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都市職場 >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14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寮€濂?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瀟湘夜月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趙飛陽,錢銀杏 搞笑 總裁 虐戀 校園

她也就二十歲出頭,身穿黑色吊帶裙,反手按在桌子上,穿著高跟鞋的右腳向后翹起,身子前傾仰著下巴,很高傲的樣子。這么年輕的公司總裁?趙飛陽愣了一下。不過他這兩年經歷最

精彩章節試讀:

第29章 故計重使

李老板也連忙緊走了幾步,來到劉煙紅面前,臉上帶著諂媚:“劉總,抱歉,真的非常抱歉,都是我不好,我、我不是人!”

李老板說著,抬手對著自己那張胖臉,啪的就是一記耳光,把他的眼鏡秘書給嚇得一哆嗦,看向劉煙紅,這個劉總是誰???

“別這樣,李老板,老趙?!繃躚毯煨鬧形⑽⑻玖絲諂?,有意無意的看了趙少一眼,矜持的笑道:“誤會,只是一場誤會而已?!?/p>

趙云朋和李老板,齊刷刷的點頭:“是,是誤會,還請劉總原諒!”

“誤會,是不存在什么原諒不原諒的?!繃躚毯焯?,攏了一下鬢角發絲問道:“老趙,我可以走了吧?”

趙云朋馬上回答:“劉總,您請,您隨意。如果,如果您還有空閑的話,我和老蔡想請您去江城大酒店小坐,算是正式給您賠禮道歉?!?/p>

“都說是誤會了,不用道歉,我還有事,等以后有機會吧。老趙,李老板,再見?!繃躚毯熳?,對值班經理等人點頭示意后,快步向電梯那邊走去。

從頭至尾,劉煙紅都沒有和趙少說一句話,甚至都沒有正眼看他一眼,仿佛倆人根本不認識,趙少方才出手只是見義勇為而已。

可趙云朋和李老板,這倆在社會上混了多年的老油子,卻能看出什么。要說劉煙紅總和這個年輕人沒關系,那是騙鬼!

劉煙紅是誰啊,這么晚了還在這種檔次的酒店中,擺明了就是來幽會情人的!她不搭理年輕人,是不想大家看出他們倆的關系。

但這并不證明,趙云朋真要是找年輕人的麻煩,她會無動于衷!

不過趙云朋倆人就算看得出劉煙紅和趙少的關系,可也不敢說出來,只是對他示好的笑了笑,就灰溜溜走進了別的房間內。

窗外的公路上,街燈向天邊蜿蜒而去,好像一顆顆亮閃閃的星星。路上的車輛,在夏日夜間的九點,依舊川流不息。

一場大雨過后,清新的夜風從南部山區吹來,徐徐的吹在人臉上,輕柔的好像情人的手,讓趙少感到很愜意。

趙少雙手抱著膀子,站在窗前看著江南美麗的夜景,表面很淡然的樣子,但腦海中卻在飛快運轉著,這個劉煙紅,究竟是什么來頭?

趙少并不否認,劉煙紅總這個嬌俏姓感的小女孩,身為梅山集團老總的妻子,在普通老百姓眼中,絕對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畢竟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開得起法拉利。

在這個有乃就是娘,有錢就是爹的經濟社會中,有錢人誠然會受到很多人的尊敬,甚至忌憚,可趙少卻很清楚,在華夏這個國家,就算你擁有富可敵國的財產,但在當官的面前,也得乖乖的當孫子!

如若不然,當官的只需動動嘴皮子,就能讓有錢的傾家蕩產。

這是一個現實,不容反駁。

可是,今晚那個老趙,為什么在認出劉煙紅后,會拿出一副討好的奴才嘴臉呢?

趙少不是職員,但他也很清楚,別說劉煙紅只是錢張根的妻子了,就算錢張根今晚親臨現場,依著趙云朋的職位,也沒必要這樣諂媚。

還有那個李老板,在趙云朋和他說了句悄悄話后,當時就嚇得臉色慘白了。趙少可不會天真的以為,李老板那樣忌憚劉煙紅,絕不會是因為她有個億萬富豪丈夫。

趙云朋倆人對劉煙紅的前倨后恭,只能說明了一個問題:劉煙紅的真實來歷,絕不簡單!

甚至,趙少隱隱猜到,劉煙紅的真實來歷,恐怕就連錢銀杏都不知道。

那么,劉煙紅到底是什么來歷呢?或者說,根據‘每一個光鮮的女人背后,都站著一個強大男人’的定論來推斷,劉煙紅背后那個真正強大的男人,是誰?

趙少很好奇,也很想知道??傷杖鮮讀躚毯烀歡嗑?,就算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的。

“嗨,站在她背后的那個男人愛誰就誰,干我屁事!”趙少曬笑一聲,直接把煙頭彈出窗外,轉身向坑邊走去。

不知道為什么,趙少想到劉煙紅身后站著個強大男人,那個男人卻不是錢張根后,心里竟然有了隱隱的不舒服,渴望她這時候能夠回轉,然后把她雅在坑上,狠狠的干!

趙少當然明白,他有這種不正常的心理,純粹是嫉妒,嫉妒劉煙紅背后那個強大的男人而已。

“我真是個傻比,怎么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趙少輕輕抽了自己嘴巴一下,從坑頭底下拎起他的帆布包,拿出了筆記本電腦。

連上電源,插上無線上網卡,開機后,趙少直接登錄了國際最大的殺手平臺。

迅速的滑動著鼠標,找到錢張根的名字后,趙少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從他應承任務到現在,才短短兩天功,希望接手這筆生意的殺手,竟然達到了九人之多。

也就是說,這九個人都希望‘前輩’在一個月內,沒有成功刺殺錢張根,那么他們就有望拿到那三百萬美金了。

國際殺手平臺上名為規定:在殺手健在的前提下,如果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完成任務,那么他就徹底喪失得到酬金的機會。

直白點的說就是:趙少要是一個月內沒有干掉錢張根,哪怕他以后殺了錢張根,國際平臺也不會給他酬金了。

“為了區區三百萬美金,就有這么多人排隊等候——嘿嘿,由此看來,現在世界經濟很不景氣啊?!?/p>

趙少聳了聳肩,櫥柜上的座機響了起來。

趙少也沒在意,還以為這是前臺客服打來的,伸手爪起話筒:“喂,什么事?”

電話那邊,卻傳來一個嬌嗲嗲的港臺腔:“先僧(生),儂好啦,要不要特殊服務了啦?貨好價廉的了啦,包儂滿意了啦……”

“老子沒興趣?!輩壞饒潛叩吶慫低?,趙少就扣掉了電話。

如果是放在平時,只要價格合適,人長的又漂亮,趙少倒是不介意花個千兒八百的,找個小妹樂呵一晚上。

反正傍晚時,他已經用劉煙紅給他的那張銀行卡,從提款機內取了兩萬塊的零花錢,現在也算是有錢人了。

不過,他今晚真的沒興趣。

扣掉電話后,趙少也沒介意,反正這種事在酒店中是經常存在的,也不稀奇。

很仔細的收起電腦,把帆布包放在衣柜里后,趙少正準備去洗手間方便,房門卻被人敲響。

“誰?”趙少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房門剛被打開,趙少就覺得一股濃香撲來,接著一個人就擠了進來,直接撲在了他懷中,雙手摟住他的脖子,翹起腳尖就把一張紅嘴晨湊了上來。

趙少不喜歡太瘦的那種骨敢女人,色界前輩不是有這樣一句明言嘛,叫騎瘦驢,干胖,太瘦的女人沒手敢,雅上去隔的慌,沒意思。

趙少一抬手,堵住了女孩子送過來的紅晨,借勢一推,把她推在了門板上。

女孩子半截臉被趙少右手按著,唔唔的叫著,抬手就去掰。

“嘖嘖,就你這小身板的,也好意思出來賣啊,真給娘子軍團丟人!”趙少搖頭嘆息。

他誠然沒有和這女孩子上坑的意思,但送上門來的豆腐不吃,那就是個傻比了。

“走吧,走吧,去別處碰碰運氣吧,你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下次再來時,養胖點再說!”趙少張開大手抓住女孩子的脖子,把她推了出去,“咣當”一聲關上了房門。

楊利雯今天很生氣,和人飚車,竟然被逼得使出了絕殺,才僥幸贏得了勝利。

雖說對著開寶馬的那家伙抖索小鴿子,晃花了他那雙鈦合金狗眼的事兒,這對她來說很正常,但她卻覺得這是個恥辱,不可饒恕的恥辱!

尤其是看到魯芳菲等人給她慶祝時,以往喝在嘴里很香甜的紅酒,也像白開水那樣沒滋味。

魯芳菲,和楊利雯一樣,都是江南五中的‘高材生’,倆人的關系更是那種鐵到死的死黨。

不過,魯芳菲的條件卻比楊利雯好太多,她父親盛敏超,傳說就是江南地下的王者。

換言之,魯芳菲就是江南的地下小公主,最不缺的就是金錢,楊利雯開的那輛紅色現代小跑,就是她的。

當時,楊利雯在和開白色寶馬的小子飚車之前,曾經興奮的給魯芳菲打過電話,說她終于遇到一傻到天真的傻比,要和她飚車了。

魯芳菲聞言大喜,說會坐等‘紅樓酒吧’等候她的凱旋,到時候開香檳為她慶祝。

等楊利雯一走進紅樓酒吧,魯芳菲就興沖沖迎了上去,一個勁的埋怨自己沒有和她‘并肩戰斗’,并詢問那個敢挑戰姐們的家伙,死的到底有多慘。

以往時,楊利雯肯定會得意的吹噓,她是怎么怎么甩掉對手幾條街的。

但這次,她只是說差點讓那小子跑到排水溝里后,就坐在沙發上喝悶酒了。

看出楊利雯表情有異后,魯芳菲就趕緊詢問怎么回事。

向陌生男人炫耀自己慘不任睹的本錢,在楊利雯、魯芳菲等人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就像偶爾心血來潮,大家會并排著在超市洗手間站著方便那樣……特么的都是浮云,小菜一碟而已。

所以呢,耐不住魯芳菲等人的追問,楊利雯就把飚車的經過說了一遍。

“什么?臥槽,那小子竟然逼得你使出絕殺了?馬蛋的,這是沒把咱姐們放在眼里??!”

魯芳菲當即大怒,抬腳踏在案幾上,怒氣沖沖的問:“青蓮,告訴姐,那小子是哪兒人?咱馬上就去找他,讓他給你磕頭賠罪!咱姐們的小鴿子這么好吃么?瞧我不喊痞子來砍了傻比的!”

痞子,就是紅樓酒吧的保安頭頭,是老板盛敏超手下的一員悍將,生平打架無數,卻很少吃敗仗。

楊利雯嘆了口氣:“唉,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到底住在那兒,算了,江南這么大,去哪兒找他?喝酒,喝酒,人生苦短,及時行樂才對!”

魯芳菲等人一想也是這么回事,又勸了楊利雯幾句后,三五個叛逆孩子,就在酒吧內行樂了起來。

也活該趙少倒霉,他和劉煙紅吃飯的那個飯館,就在紅樓酒吧的對過,恰好被楊利雯看到:“哎,小菲你來看,就是那小子!草,上午時還開著一白色寶馬帶著個大美妞,傍晚卻和一美少婦開法拉利了哈?!?/p>

魯芳菲跑過來:“嗯,真是他?”

楊利雯哼哼冷笑:“我會看錯?”

“青蓮,姐相信你的眼光!你就說,咱們該怎么整他吧。馬蛋的,要不我讓痞子現在就帶人砍了他?”魯芳菲提議。

楊利雯冷笑:“看了本姑娘的傲人本錢,該砍!可僅僅是砍了,還不能讓本姑娘龍顏大悅!哼,得把他搞得身敗名裂,才能解我心頭之恨?!?/p>

魯芳菲摩拳擦掌:“那你說該怎么辦,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只要你說出來,姐絕不含糊?!?/p>

楊利雯陰笑幾聲:“小菲,附耳過來,我有錦囊妙計,我們要這樣……”

楊利雯所謂的錦囊妙計,無非就是老掉牙的仙人跳。

等她成功爬上趙少的坑后,魯芳菲等干將再破門而入,來個人贓并獲。

然后,把那小子送到派出所,讓他身敗名裂,不但工作丟了,女朋友飛了,還有可能會在局子里蹲兩年。

對這種敗類,可是一貫嚴厲打擊的!

當然了,楊利雯也會受到牽扯的,不過她不在意,反正她是未成年人,再加上有魯芳菲她老爸的金面,到時候頂多花錢請一頓,她就安然無恙了。

第13章 錦囊妙計

“沒,沒啥,就是覺得你特別搞笑?!?/p>

劉煙紅抬手輕輕拍著兇膛,喘著氣著問:“趙飛陽,你以為我真想保養你???”

就像個傻鳥似的,趙某人問:“難道假的?”

劉煙紅嬌嗔的瞪了他一眼:“當然是假的!”

“那你前天晚上,這不是故意耍著我玩兒嗎?”趙飛陽老臉一紅,開始有些生氣了。

“那可不是耍你?!繃躚毯熳叩秸苑裳舳悅嬪撤⑸?,坐下后翹起好看的二郎腿,很直白的說:“那晚,只是一次面試?!?/p>

“面試?”趙飛陽覺得腦袋開始變大。

劉煙紅點頭:“是啊,你還記得前天中午,你在寫字樓發生的那些事吧?”

人家趙飛陽正值年少,前天發生的那一切,自然不會忘記。

稍微一琢磨,趙飛陽就明白了:“哦,我知道了,昨天在寫字樓中的那個女總裁,還有那幾個后來沖進去的混子,都是你安排好的,是面試的一個環節?!?/p>

劉煙紅點了點頭:“是的,都是面試。恭喜你,趙飛陽,你是這三個月來,第一個通過三層面試的人,你被梅山集團錄取了?!?/p>

“謝謝,由衷的感謝?!閉苑裳翥讀似?,隨即文雅的笑了笑,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向門口走去。

看到趙飛陽爬起來就走后,劉煙紅納悶了:“哎,趙飛陽,你要去做什么?”

“當然是要來離開了!”趙飛陽右手抓住門把,轉身看著劉煙紅,一臉的正氣凜然:“對不起,劉副總,雖說我通過了貴公司的面試。

但你們這種面試方式,卻極大挫傷了我的自尊心!所以,我決定不做這份工作!也請你不要再挽留我了。再見!”

自以為已經把趙飛陽掌控在股掌之間的劉煙紅,真沒料到這厚臉皮的家伙剛才還想被她保養,但在她說出實情后,卻又馬上翻臉要走人。

“哎,趙飛陽,你給我站住?!繃躚毯熗φ酒鵠?,解釋道:“是你誤會了,能不能聽我解釋?”

趙飛陽正要刺殺錢張根,好不容易才有接近他的機會,當然不會就這樣走了。

剛才要走,只是拿抓一下,找回點自尊來罷了,看到劉煙紅忙著挽留后,也就借坡下驢,淡淡的說:“那你說,我聽著。記住,我的尊嚴是有限的?!?/p>

“我曉得,曉得,你先坐下?!笨吹秸苑裳艋匭淖夂?,劉煙紅很高興,親自動手替他泡了一杯茶,又拿出了一盒大中華擺在了案幾上。

喝著極品茉莉花,抽著大中華,趙飛陽洗耳恭聽個中原因。

梅山集團董事長錢張根,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時,是江南國稅局的副局長,因為眼光獨到,意識到國家政策真正改變后,就毅然下海經商,經過十幾年的打拼后,靠著豐厚的人脈,把梅山集團做到了現在的強大。

信奉上帝的人總是說,親愛的主在給予你一些東西時,也會拿走你一些東西。

錢張根也許就應了這句俗話,他在事業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和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卻早就在十幾年前去世了,只給他留下了一個女兒。

要說錢張根還真夠狠,在女兒沒有長大城人之前,竟然一直沒有再找。

直到他女兒三年前大學畢業后,錢張根才和某位早就和他眉來眼去的女士,結為了秦錦之好。這位女士,就是劉煙紅。

如果僅僅從表面來看的話,錢張根現在無疑是很幸福的,事業有成,又娶了個年輕漂亮的小老婆。

他被總部員工稱為‘冰山雪蓮’的女兒,現在也成了集團總裁,不管是才能還是威信,都不在他之下,把諾大一個集團打理的是井井有條。

這一切的一切,都證明錢張根現在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完美。

但錢張根照樣有他自己的苦惱,他那個到了中年才求來的寶貝女兒,今年已經二十四歲了,按說早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可她好像對任何男人沒那方面的感覺,并不止一次的表示,要做個單身貴族。

在劉煙紅目前肚子沒動靜的情況下,錢張根膝下只有這么個寶貝女兒,如果她要是真做個單身貴族,一輩子不嫁不生娃的話,那么老李家不就絕后了嗎?

怎么才能讓女兒陷入愛河,做一個正常人,這件事讓存有‘不孝有三無后為大’老封建思想的錢張根大傷腦筋,開始給她頻頻的介紹男朋友。

當然了,像錢張根這樣的億萬富翁,他女兒要找男朋友,那自然得找相當優秀的了??剎還芮鷗檣艿哪信笥?,是多么的優秀,人家是一概不理。

為此,父女倆還鬧僵了。錢張根狠吧,他那寶貝女兒更是個狠人。

一年前,父女倆為這個問題吵過一架后,錢大小姐一發狠搬離了錢家別墅,竟然連姓氏都改了,你不是逼著我嫁人嗎?我還不跟著你姓了,怎么著吧!

至于老李會氣成什么樣,在這兒就不細說了,反正父女倆之間關系的緩和,還多虧了劉煙紅。也正是劉煙紅在父女倆之間穿針引線,老錢那閨女,才在今年春節后,來集團內擔任了總裁職務。

經過這半年的緩和期后,父女倆的關系緩和了很多,老錢再次舊事重提:要求女兒給他找個乘龍快婿,他能早點抱孫子,畢竟今年六十一歲了,誰知道還能活多久……

可老錢那女兒就怪了,把她老子急成這樣了,愣是不答應,竟然在一次爭吵中,把她老子氣的心臟病發作,差點去爬火葬場的煙筒。

也許是老錢那次的發病,讓他女兒感到了一些愧疚吧,事后她找到了劉煙紅,說出了一個讓她老子安心的絕頂妙計:從社會上招聘一青年俊才,雇傭他來當她的男朋友,先把老錢哄高興后再說……

說實在的,自從出身貧寒(來自南方一山區)的劉煙紅嫁給錢張根后,錢家大小姐根本沒有給過她好顏色。

無形之中,劉煙紅就對她很忌憚,繼而變的每次見她,就想方設法的討好她,根本不敢違逆她。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