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現代言情 > 冷面總裁霸道愛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18

冷面總裁霸道愛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鏁? 冷面總裁霸道愛 牧東籬雪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唐淼,易云昊 仙俠 豪門 虐戀情深 空間

N大中文系教授任東偉與唐淼青梅竹馬,新婚第二天,任東偉遭遇車禍,尸骨無存。唐淼含悲遠走異國,一年后在加拿大富豪摩西女兒芭拉的訂婚宴上邂逅酷似任東偉的男子,HW地產總經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十四章訂婚

HW名下的凱悅酒店,大宴會廳裝飾得喜慶華麗,各路記者早早候在大廳。

木成林匆匆來到易云昊身邊,低聲道:“易董和夫人不來訂婚現場,你看,儀式是否.......”

易云昊瞪了木成林一眼:“接唐小姐的車到了嗎?”

木成林回答:“應該快到了,女方父母不知道是否出席?”

易云昊沉了沉那雙好看的星目,輕哼一聲:“缺誰儀式都要進行下去?!蹦境閃值閫吠訟?。

白色小禮服,精心設計的發型,淡妝素裹,朱唇輕點,戴了定做的精美首飾,唐淼自有一股華貴出塵的韻味,與高大帥氣的易云昊站在一起,如一對璧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易云昊傾身問唐淼:“伯父伯母呢?”唐淼小聲說:“他們有點為難?!幣自臍灰還嶗淠牧成瞎疑弦黃?,對來賓微笑。

易云昊一幫朋友是最先到的,“膏藥”、蘇自清、郭大鵬、楊寒松里里外外忙著,許燕玲、馮樂樂在招待女賓,藏羽和朱冰正在角落里聊著天。李菲兒和他們不熟,在一旁無聊地坐著。

天河市有頭有臉的商人官員陸續入場。

市餐飲業老大趙奎走進大廳,此人膚色偏黑,身材偏高,瘦長臉,一雙眼睛不大,但透著陰冷和復雜。他身邊是他女兒,個子高挑,五官端正,畫著濃妝,眼光看唐淼,有嫉妒、有不屑還有仇恨,天河市鉆石一樣奪目的男人,她心儀已久。

趙奎走近易云昊:“恭喜易少?!幣自臍煥衩駁氐閫?。趙奎有意與易家聯姻,曾托人說過,易云昊對他女兒趙姝沒有感覺。

方柏軒和苗欣鈺也走了進來,方柏軒和易云昊打了招呼,苗欣鈺則是看也不看唐淼,徑直走過去。

司儀說完開場白,易云昊拉著唐淼走上臺,恭敬地對臺下鞠了一躬,“各位來賓,各位親朋,感謝各位百忙中見證我和唐淼的訂婚儀式,感謝大家的祝福?!?/p>

司儀正要進行下個儀式:互換訂婚戒指,大廳里忽然靜了下來,易薄天和董黛陰沉著臉進來,郭大鵬的父親郭留栓和蘇自清的父親蘇伯仲,都是易薄天多年的好友,郭留栓說:“老伙計,你忙啥呢?我正要打電話?!彼詹儺Φ潰骸壩直簧┳硬×??!?/p>

易薄天和董黛沖親朋好友一一點頭。然后走上臺去,大家正想聽易薄天夫婦的客氣話,不想易薄天對大家說:“今天大家都在,我想聲明一件事,昊天訂婚一事,我事先不知道,現在知道了,我不認可,叨擾大家,易某愧疚。今天略備薄酒,給大家賠罪,來的都是至厚親朋,云昊年輕,不要笑話。各路媒體朋友,今天這則消息,還請不要宣揚?!?/p>

整個訂婚現場一片寂靜。苗欣鈺的聲音忽然響起:“唐淼,你薄情到丈夫尸骨未寒,就急著另結新歡,你婆婆至今臥床不起,你可去看望過?”

一片竊竊私語聲,趙姝是天河市電視臺新聞部副主任,所以她正站在電視臺幾個記者身邊,揚聲說道:“今天的新聞雖然震撼,但易董說了,不方便報道,我看大家都撤了吧?!幣妝√旄屑さ乜此謊?。不想她話鋒一轉:“不過女主角背后的故事,我想大家應該是感興趣的?!?/p>

易云昊一雙利目直射而去,李菲兒看到臺上的唐淼臉色越來越蒼白,搖搖欲墜。心提到嗓子眼。易云昊的一幫好友初始以為,他訂婚的對象肯定是那晚嬌美而又聰慧狡黠的李依依,當看到是唐淼時,有點驚異,但也被她清水不染塵震驚,目前的狀況,是一個比一個一頭霧水。

易云昊側身看著易薄天和董黛,壓抑著怒氣低叫到:“爸媽,非要弄得這么難看嗎?”董黛冷哼:“沒勸你停止嗎?”易云昊梗著脖子:“我要是還不聽呢?”易薄天眼里含了冷漠:“我會收回你的20%股份,易氏繼承人的人選我會重新考慮?!?/p>

唐淼看著易云昊,她懷著奢望,盯著易云昊令人迷醉的眸子,認為易云昊可以為她舍棄這些,但易云昊還是讓她失望了。他父親的話,讓他眸子里的掙扎淡了下去。他選擇沉默,那就代表了屈服。

唐淼看到許多人的指指點點和目光的鄙夷不屑。覺得頭越來越昏,意識越來越模糊,她看見東偉哥嘴角含笑向她走來,喊她:“丫頭,過來?!?/p>

唐淼邁步迎過去,腿卻絲毫用不上力。模模糊糊,她仿佛聽見李菲兒驚慌的叫聲。

第八章 方柏軒

方柏軒端著一杯茶,佇立在辦公室的窗前。乳白色真絲長袖襯衣,松松地扎在垂感很好的銀灰色長褲里。體態勻稱,一頭烏發收拾得有型有款,國字臉上,眉峰微蹙,一雙幽深的眸子在茶色鏡片后閃著鷹隼般的光芒。

他俊逸儒雅,舉手投足隨和得體而又不失果斷。雖到天河市時間不長,但他“穩準狠”的手法卻是早已聲名遠播。

秘書小黃敲了敲門進來問道:“方市長,海關王局長來了?!狽槳匭砩匣噬銜潞偷惱信剖轎⑿Γ骸翱燁??!蓖鹺Q笫嗆9丶┧驕指本殖?,三十五六歲年紀,健康的小麥膚色,一雙機警的大眼睛,憨厚又不失機敏。中等結實的身材,板寸頭,筆挺的制服,襯得人有派又精神。

小黃放下兩杯泡好的龍井,輕輕關上房門。

王海洋看看方柏軒笑道:“方市長骨子里的無敵風雅呵?!狽槳匭旖俏⒀錚骸澳謀鵲昧四閌稅鬮湟昭?!”王海洋爽朗地大笑“過獎了!”

王海洋是特種兵轉業到地方,擒拿格斗,確實不差。王海洋啜了口茶:“西湖龍井,新的?!薄熬湍闋斕??!狽槳匭ψ糯蛉?。你那一份一會兒我讓司機放你車上。王海洋開玩笑地說:“你這是公然行賄?!幣蛭郊依弦詠磺檣詈?,兩人說話也隨便。

方柏軒正色道:“老爺子讓把畫捎出去的事,你辦的怎樣了?”王海洋嘆口氣:“這件事有難度,我給下面的人說了是贗品,是嫂子帶給M國親戚的。但按規定,文物類贗品也不準出關?!?/p>

方柏軒道:“老爺子一生研究古代書畫,尤其中意宋朝揚無咎的《四梅圖》,移民去了我姐那里,想讓我把這幅畫給他送過去”。

王海洋恍然大悟:“哦,我聽家父說過,應該是揚無咎最出色的作品,四梅純以水墨繪成,花朵作白描圈線,不加暈染,四幅圖一未開,一欲開,一盛開,一將殘,全幅呈現出勻協、恬靜、清淡的閑野韻味。我們家老爺子對這幅畫也是贊不絕口?!?/p>

方柏軒思忖片刻:“這樣吧,海洋,畫既然帶不出去,我們只好留下,不讓你為難?!?/p>

王海洋搓搓大手:“這樣最好,我剛到海關,有些政策不很了解,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能以權謀私?!?/p>

方柏軒說:“晚上去我那,咱哥倆喝兩杯?!蓖鹺Q笠∫∈鄭骸案奶彀?,我還有一攤子事?!?/p>

仲春黃昏,彩霞滿天。紫云閣是一幢二層別墅。周圍是一人高的白色柵欄,門前的草坪修葺整齊,鵝卵石小徑兩旁綠竹郁郁蔥蔥,左邊花園里各色牡丹爭奇斗艷,芳香陣陣。右邊魚塘里紅色錦鯉游的正歡。

這是方柏軒父親方釋之在市郊的老宅,方老前年移民去了方柏軒姐姐方柏慧那兒,方柏軒和苗欣鈺的獨生女兒方婉儀也在姑姑哪里讀研,他們就搬到這里。

別墅內裝修古樸簡單,一色的紅木家具,四壁上也掛著名人字畫。方柏軒到家的時候,苗欣鈺正在準備晚餐,保姆有事回去了,苗欣鈺親自為方柏軒煲了紅棗蓮子粥。

吃完飯,方柏軒幫妻子把碗收拾到廚房。拉著妻子的手到花園里散步。苗欣鈺說:“柏軒,婉儀今天打電話說想你了?!狽槳匭擔骸懊ν暾庹笞尤タ純窗職趾團??!?/p>

散完步,方柏軒去書房處理事情。苗欣鈺去洗澡。他們的起居室是大氣的褐色格調。褐色的皮床,占了三分之一的空間,褐色磨砂推拉柜子,褐色的沙發,屋里新插的百合溢出清香。

方柏軒忙完,也洗了澡??醇磣排荷醮碌拿縲李諏徵緄奶逄?,從后面打橫抱起放在床上。年近四十的苗欣鈺,舞蹈演員出生,體型玲瓏,膚如凝脂,方柏軒將頭埋在苗欣鈺脖子里,輕嗅了嗅:“好香,想我了沒有?”

苗欣鈺嗔怪地冷哼:“日日思君不見君吶,圍著你的鶯鶯燕燕那么多,你也不寂寞呀?!?/p>

方柏軒噙著妻子的紅唇,親了又親,壞壞地說:“又瞎想了,我請你驗收?!笨澩蟮拇采狹餃搜桿儼諞淮?。方柏軒一直在意苗欣鈺的感受,每次春風一度,都會在苗欣鈺的無力嬌聲催促中,奮力沖上云端。

這次小別更是要照顧妻子的感受,方柏軒感到妻子越來越強烈的回應,一會揉搓著那對大白兔,一會用嘴叼著,托起她的腰肢,方柏軒展示著他的雄風,聽著苗欣鈺的嚶嚀聲,飆上云端的快感一浪接一浪,奮力一挺,他喊出了一個名字,不是他平日纏綿時叫的“鈺兒”,苗欣鈺清晰地聽到在她耳畔叫了一聲“嬌嬌”。

酣暢淋漓后,方柏軒筋疲力竭地睡去。苗欣鈺起身去洗手間一遍遍沖洗下身,心情越來越糟,躺回床上,她敏感地覺察到丈夫的異樣,再無睡意。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