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極地異煞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8:07

極地異煞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栬蛋: 極地異煞 幽靈帝國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葉飛 種田 豪門世家 校園 輪回重生

南極洲大陸的科研基地發生惡性事件,一行軍人奉命調查攪入其中不能自拔。靈異事件!時空轉換!空間疊加!外星生命!UFO!科研怪物!比比皆是!科研基地地下暗河洞穴更藏殺機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三章 迫降

葉飛等七人不需要排隊,他們有個人獨立的裝備包兒。因為“貝雷帽”來自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文化。雖然軍隊讓他們合為一個整體,這個整體看上去還很像樣子。但終究有獨特的地方,這也是提倡共性的部隊中難以見到的。

葉飛正在擦拭手中一把特制的M-4,說它特制是槍的口徑比普通的大了很多,20mm口徑,特制貝拉特姆彈;彈夾彈量增多到50顆,比普通的擴充了20顆,并且彈倉擴寬,由于彈夾和子彈加大而使得整個槍變重;外接紅外線瞄準儀,加放大和夜視功能;因為子彈直徑加大槍管也自然變粗些,槍管下的M-203榴彈發射器也經過改裝,發射器加長,可一連裝填兩發彈藥。適用于火焰彈,榴彈,酸彈;此槍裝彈后8.5斤重,采用半自動模式,一發點射;三連發點射;連射;膛線很密,出彈速度快,射擊精準,耐磨防塵防潮優越于普通的M-4。有效射程1000米,點射可當狙使用,連射火力不亞于機槍。因為它全身黑色,所以被主人叫做“黑色戰馬”。這匹“黑色戰馬”即將展露雄風,葉飛仔細的擦拭著彈倉內的余塵,讓它看上去更加的銀亮。然后繼續給彈夾內一顆顆的推子彈,再安上瞄準鏡,擰到合適的倍數。用眼睛簡單的測了一下距離,動作干脆利落,就像在營地一樣,天天的訓練讓她幾乎閉著眼睛都能把眼前的事情干完。他把槍豎著擺在了旁邊,從包內摸出兩把銀色的長柄手槍,并迅速的裝填上兩個彈夾。像西部牛仔一樣,讓槍在手中轉了個180度的圈兒,插進腰部兩側的槍套內。她穿上加厚的軍用背心扣好了腰部的按鈕,摸了摸背心寬厚的大兜。并往里面放了一些備用彈夾。取回剁在木桌上的軍刀插入刀套并將它牢固的綁在軍靴邊上。裝備這些武器只用了兩分多鐘,她低頭看了看包內的物品,剩下的東西除了多余的一些彈藥外就剩下兼備夜視儀和防風功能的眼鏡,定位器,軍用手表,指南針,聯絡器,之所以說聯絡器而不是步話機是有原因的。這是一個很精致的小玩意,像一個籃牙,扣到耳朵上就行了。只不過它的最上面有一個四厘米左右的小天線用來接收信號。

葉飛身為女兵要比男兵多做一些事情。她將頭發背到后面梳成一個吊辮兒,讓人看上去很精神很利落的吊辮兒,可能這吊辮兒并不能完全說明她的身份,或者讓她看上去更像個歌手,她看到了巴迪的眼神,那種像看白癡的眼神。

葉飛已經坐在座位上嚼著壓縮餅干和肉干就著水享受軍隊中并不是美食的美食,這些東西對于野戰兵來說過于幸福了,她也經歷過迷失叢林生把火吃烤蛇烤魚的事情,甚至去偷野雞的蛋就著湖邊的水生著吃掉。她參加過孤島訓練,人并不是缺乏一些東西而是不愿意去接受一些東西,選擇了可能也并不是一輩子的事情,葉飛不知道自己要在空氣污濁過于“男人味兒”的“貝雷帽”呆多久?甚至不知道軍方會不會為她開綠燈,讓她在不久的將來某一天找個隨意的理由滾蛋,永遠的離開“貝雷帽”或者軍隊,這都是有可能的。那離開了去哪?她沒有學到太多的生存技能,但腦子一定不笨,在社會也是可以立足的。一旦冷靜下來的時候,她會想這就是偏見,真的有些偏見。很多男人都在嘲笑自己,女人當兵打仗好像是天方夜譚的事情,沒錯,的確很少。但葉飛還是少的那些行列里比較優秀的,有了這些就足夠了。她的堅定目光有時候也會讓巴迪退卻,當二人的目光掃過的時候她看到巴迪眼神中流露的赧然。其實巴迪這種男人很愛嘗試新鮮事物,對于女人更是,葉飛知道和他有過關系的女人一定不少,而且都是很有姿色的那種,就憑標致的身材,魁梧的肌肉。巴迪一定不是很好控制自己的那類人。葉飛猜想他絕對不是,遇到女人只要他喜歡肯定來者不拒。但這種行為也讓人惡心和摒棄,也的確不怎么好。但巴迪有一個優點,這個優點也是普遍男人的優點。倒貼的女人多么優秀也會覺得悶覺得膩,葉飛正因為能看出他心中百分之八十的“貨”而讓他不敢太接近自己,才導致現在這種對峙狀態。如果巴迪但凡動動大腦也不會用這些硬性帶有色情的語言做攻擊。葉飛知道現在的所有人都很空虛,包括她自己,在這種倒霉的地方,倒霉的氣氛下都會感到空虛。但自己是個有尊嚴的人,身為人就必須要做人事,要守護自己的尊嚴。

高大的身影投射到葉飛白皙的臉旁上。

“大家裝備好了嗎?”薩爾夫的話打斷了她的思緒,也讓睡夢中的巴迪回過神來。他盯著葉飛那身勁霸的素裝投去欽佩的目光。

“我想是的。隊長,我們到底還要等多久才能下飛機?真想戰斗前能熱熱身?!卑偷險酒鵠湊沽蘇垢觳?,趴下單手做起了俯臥撐。

“還有一刻鐘我們就到了。大家把防風鏡準備出來,還有軍用外衣,記得戴上帽子,扣子要系緊?!比蛞丫險笠源?,他早在駕駛艙就穿好了衣服,拿著他那把也是改裝過的M-4,顯得格外的高大和專業。他輕咳了兩聲接著說:“告訴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室外溫度達到了零下66度,地表溫度會更低?!?/p>

室內的人全都傻了,巴迪也不想在做俯臥撐了。

“上帝!”奧倫斯瞪著眼睛異樣的表情。

“我們的運氣不好,先生們。最近是南極洲暴風雪的時間段?!被漳諳炱鵂菔輝蔽致椎幕??!八形頤鞘恰蠢酌薄??”

“好了,你們都別抱怨了,這是我們的職責?!比蚵叩揭斗繕肀咝∩匚實潰骸澳慊購冒??”

葉飛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她已經穿好服裝,戴上帽子和風鏡扎好了褲管,系好了扣子和拉鏈。最后細細的檢查了一遍,做了做外出前的熱身活動與巴迪一起練起了俯臥撐,竟然也是單手的。

“有人誤會過你是男人嗎?”

葉飛站起身沖他的后背猛捶了一拳?!壩腥慫倒閌橋寺??”

挨了一拳的巴迪胸膛著地摔得生疼。這一下讓在場圍觀的群眾哄笑起來,巴迪突然站起來卻沒有動手,只是臉色有些微紅的怒斥道:“你個——我會記住你的。不會有下一次了。你死定了!”

“我也希望你記住這次,我明確告訴你,我很討厭你。如果你再來我等著,蠢貨!”她沖巴迪做了一個國際標準的罵人手勢。

薩爾夫沒有說任何話,他只是在旁聽。他知道葉飛和巴迪之間一定要了斷什么事情?;蛐砩咸觳桓冒才潘橇礁魷嚶?,更何況在一起執行這么重要的任務了。那就更不應該出現糾紛了。

外面的風還沒有停,因為從白色霧氣中看的出來。葉飛感到飛機在緩慢下降,能感到腳下不平穩的顫動和低沉的“嗡,嗡”聲。隨著飛機的下降她的心也隨之變得溫熱起來,她攥緊了手中的“黑色戰馬”。周圍人的心中也是溫熱的,因為戰前都會興奮。薩爾夫接過“黑鷹”遞過來的軍用定位儀和筆記本電腦。接過裝備將它架設在臨時會議的桌上,就是被葉飛刀子劃過的那個桌子。他迅速的將雷達架設開,然后打開電腦進入系統后將雷達監測器接到電腦上并繼續連接網絡?!昂謨ァ倍雷砸蝗嗽誚鍬浯Φ魘緣縑ǖ鈉德?,以便與隊員們和軍部取得聯系。這電臺必將承擔繁重的任務,而且要在極端艱苦的情況作業。戴上耳麥仔細調試頻率,薩爾夫這邊已經準備就緒。

“薩爾夫!”

是狙擊手,他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讓隊長聽到。他看了一眼沉著的“黑鷹”,他在用手指著自己的耳朵?!叭枚釉泵嵌即魃隙??!?/p>

薩爾夫回過頭看到巴迪和葉飛已經準備就緒,并戴上耳機,也就是那個籃牙似的小玩意。

“準備降落,大家扶住了,冰雪很厚!”沃倫向機艙內喊話。外界的環境很差,螺旋槳的聲音震耳欲聾,將勁暴的寒風抽的山響,一層冰霧在螺旋槳周圍蒸騰起來。

“你說什么?”

“大家扶住了,要降落了?!蔽致捉鄙W?,官兵們能明顯感到飛機底部沉入厚厚的雪層中。

在一陣嘈雜聲后,飛機慢慢安靜下來,終于停在了雪泊中。螺旋槳還在上面空轉,引擎一直啟動。雖然降落,沃倫也沒有少許的放松。在駕駛艙內他根本看不到科考站的外貌,只能憑借大風刮過的間隙看到一點點黑色屋宇的輪廓,這輪廓還是加了模糊濾鏡效果后的。能見度太差了,機艙內的溫度在緩慢下降,已經接近10度左右,而且還在下降。飛機在空中還保持著20多度呢。

地表溫度已經接近零下70度,外界是零下65度。

“天氣很糟糕。薩爾夫,外界極冷!”

“這個不稀奇,南極洲本來就是世界最冷的地方。蘇聯學者在東方站記錄到-89.2的低溫,我們這次算是幸運的了,風度17.1級屬于疾風?!?/p>

就是在機艙內都能聽到外界滾滾的風聲,讓人有些膽寒的風聲。

第十五章 迫降

葉飛見他倆離開便打著了手中的信號彈,向空中揮舞,她看到飛機龐大的身軀了。這時,傳來隊長的聲音。聲音仿佛很近,讓葉飛心中升起了一絲暖意。

“葉飛,底下什么也看不清。請給我們一點指示,下面情況如何?”

“情況很糟糕,大風把周圍的一切都卷起來了。下面一片零亂,薩爾夫,你看到信號棒的光了嗎?”

薩爾夫在顛簸的駕駛艙努力地搜尋著下面的光。

“光——”薩爾夫心中默念,“在哪?哦!看到了,看到了?!?/p>

100米的空間在高處看仍然很小,棒子的光就更顯得微弱了。沃倫也看到了光,仿佛暗夜中的兩盞燈。

葉飛為了能更好的顯示出光亮,向空中揮舞著信號棒。

“看得到嗎?”

“看到了。葉飛,再堅持一會,我們離你很近了?!?/p>

“好的,我能聽到螺旋槳強大的動力了。告訴沃倫,動作一定要快!”

葉飛努力揮舞著信號棒,外界又刮來一股強勁的風,它越過女兵從后面反彈回來,這反彈力很大,竟然把葉飛推倒。

不巧的是這么一摔,信號棒掉出去了。地面橫向掃過的強風還把一玫碎金屬屑射入了她的大腿。

“哦!該死的風!”她拔掉碎屑,頂住風,忍住疼痛,站起身去撿信號棒。

飛機已經挨近倉庫的房頂。葉飛卻無法撿到信號棒,因為它早被風刮走了。

機艙內的士兵隱約地看到葉飛的身影。薩爾夫抓過步話機說:“葉飛,我看到你了。退到安全地點待命!重復一遍,退到安全地點待命!”

葉飛回不了話了,因為她的耳機在剛才被摔折了?;つ烤狄菜啥?,但她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做。

飛機的聲音更大了。離倉庫地面也近了。自從飛機進入倉庫后就平穩多了,薩爾夫看到葉飛捂著大腿一瘸一拐走向倉庫出口,果斷的說:“她受傷了?!?/p>

——身邊的士兵們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薩爾夫。

“你們不用看我——”

飛機緩緩地平穩地降落在倉庫的地面上,起落架壓碎了不少金屬垃圾。葉飛見飛機停穩后,從出口走出來。

除了沃倫,其他隊員都聚集在機艙門前。薩爾夫透過機艙玻璃看到了鋼化板的操縱桿,他指著操縱桿對大家說。

“我們下飛機動作迅速,狙擊手跟著我負責東側和西側,奧倫斯和多恩你們負責南側和北側?!?/p>

“明白,隊長?!比酥誑諞淮?。

隊長一把將艙門推開逐個跳下飛機。外界的風依舊很烈,四人分頭行動,很快把操縱桿拉起。

警報燈熄滅,鋼化板在慢慢合攏,風越來越小了,嘈雜也減弱了。

……

當聽到“哐!”的一聲后,整座倉庫的頂端合攏上,一切又恢復了安寧。

沃倫停了飛機引擎,打開了駕駛艙的門。

薩爾夫看著女兵手捂大腿,傷處的血液染紅了白色的軍褲。她看到薩爾夫稍微直了直身子。

“你受傷了,葉飛?”隊長問。

“風吹起的一個碎片劃傷了大腿,不要緊?!?/p>

“你需要醫治?!比蛑鞫蠓鏊??!拔依捶瞿??!?/p>

“謝謝,我能行?!幣斗賞拼強?,向通道外面走。她回過頭看著隊長說:“如果飛機停妥當了,跟我走,我帶你們去中控室?!?/p>

女兵雖然受傷但仍舊瀟灑的個性,令在場的官兵們倍增欽佩。

通道外面站著兩個人,他們就是亞斯特和奧托。

“葉隊,我在等你出來?!卑巒興?。

隊長看著奧托和亞斯特說:“這里有醫療室嗎?”

“沒發現,中控室有急救包的?!幣斗山幼漚玻骸岸映?,這次行程很糟糕。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沒看到人?!?/p>

“什么都別說了。我們快去中控室?!?/p>

迫降成功,步入了科考站??扇蚓醯謎獠攀歉隹?,真正的探索還在后頭呢。

……

當隊伍即將走過A-121區域時,周圍響起一陣怪聲。

“嘀——嘀——嘀!嘀!——”就像相機自拍發出的定時,隊長一下就辨別出來了。

“快閃開!”

士兵們分別向通道兩端疏散,剛離開就聽到一聲巨響。

“轟!——”

124房間的鋼鐵大門被炸開了。彈出的鐵皮打到墻壁上,一陣熱浪和刺鼻的煙霧撲向周圍。

猛烈的咳嗽從人群傳開,葉飛的耳內還因爆炸而回響。

“怎么回事?”薩爾夫站起身向124房間走去。煙霧過后,從破敗的門里走出一個人。這人一臉的疲憊相。

……

“巴迪!”眾人皆驚。

巴迪看著隊長和其他隊員。

“你們都在這兒,發生了什么事情?”

“你沒事吧?”葉飛問。

巴迪看葉飛的眼神猶如久違的朋友,很親切?!澳閼業攪送;??”

“可以這么說吧?!?/p>

巴迪的表情并不驚喜也不怎么高興。他轉過身向后面招了招手,七名士兵迅速從屋內跑出來。

“你們去哪?”巴迪冷冰冰地看著隊長。

“跟我走吧,總之。你這家伙沒事就好?!?/p>

短暫的相遇,沒有任何喜悅可言。但回去的路還算順利。

摩爾從監控電腦里看到隊長他們就先把大門打開了。他嘗試搜索整個科考站可結果并不順利。每層的監控電腦都有工作,可在個別的角落和個別的區域,房間就監測不到了。而且整個科考站在他看來并沒有嚴格的劃分。也就是說每層沒有明顯的標志。不知道這里的人到底在研究什么?或者說他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和葉隊走過這一路,看到了研究室,手術室,化學實驗器具。沒有看到實驗品,哪怕是一只老鼠,或者一只蟑螂。既然有實驗裝置怎么會沒有實驗對象?當摩爾胡思亂想的時候,隊長他們浩浩蕩蕩的隊伍走進了中控室,留守在這里的四名士兵站起身迎接。

薩爾夫用手示意他們坐下,摩爾看到巴迪和他的士兵完好無損的回來心情稍許放松了。

葉飛回到中控室就尋找起急救包來。

“摩爾,放電腦的包兒呢?我記得就放在這兒了?!幣斗芍缸挪僮萏ㄖ飾仕?。

“剛才狄倫拿去用了?!?/p>

“他人呢?”

“等我們知道的時候他人就不見了?!?/p>

葉飛一下火了?!安皇墻心忝譴??他帶著包兒干嗎?”

“事實上,事實上——”

“吞吞吐吐,到底怎么了?”

“葉飛,先別問了。總之,得看看附近有沒有醫療室。三個人受傷了需要馬上醫治?!?/p>

看著隊長如是說,葉飛也不再爭辯結果。

摩爾一臉的不快,他看著葉飛慚愧地講:“事實上,他根本沒帶定位器?!?/p>

“什么?”在場的人都無法相信,那狄倫的問題是“失蹤”無疑。

“好了,摩爾。葉飛,大家都不要慌張。醫療室在哪?摩爾?!?/p>

“每層都有,這層在中控室外面7號走廊110區域106房間?!?/p>

隊長看著受傷的三人。以命令式的口吻說:“目前由我來管理,受傷的人去醫治,馬上去?!?/p>

薩爾夫帶著三人去醫療室。臨走前吩咐“黑鷹”組織士兵先在附近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狄倫。他醫治完三人的傷,就馬上回來接應。

中控室內的留守隊員分別坐在椅子上。他們的心情都很沮喪,剛剛下飛機就失去了一名士兵,這意味著什么?“黑鷹”用一種不可理喻的神色盯著摩爾。這個家伙遇到了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事實上,事實上——”,事實是什么?狄倫去哪了?

“嗨!摩爾!說說狄倫是怎么失蹤的?”

“誰說狄倫失蹤了?”

“他沒有帶定位器,不是很難找到他了?告訴我們,狄倫去了哪?你們在葉飛離開后做了什么?”看著摩爾無辜的表情,“黑鷹”又補充了一句:“好像你知道些什么?老實交待吧,別以為我們在外面就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你的假裝鎮靜掩飾不了內心的慌張?!?/p>

“我——我——實際上,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你形容形容,我們想聽聽?!薄昂謨ァ畢勻灰丫荒托牧?,他的眼神死死地盯著摩爾,好像要吃掉他似的。

“事實上,狄倫——他瘋了,徹底的瘋了?!?/p>

葉飛走在通道里,周圍的溫度又降了。她的傷口已經不流血了。

“葉飛?!?/p>

“什么事情?”

“實際上,我想說你遇到的通訊問題我們也遇到了。有些時間,你和巴迪根本監測不到?!?/p>

“是很奇怪的,這里的人也不見了。我建議應該搜索一下另外幾層?!?/p>

“你是說失蹤的士兵狄倫?葉飛,你做的夠多了,其他的由我來做,關于士兵的事情我會弄個水落石出的?!倍映ひ丫吹攪艘攪剖?,門上紅紅的十字讓人過目不忘?!暗攪??!?/p>

室內一片潔凈,兩臺保養艙和一個手術用床,吊柜兒的門是敞開的。手術用的器械掉在了地上,還有小瓶的嗎啡和藥物,注射器靜靜地躺在柜子里,手術盤好像有人動過。它擺在了手術床一側的小柜子上,里面卻有血,在場的人都看到了盤子內的血,很新鮮的樣子。手術剪刀和手術刀幾乎泡在血水里,盛放棉球的小碗兒倒扣在旁邊,棉球被浸透,染得通紅。葉飛看到了注射器,它就掉在地上。

女兵撿起注射器,發現里面竟然有液體,她看出這個液體了。

“是嗎啡!”

薩爾夫摸了摸手術床,溫熱的感覺。

“好像剛有人躺過,床上還有余溫?!?/p>

葉飛拿了紗布和藥水走進里屋。

薩爾夫給亞斯特打了一針局麻,然后為他做手術,取出了肉里的子彈。

……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