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鴛鴦結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20

鴛鴦結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鎵嬫満璧? 鴛鴦結 廢柴又一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傅少綰,傅滹稷 婚姻愛情 仙俠 情有獨鐘 穿越種田

傅少綰活了一十六年,暗戀傅滹稷一十二年,向來不太識得情滋味。奈何我本將心照明月,明月總是照溝渠。南境一個算卦的老道士和她說她這一生有個桃花劫,傅少綰一直不信,直到

精彩章節試讀:

第11章 月出

一片沉默里傅滹稷嘆了一聲。

我吸了吸鼻子,先前那股難過又漫上來,眼里氤氳出水汽。

其實再怎么說,我也不過一十六歲,又如何能在知曉自己喜歡自己親哥的情況下還毫不畏懼。

他走下來站在我對面,面無表情道:“何事?”

我勉強笑道:“來接你回家?!?/p>

他默了又默,最后還是招少思拿了外袍,我愣愣的看著他穿上袍子,整理發鬢,有些不知所措。

他欲伸手揉我的頭,卻又在半空放下,眸子里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最后又歸于平靜:“走吧?!?/p>

我跟在傅滹稷身后亦步亦趨,想著自己心胸向來寬廣大度,便準備不與他計較近日來的生分,熱絡道:“三哥,你要不要喝碗羹湯?我去找荷香給你做?!?/p>

傅滹稷抬頭望天,又低頭望我,沉吟道:“其實我只想回房睡個覺?!?/p>

我提起裙擺跑過去和他并排走著:“那我送你回去?!?/p>

傅滹稷:“......”

至屋門口,他推開門,轉過身,說:“到了?!?/p>

我瞇眼笑:“我看著你進去?!?/p>

傅滹稷:“......”

無奈的又轉身,尚來不及抬腳,我將頭抵在他的背后,他僵了一僵,壓抑道:“阿綰,不要鬧?!?/p>

我聽見自己說:“三哥,我有話同你講?!?/p>

他深吸了一口氣:“阿綰,回去!”

我將手纏上他的腰,身子埋在他的脊窩,悶悶道:“我一貫清楚你曉得我喜歡你,可日子久了我還是會難過?!?/p>

又是一片沉默,我抱的久了亦該松手了,胳膊開始從他的腰上撤回來,關節微微有些酥麻,想著等下回去阿蕪要是沒睡,便讓她給我揉一揉,要是睡了,便喊她起來給我揉一揉。

傅滹稷突然轉過身,目光沉沉的盯著我,高深道:“你可知你剛才說了什么?”

我不知道他這是什么反應,有些許錯愕。

可這個人他果然很令人琢磨不透,他下一句話說的是:“不早了,回去休息吧?!?/p>

我趕在他關門前跳進他的屋子,爬上他的床,蓋上他的被,扯笑道:“阿稷好夢?!?/p>

傅滹稷眼底泛起幽光,深深的瞧了我一眼,轉腳去外間睡了。

我估摸著他睡熟了以后,也起身去了外間,見他狼狽的蜷縮在榻子里,腿也沒有地方放,心下軟的一塌糊涂,便搬了張椅子坐下瞧他。

他的睫毛并不很長,勝在濃密,月光也很眷顧的照在他側臉上,比起平日里的吊兒郎當,此刻倒是更深入人心。又見他悠悠轉醒,便扯了個笑,歡快道:“三哥好巧,你也睡不著?”

傅滹稷緩慢睜開眼,隱約有一道流光劃在眸子里,我驚了一驚,不曾想他剛睡醒竟驚艷到了如此地步,又一想他這副樣子約莫被清韻瞧了幾百瞧,臉色白了一白,不再開口講話。

他將散著的烏發隨手束在腦后,隨意打量我一眼,起身往內屋走去。

我原本打算,若他現在說一句:“好巧?!北憔黽撇輝諭直鹋?,可他果然是個很沉得住氣的人。

我揉了揉眼,隱約覺得眼前事物開始有重影,攤開手瞧了一眼,果然有些水珠。

我抬腳走進屋里,看見他彎著腰在鋪床,他瞧見了我,冷哼道:“還不滾過來鋪床!”

我愣了一愣,反應過來后一溜小跑過去撲進他懷里,朝著他笑:“阿稷,你是要和我一起睡嗎?”

他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一只手抱住我的腰,遲疑道:“阿綰,你可知踏上這條路便回不了頭了?”

我在他懷里蹭了蹭,堅定道:“阿稷你不曉得,我一早便想染指你了!你之前洗澡我是故意偷走你衣服的,可你屋子里竟然還備有一套!”

他僵了一僵,冷然道:“你洗完澡不換衣服嗎!”

我訝然道:“還要換衣服的?”

他默了一默,咬牙道:“滾出去!”

我美滋滋的抱緊他,朦朧里覺著此生無憾了。

第9章 有狐

本該就此別過,薄廙千卻道前些日子承蒙照應,要請我吃趟酒席,我雖覺得搶了阿蕪的功勞,但還是從善如流的跟著他進了天香樓。

誠然跟著傅滹稷去了不少地方,但都是在南境,自是比不得京城繁華,因此也看得出這天香樓著實不錯。又見他要了個雅間款款坐下,派頭擺了個十足,道:“把你這里好吃的全端上來?!?/p>

知他果真是有心要請我,便不在矜持,抖了抖臉皮笑了笑,道:“你這店里可有風穿金衣?”

那伙計喜道:“客官也曉得這道菜?”

我納罕道:“這竟是個稀奇玩意?”

那伙計一副猥瑣的形容湊過來,小聲道:“客官不知,這天香樓原來的大廚就是做這道菜出名的,后來那大廚的娘子紅杏出墻勾搭了先前的掌柜,聽聞那大廚一怒之下將二人都給砍了?!?/p>

我抖了個激靈,亦湊過去小聲道:“再后來呢?”

那伙計許是多年終于遇到了同道中人,激動道:“后來那京兆府尹就將人發配邊境充軍了!”

我瞧著他面色通紅,便遞了杯茶給他,那伙計謝過,還想再同我講些什么,被薄廙千一個眼神止了聲,只好行個禮下樓去了。

我捧著茶杯出神,薄廙千忍不住開口道:“怎么?你認識這大廚?”

我唏噓了兩聲,感慨了兩聲,道:“豈止是認識,我還在南境和阿蕪偷了他兩只雞換了幾串糖葫蘆,真是想不到他竟有這么段過往?!?/p>

這一念便想起他稍顯笨重的身材,又想起往昔我的零花錢被大哥克扣便十分心安理得的跑到他那里蹭吃蹭喝,他不僅不惱,還笑瞇瞇的招呼我多吃點,雖曉得他是念我爹爹的救命之恩才對我諸多寬容,此時心下也不禁有幾分羞愧,更是護短的在心里編排起那不知福的小娘子。

薄廙千懵了一懵,詫異道:“雞如何能同糖葫蘆交換?”雞分明比糖葫蘆貴的多。

我覺得他的要點抓的有些偏,但還是認真道:“菜怎地還不上來?”

薄廙千默了一默,識趣的招呼薄乾下樓催去了。

吃完這頓飯,我同他合該好聚好散,行至門口,朝他揖了一禮道了句:“后會有期?!?/p>

抬腳便走,不及兩步,又被他拉住了胳膊。我曉得自己花容月貌可比清韻,他對我情根深種十分正常。但如今我是個小少年的模樣,同他在這酒樓門口拉拉扯扯十分不妥。

便扯了個笑:“我知你情深意重,不舍我離去,但我出來的久了,該回府了?!?/p>

他不急不惱:“我只是想送你回府而已?!?/p>

我閉上嘴巴,老臉紅了一紅。

一路無話,他看起來心情很好,嘴角一直帶著笑,我故意帶他走了許多冤枉路也不計較。傅滹稷也愛笑,但多是皮笑肉不笑,便問他:“你天天有什么好笑的?”

他彎眼笑:“不過是身側的人值得我笑罷了?!?/p>

我面無表情道:“你倒是多情?!?/p>

他眉開眼笑:“阿綰不知我說的是誰嗎?”

我面不改心不跳:“我同你不熟?!?/p>

他喜笑顏開:“那阿綰多喚我幾次便熟了?!?/p>

他臉皮實在太厚,本姑娘敗下陣來。

至門口,又揖了一禮:“后會無期?!?/p>

說罷轉個身就跑了。估摸著他看不見我了,才蹲下來喘口氣。

我想起年前在南境占的那個卦,占卦的老道士捋著胡須說我命相太貴,他占不得,我盯著他瞧,說他在啰嗦我便拔了他的胡子,他縮了一縮,才捏了個指法,神神叨叨的說只占得我這一生有個桃花劫,若過得去便相濡以沫富貴一生,過不去則孤獨終老相思淚盡。

我那時莫說一株桃花,就連個上門提親的書生都不曾有過,隨即便棄于腦后了,更是覺得那些傳的他神乎其神的人只動嘴皮子不動腦子,誠然亦還想過去砸了他的攤子。

如今細想,道士合該是道士,只是我這株桃花委實到的晚了些。

但他口中這個桃花劫,卻又是哪個劫?又合該是哪個劫?我又如何過去?

我將跑得越來越遠的思緒收了一收,站起來走向屋子。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