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仙本是道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34

仙本是道

娌冲寳*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 仙本是道 江南三少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陸翊 婚姻愛情 歷史 民國 言情

一個擁有神秘身世卻流落人界的少年,一個神秘猥瑣的老頭,一些有趣的故事,命運的安排會帶來什么?當突然有一天,少年遇上老頭,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少年的身世背后又隱藏著怎

精彩章節試讀:

第9章 鴻蒙至尊玄天都煞體

“果然……”

只是這怪老頭生前實力必定是通天徹地,又是誰能令他隕落呢?

“小子,老夫隕落的原因你不必猜測,老夫也不會告訴你,以你現在的實力,知道了對你沒什么好處?!筆ㄋ坪蹩創┝寺今蔥鬧興?,淡淡地道。

“那……老,咳,師傅,你總歸該告訴我們你當年的名號吧,要不然別人問我師傅是誰,我該怎么說?”

石川聞言微微瞇起了雙眼,似乎在回憶,渾身透露出一股滄桑的氣息:“名號?鴻蒙吧,當時的人們都是這樣稱呼我的?!?/p>

“鴻蒙?鴻蒙至尊?你是傳說中的鴻蒙至尊?”秋欣桐吃驚地瞪大了雙眼,她沒想到面前猥瑣的怪老頭竟然會是傳說中的強者。

“桐姨,你聽說過?”陸翊不清楚為什么秋欣桐會如此吃驚。

“小丫頭,沒想到你竟然知道老夫?怎么樣,是不是想嫁給老夫?沒問題,老夫還是單身,未曾有過道侶!”

陸翊以手捂頭,無力吐槽,果然拜了個無良師尊。

“去死,誰要嫁給你!”秋欣桐臉上閃過一絲酡紅,接著又道:“翊兒,我先說一下時代的劃分吧,當世人習慣分為洪荒時代、遠古時代、上古時代、中古時代、近古時代、荒古時代,而后便是現在了?!?/p>

鴻蒙至尊是后荒古時代最絕艷的六大至尊之一,被稱作最接近帝境的人!但是,據傳鴻蒙至尊為沖擊帝境,于神魔戰場悟道,但最終卻是了無音信,有人說鴻蒙至尊沖擊失敗身死道銷,也有人說鴻蒙至尊突破了帝境,飛升仙界。

當年眾說紛紜,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了。更為奇怪的是,其他五大至尊也陸續消失無影,這在當時掀起了一場浩浩蕩蕩的尋找至尊傳承的熱潮,后因死傷眾多才被各大門派強行壓下。

“我也是在師門某一隱秘典籍看到過,只是沒想到……”

“只是沒想到老夫會出現在這里是吧?”石川有些自嘲地笑道。

“前輩,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

“當年啊……”石川有些低迷,“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p>

“去死!”

“這件事關系重大?!筆ㄕ蘇成?,“以后你們會知道的?!?/p>

“好了,下面說正事吧。這把鳴鴻刀你們準備怎么辦?”石川一臉垂涎地道。

陸翊與秋欣桐面面相覷,鳴鴻刀的價值自不必多說,拿出去就會被爭得頭破血流的存在,但鳴鴻刀的煞氣卻又讓人忌憚。

“咳,那個,桐姨,鳴鴻刀交給你處理?!甭今綽氏卻蚱瞥聊?。

“翊兒……”秋欣桐當然知曉陸翊并不是在害她,而是把鳴鴻刀讓給了她。

“桐姨,師尊,我已經有軒轅劍了,鳴鴻刀對我來說只是雞肋?!?/p>

鴻蒙至尊沉思了一會兒:“這倒也是,況且軒轅劍乃是圣道之劍,鳴鴻刀集萬載煞氣,兩者相遇猶如仇敵相見,必要僵持不下?!?/p>

秋欣桐點了點頭,石川卻是皺了皺眉頭:“丫頭,你……”

“石老,我知曉煞氣的厲害,實不相瞞,我有一個侄兒,比翊兒癡長幾歲,他是……”

石川聽語眼中精光爆閃,眉頭也緊蹙在一起:“玄天都煞體?”

“石老也知曉這種體質?這種體質雖不被世人所知,但絕不弱于那些神體!”

“胡鬧!”石川猛然大喝一聲,與之前的嬉戲模樣大相徑庭,“你哪里知道玄天都煞體的厲害?”

“石老……”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石川強壓心中的怒火,接著道:“他現在修到幾轉了?”

這是玄天都煞體專有的說法,共有九轉,每修成一轉,都會增加無與倫比的威力。

“我離開的時候是二轉,現在估計應該達到三轉了吧?!?/p>

“三轉?”石老松了口氣,如果他還全盛時期,自然不必擔憂,但他現在只剩下一道靈魂體,實力大不如前,又如何應對大成的玄天都煞體。

“師尊,玄天都煞體究竟是什么?聽你的語氣似乎是很危險的體質?”

石川看了一眼秋欣桐,說道:“混沌未開,盤古在中。后盤古一斧劈開混沌,清者上升為天,濁者下沉為地。天地初開,尚不穩固,盤古神便以身為柱撐在天地之間,數十萬載后,天地安穩,盤古神見一片虛無,便身化世間萬物,而玄天都煞體便是來自盤古體內一絲濁氣?!?/p>

陸翊有些驚異,他沒想到玄天都煞體和他的五德之身會有一絲聯系。

“玄天都煞體為盤古濁氣所化,每一次出世都會掀起腥風血雨,與那鳴鴻刀一樣,為天道所不容?!筆掀沉艘謊鄄逶謔咨系拿璧兜?。

石老嘆了口氣:“丫頭,我問你,你那侄子修到二轉后是不是變得極為暴躁,動不動就要殺人,見到血就興奮?”

“這……確實如此!”秋欣桐倏然跪下道,“我知道前輩一定有辦法可以控制玄天都煞體,還請前輩幫我?!?/p>

“桐姨,你這是干什么???師尊,徒兒也求你了?!甭今匆才闋徘鐨勞┕螄?。

“哎,你們起來吧,我又沒說不救?!筆涎壑猩涼凰客純?,似乎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

“多謝石老?!?/p>

“師尊,之前的你所說的另一位盤古之體的奇才是我隔代的師兄吧?”陸翊笑嘻嘻的道。

“你這小子怎么會知道?”

“玄天都煞體鮮為人知,而師尊不僅知之甚詳,而且有辦法可以控制,師尊一定是仔細研究過?!?/p>

“好小子!確實如此,當年恰逢鳴鴻刀現世,若被玄天都煞體得到,勢必如虎添翼,我那弟子尚未修至巔峰,卻碰上了已修到八轉的玄天都煞體,最終硬是拼得同歸于盡。當我閉關結束知曉時,已是悔之不及?!筆ú亮瞬裂勱?,“之后數百年我便苦心研究玄天都煞體,翻閱前人典籍,終是被我想出了一個勉強可以控制的法子?!?/p>

迎著秋欣桐迫切的目光,石川揮了揮手,打出一道神念融入秋欣桐的識海中:“這就是控制的方法?!?/p>

“前輩大恩,欣桐永記于心?!?/p>

石川隔空攝來鳴鴻刀,從棲身的戒指中拿出一個刀鞘將刀插入:“這是以域外星鐵打造的刀鞘,可以有效的隔絕鳴鴻刀的煞氣。記住,丫頭,你那侄子在尚未徹底控制玄天都煞體之前,切不可讓他接觸此刀,否則后果不可預料?!?/p>

“欣桐明白?!?/p>

“對了,師尊,那石棺中是什么???”;陸翊有些好奇地敲了敲,這石棺的材質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似木非木。

石川有些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嘿嘿,是你師祖留給他徒子徒孫的好東西哦?!?/p>

看著老頭再度猥瑣的笑容,陸翊打心眼里覺得不靠譜,但俗話說好奇心害死貓,他還是忍不住推開了石棺,卻沒想到從石棺內傳來了一股難以抵抗的吸力,整個人措手不及的被吸入了石棺中。

“石老,這……翊兒他不會有事吧?”秋欣桐有些擔憂。

“無妨,是好事哦?!笨囪誘忖隼賢吩緹橢闌岱⑸裁?。

與此同時,盤坐在第二道石門外的眾人也被一股神秘力量傳送到了不同的所在,去尋找他們各自的機緣。

第18章 翰天秘境(三)

傳送陣上的門戶很大,內部一片璀璨。透過那道門戶,隱約可見內部有猛禽擊空,神猿長嘯。

各門派翹楚接連現身,從各自門派的強者手中接過一個潔白的玉符,讓門外的一眾散修看得莫名其妙,有些不解。

“這是和傳送陣同時出現的神物,據傳在秘境中有神奇妙用,可以保命?!庇邢⒘橥ㄕ叩陀锏?。

眾人心中震撼,仔細詢問,究竟這玉符是何物。

“據傳,前幾日昆吾閣曾有一名筑基期弟子持玉符進入秘境,剛入其中,便遇上了金丹期的神禽,那名弟子被神禽洞穿元神,本該喪命,卻被玉符包裹著傳送出秘境,撿回了一條命!”

“這玉符本就是保命的符咒,要不然你們以為,那些門派會讓自己門內的天驕翹楚去冒險嗎?”有人嘆息,這是事實。

玉符只能用一次,持有者被玉符包裹并傳送回古城,若是執意再進入翰天秘境,再被擊殺的話就只能殞落了。

眾散修再羨慕也無用,誰讓他們身后并無門派撐腰。

陸翊隱在人群中,并沒有急于亮出自己的身份。

“我說,小六子,你們天魔宮好歹也是雍州三大勢力之一,不會就真來了你一個吧?”

陸翊聳肩,攤開雙手:“胖子,讓你失望了,貌似就來了我一個?!?/p>

“……”

“胖子,別多想了,天魔宮的弟子除了我應該不會有其他人了?!甭今磁牧伺惱乓環駁募綈?,“走吧,我們該進去了?!?/p>

陸翊帶著張一凡和晨曦走向傳送陣,這一舉動自然引起了眾人的矚目。因為此刻是各門派天驕進入秘境的時刻,還未輪到散修。

“那三個人是怎么回事?”

“他們是哪個門派的翹楚嗎?”

“不會吧?看他們的修為并不高???”

……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陸翊走到了傳送陣前。

坐鎮傳送陣的是數名昆吾閣的元嬰期強者,其中為首的一人上前阻攔道:“爾等不等入內!”

“看吧,果不其然被攔下來了?!?/p>

“小子,回來吧,別丟人了!”

在眾人的嘲諷聲中,陸翊冷笑一聲,也不說話,徑直從戒指中取出一枚黑色令牌扔了過去。

“這小子還裝,真當他是哪個大門派的翹楚不成?”

“看著吧,那小子遲早得被轟下來,只可惜那個水靈的小娘子了,陪著那小子一起丟人!”

那名昆吾閣的元嬰期強者本打算一掌打碎那飛來的令牌,卻陡然瞥見那黑色令牌上的“魔”字,臉色不禁一變,原本挺直的身軀也微微彎了一些,伸出雙手接過那枚令牌。

其他幾名昆吾閣強者見狀,紛紛圍了上來,瞥見了為首的那人手中的令牌,臉色皆是一變。

“天魔宮少主令牌?”

“會不會是假的?”

“不可能,每個門派的令牌內都有各門派獨特的印記,這是難以仿造的?!?/p>

“那他會不會是去黑闕城的……”其中一人陡然想起了什么,低聲道:“別忘了,這座古城離黑闕城不過一炷香的時間?!?/p>

“這……不錯,確有可能!”

傳送陣下方的眾人看著數名元嬰期強者竊竊私語,不由得驚訝,難道這小子還真是某大教的弟子?

“敢問小友可是天魔宮陸翊少主?”為首那人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沒辦法不小心,雖說天魔宮和昆吾閣同為雍州三大勢力,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天魔宮遠比昆吾閣強盛。

這不僅因為天魔宮在雍州立教已逾萬年,更因為現任的天魔宮宮主凌坤的存在,據傳凌坤已經一只腳踏入了合體期,要知道,各門派掌門的修為大多在分身前期徘徊!

現在,凌坤唯一的弟子就在他面前,更何況前幾日,凌坤為了這個弟子,還親臨黑闕城,他能不小心嗎?

“不錯,是我!”

“陸翊少主,為何不早亮明身份?也免了誤會?!?/p>

為首那人陪笑道,雙手遞回了令牌,又從袖中取出了三枚玉符遞給了陸翊。

“陸少主,請好收回玉符,關鍵時刻有大用?!?/p>

陸翊神色緩和,道了聲謝,接過玉符就帶著晨曦和張一凡進入了傳送陣。

為首者見陸翊進陣,才放下心來,看又著臺下亂糟糟的散修喝道:“爾等靜靜,等各門派弟子入陣后,你們便可進入!”

紫氣東來,一片祥和。

陸翊他們墜落在地,打量周圍的景物。

這片區域,古樹稀稀疏疏,但都蒼勁無比,每一株都需要十幾人才能合抱過來,老皮開裂,宛若龍鱗。

老樹的枝葉并不繁茂,可以見到天光。樹與樹之間距離非常大,彼此間空地開闊,有紫霧飄動,并伴著霞光,大多是從東部區域涌過來的。

陸翊進入秘境,感受到了濃郁到化不開的靈氣。

“好地方,若是能在秘境中修煉一年,等若外界的數年!”張一凡揮了揮拂塵,一臉的感嘆。

“有種熟悉的感覺,似曾相識?!背筷賾行┟悅?,她記憶中根本沒來過,但為何有種熟悉感?

陸翊聞言一驚,而后釋然,晨曦本就身世神秘,來歷甚大,說不定在沉睡以前曾去過類似的秘境!

“咦?”張一凡盯住了石山下的一棵青藤,“一株青靈藤!”

張一凡大喜,頓時沖了過去,準備伸手摘了下來。

哧!

突然,裂空聲響起,一道赤霞極速而至,張一凡靈覺敏銳,側身避了過去。

這是一枝赤紅色的羽箭,插在石頭上,尾羽還在顫動!

“這是一片禁地,你們不得接近!”前方一座石山上,有人發出警告聲。

那是一個青年男子,赤發濃密,眼如銅鈴,手持巨弓站在那里,跟一截鐵塔似的,并且周身靈氣澎湃,氣勢迫人。

“筑基巔峰,而且壓制了很久!”

陸翊與張一凡第一時間作出了判斷,這是個猛人!

“閣下未免太霸道了些?”

后方有散修陸陸續續進入秘境,被傳送到這一區域,見青年男子如此行事,心中不忿,有人喊道。

“我離火宮行事向來霸道?!蹦喬嗄昴兇釉鞠率?,張弓又是一箭。

先前說話的修士猝不及防,就被一支赤紅色的羽箭洞穿頭顱,當場被射殺。

青年男子這一箭狠而準,一箭斃命,沒有給那個修士任何機會。

“你……”

那人的同伴正欲上前,卻被人拉走,遠離此地。

“快些走吧,離火宮可不好惹!”有人勸道,“離火宮是靈州的頂級實力,你我等散修招惹不起?!?/p>

很快,一些人隱于林中,就此不見。有些人留了下來,對自身的實力無比自信,沒有退走。

陸翊心生不滿,喝道:“離火宮又如何?我可不怕你!”

“天魔宮的少主!”未曾離去的人中有認出了陸翊。

“哦?”

那青年男子輕蔑地一笑,一招手,那株青靈藤飛了起來,朝他而去,落在其手中。

“那便接我一箭!”青年男子說話間張弓便射,其箭快如閃電。

陸翊見狀,并未閃躲,只是運轉靈力,緩緩伸出了右手,只見右手金光一閃,便抓住了那道赤紅色的箭影!

又一用力,箭羽應聲而短。

青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沒想到這個才筑基中期的少年竟可以空手接下他看似隨意的一箭!

陸翊倒是并未覺得有何難處,這幾日來他一直在鉆研《仙》經,雖未真正踏上那條路,卻也有了幾分感悟,周身也有仙氣彌漫,猶如謫仙降世。

“我接了你一箭,你也接我一劍!”

陸翊喚出一柄靈劍,御劍刺了過去。

“以為我不擅長近戰?”

青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揮弓直劈而下。

“叮!”

劍弓碰撞,發出刺耳的金屬音。

青年男子左手持弓,右手卻從背后取出一枝箭羽朝陸翊小腹刺了過去。

“幻劍指!”

陸翊并指如劍,迎著箭羽斬了過去。

青年男子面色不變,右手虛晃,竟同時射出數道箭羽,將劍氣一一擋下。

陸翊揚手,靈力運足于劍身,朝青年男子當胸刺去。

青年男子再次以弓擋開,右手卻揮出一道火焰巨掌。

“焰陽掌!”

陸翊收劍,一劍劈開火焰巨掌。

“以你筑基中期的境界來說,算是不錯了。不過,可敢再接我一箭?”

青年男子向后躍起,在空中便張開巨弓射出一箭。

陸翊嚴陣以待,卻不料那赤紅色箭羽竟從他身旁射過!

射歪了?

青年男子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不對!”陸翊心中一凜。

余光卻陡然瞥見了那箭射向了一旁毫無防備的晨曦,陸翊大吼一聲:“你……卑鄙!”

陸翊將速度提至最高,卻跟不上那箭羽的速度!

此時張一凡也數丈之外,根本來不及救援!

眼看赤紅色箭羽將要射中晨曦之時,晨曦的身前卻突兀的出現了一個身影。

韓寶華!

只見他胸前出現了一道黑白之光,形成了一對陰陽魚,將那箭羽吞噬!

隨后,韓寶華手臂一揮,輕叱一聲:“去!”

那被吞噬的箭羽竟然以比原來更快的速度反射了回去!

陸翊見晨曦無事,向韓寶華到了一聲謝,隨后看向青年男子。

“今日,我必殺你!”

青年男子避開反射回的一箭,輕笑道:“哦,你確定?”

陸翊揚手,數柄靈劍出現在身遭,紛紛向青年男子激射去。

一場大戰再次開啟!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