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草芥亦修真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31

草芥亦修真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浠婂ぉ鐨? 草芥亦修真 往圣絕學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張馳 百合 虐戀 校園 架空

一個草芥芻狗一般的張馳無意中重生了,回到了高考前的教室里,居然還帶著一部修仙功法,從此開啟了他波瀾壯闊、鋤強扶弱、扮豬吃虎、快意花叢的修真生涯。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八章做我女朋友

正氣門還剛成立,一沒場地,二沒資金,人也只有大貓小貓七八只,還是低調點為好,畢竟這樣的門派勢力不可能得到國家和執政機構的認同,說白了還是一個非法組織,如果以武犯禁、違法亂紀,一旦觸犯了某些人的切身利益,突破了高層限定的底線,就會成為重點打擊的對象。前賢說過:“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的,這可是古人從血淋淋的歷史事件中總結出來的慘痛教訓呀!

一路無言,他們來到了北門一條背街小巷里,停在一棟略顯陳舊、長滿苔蘚的圍墻邊,雖然院子里栽了各式各樣的花木,有幾株月季還在爭奇斗艷著。但因為很久無人打理,長出了很多蒿草和狗尾巴草,讓原本精致幽雅的花園顯得有些蕪雜、零亂,甚至有點“草盛豆苗稀”的味道。

張叔家的房子是一棟三層小樓,外墻比較陳舊,墻根下落著一層樹葉,長著幾莖雜草,墻裙上還泛著新綠,屋檐邊排水管下還有漏水的痕跡,看來是老建筑了。

張叔笑道:“馳兒,這里就是蝸居了,走,我們進去坐?!?/p>

張端輝哐當一聲打開鐵門,領頭走了進去,還大聲嚷嚷道:“媽,可以吃飯了嗎?”

里面傳來一個明顯中氣不足的女聲:“就快好了,你那個同學來了嗎?”

張馳走進去,換上一雙皮拖鞋,循聲走到廚房前笑道:“阿姨好,我叫張馳,是輝輝的同學?!?/p>

廚房里滋滋的油炸聲停了下來,一個臉色蒼白的中年婦人穿著圍裙、用手巾擦著手走了出來,看她形銷骨立、消瘦虧虛的樣子,張馳知道她肯定有病。

阿姨笑道:“馳兒你坐吧!輝兒,你幫張馳泡一杯茶?!?/p>

張馳走到客廳,看到里面的擺設也相當簡單,唯一值錢點的東西應該就是那臺十七英寸的彩色電視機了吧!

張叔將他拉到沙發上坐下,端了一杯茶給他,說道:“輝兒就是平時慣著了,又小心眼,又任性,這么大的人了,還不知道幫她娘做點事?!?/p>

張馳笑道:“張叔,她能夠生在你們家,那是她的福氣呀!有你們呵護照看著,她用得著做什么事呀!”

過了一會兒,五個熱氣騰騰的菜上桌了,在張叔的千呼萬喚下,張端輝才滿臉怨尤地從二樓下來了,不滿地嘀咕道:“就是你總是催來催去的,我這盤游戲又沒能打過?!?/p>

張叔臉色一沉,嗔怒道:“你再說一句試試看?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同學來了也不陪著說說話,要高考了還沉迷于游戲,你母親病了也不知道幫著做點事情,都這么大個人了,還一點都不知道體諒人?!?/p>

張端輝第一次看爸爸發這么大的火,眼圈一紅、水霧矇眬,眼看就象淚如雨下了。

阿姨端著盛好飯的碗走過來,柔聲說道:“老張,孩子都這么大了,還有客人在這里,你就少說兩句吧!”

張叔哼了一聲,拿過一瓶喝了一半的瓶子酒,倒了兩杯,說道:“來,馳兒也喝一點?!?/p>

張馳前世酒量很大,喝個半斤八兩的絕對不會醉,自回到十七歲后,他還滴酒未沾,見張叔隨意,他也端起酒杯和張叔碰了碰,喝了一小口,嘖嘖贊道:“好,這可是正宗的茅臺?!?/p>

張叔呵呵笑道:“你小子平時經常喝酒嗎?連什么酒都能夠嘗出來?!?/p>

張馳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也只是偷偷喝過一回,所以將這茅臺酒的味道記下來了?!?/p>

阿姨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到張馳碗里,說道:“馳兒,阿姨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吃一坨試試看?!?/p>

張馳將紅燒肉吃下去,贊嘆道:“阿姨的菜做得真好,肥而不膩、入口香甜,比我們村里的大廚做的還要好吃些?!?/p>

阿姨笑道:“馳兒就是會說話,阿姨做的菜哪有大廚做的好吃呀!我只是生病在家靜養著,借了幾本菜譜在家學著做?!?/p>

張馳笑道:“阿姨,等下我幫您看看,應該很快就會好起來的?!?/p>

阿姨驚喜地問道:“真的很快會好嗎?人民醫院的醫生都說這是個慢性病,只能慢慢養著,而且要特別注意不能受傷流血,如果流血不止那就危險了?!?/p>

張馳點頭道:“您放心吧!我學了一種《混沌訣》,等下教給你們,只要認真練,用不了多久就會康復的?!?/p>

張叔問道:“昨天你救那個產婦的時候,就是用的這個什么《混沌訣》嗎?”

“嗯,這種功法十分神奇,修煉出來的真元不但能夠療傷治病,還能夠提升體質,自從我修煉這部功法以來,我所有的書只要看一遍,就能夠牢牢的記住了?!?/p>

張端輝聽到這句話,喜上眉梢,說道:“張馳,你是說你上午教我的功法,可以讓人過目不忘?”

張馳點點頭,她呵呵笑道:“那太好了,我再也不用這么辛苦地背考點、記單詞了?!?/p>

吃完飯,張馳給張叔和阿姨引導著學會了《混沌訣》,還用盡全力幫阿姨將全身經脈疏通了。

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張叔開車送他們兩個來到校門口。

下了車,兩人并排走進去,輝輝弱聲道:“張馳,今天真是謝謝你了?!?/p>

張馳搖搖頭,苦笑道:“這有什么,舉手之勞而已?!?/p>

輝輝問道:“你想好考什么學校了嗎?憑你全縣第一名的月考成績,應該可以考華夏大學和京城大學吧!”

張馳笑道:“這個事情我還真沒想過,如果能夠去華大和京大,也算不錯吧!”

輝輝攢拳上揚道:“我也考華大和京大,到時候我們再同學四年?!?/p>

張馳轉過頭來,看著她那張白晰精致的臉,看著她微微上翹的薄唇,看著她澄澈熱切的眼神,笑道:“沒想到我這個老同學越看越漂亮,越看越迷人了,做我女朋友吧!”

輝輝俏臉一紅,揚拳斥道:“壞張馳,接我一拳?!?/p>

張馳哈哈笑著,閃身跑了,留下她在后面兀自追趕著。

張端輝氣喘吁吁地跑進教室,看到張馳已經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沖她做著鬼臉,她瞪了張馳一眼,走到座位上坐下。

第二十九章金泉劍器靈

爸爸嘆氣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現在多買幾棟房子多好,這可比我們修地球賺錢多了,可惜我們也沒余什么錢?!?/p>

張馳笑道:“老爸,不管干什么都要適可而止,錢這東西是賺不完的,只能慢慢來。大姐,明天上午我帶你去看看房子吧!”

大姐一聽買房子可以賺大錢,也就不推辭了,說道:“那好,我以前打工的時候還存了點錢,我明天去取出來?!?/p>

張馳拿出自己的存折,說道:“這個錢還是我出吧!哦,對了,爸,我今天經過村部的時候,和易書記商量了一陣,想將村上的預制板廠及后面的山全部買下來,我想開個文武學校。易叔說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到時候會來告訴你的?!?/p>

爸爸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過了一陣,才說道:“那得多少錢呀!你一不偷二不搶,哪里來那么多錢?”

張馳想了想,說道:“錢的事情我去想辦法?!?/p>

晚上,張馳盤腿坐在陽臺上,將自己戒指空間里的那塊金塊拿了出來,掂量了一下,發現足足有十斤重,這種世俗界的東西雖然被普通人追捧不已、奉為至寶,但在修真者的眼里卻只是一坨用處不大的低階煉材而已。今天張馳在村部之所以敢發出買下預制板廠和整座山的豪言壯語,就是從這塊金子激起的膽氣。他如果缺錢用,只須將金子賣掉他就有大筆的錢可以動用了。

他拿出一把刀,將整塊金子切成十塊,每塊一斤左右,然后收進戒指里面,開始修煉起來。

突然他聽到一縷細微的聲音在自己身邊響起:“喂,小子,你怎么不用靈石修煉呢?”

張馳睜大雙眼,游目四顧,見附近沒有一個人,于是驚訝地問道:“是誰?深更半夜的裝神弄鬼,不怕人嚇人嚇死人嗎?”

“呵呵,我怎么嚇你了?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而已。你儲物戒指里面明明有那么多的靈石,為什么不用來修煉呢?有靈石相助,你的修煉速度才會更快呀!”

“你,你在哪里?”張馳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一無所獲,于是驚道。

“呵呵,傻小子,我在你的丹田里面呢!”

張馳將靈識打入丹田,看到一把小巧玲瓏的小劍在里面靈動飛舞著,或盤旋流轉,或跳躍急馳,或畫出各種各樣的軌跡圖形,或停在空中,與張馳的靈識對面靜立。

張馳試著用靈識發出信息:“你,你就是那把割傷我手的金劍?”

“是呀!你好笨哦!拿著神器在手,竟然不知道認主。我見你笨手笨腿的,所以自作主張,讓你認主了。嘻嘻?!?/p>

張馳疑惑地說道:“那你是人還是鬼呢?為什么你沒有身軀呀!”

“切,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我只是金泉神劍的器靈而已?!?/p>

“哦,你是器靈,那你可以從劍里面出來嗎?”張馳問道。

“那有何難!”器靈說完,閃身出現在張馳的身邊。

張馳看到他全身赤裸,赫然是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模樣。

張馳笑道:“你沒衣服穿??!要不要我做件衣服給你呀!”

小男孩搖身一變,身上頓時顯現出一件金光閃閃的衣服。他得意地笑道:“怎么樣?漂亮吧!”

張馳笑道:“漂是漂亮,就是有點刺眼張揚了點,如果讓別人看到了,說不定會搶了你的衣服去賣錢的?!?/p>

小男孩哼道:“如果有人敢搶我的衣服,我就唰唰唰,將他大卸八塊?!?/p>

張馳摸了摸他的頭,感覺和丁丁、西西的頭一模一樣,于是笑道:“我就叫你小金吧!在這里你可不能胡亂殺人哦!這里的人都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殺了他們會遭天譴的?!?/p>

小金點點頭,指著月行山的方向說道:“哥哥,我感覺那座山上埋了好東西,我們去看看吧!”

張馳大喜道:“哇,小金,你還能尋寶??!”

小金得意地點點頭,說道:“那當然,想當年我鼎天大世界的時候和主人一起搜刮了很多星球,收集來的天材地寶、法寶靈器那是堆積如山呀!只可惜主人被仇人追殺,自爆神軀而死了?!?/p>

張馳諤然道:“你主人死了,為什么你一點事也沒有?”

小金一臉惆悵地說道:“唉,主人自爆前,將我收進了這枚儲物戒指,然后將戒指扔進了無底深淵,直到現在才被你重新認主?!?/p>

張馳對自己體內的這枚戒指一直心存疑惑,不知道它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現在有了小金熟悉情況,自然要仔細詢問清楚了。

他問道:“小金,這枚戒指是什么時候認主的呀!”

小金想了想,說道:“好象有幾天了吧!那天我在戒指里面昏昏欲睡,突然感覺戒指里面能量涌動、陣法流轉,有了被認主的獨特氣息?!?/p>

張馳點點頭,說道:“哦,原來是這樣,看來那個幫我回到十七歲的人還有點良心,沒有將我赤條條、光溜溜地扔回來不理不睬?!?/p>

濟世戒空間的法門塔里現在已經裝上了一個三米長、二米寬的神奇幕布,里面經?;岱懦鲆桓瞿昵嶁』鎰擁納釷德?,靈老、英姐等人有事沒事地總愛守著幕布,看那個小伙子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英姐笑道:“靈老,夫君在說你有良心呢!”

靈老哼道:“這小子真是把好心當作驢肝肺,我為他做了這么多,什么事情都考慮得周周到到、絲毫不缺,他卻說我只是有點良心,真是氣死我了?!?/p>

英姐說道:“咯咯,夫君什么事情都記不起,你要他怎么說嘛!他說要辦什么文武學校,肯定想把《法門神訣》傳授給地球上的普通人,你難道不怕擾亂那里的正常秩序嗎?”

靈老想了想,說道:“算了,隨他去吧!這樣雖然會影響地球的正常進展方向,但對普通人來說還是一大福祗嘛!說不定這事做成了,還會成為馳兒的一大功德呢!”

英姐點點頭,說道:“這個小夫君現在是出落得越來越俊朗不凡、超塵出彩了,只怕又會惹來一大筆的風流債呀!”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