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玄幻奇幻 > 寒天隕神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32

寒天隕神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讳簲寮€: 寒天隕神 寒衣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寒夜 仙俠 寵婚 校園 貴族

百年前,天裂三日,帝國大祭司攜六大高手一去不返。神器丟失,帝國岌岌可危,諸多勢力暗藏禍心,百年時間風雨飄搖。寒夜離開十年后回歸,皇族前往西極之地,各方聞風而動,命

精彩章節試讀:

第10章 我不讓你去

寒夜隨手就殺掉一位無極高手,在在場的人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無極高手在一般人眼中,就已經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高手,可是寒夜依舊隨手就殺掉了,連眉頭都皺一下。

寒夜和七皇子走了很久之后,在場的人才陸續離去。有一部分人已經想著要離開了,他們不習慣被人管著,這樣一種拘束的生活。

可是,既然來了,皇族會讓他們離開嗎?

在大院的后院,有一座獨立的小院,那是大祭司暫時落腳的地方。

現在大祭司就在園中樹下坐著,手邊是涼了幾次的茶,卻沒有喝一口。前院發生的事,旁邊正有人向他匯報。

大祭司沒有說話,直到七皇子和寒夜走進來,侍者才恭敬的退出去。

“大祭司?!逼呋首有欣?,寒夜只是抱拳,七皇子本要拉他,可是想到他恐怖的實力,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你們來了。在外面無需多禮,青兒起來吧!”大祭司轉過頭看了寒夜一眼。

“寒公子功參造化自不必說,別人隨不及你,但一身修為也來之不易。如今你輕易就剝奪別人獲取造化的機會,不覺有違天和嗎?”大祭司對于寒夜殺掉胡龍的事還是介意。

“昨晚之事引來天譴,大祭司有沒有覺得有違天和呢?而且我不覺得我有什么錯,造化這種事是機緣,但也要有實力才能得到。既然他不如我,還要和我爭,不是自尋死路嗎?”寒夜不以為意道。

“是嗎?真希望寒公子有朝一日,技不如人的時候也能說出這樣的話?!貝蠹浪糾湫?,將旁邊涼茶一飲而盡。

寒夜并未接大祭司的話,反而坐到大祭司對面的石椅上,反問道:“大祭司覺得這樣一直隊伍,到西極之地尋寶,有幾成把握可以活著回來,又能回來幾人?”

“這不是你該操心的吧!”大祭司冷冷回道。

寒夜輕笑,“大祭司莫不是記錯了,我已是探險隊的統領,當然要對這支隊伍負責,你說呢?”

“哼!”大祭司冷哼,轉過頭開口道:“做好你該做的就是了,何必多問!”

“莫不是大祭司根本就沒想這些人回來,所有所謂的尋寶高手,只不過是皇族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而找來的炮灰?”寒夜左手撐在石桌上,上身前探,威逼大祭司。

“寒夜,你過分了?!貝蠹浪灸張?,七皇子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算了,無所謂了,反正你們對我無能為力,想把我當做炮灰,你們還太弱?!焙拐趴竦拇笮?,起身離開。

“對了,我不喜歡千夜這個人,所以這次皇家的隊伍里就不要有他了?!焙顧低?,毫不停留的離開了。

大祭司的手緩緩從石桌上拿起,好好的桌子上有一個手印。

“寒夜,你欺人太甚!我皇族的事,你也要插一手,早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貝蠹浪痙⒑?,石桌碎成一塊塊的,掉落在地。

“那個千夜是什么人?和寒夜什么關系?”大祭司想到寒夜所說,開口問道。

七皇子看到大祭司暴怒的臉色,小心答道:“千夜,寒夜,玉夜在十年前并稱帝都三夜,如今擔任皇城禁衛軍統領一職,是帝國表面上的第一人,疑似達到了無極境界?!?/p>

“千夜這十年間在帝都很低調,基本除了做好本職工作之外,經常一個人在家苦修?!?/p>

“幾天前寒夜回來時與他見過一面,不歡而散,后來和玉夜一起去找寒夜,導致玉夜離開帝都。千夜和寒夜幾乎走向了對立?!?/p>

“我想寒夜不想千夜出現,就是因為這件事吧!畢竟太礙眼?!逼呋首鈾低?,看到大祭司在出神,沒有打擾,輕輕退了出去。

大祭司坐在獨院中,許久都沒有動。他不知道這次寒夜牽扯進這件事,有什么目的,但他明白,寒夜絕對不會好心助他取得神器。

寒夜是一柄利劍,用得好可以傷人,用不好,就會傷己。

皇城,凌霄寶殿。

眾官林立,千夜跪在下首。

“陛下,下官請求參與這次尋寶,望陛下成全?!鼻б箍儀?。

“千夜,你身為禁衛統領,有職責護衛皇城安穩,不可擅自離去。這次探險你就不用去了?!狽縋盎實劬芫?。

“陛下,皇城安穩有千萬皇城禁衛軍,兩位副統領實力不弱我幾分,我不在也可以護衛皇城。望陛下能夠讓我前往探險,護衛七皇子安危?!鼻б拐?。

這次如果他不能一起前往,他如何才能幫到寒夜。

寒夜如果真的失去阻止皇族的,那么他將一個人面對所有人的,不管明槍還是暗箭,他都得一個人扛。就算是他如今實力斐然,但是西極之地的險惡,若被人算計,生死難料。

“千夜,探險隊有寒夜這等高手,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不必多說?;食腔掛闋?,不可輕離?!狽縋盎實廴舨皇塹么蠹浪久?,也就不會如此拒絕千夜。

“陛下!”千夜依舊不愿放棄。

“千夜,你不必多說,回去吧!這件事不必再提?!狽縋盎實燮鶘砝肟?。

千夜跪在殿下,久久不曾起身。他明白若不是有人阻撓,皇帝肯定會答應他的。

千夜疲憊的回到住所,他知道肯定是寒夜不讓他去的,而理由也肯定不會是寒夜對皇族說的那樣,厭惡他的存在,而是不想他被牽扯,遇到危險。

“回來了?你不用去求那個風陌皇帝,沒用的?!焙溝納舸永鏤荽?。

千夜停下腳步,看著走向他的寒夜。有那么一陣恍惚,似乎十年前的那個寒夜在向他走來,可他也明白那不可能了。

雖然寒夜并未有害他之心,而且一力要把他拉出這灘渾水。十年時間,無論如何,寒夜早已不是那個寒夜了。

而且,如今寒夜要做之事十分危險,絕對不會相認,以免把他拉下水。就算沒有變,也會裝作變了。更何況,既然決定暗中幫他,那么就不必拆穿。

“為什么?你怎么知道皇帝不許我去?”千夜明知故問。

“因為是我不許你去的,我不點頭,沒有人會答應讓你去的?!焙估湫?。

“你為什么不讓我去?寒夜,莫不是這一行危險,你不想我去冒險?”千夜心中一動。

“呵呵,千夜,你想的太多了吧!不想讓你去,只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你太礙眼?!焙棺?,嘴角抽搐。

千夜知道寒夜是故意如此說的,可是聽到這樣的話語依舊讓他心中難受。

“是吧!是我想多了,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寒夜了?!鼻б箍醋藕溝謀秤?,既熟悉又陌生。

“你以后不用再去找任何人求情了,沒有人會同意你去的。哈哈哈?!焙勾笮?。

“寒夜,你來我這里一趟,不會是專門來笑話我的吧!”千夜坐下,想到了離開的玉夜。無論寒夜本意如何,這般傷害,定會傷了玉夜的心。辛虧玉夜離開了,千夜心想。

“你怎么想無所謂了,我只想告訴你,無論你怎么恨我,我不點頭,你那里也去不了?!昂瓜蟯庾呷?,眼角掃過,果然發現有人在盯著千夜的居所。

千夜沒有答話,也無話可說,再說就會說穿了。

“寒夜?!鼻б雇蝗喚械?。

寒夜猶豫了下,站住了腳步。

“那群人中,有我一個朋友,叫做莫良?!鼻б顧坪踉謐匝宰雜?,聲音很小。

“和我有什么關系?”寒夜問道,他看到門外有人一直在徘徊,眼角等著他和千夜。

“他這次前往不是為了尋寶,而是為了?;に艿?,他和其他人不一樣?!鼻б固鶩?,“我希望能看在我們以前的情分上,你能照顧下他?!?/p>

“行,我答應你。不過,這件事后,無論以前有什么恩怨,你我之間從此再毫無關系,天上地下,形同陌路?!焙股羲樸行┎?,被他很好的掩飾了。

千夜聽到形同陌路的時候,終于有了些反應,抬頭看著寒夜走出門,消失在街角。

寒夜一直緊繃著,直到走進自己的小院,進入里屋之后,整個人好像一下子被抽光了所有力氣。

“千夜,我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我會對你說出,天上地下,形同陌路這樣的話語?!焙固弊諞巫由?。

千夜雙目有些許濕潤,“就算是知道你是故意這么說的,聽到這話依舊會有心疼的感覺。寒夜,不知道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不是也如我一般難受?”千夜閉上雙目。

第23章 咒界

“我不甘心!就算你是天選者,那又如何?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哪怕從此萬劫不復?!敝淥緩鹱?,已經消失的下半截身體,在他的掙扎下,又開始凝聚。

隕神劍攜無上之力,對準了咒。但是咒的那些詛咒規則之力雖然被壓回了咒的體內,但是并沒有消散,而且和寒夜有一定的聯系,阻止著寒夜。

“天選者,你是我們注定的克星,但也是我們最大的機緣,只怪我沒有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遇到你。不過,既然沒法殺掉你,那么你就在這里迷失吧!”咒一臉堅決,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決定。

“你要做什么?我保證不傷你,讓你回歸神的身邊,你停下?!焙箍醋胖淥檔?,他感覺到了隕神劍的嗡鳴。

“遲了,天選者,你不該來到這里的,我不該遇到你。既然我們相遇,這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敝淶納硤逍榛?,膨脹。

“停下,我們可以改變命運不是嗎?還有,你為什么一直稱呼我為天選者?”寒夜大聲喊叫,但是遲了。

咒沒有留一絲余地,催動全身的詛咒之力,上接詛咒規則,下引這里的詛咒之淵。身體完全虛化,膨脹,在一瞬間就將這里完全籠罩。

“咒界!”咒的聲音傳來,這里整個變了。

小門外,莫良正在和吳天對峙,他感覺到了吳天身上有和小門里一樣的力量,陰冷,惡毒。他明白風莫愁說的一定沒錯,只是剛才不小心把風莫愁的名字叫錯了,他的身份暴露了。

“吳天,這小門里有什么?你不會不知道吧!還有你身上的力量怎么回事?你也被操控了?”莫良直接逼問吳天,寒夜和千夜現在深陷其中,生死不知,他一定要問個明白,才可能進去救他們。

吳天也沒有再逃避,現在無論如何逃避都沒有作用了。

“這里面的那個生靈的名字叫做咒。據我所知,或者說用他告訴我的話來說,他不是人,甚至不是任何生靈?!蔽馓旎匾淶諞淮渭街淶氖焙?,咒告訴他的那些事。

“不是任何生靈?那是什么?”莫良問道,不是生靈,就應該沒有生命跡象,怎么還會活動。

“別急,等我說完你就明白了,那時候有什么不明白的,也不用問我了,因為我知道的一定都會告訴你。你聽不明白的,說明我也不明白?!蔽馓燜閌淺溝追趴?,就算咒能活,那么和寒夜這些人打完,還能有多少力量呢?

“你怎么會不明白你講的話,少在這里蒙騙我!”莫良不敢置信,有人會不明白自己說的話什么意思,這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這些話都是咒告訴我的,他并沒有告訴我為什么,所以我也不明白。我說,你還聽嗎?不聽我也就不白費口舌了?!蔽馓觳荒頭車目?,這會他因為巨大的壓力,還有體內詛咒之力的侵蝕,隨時可能會失控。

“我聽,我聽。你快說吧!我保證不再打斷你?!蹦疾恢牢馓煸趺幢涑燒庋?,但他明白這時候還是不要激怒他的好。

“咒曾經告訴過我,這個地方叫做詛咒之淵。這樣的地方在帝國內有十三處,但這樣的地方都是獨立于天地,且自身封印著的。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會降生到哪里?”

“但是多年前,三大家族為了囚禁一些皇族,將這里挖開了,導致大量的怨念受到詛咒之力的牽引,在這里匯聚,于是他選擇了在這里降生,這樣可以最快讓他穩固自己?!?/p>

“但是他沒想到,他降生的時候,這里竟然關押著云王。剛降生的他很是虛弱,被云王用生命封印在了這里。經過多年的恢復,他勉強能將神念傳出封印,引我到此?!?/p>

“咒說他是詛咒之力的規則顯化,擁有最純凈的詛咒之力,可以讓我突破,于是我聽從了他的話,接引詛咒之力入體。就這樣我突破到了無極之境,但是為了不讓外人發現,我封印了自己的力量?!?/p>

“這件事情大概就是這樣子,寒夜他們進入的是詛咒之淵,在那里和咒戰斗,會最大程度的影響戰力的發揮,這會不知道是死是活。不過我奉勸你,不要想著進去救他們?!?/p>

咒說完看了一眼小門,這里雖然給了他機遇,讓他突破到無極境界,但是這些力量太過于惡毒,當年折磨的他死去活來,要不是忌憚這些力量會對他自身造成傷害,他現在應該已經突破了無極境界,成為化身境界的高手了。

“為什么不要我進去救他們?”莫良問道,雖然在里面會削弱戰力,但是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總會多出勝算的。

“這里面全部是詛咒之力,在外面你還可以抵擋住,暫時不受影響。但是,這里面的詛咒之力太強,你這樣進去一定會被侵蝕,然后變得和他一樣,到時候你會幫誰的忙就不好說了?!蔽馓熘缸叛罨⒍?,也就是風莫愁說道。

莫良猶新反駁,但也明白吳天說的沒錯,可讓他就這么等下去,他不甘心。寒夜和千夜在里面不知道怎么樣了,他怎么能夠什么也不做?

“故事講完了吧!真是精彩,看來你和你身后的那家伙都要感謝我三大家族了,吳天!”

輕笑聲傳來,吳天轉頭,剛好看到站在通道里的楚一,還有楚一身后悄悄靠近的楚族大量高手。吳天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你跟蹤我?”吳天強忍著憤怒和恐懼,質問楚一。本來事情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只等寒夜和千夜出來,或者等咒殺死他們兩個,虛弱的出現,那時候還不是他說了算??墑?,如今楚族的人橫插一腳,讓整個事情又變的復雜了。

“跟蹤嗎?你可以這么說,不過你還沒有質問我的資格!”楚一笑臉依舊,但語氣寒冷,手中折扇一揮,一股大力直接撞擊在吳天身上,將之擊飛。

“別來無恙??!莫良。寒夜和千夜就是進入這個小門了嗎?”楚一從吳天身上轉回目光,看向一旁抽出劍的莫良。

“別這樣,再怎么來說,我們都是帝都出來的,也算有些香火情,如今寒夜他們身處險境,我們應該先救他們不是嗎?楚一按下莫良的手,將劍插入劍鞘。

莫良沒有在嘗試拔劍,剛才一瞬間,楚一表現出來的威壓,絕對是化境級別的,對方要傷他,他根本無能為力。但是,楚一憑什么幫他們?就因為他說的一同來自帝都?不可能!

“你想做什么?難道你想進去?那道小門里有什么我們都不清楚,你就這么相信吳天的話?”莫良這會也冷靜了下來,現在只能相信寒夜他們沒事,盡量拖住楚一,不然真被楚一進去了,里面就會變得更復雜。

“就算吳天說的是假話,那又有什么關系?里面是什么樣,你我進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楚一說著來拉莫良,想要進入小門內。

“家主,不可以,那地方太危險,屬下愿意先行前往,一探究竟?!背瓿隹?,他不想楚一進去,但是他也明白他無法阻止,所以他請求先行一步,至少可以為楚一試探出危險。

“退下,你沒聽他說以你的實力進去只會幫倒忙嗎?”楚一直接拒絕,然后拉著莫良走向小門。

這時候,吳天不顧傷勢,掙扎著站起來,然后向大牢外沖去。楚一放下莫良,一個閃身就擋在了吳天的身前。

“吳城主,這么著急上哪去?”

吳天滿臉的焦急,但是無法從楚一手下逃走,只得急道:“楚一,不管如何,相識一場,奉勸你趕緊和我離開吧!咒應該是輸了,他自動回歸了天道,也就是融入了神。他利用這一瞬間對詛咒規則的最大影響,開啟了咒界,如果我們不快點離開,就會被永遠的困在這里?!?/p>

“咒界?”楚一還在沉吟,小門那里突然噴薄出無盡的詛咒之力,直接席卷四方。

“所有人退后?!背緩鵲?,同時跟上了吳天,離開此地。莫良看著小門,一咬牙,也離開了。既然寒夜能打敗咒,就一定能夠出來吧!他這樣想著,也離開了這里。

“以我之力,接駁天道,以我之身,融入詛咒。我咒,用我千百萬年的沉睡為代價,開啟塵封的咒界之門,接引咒界的降臨?!?/p>

“降臨吧!咒界?!敝淶納舸挪桓?,在這詛咒之淵回蕩,寒夜根本來不及阻擋。

一股磅礴的威壓直接降臨,寒夜感覺身體一重,知道他已經無力挽回,現在也只有先出去,才能再做打算。抱起地上的千夜,寒夜用最快的速度向著盡頭奔跑。

他們從這里進來,就一定能從這里出去。來到剛進入的地方,寒夜揮動隕神劍,猛力向前斬去。一陣漣漪,眼前被封住的黑色山巖慢慢融化,一道窄小的們出現在眼前。

寒夜抱著千夜鉆出門,果然回到了外面,只是地上除了風莫愁再無一人。寒夜收起隕神劍,一手抱著一個,快速的沖向大牢外。他剛沖出大牢就聽到頭頂的轟隆聲。

塵土飛揚中,大牢已經完全被掩埋,莫良在一旁被人架住無法動彈。

寒夜一眼就看到了楚一,但是他來不及多想,踢開架住莫良的人,順勢帶動莫良向遠方跑去。

“詛咒之力是沒法用土石擋住的,有多遠跑多遠吧!”寒夜還是不想看到楚一等人拜拜送命。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