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紫竹仙俠傳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39

紫竹仙俠傳

鍗佷竴閫変簲娌冲寳寮€濂栦竴: 紫竹仙俠傳 黃金帥蘋果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靈童,玉瑤 虐戀 未來 情有獨鐘 豪門世家

二十年前,師傅清竹道長派靈童下山。 靈童救了家中慘遭滅門而獨剩的玉瑤。 十八年后,玉瑤搖身一變,成了傾國傾城的摸樣。 一份情,一份錯愛,一個癡情的男兒,一個絕情的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七章 由不得你

女子英姿颯爽的站在了杰童的跟前,杰童心中甚是樂意,因為如此自己贏了才會舒心一些,主要皆因那女子身姿甚像蘭香,杰童此時不僅想贏了比賽,還想贏了她的人。

“傷了你,可不要怪我,是你自找的?!?/p>

“你來你來?!?/p>

杰童裝作無所謂的摸樣,在摸著自己的下巴,好像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擂臺,而是自己與那女子單獨相聊之地。

“什么人,上了擂臺竟然這么鎮定?!蹦橋誘庋胱?,持劍指著杰童,腳步極快,便刺了過去。

下面忽然傳來一陣陣的驚嘆,再看擂臺時,杰童的兩根手指,夾住了沖自己而來的那把劍刃。

那女子想拽回來,卻怎么都拽不動。

“你放手,你給我放手?!?/p>

“好,我放手,不過你得說出你的芳名,否則我就不放?!?/p>

“休想?!?/p>

那女子說完之句話,一只腳沖杰童踢了過來,杰童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腿,她只能一只腳站立,一時慌了神。

“動彈不得了吧,這下你還得摘去你那輕紗蒙面,否則你就這一條腿站著吧?!?/p>

急的滿頭大汗,卻怎么也拽不回來,心想,告訴他性命,他放掉了自己的劍,自己再用劍去砍他的手,腳就能放下來了。

“小女子姓白,名叫小雅,快放開我的劍?!?/p>

杰童嘴角一翹,放開了她手中的劍,誰知她持劍就去斬靈童那只抓著自己腳的手。杰童一擰腳,白小雅整個身在半空一打轉,杰童連忙接在了懷中,第一次抱到女孩的她,滿臉瞬間變的通紅,覺得女人的身體與男人的不一樣,整個身上軟軟的。

“你......我非殺了你?!?/p>

白小雅反應過來時,連忙從杰童的懷中跳了出來,其實杰童所不知的是,白小雅也是第一次被別人抱,芳心直跳,感覺特別的害羞,若不是一心為了贏了擂臺的金錢為快死的爺爺治病,她定會選擇立刻跑下擂臺。

“我今日非要看看你的摸樣,小雅?!?/p>

下面都看待了,覺得上面的打斗實為精彩,而有一人卻對旁邊的幾人說道“這人是個高手,他贏了之后,要跟蹤好,務必要讓這樣的人才跟著總兵大人?!迸員嘸溉肆卮稹笆??!?/p>

杰童一心想看這小雅的摸樣,竟一步一步走了過來,小雅持劍指著他說道“再過來,休怪我劍下無情?!?/p>

一劍一劍斬來,卻都躲開了,直接摘去了面紗,杰童看呆了。

微風輕撫,細發隨風兩片湖,眉目星點劍,忽閃之間耀人眼,雪面晴霜,好似長平千里雪。婀娜多姿,堪比蛇腰炫花絲,凌波碎玉,正踏輕腳入夢思。

身姿與臉頰對稱著一看,簡直就是人間絕品,下面擂臺的人都紛爭著看向了白小雅,白小雅卻大怒,持劍非要贏得這場,杰童連躲再躲,白小雅卻不放,杰童心想,若是現在輸了,她自然會小看自己,先贏了再說,得了錢財,先看看她是否為了錢財而來。

那白小雅再與自己來過招,杰童牢牢的抓住了她的兩條胳膊,半舉了起來,走到擂臺邊,想把她直接放下去,哪知那白小雅什么都不顧了,兩只腿夾住了杰童的腰,與他相連了起來。

“為了爺爺,我什么都不顧了?!?/p>

看著白小雅白皙的臉頰氣的咬著嘴唇在不抖動,杰童冷笑了一下,用了法術使自己腰間一發熱,傳遞到了白小雅的雙腿上,連忙放下了雙腿,杰童也將她放了下去。

站在地上發現自己已經輸了,一雙明媚大目瞪了一眼杰童,杰童感覺混身一冷,她便怒氣沖沖的離開了此處。

“本屆擂主,......公子,你叫什么名字來著?!?/p>

“杰童?!?/p>

那擂臺管理員給他了一枚擂主的令牌,并將三萬兩銀票交到了杰童的手中。

杰童下了擂臺,忙去尋找白小雅所離去的方向,可是卻早已不知道所蹤影,問了許多人才問到了她的家中,在一個小村莊,一戶平常百姓家。

茅草屋里冒青煙,一輪清池在門前,別家小院有嬌女,叩門只愿再相見。

杰童開始在門前敲起了門,等待著白小雅快些開門,好將贏來的錢財交到她的手中。后面有兩人跟蹤,杰童也不愿理睬。

那白小雅開了,開門看到是杰童,甚是驚訝,而后惱怒的看著他“你來找我所為何事?”

“能否讓我進去說話?!?/p>

“小院簡陋,可別嫌棄?!?/p>

白小雅說完此話就走了進去,杰童也跟了進去,關上了房門。

進到屋中一看,那白小雅正在煎藥,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在那床上躺著,看到此來人,忙準備坐起來,杰童快速走到跟前,讓老人繼續躺著。

“你一介女子,就是為了你爺爺,去那擂臺打擂,贏下錢財,好為爺爺買藥治???”

“你都看到了還何必問呢?!?/p>

看著小雅在那專心的煎藥,杰童感覺小雅比剛才擂臺那會更加的散發著迷人的清香。

“給你?!?/p>

杰童將手中那三萬兩銀票遞到小雅的面前。

誰知小雅看都不看一眼,只是打開蓋子,吹散白煙,看藥是否已經煎好了。

“我不要,是你贏了,又來給我做什么?!?/p>

“我贏了就是為了給你啊?!?/p>

小雅放下蓋子,看著杰童,冷笑了一下,說道“你這人還真是奇怪,贏了再跑來送給我,你在是在施舍給我么?”

“不要是么,好,那咱們就把它燒了?!?/p>

杰童將三萬兩銀票直接仍到火中,心中怒氣直冒,感嘆自己為何到了哪里都要受氣,在紫竹山受氣尚且不說了,竟然連一個小丫頭都制服不了了么!

“你不是腦袋有問題,快離開我家?!?/p>

小雅連忙從火里撿出來那銀票,手也一下燙傷了,眼淚在眼眶里開始打轉,因為杰童不知道她有多苦,她一介女流,本就快承受不住了,杰童還要這樣打擊她。

杰童沒有看那燒爛的銀票,而是直接去看小雅的手是否有什么大礙,小雅直接抽回了手,要趕杰童出去。

“既然救你爺爺的錢財都沒了,我更不能走了?!?/p>

那旁的爺爺看此情景有些不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咳嗽了起來,小雅忙跑過去去拍她爺爺的肩背。

“爺爺,你怎么樣爺爺,還好些么?!?/p>

杰童連忙走了過去,替爺爺一把脈,立馬知曉,這是被打傷的。

“來,讓開,我來救你爺爺?!?/p>

“你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p>

“他已經危在旦夕了,讓我來給他輸股真氣?!?/p>

看了一眼杰童那肯定的眼神,小雅心想,他武藝那么高,或許他真的有辦法,便向前走了一步,讓杰童前來。

杰童心想,終于抓住個機會了,連忙將真氣毫不保留的都輸了爺爺,小雅爺爺瞬間感覺身體變的很輕,很是舒服。

“怪不得我打不過他,原來此人懂妖術?!斃⊙旁諦鬧兄畢胱?。

未有多久,杰童額頭流了汗,收回了雙掌,再看那老人時,已經滿面紅潤,氣色回歸。

“年輕人,你真有兩下子,我傷的這么重,竟然給我醫治好了?!?/p>

“不知何人將前輩傷成這樣,經脈斷了三處?!?/p>

白小雅換了態度對他說道“多謝你幫我爺爺醫治好了,不過為了你的安慰,還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p>

“小雅姑娘,還望你告訴我,我一定會替你爺爺討回公道?!?/p>

“好了,天色已晚,我就不留公子了,若有緣相見,我再告知于你?!啊靶⊙?,這哪里是帶客之道......”

躺在床上的爺爺已經起床,他哪里肯放威風凜凜的杰童走,但杰童心想,先走也好,到明日再來拜會。

“我也確實還有些事情,前輩,小雅,杰童告退,改日再來拜會?!?/p>

杰童剛一走出門,小雅才覺得有些不對,連忙快步走出去,送了松杰童,杰童見此情景,已是大樂。

出了門不遠,感覺到了那兩個跟蹤自己的人還沒有走,就喊了一聲“出來吧,早就發現你們了?!?/p>

兩個嘍啰忙跑了過來,見靈童便拜“杰童公子,我們總兵恭候你多時了,還請你能跟我們走一趟,否則小的們交不了差?!?/p>

“總兵,你們總兵是誰?”

“就是這楊花州的夏總兵啊,他聽聞杰童公子好武藝,等著與你一見呢?!?/p>

杰童心想,反正沒有地方去,不如就去會會這個夏總兵,看看是何人人也。

跟著這兩個嘍啰就走了起來,直接來到了揚州城中的一個角落里,這里是一個府衙,上寫著‘總兵府?!找惶そ?,就感覺里面甚是氣派,左右兩邊站滿侍衛,都手持長槍,一動不動,而那內府也是如此,好似都是些高手一樣的站在兩旁,中間地上鋪著一條長長的紅地毯。

“總兵大人,杰童公子已經帶來了?!?/p>

“好,杰公子,來,快請坐?!?/p>

那總兵大人是一個三旬的中年人,衣甲穿的到是甚是氣派,長長的胡須顯示著他那一股英氣,連聲音都盡顯著很強的穿透力。

“總兵大人,喊我杰童就可以了,不知總兵大人喚我何事?!?/p>

“你且先坐下,下人們都在坐著晚宴,今日月光皎潔,清風無限,咱們一邊賞月一邊說事不是更好?!?/p>

杰童心想,這總兵大人還真是客氣,不過也好,聽著蠻有情調,可自己現在為何總是在想著小雅,不管什么事,都想明日能早些到來,好去小雅家,再去拜會。

到晚間,果真如夏總兵說的那樣,月光確實很好,杰童將酒也喝了許多,想這總兵后院原來是涼亭花園,真是別有一番風味,見酒喝的差不多了,杰童又問了起來。

“總兵大人喚來在下,特意在這月光之下,還用這么好的酒肉招待,真不知總兵大人要讓在下做些什么,還請侃侃道來,好讓這酒喝的更舒暢些?!?/p>

夏總兵摸了一把胡須,看了一眼杰童,說道“好,你既然這么急著知道,我這就告訴你,其實有件事想求助杰童?!?/p>

第十七章 一念之間

一直走到了山上,二人的睫毛已經全部成了冰霜的白色,忘奇不愿再往前走,硬使落櫻怎么拉都不想邁出一步。

“忘奇,走,你給我走啊。穿著書童的衣服竟然還怕冷!”

“嗷嗷,嗚...”

書童見此情景,忙說道“不行就讓你弟弟在這待著吧,咱們回來再帶它?!?/p>

“不行,哪能中途拋棄同伴?!?/p>

落櫻一把抱起了忘奇,又繼續前行了起來。

走至洞口,見洞口上方寫著‘冰晶洞’三個碩大的字眼。

“里面想必更冷了,落櫻,你臉蛋凍的通紅,就和你弟弟在外等著我的好消息,我繼續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p>

落櫻確是凍的不行,本就衣服單薄,現在只能抱著忘奇相互取暖。但她擔心書童的安危,也想看看這里面究竟有著什么?!啊安恍?,本姑娘也要繼續,好不容易找到這么一個好玩的地方,怎么能讓你一人獨自分享呢?!?/p>

踏著腳步便走了進去,誰曉得里面上方全身冰棱,腳下全是透明的冰塊,自己的身影在冰塊上都顯現的格外明亮。

“這里真是一個冰晶打造的寶殿,竟然這么美?!?/p>

看著落櫻心花怒放,忙向她說道,小心一點,地上這么滑,別翻跟頭了。

話音剛落,聽的一聲‘呲...咚’一聲,落櫻抱著忘奇,直直的坐在了地上,滿臉委屈,好似受了特大的欺負。

書童上前拉她起來,剛一使勁拉,自己也‘嘩’地滑到了在地上。

二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一時倒不知怎么辦了才好。

“咱們還是攙扶著走,走慢些才好,不然真不知道要摔多少跟頭呢?!?/p>

感覺書童說的在理,緩緩的都站了起來,二人相互扶著,似乎每一步都走的格外的謹慎,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

那邊的冰戲雪聽到了這邊的響聲,睜開了那久睡的雙眼,冰肌玉膚的臉上顯出了一副不屑,眼神中寒氣逼人的看著前方。

從寶座上一個起跳,長長的白色衣裙飄蕩,落在地上,順著冰塊直接向前滑去了,速度極快。

書童與那落櫻剛感覺前面有什么東西滑來,就準備連忙躲開,看著前面一片白越來越近,用扇子連忙要扇開到底是何物,哪知那冰戲雪滑著輕松躲過,直接滑到兩人跟前,推了一把,一時節,書童、落櫻、忘奇都翻滾在了地上,滑出了好遠。

忘奇被摔的直‘嗚嗷’起來,不停慘叫,書童與落櫻也暗暗叫苦,到底什么東西,這么善于滑行,將自己撞得這么慘,好不容易走了那么遠的路,給摔著滑了回來,又白走了。

落櫻雙手半撐著地看向前方,心中一震,“哇,好美,像是一個神仙姐姐?!?/p>

書童一個帥氣的跳轉,站了起來,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冰戲雪,向她問道“什么妖魔,一身是白,報上姓名?!?/p>

“妖魔,敢說我冰戲雪是妖魔,哼?!?/p>

哪知冰戲雪又向書童滑了過去,一個猛撞,又讓書童滑出了好遠。

“書童,你沒事吧書童?!?/p>

落櫻有點慌神,這仙女如此能滑,他們二人在這地方站都站的不是太穩,又怎么會是她的對手呢。

書童撞到墻壁上,震動了上面的幾個冰棱,幾個冰棱直直插了下來,用扇子連忙一遮擋,打掉了那插下來的幾個冰棱。

“敢問是何方神圣?”

書童忙換問話,那冰戲雪也不言語,又一個滑行過去,滑到了忘奇的跟前,一把抱了起來。

“呦,這小東西還蠻可愛的,就把它留下來當做你們擅闖冰晶洞的懲罰好了,快滾出去?!?/p>

“嗚嗷,嗚嗷?!?/p>

冰戲雪將忘奇抱在懷中,撫摸了起來,鄙視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書童與落櫻。

書童自然覺得甚好,早就想將后患除掉,也算是打探了一番這里的情況,等再次前來降服這白女,走到落櫻跟前,想將她扶起來。

“不行,不能將忘奇留給它,書童你快想辦法,忘奇待在這里會凍死的?!?/p>

“我們先出去再想辦法,現在咱們站都站不穩,怎么能和她匹敵呢,先出去再說,忘奇也自然會救的?!?/p>

落櫻被書童拉著一步一步的緩慢的離開了,呆呆的不舍看著忘奇,忘奇滿眼也是眷戀不舍。那冰戲雪又一個滑行,直直得滑回到了自己的寶座上面。

出了洞門,才感到才到雪上,比踩到冰上要舒服的多,起碼能站的穩了,在里面真的是太可怕了,從來還沒體驗過那種的站都站不穩的感覺。

“書童,我們該怎么辦,感覺那白女子也不怎么兇悍,只不過她的滑行太厲害,忘奇也在她手中了?!?/p>

“不要急,我們應該先想辦法,在里面能站的穩才對,不然我的本領和法術都用不上,怎么和她打呢?!?/p>

“那要怎么辦才好?”

“我們先回先前的客棧,讓那老板先給我們一些舊布,將鞋子包裹住,這樣我們就不會在里面滑了,也就可以打敗她?!?/p>

“好主意,我們快回去,好早一些救出來忘奇?!?/p>

“叫我說它還真是你親弟弟啊?!?/p>

落櫻沖書童的背上使勁一擰,兩人便加快了腳步沖那先前的飄香客棧走了去。

“掌柜的?!?/p>

書童一進門就大喊了起來,他心中也是有些不憤,何曾遭過這樣的大敗,被欺凌的連別人的名字都沒問出來,一定要重整旗鼓,好好將心中這口惡氣出了才對。

那店小二走了過來。

“拿些舊布給予我們,讓我們將腳包起來,替你們將那山上作惡的妖魔除去?!?/p>

店小二沒有對說什么,將書童所要之物全拿給了他,二人紛紛將鞋子用布包裹許多層,雖走路不舒服,但這樣卻讓他們再難以站不穩了。

重新回到了冰晶洞,書童與落櫻二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那白女何在?!?/p>

冰戲雪聽到這聲音,甚是厭煩,沒想到剛剛放了他們離開,他們竟然又重新返回了過來,將懷中的忘奇仍在一旁,跳下王座,滑行而去。

“聽著,別給本女仙亂喊,本女仙名叫冰戲雪?!?/p>

“身為女仙,竟然不顧山下的百姓如何,只按自己的快意生活,一直下雪不止究竟何意?!?/p>

冰戲雪這次還想直接沖過來直接撞他們,可惜書童這次腳跟穩,一扇子將她扇到了一旁,落櫻站在書童背后捏了一把冷汗。

“還挺聰明,還知道先讓自己站穩再來找我?!?/p>

“那是當然,我說冰戲雪上仙,我是那紫竹山弟子書童,尋找大師兄路過此處,見這里山下的百姓都因長久的下雪都離開了此處,你能不能高抬貴手,將這里的雪景先暫收一段時間呢?!?/p>

“真是多管閑事,該從哪來趕緊回哪里去,你沒資格與我講此事?!?/p>

書童一看這女子雖美如畫,但孤傲的厲害,不動手肯定是不行看。

用扇子就扇了起來了,伴隨著地上的寒冷就沖冰戲雪身上過去了,哪知冰戲雪滑的極快,瞬間躲開,手中玉劍一揮,上面的冰棱瞬間在聽命,幾十只冰棱都浮在自己面前,尖銳的一面照準了書童,書童有些震撼,不知自己接的下這一招接不下。

扭轉自身,扇子一揮,用出了絕技,竹破萬里浪。

書童與那冰戲雪同時喊了聲‘去’。

眾多竹尖對眾多冰尖,嘩啦啦的紛紛落地了。

落?;瓜胂衲譴問橥胍襖薔蚨紡譴我謊?,自己悄悄的前去救下忘奇,而這次倒不行了,一點一點的向里走時,那冰戲雪執著手中玉劍便向落櫻刺來。

“落櫻...落櫻...??!不要!”

冰戲雪手持玉劍直插到落櫻的胸口,鮮血不斷的向外滴出,滴在了冰地上,冰地似乎不能與那鮮血相溶,一點不沾的向外流去。

書童怒發沖冠,使出混身力氣,扇面換轉,如刀如鋸,向冰戲雪劈來,一刀藍光而過,將冰地上直劃一個大口子,猛烈的撞擊到了冰戲雪的身上。

冰戲雪被打翻了好遠,口中也流出了血,用劍撐著冰地上。

書童快速的跑了過來,點了落櫻的經脈,讓血先暫時不流出。

“落櫻你怎么樣,落櫻你堅持竹?!?/p>

看著落櫻現在如此,書童不知怎地,倒覺得比自己受傷的時候還要痛些,此時的痛,乃是心痛。

“書童你一定要救忘奇,一定要救忘奇?!?/p>

“好好,我一定會救忘奇的,咱們好好的養著它,把它養大,但你要堅持住,我將你扶出去療傷?!?/p>

那旁邊的冰戲雪看此時時機正好,忍著傷站了起來,揮劍在用著法術,集結了周圍的所有寒氣,白色的冷冰一起撲了過來。

落??吹醬舜?,使出所有的力氣,猛然之間將自己搬到了書童的前面,書童還不知道怎么回事。

再看時,‘咔咔咔’那冰戲雪的這招不是別的,正是準備將書童冰凍竹,結果那落櫻替他擋了這一下,自己變成了冰塊,紋絲不動的在冰塊里待著了。

書童大怒,一躍而飛直直的要殺了冰戲雪以解心頭之恨,但冰戲雪雖然受了重傷,身手依舊很敏捷。

執劍依舊能舞,抵擋著書童的招招處處。

書童怒氣加身,不知道哪里來的如此快的速度,沒過多少回合,便把冰戲雪打到了。

快速跑在了冰戲雪的跟前,將扇子放在它的脖頸處,扇子的邊沿發了一道光,異常耀眼。

“殺了我吧,是我輸了?!?/p>

冰戲雪將手中劍一仍,做出求死之狀。

“你既身為上仙,怎能只顧自己不顧百姓,如此自私,你不配做上仙??煒旖溆I砩媳榻飪?,否則我真要了你的性命?!?/p>

書童收回了自己的扇子,兇神般看著冰戲雪。

冰戲雪此時不知如何,到底要救了她,還是要殺了她,心中的冰冷之心開始了斟酌。

想著殺了她回去取雪令旗,只要雪令旗在手,這書童就不再是自己對手。

可是,他將自己打傷了而不殺了自己,自己真的要這么做么。

看著書童焦急地看著冰塊之中地落櫻,冰戲雪似乎知道該怎么做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