不用說其他的,哥先出去打兩個月暑假工,再做決定,到時候看是上或不上,上也學不起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學校的,所以你必須上,念書才有出路,以前是沒辦法,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不管你答不答應,哥都是要走的,區別是,你答應了,我們還是兄弟,你可以恨我,不同意,那咱們以后不再做兄弟就是了”

陳濤這次聽著這些話出奇的沒有和聶少龍真摯,也沒有大吼大叫,也沒有哭鼻子,他就這么望著聶少龍,呼吸越來越急促,他指著聶少龍,我就知道,你那些謊話都是騙人的,你這個騙子,他開始喘氣,心里堵得難受,陳濤就是心臟有問題,聶少龍這次給他的刺激太大了,他開始捂著胸口,蜷縮在床上,痛苦撅著,聶少龍一看不對勁,立馬慌了,他跑到了窗戶邊的桌子旁,拉開抽屜就慌亂的翻倒起來,終于找到了陳濤的急效藥,他慌亂的手都抖了,幾次擰瓶蓋都沒擰開,擰開了藥又撒了一地,他抓著手里的三顆,從桌上拿起了水杯,跑到陳濤床邊,聶少龍跪在了地上,“阿濤,你別嚇哥,來,趕緊吃藥,快吃啊,陳濤這個時候嘴里都開始吐白沫了,他費盡全身力氣,想把陳濤拉起來,可是他拉不動,來,聽話,吃藥,哥哪兒都不去了,哥發誓,永遠陪著你,以后就在“春芽”

哪兒都不去,聽見沒有,求你了,快吃藥啊,陳濤把嘴張開了一點點,聶少龍把藥塞進了他嘴里,接著拿著水往他嘴里倒,大半杯水都撒在床上了,聶少龍一只手抬著陳濤的頭,使勁讓他坐了起來,不停地拍他的后背,聶少龍已經急的快哭了,他害怕得忘記了呼叫寢室外面的人,聲音一直顫抖,不停叫著陳濤,過了幾分鐘,陳濤沒那么痛苦了,聶少龍一直哭著,哭著哭著笑了起來,“阿濤,沒事兒吧,哥這次真的哪兒都不去了,哥錯了,不該和你說這些的,以后哥都聽你的,別在這樣嚇哥了,他哭著哭著,雙手緊緊的抱著陳濤,“阿濤,不能再嚇哥了,真的不能了”

陳濤也緊緊的抱著聶少龍,這兄弟兩就這樣哭訴著,哭累了之后才分開,兩人都靠在墻邊,抹了抹眼角的淚水,互相看了看,笑了笑,“這下還怎么睡?”陳濤的床已經被水浸透了,“阿濤,你睡我床吧,我今晚將就一下”

陳濤看著聶少龍,一臉的嫌棄,還將就啥啊,都別睡得了。

兩人聊起來了小時候的話題,聊起來了回憶,聊到麻雀的時候,聶少龍心里總是很難受,不過他不想讓陳濤知道,所以很多次沉默,繞開話題,他們把回憶里,從兩兄弟認識,到現在,一點一滴的回憶聊了個遍,聊著聊著哈哈大笑,聊著聊著又都哭了,就這樣就聊到了三點過,不知道什么時候,聶少龍還在說著呢,一旁的陳濤已經靠著墻睡著了,聶少龍抱著腦袋,用拳頭砸了砸,這事怎么搞成這樣了,真的很頭疼,他把自己的衣服墊在濕了的床的外面,把陳濤推到了里面,最后把被子給陳濤蓋上,費力的趴到上床,可是躺下的時候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了。

陳濤不知道夢到了什么“不要,哥,別走,別讓我一個人,嗚嗚”說了幾句夢話,聶少龍聽著,心里很不是滋味兒,昏昏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

是被泰福和羅勇這哥兩吵醒的,聶少龍疲憊的睜開眼,看著正在寢室打鬧的三個人,打了個哈欠,“喂,我說龍少爺,這太陽都快把菊花烤熟了,還不起床呢?”泰福你這嘴就是欠抽,和誰都這樣,羅勇又沖上去和他打鬧了起來,對于昨天晚上的事,陳濤和聶少龍都默契的選擇只字不提,聶少龍也沒有再說過一句勸陳濤的話,他是真的被嚇得不輕,這傻弟弟,真沒轍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