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 傾天下:重生之嫡女逆天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11

傾天下:重生之嫡女逆天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栧彿: 傾天下:重生之嫡女逆天 子衿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百合 虐戀 情有獨鐘 貴族

被最心愛的人與他的寵妃毒死,重生在十二歲那年。重活一世,李嫣然不在是當年那個任性無知的少女,背叛她的侍女?直接扔進莊子里!陷害她的好姐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精彩章節試讀:

第8章 發現秘密

“嫣然妹妹可想好了?”這宴會作詩是有時間限制的,每一首詩必須在一沙漏內做好,否則就算失敗。

“荷香清露墜,柳動好風生。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

乍聞愁北客,靜聽憶東京。

我有竹林宅,別來蟬再鳴。

不知池上月,誰撥小船行?!?/p>

李嫣然將口中詩詞吟出,滿座皆愕然,原本大家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情,卻不想,李嫣然竟將詩做出來了,且還很有意境。

“想不到嫣然妹妹如此有才華,臨場竟能做出這么好的詩,我等佩服!”詩蕊原本也是聽聞李嫣然是個草包,但如今看,這李嫣然也是個秒人,看來傳來不可盡信。

李嫣然苦笑,柳莞爾做出的好詩,自然不會差。

眾人神色有異,卻無可奈何,這首詩的確不錯,且從前也未聽聞過,董影落也是暗自一驚。難道李嫣然并不是草包?那方才李嫣語的話怎么回事?難道是兩人聯合起來匡自己的嗎?董影落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好你個李家姐妹。

“謝謝給位姐姐給我這個機會,只是這時間也不多,我總不能一直霸占著?!崩鈰倘患熱還蘇夤?,自然希望適可而止。

“繼續吧!”五公主瞥了李嫣然一眼,淡淡道。

李嫣然坐下后,捏了捏妹妹的掌心,示意她放心。

接下來便是董影落,她的詩句倒也不錯,只是與李嫣然的兩首相比,卻也是遜色的。

所以到最后,李嫣然一舉拔得了頭籌。

“謝謝各位姐姐對我的照顧,嫣然感激不??!”

經她已提醒,眾人想起了此事是由董影落挑起來的,眾人怨恨的看向董影落,若不是她挑起來的,今日的頭籌未必屬于李嫣然,畢竟之前的詩,大家都作的不錯。

董影落面色微白,心中憤恨不已,李家姐妹,這個梁子結定了。

眾人又說笑了一陣,五公主說坐著有些悶,想到處走走,平陽侯夫人讓人忙帶著公主出去了,公主一走,氣氛也開始變得活躍,眾女眷聚在一起開始拉拉家常。

詩蕊方才聽了李嫣然的詩很是喜歡,自由說話的時間,便過來找李嫣然說話了,不過都是說的些詩詞的東西,李嫣然上一世也讀了不少書,自然對答如流。

一旁的眾女眷聽聞再也不敢輕視她了。

“姐,我去趟茅房!”李嫣語低聲道,而后用眼神示意李嫣然。

李嫣然見李嫣語一副欲語又憋悶表情,知道她有話說,地笑道,“剛好我也要去!”

說著起身跟詩蕊歉意的笑了笑。

“你們兩姐妹感情真好,連如廁都一起呢!”詩蕊打趣道。

出了后花園的紫藤小徑后,李嫣語見四下無人,忙扯了扯李嫣然的袖子壓低聲音道,“阿姊,方才那首詩怎么回事?”

“就不許你姐姐作詩呀!”李嫣然笑道。

李嫣語頓時鼓起了腮幫子,一臉的不信。

“好了,告訴你吧,那首詩是我無意中在一本書上看到的?!?/p>

“也就是說是別人寫的?”李嫣語錯愕?!澳憔筒慌鹵環⑾致??”

“不用怕,近日我問表哥借了很多書,都是孤本,很難發現的!”況且那首詩可是上一世的時候表哥寫的,如今可還沒出世呢,就算被盜用,也沒人知道。

“你呀,剛嚇死我了!”李嫣語扶著胸口,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李嫣然好笑,親昵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壩鋃慌?,以后姐姐不會再讓你擔心了?!?/p>

“你剛說如廁,前面就是!”

“剛說如廁不過是借口,不過現在倒是有些想去了!”剛剛因為緊張,李嫣語可沒少喝水,這回一放松下來,開始有些尿意。

“快去吧,我在這兒等你!”李嫣然笑道。

李嫣語這才朝著茅房的方向快步走去,因為心情好,走路都輕快了許多。

李嫣然站在長廊盡頭,前方是一片竹林,有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隱約間,似有一片荷香飄來。

李嫣然有些奇怪,平陽侯府的荷塘明明在南面,這里怎么會有荷香。

帶著些許好奇,李嫣然朝著竹林深處走了幾步,見竹林深處竟然有座房子,被竹林掩映著,方才沒注意,竟然沒發現。

越是走進,荷香的味道越濃郁,

忽然一道略帶寒意的聲音自身后響起。

“什么人?感隨意私闖竹林!”

李嫣然嚇一跳,下意識的轉過身后退兩步,見面前的竟是一名身穿藍色衣衫的男子。

那名藍衣男子李嫣然見過,是平陽侯府二少爺,廖辰,只是此人最后因為聯合前朝太子之子趙璟最后被處決。

李嫣然斷然不會跟這樣的人有牽扯,趕忙道:“我是夫人請來過來聚會的,方才聞到這里有荷稥,便過來瞧瞧,并無惡意!”

“什么名字?”廖辰似乎并不想輕易放過她。

李嫣然咬唇不語。她并不希望這件事鬧大,畢竟有損李家名聲。

“就算你不說,我也能查的出來!”

“李嫣然!”

“翰林李家的人?”放眼京都,能被母親請到家中的千金,應該只有翰林李家了。

李嫣然點點頭。

“你可以走了!”廖辰冷冷道。

李嫣然聽聞,忙邁步朝著來時的路折返而去。轉身間,似乎看到一抹玄色衣角隱沒在竹林深處,頓時心中一動。

雖然并未看清那人的臉,但李嫣然隱隱有種感覺,對方是那個自己前世未曾謀面,且險些搶了趙炫皇位的男人,前太子之子趙璟。因為能當廖辰如此警惕,卻有不能露面的男人,恐怕就只有趙璟了,那個前世被稱為白面閻王的男人,李嫣然心中一緊,忙加快了腳步。

直到李嫣然走遠,那抹玄色在從竹林深處走了出來。

“都說翰林家的大女兒任性無比,果然如此!”廖辰呲之以鼻。

“倒是不見得!”趙璟微微一笑,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深意,“若是真的任性,她就不會在見到你后立即離開!方才看她的眼神,雖有驚訝,卻無驚慌之色?!?/p>

“哈哈,你看的倒是仔細!”廖辰輕笑一聲,卻也當趙璟說笑,并未當真。

李嫣然回到方才那個長廊的時候,李嫣語已經侯在那了,正四處張望。

“阿姊,你跑去哪里了?”李嫣語見李嫣然從竹林出來,忙迎了上來,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好奇那片竹林,就進去看了看!”李嫣然說著,拉著李嫣語的手,往宴席的方向走去。

李嫣語一陣無語,方才見阿姊在席間應對如流,還以為阿姊長大了,變得懂事了,卻不想,竟還是改不了從前愛玩的秉性。

“語兒方才是不是在擔心阿姊?”

李嫣語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以后不會了!”李嫣然摸了摸妹妹的頭,為避免再遇到廖辰他們,李嫣然特意帶著妹妹繞另一道回觀荷臺。

只是若是她知道走這一條道會碰到五公主的話,她寧愿在被廖辰罵一頓。

兩人繞著小道拐了個彎,沒走幾步,卻見小道邊上的一個長亭中立著以為白衣男子,在日光下顯得尤為出塵。

男子劍眉星目,與竹林中的男子有幾分相似,但卻多了幾分儒雅。

那白衣男子,便是廖遠之,五公主心尖尖上的人兒,只是廖遠之心有所屬,前一世的時候不管五公主明里暗里要挾,都不為所動。

所以五公主才會常來平陽侯府走動,為的就是拿下廖遠之。

但廖遠之心中堅定,最后依舊娶了他心愛的表妹,五公主豈是善罷甘休之人,即便成婚也不曾放過廖遠之,最后即使兩人成婚,依舊被五公主拆散,表妹最后跳河自盡,但五公主同樣也沒有得到廖遠之,最后出家修行。

想到兩人的慘劇,李嫣然不覺微微唏噓。

“公主,若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辭了!”廖遠之作揖,似乎欲離去。

“本宮難得來一趟,你就不能多陪本宮坐一會嗎?”五公主的笑容有些苦澀。一向高高在上的她,放下了尊嚴,不惜出宮參加無聊的宴會,只為來看他一眼,他卻顯得不耐煩。

“臣還有其他事!”

“遠之,不要走可好?”五公主猛然從身后將廖遠之抱住。

“五……”李嫣語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大驚,下意識的低呼,李嫣然反應過來忙拉著李嫣語掉頭走去。

五公主這人一向記仇,若是被人發現她如此低三下四的模樣,定會死的很慘。

李嫣然一陣頭疼,剛繞道時,已經太晚,五公主的目光已經轉了過來。

“你們來這里干什么?”五公主的聲音突然變得冷硬,臉上也不復方才的神色。

若不是方才親眼看到,李嫣語還以為是錯覺。

“公主恕罪,方才我與妹妹出恭經過這里,打擾了公主還請見諒!”李嫣然忙拉著李嫣語跪下。

趙悅被廖遠之拒絕心中本就有氣,這會見了有人看到她低聲下氣的模樣,頓時大怒,“不知好歹的東西,拖……”

“公主息怒,她們二人并非有意驚擾公主,還請公主見諒!”一旁的廖遠之知道兩人是被自己連累,忙想趙悅求情。

第9章 清涼寺遇險

見廖遠之求情,趙悅的面色緩了緩,廖遠之忙道,“還不快走!”

李嫣然反應過來,忙拉著李嫣語朝著宴會的方向走去。心中感激廖遠之。

“阿姊,五公主會不會記仇?”李嫣語顯然有些擔心。

“放心,有阿姊在,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雖然知道李嫣然沒有?;に哪芰?,但李嫣語卻莫名的覺得心安。

李嫣然心中卻隱隱有些擔憂,五公主極好面子,今日之事雖有廖遠之求情,但五公主也不會善罷甘休,看來以后自己要繞道走了,希望過些時日她將這件事忘了才好。

回到觀荷臺,詩蕊與兩名女眷過來,眾人說笑著,一晃已經日落西山。

直到宴會結束,五公主都沒有再出現過了。

兩人乘著李家的馬車很快回了李府。

沈眉自兩個女兒去了平陽侯府后,一直有些忐忑,對于小女兒倒是不擔心,只是大女兒一向沒參加過這種宴會,別鬧出笑話才好,加上這次宴會還有五公主,折讓沈眉更加擔心了。

直到日暮西山,兩人歸來才松了一口氣。

只是這口氣還沒緩過來,就聽小女兒說兩人把五公主給得罪了,差點沒一口水噴出來。

“娘,我們這次真的很冤,如廁回來的路上看到這一幕,也是沒想到的!”李嫣語見母親面色陰沉,知道此事恐怕沒那么簡單。

“也罷,這也不怪你們!”沈眉微微嘆了一口氣,轉而道,“你們爹爹回來了,現在正在書房問你巖溶的功課!”

“啊,太好了!”李嫣然大喜,恨不得立即蹦過去,一時忘了得罪五公主的事了。

相隔一世,還能見到最疼愛自己的父親,這是李嫣然從未想過的,那種分別后的相聚,常人難以想象的。

“你這丫頭,還以為你這幾天安分了呢,原來還是這么毛毛躁躁!”

“妹妹,走,我們去書房吧,爹爹一定給我們帶了禮物?!崩鈰倘幻妹玫氖?,飛快的往書房的方向跑去。

“好!”李嫣語畢竟只是十歲的孩子,一聽有禮物,也欣喜的跟著快速的跑著,完全沒有了平日里淑女的模樣。

穿過長長的前廳,又繞過幾次拐角,終于本到了父親書房前。

“這幾日字有進步,但詩文卻只背了五篇,遠遠不夠……”李長青正在給兒子指導功課,雖然自己不在的幾日兒子功課沒落下,但他要求一向嚴格,所以還是給兒子挑出了一些不足。

李長青話音未落,頓時一道欣喜的歡呼聲傳到了耳中。

“爹爹,爹爹……”

姐妹倆跟野丫頭一樣,一溜煙推開了父親的書房。

李巖溶看著魚貫而入的姐妹倆頓時皺了皺眉頭。李巖溶從小受禮教熏陶,覺得女孩子就應該淑女文靜。

“你們兩個丫頭毛毛躁躁成何體統!”李長青出口斥責,但與語氣卻沒有絲毫責備之意。反倒是帶著幾分笑意。

他一向對兩個女兒疼愛有加,尤其是大女兒,因為此前有個孩子夭折了,所以對于大女兒尤其慣著,身怕養不好,哪里舍得真的罵。

看著父親依舊年輕意氣風發的臉時,李嫣然仿佛回到了前世,不覺鼻子一酸,淚水就這么落了下來。

“爹,女兒好想你!”李嫣然猛然撲了上去,摟住李長青的脖子不放,相隔兩世,再次見到父親,心中悲喜交加。

李長青看到女兒哭成這樣,頓時也是一驚,忙拍了拍女兒的背道,“丫頭怎么了,這么大的人了,哭成這樣,讓人笑話!”

李嫣然的淚水流的越發兇了,“是不是誰欺負我們家婳兒了,爹爹幫你出氣!”李長青拍了拍了李嫣然的背部。

“沒有,女兒只是想爹爹了!”李嫣然紅著眼,哽咽的從李長青身上爬起來。

“哈哈,爹當出什么事了呢!”李長青大笑一聲,心情大好,也不顧不上肩上被李嫣然黏上的眼淚跟鼻涕,“不過幾日而已,你的蕁麻疹可好些了?”

“早就好了,不過一日就好了,早知道就和你跟娘去看祖父了!”李嫣然擦干淚水,轉而又笑了。

哭過的雙眼,像是被水沖洗一般,出其的明凈,格外惹人憐愛。

“你這丫頭!”李長青看著女兒又哭又笑的模樣,又好氣又笑道,“你呀,自己頑皮也就算了,還把你妹妹帶壞了!”

李嫣語臉上一紅,自從懂事后,她一直被嬤嬤灌輸的要知書達理,鮮少會做出格的事,今日也算破例了。

剛看到一向文靜的小女兒更瘋了一樣跑進來,李長青也著實嚇一跳。

“愛玩是小孩子家的天性,妹妹才十歲,才不要被你們教的那樣老氣橫秋!”

“你這丫頭,年紀都長哪兒去了,還沒你妹妹規矩學的好?!?/p>

幾人嬉鬧了一陣,才一家子過去吃了飯。

夕陽西下,華燈初上,晚膳過后,李嫣然跟李嫣語回了自己的院落。

沈眉才將白日里李家姐妹得罪五公主的事說了一遍。

“這事不怪那兩丫頭!”李長青沉默了片刻道。

“那老爺覺得應該如何是好?”沈眉顯然還挺擔心。

“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公主不想起來就沒事了,這段時間讓兩人好好呆家里,但愿五公主能把這件事給忘了?!崩畛で嗟?,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沈眉點了點頭。

因為五公主的事,沈眉跟李長青近日將邀請兩人的宴會全推了去,只道家中兩姐妹病了。

但三日后,沈眉從得了消息,說五公主近日一直郁郁寡歡,還提起了李家姐妹,頓時一陣心驚肉跳,想著將兩姐妹送到清涼寺去住上一陣。

“清涼寺清苦,你們自己注意點!”沈眉不能陪同前去,找了幾名嬤嬤跟小廝護送兩人前去。

“母親放心,我會照顧妹妹的!”李嫣然道。

“你妹妹照顧你還差不多!”沈眉笑罵。

又囑咐了幾句,阿秀才扶著李嫣然上了馬車。

一路上風景怡人,阿秀跟流熒平時鮮少有出門的機會,一路過來,都帶著幾分好奇,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馬車內一陣歡聲笑話。

大約半個時辰后,馬車出了城門,朝著清涼寺的方向駛去。

山路顯得更加顛簸,姐妹倆也變得有些疲倦。

忽然馬車后傳來噠噠的馬帝身,李嫣然忙偷偷掀了簾子的一角往后看,卻是兩名男子,一名身穿勁裝高冠攜劍,白衣廣袂,兩人騎著馬兒也朝著清涼寺的方向而去,那馬兒速度很快,不過片刻便將馬車遠遠的甩在了身后,只揚起漫天的塵土。

“阿姊,那些是什么人呀?”李嫣語好奇道。

“看那些人的穿著打扮,估摸著是些門客!”李嫣然只是有些不解,這條路除了通往清涼寺,似乎沒有其他去處了,這些人看上去并不像香客,去清涼寺做什么?

李嫣語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大約半日的顛簸,兩人終于在黃昏時分到了清涼寺。

清涼寺并非京都最大的寺廟,卻也小有名氣,前世的時候李嫣然隨母親來過幾次,李家經?;嵩謖飫錁櫳聰慊鵯?,所以每次李家人前來燒香拜佛主持都會特別照顧。

這次兩姐妹來了之后,主持就命人將西廂打掃出來了,因為李嫣語還小,寺廟不比家中,所以李嫣然讓李嫣語跟她同住,也有個照應。

“妹妹,你竟然還帶了女紅過來?”看著妹妹帶過來的東西后,李嫣然一陣驚訝。

“反正寺廟日子清閑,我想著有空學學女紅,也不是壞事!阿姊你帶了什么?”

“帶了幾本書?!?/p>

“書?”李嫣語頓時一副吃驚的表情,“阿姊從前可從來不看書的,還說表哥是因為讀多了書,才成了書呆子的?!?/p>

表哥可是京城第一才子,被姐姐說的這么不堪,所以要說李嫣然會看書,李嫣語是不信的。

“這次宴會后,阿姊也反思了下,女孩子應該多讀些書,日后定也有用的著的地方,也不至于給家族丟人!”

“爹爹跟娘要是知道,該多開心呀!”李嫣語驚喜。

“你也別抱太大希望,你阿姊,也作不了大學問!”

“做大學問做什么,平日里能應付那些宴席就好了!”

姐妹倆笑成一團。

顛簸了一天的李嫣語終于還是累了,吃過晚飯匆匆洗漱后,就倒頭大睡。

雖是盛夏的天,但夜間山上的低溫還是有些低的,李嫣然又讓阿秀拿出一床薄被被李嫣語蓋上。而后自己拿了本書坐在油燈下看了起來。

阿秀跟流熒在一旁掌燈,驅趕著蚊子。

只是拿起書,剛看了一會,腦中忽然又想起白日里的那兩名騎士,只覺得似乎在哪里看到過一般,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阿秀見李嫣然似乎在發呆,還以為她太累了,忙道。

“小姐,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

李嫣然原本沒有絲毫睡意,但見兩人臉上帶著疲倦之意,于是點了點頭。

山中有鐘聲傳來,夜似乎更安靜了,阿秀與流熒躺下后很快睡了過去,但李嫣然心中有事,卻怎么也睡不著。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 幻想異能小說
    幻想異能

    貴賓小說網輕松爽文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異能小說大全,打造幻想異能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異能小說免費閱讀??椿孟胍炷芐∷?,就上貴賓小說網。

  • 愛上女老板
    愛上女老板

    作者:蘇打野

    連載中

  • 都市透視邪少
    都市透視邪少

    作者:青雷

    已完結

  • 鬼手小醫圣
    鬼手小醫圣

    作者:恒九

    已完結

  • 不死狂人
    不死狂人

    作者:人海孤鴻

    已完結

  • 鬼醫狂妃禍天下
    鬼醫狂妃禍天下

    作者:玉陵歌

    已完結

  • 狂妃有毒
    狂妃有毒

    作者:華歌

    已完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