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昵樵德?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59

?;昵樵德?>
                </div>
                <div class=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璧板娍: ?;昵樵德?/em> 四季只要夏秋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南宮無忌 百合 寵婚 虐戀情深 空間

往日夕陽縱橫宇內,紫刀柔弓誰與爭鋒??牡幕拔奕四艿?,沉默的人常伴我行。來來來,看了這章,還有一章……

精彩章節試讀:

第24章 一鳴驚人的公子

今天就是學院每年一度招生的日子。

帝國學院門前,人聲鼎沸。

“這里就是我們將要在里面修煉的學院?”秦悅言幾人現在正站在一道大門前。

“帝國學院……”公子看著門前的幾個黑色的大字,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鑄造而成。

“聽說入學需要測試體質,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通過啊?!崩端嵊行┑P?。

“放心吧,只要純凈度達到百分之四十就可以通過了?!彼就皆貧煤芏嗟難?。

“我們一定會通過的?!憊擁難劬醋爬端?,示意她不要擔心。

藍水柔微微一笑然后點下了頭。

“走吧,我們進去吧?!憊涌醋龐導返娜肆?。

帝國學院廣場正中,測試的老師正站在測試石碑面前。

測試石碑上均勻的刻著一百個刻度,每一個刻度代表了百分之一的純凈度。

后面也是兩個負責記錄的老師。

還有一名負責制作身份牌的復刻師。

負責測試的老師此時正在喊話:“今天!是我們帝國學院一年一度招收新學員的日子!你們可以稱呼我王師。我也不多說,接下來大家知道該怎么做。不許喧嘩!不許擁擠!”

“現在開始!一次一人站在測試石碑面前,把手放在石碑上面。我沒有說話不許拿下來!”

“你,站上來?!蓖跏Φ氖侄耘旁謐釙懊嫻哪僑艘壞?。

被點到的那名身穿黃衣的少年眼中帶著激動。然后快步走向前,把手搭在了測試碑上面。

只見土黃色的光芒從石碑底部緩緩的向上蔓延。最后停在了第四十五個刻度上面。

這代表了黃衣少年是土屬性體質,純凈度為百分之四十五。

“很好,你通過了。去那邊登記,然后領取自己的身份牌?!?/p>

少年很是興奮,王師也點點頭,第一個就達到標準,也算是個好兆頭。

少年去登記了。

“下一個!”王師機械的重復著。

接下來測試的學員沒有一個純凈度能達到百分之七十的。最高的一個火屬性的少年也才達到了百分之六十八。

“下一個!”

“金屬性,百分之七十二!終于有一個算得上高級的學員了?!蓖跏舯戀男囊菜閃艘幌?。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陽?!鄙倌曖行┦艸樅艟?。

“哦,很好!你過去登記吧?!?/p>

“是!王師?!?/p>

“下一個!”

一個身穿藍衣的少年走了上來,只見這個少年一頭的藍發,散落在他的耳畔,讓他本來就極為英俊的臉變得更加的迷人。

“水屬性!百分之七十五!”

“好好好,你叫什么名字?”王師溫和的問少年。

“我叫王書?!鄙倌昕雌鵠從行┬呱?。

“你過去登記吧?!蓖跏Φ男那櫬蠛?。

“好的王師?!鄙倌覿鍰蟮囊恍?。

“下一個!”王師精神滿滿。

司徒云上前了。

“火屬性!純凈度百分之七十七!”

王師今天的驚喜一波接一波。

“你叫……”

“司徒云?!?/p>

“下一個!”

魏小風上前。

“金屬性!純凈度百分之七十六!”

“我叫魏小風?!?/p>

“好,好?!?/p>

“水屬性!純凈度百分之八十一!”

這是藍水柔。

“冰屬性!百分之八十二!”

劉心悅。

“火屬性!百分之八十五!”

秦悅言。

終于輪到南宮無忌。

公子此時也有些緊張,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會緊張。

公子走上前,把手中的細汗擦了一下,然后放在了測試碑上面。

紫色的光芒一片耀眼,石碑上的刻度十行一跳。

最終在第九十四個刻度上挺了下來。

“雷屬性!純凈度百分之九十四!”王師終于被震驚了!

“不但純凈度這么高,而且還是冰和雷兩種變異屬性中的雷屬性!冰屬性也沒有雷屬性那么稀有!”

王師的聲音在顫抖!他馬上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立刻傳音給院長。

院長蕭劍正在自己的小院里喝茶,聽到王師的千里傳音,一口茶就噴了出去。

火急火燎的一個閃身就沖向了外面。

公子沒有聽見王師說話。也沒有動,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過了,而且好像還是目前為止純凈度最高的一個。

公子此時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百分之九十四,只比當年的寒冰劍神差了百分之一。

這說明什么?說明公子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神級高手!

神級高手??!整個大陸也沒有幾個。

你要是看見了能不激動嗎?

而且現在這個人就在面前,還是學院的學員。

公子一鳴驚人!

于是就這樣,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公子就被院長叫去喝茶了。

此時秦悅言劉心悅還有藍水柔正在廣場看著這一切,也有些吃驚得回不過神來。

劉心悅笑著對秦悅言說:“看不出來哇,公子這么優秀,你怎么就不喜歡他呢?現在還來得及哦,反正你們已經定親了?!?/p>

秦悅言沒好氣:“反正就是不喜歡,你要喜歡你就去跟他說啊,你沒看見那家伙喜歡我們的水柔妹妹嗎?是吧水柔?”

藍水柔看到公子這么厲害正在失神,聽到秦悅言叫她才猛然驚醒:“???悅言姐姐你說什么?”

劉心悅見狀調戲藍水柔:“水柔你剛才是不是在想南宮公子哦?都出神了?!?/p>

“???沒有沒有?!崩端峒泵Ψ袢?。

“真的沒有?”劉心悅才不信。

“真的沒有啦!”藍水柔跺腳。

“好啦好啦,不要為難水柔妹妹了?!鼻卦醚暈孀×肆跣腦玫淖歟骸拔頤悄米派矸菖瓶烊ケǖ臘??!?/p>

“每一個屬性都分成一個班級,那我們豈不是要分開了?”劉心悅有些不開心了。

“我們可以住一起的?!鼻卦醚運?。

“真的嗎?”劉心悅瞬間就開心起來。

“當然是真的?!鼻卦醚砸∫⊥罰骸澳閼庋男宰涌峙旅揮腥訟不賭氵??!?/p>

“我才不要人喜歡我呢?!繃跣腦糜沂擲徘卦醚?,左手拉著藍水柔。

“難道你有喜歡的人了?”秦悅言疑惑:“是司徒云?”

“切,才不是?!繃跣腦悶財滄?。

“難道是魏小風?”秦悅言更疑惑了。

“也不是?!繃跣腦門吶耐肪褪竅氬黃鵠?。

“那是誰?”秦悅言百思不得其解:“除了這幾人,你根本沒見過其他人???”

“唉,我想不起來了?!繃跣腦每嗄盞乃擔骸拔倚鬧兇芫醯米約閡丫邢不兜娜肆?,可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p>

“!”秦悅言震驚了,因為她也有這種感覺。

可是她卻不像劉心悅這樣大大咧咧就說了出來。

秦悅言平時是個很害羞的姑娘,只有在戰斗時,才會變得堅強:“好了,不說了。我們快去把入學程序搞定?!?/p>

南宮公子從院長那里回來時,就已經成為全學院老師的寵兒。

而此時的陳默卻隨著陳遠非幾人正在黃金狼王老窩的外圍修整。

“一會怎么做?”胡眉正吃著陳默找來的野果。

“我們沒有別的辦法,只有一路殺進去?!背略斗且膊輝趺吹P?。

因為這里除了那頭三級的狼王外,其他的暗黑魔狼都不過是一級的,就算有二級的,也不會很強,因為狼王是不會讓其他的狼威脅到自己的地位的。

“嗯。那一會兒見到了狼王還是用老辦法,我來拖住它?!背履聳幣燦行┢1?。

因為這一路他都在使用心靈之眼,時間一長,他也支持不住。

半個時辰后,陳默站了起來,雖正午,然幽暗森林內不見陽光。

暗黑魔狼們晚上出來捕獵,所以現在都在窩里。

陳遠非走在前面,剛到地盤,就被放哨的魔狼發現了。

一聲狼嚎就叫來了群狼,狼王卻沒有出來,因為在它看來并不需要它出手。

沒想到第一個沖上去的卻是胖子,手中的短棍上下翻飛,每一棍都擊中狼的腰間。

第二個是陳遠非,他的刀每一刀都會在魔狼的身上留下一道傷口,更有一些被擊中致命點的魔狼直接死亡。

李鵬跟在后面撿漏,胡眉也趁虛而入。

陳默卻跟在他們后面沒有動手,防止他們被魔狼偷襲或者是來不及避開魔狼攻擊的時候,自己補救一下,以免他們受傷。

初入江湖的實力如果受傷,是需要比較長的一段時間來恢復的,除非有高級的療傷藥,但高級的療傷藥可遇而不可求。

因為高級的藥劑師很少,所以不但產量稀少而且價格昂貴。

這是因為修煉者到了王級的實力之后,基本上就不用藥劑了,所以就造成這種情況。

陳遠非他們且戰且進,不一會兒,死在他們手中的魔狼就有二三十頭。

其中陳默出手了三次,一次是替胖子擋的,一次是陳遠非,還有一次是胡眉。

李鵬倒是靈活得很,沒有遇到一次危險。

這時群狼退后了,又齊齊嚎叫了一聲。

陳默知道狼王要出來了,陳遠非他們自然也知道。

“狼王要出來了,小弟弟你要小心啊,這可是三級荒獸?!焙汲米爬僑好揮泄セ?,趁機喘幾口氣。

“嗯,我知道的,你們也要小心?!背履稚系男±督<獯τ幸壞蝸屎斕難夯?。

李鵬連握著匕首的左手都沾滿了紅色。

除了胖子的短棍沒有染血之外,所有的人就連身上都有暗紅色的血跡。

黃金狼王終于姍姍來遲。

第12章 空明山頂

等劉心悅他們都走了,陳默又興奮了,急忙坐下冥想,整理起腦海中的信息。

劍道十三章已經大圓滿,現在需要一把屬于自己的劍。

而那個黑色的劍紋身也知道了是什么。

是一個劍鞘。

這個劍鞘的效果,聽名字就知道。

劍鞘就是裝劍用的。

如果你是這樣認為的那么你就錯了。

劍鞘其實是一個空間。

這空間并不是很大只有百十立方的樣子。

空間的正中間離地三尺懸浮著一把黑色的劍。

一把黑色的雙刃長劍。

劍尖朝上。通體漆黑。

劍長三尺七寸。

寬一寸九分。

厚八分。(這厚八分是指最厚的地方貌似是劍脊?)

劍刃無鋒。

劍尖不利。

陳默興奮,原來如此。

這就是屬于我自己的劍?

真是坑啊。

這是早就設計好的啊。

領悟不了,就得不到這把劍。

一環套一環啊。

陳默吐槽。

陳默在劍前坐了下來。

手伸向劍柄,接下來的一幕讓陳默目瞪口呆,暴跳如雷。

因為就在陳默的手握上劍柄的時候,居然從中間穿了過去。

這尼瑪是個虛影。

頓時陳默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空歡喜一場啊,陳默欲哭無淚。

還好還有其他的收獲。

至少萬流引突破了,直接一跳兩級,現在已經是第三層。

第三層多了一篇口訣。

‘萬人敵’。

萬人敵效果,讓自己對自己的內氣,哦,不對,現在知道了,是元素之力??刂聘擁木?。

減少元素之力和體力的消耗。

萬人敵。

入門可以減少百分之二十的消耗。

小成可以減少百分之三十。

大成減少百分之四十。

圓滿百分之五十。

陳默感嘆,這簡直就是持續戰斗的神技啊。

剛才的不開心拋到了腦后。

在看別的,五感強化也升級了。

現在變成了心靈之眼。

心靈之眼能力不多,只有兩種。

分辨殺意是兩種中的第一種。

對于智商不高的陳默來說簡直就是天降甘霖,這樣就不怕別人使用無間道了。

陳默大喜。

還有一個能力是入微。

這個能力能看到許多被忽視的細節,簡直就是一個即時地圖。

陳默退出了冥想。

他想著,劍紋空間的那把劍不會什么作用也沒有吧,縱然只是一個虛影。

陳默睜開眼站起來,看見車上不知什么時候人已經漸漸多了起來。

再看南宮無忌四人也已經坐在一起了,不知從哪里找來的撲克,正在玩炸金花。

陳默走過去。

看到陳默,南宮無忌和藍水柔一臉看好戲的樣子讓陳默有些心虛。

劉心悅眨眨眼,一臉的莫測高深。

秦悅言低著頭不敢看陳默。

陳默走到秦悅言面前,低聲的對她說:“對不起啊,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實在是因為……”

“嗯,我知道的?!鼻卦醚醞蝗惶?,對陳默微微一笑。

陳默松了一口氣,還以秦悅言一個笑容。

“來我們繼續玩?!背履?。

“這里都沒位子了唉,你要站著和我們玩嗎?”劉心悅笑瞇瞇的。

“你們三個美女擠一擠吧?”陳默可憐兮兮的看著三個姑娘。

“真受不了你,長的不好看還賣萌?!繃跣腦貿隹諼耷?“為了避免一會兒吐出來,我們就答應了,是不是水柔?”

藍水柔聽劉心悅這么說也是忍俊不禁。

咯咯咯一直笑。

最終還是同意了。

炸金花開始了,陳默用撲克試了一下,劍鞘果然能夠裝東西進去,陳默興奮,意外之喜啊。

到最后南宮無忌輸得最多,于是按照約定,由公子請客吃飯。

下了火車,來到了玉門鎮。

玉門鎮,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地方。

這地方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建筑卻是很多。

基本上到處都是房子。

連一塊比較像樣的空地都找不出來,所以這里的條件并不是很落后。

公子一行五人,隨便找了個看起來還不錯的飯店。

這一路不知道引來多少關注的目光。

不過其中并沒有陳默的份。

俗話說天高皇帝遠。

陳默他們剛剛找到位置坐下正準備叫服務生過來點菜,就有人來搗亂了。

陳默大喜。

公子大喜。

秦悅言躍躍欲試。

劉心悅摩拳擦掌。

藍水柔坐山觀虎。

對面一行人看見陳默幾人的樣子愣住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

但他既然是來找茬的那必須得敬業啊。

正琢磨該怎么開口呢,卻不想對方先開口了。

“你們看上哪位美女了?”

很明顯這是公子,因為這一路都在輸,心情正在郁悶呢,出氣筒就來了。

領頭的大哥,是一個外形彪悍的男子,大約三十歲。

大熱天的剃了一個光頭。

再看他的手下個個都是非主流。

還好沒有染頭發的。

不然恐怕今天他們都得爬著出去。

因為陳默不喜歡染頭發的小子。

光頭老大一挺胸:“小子,很聰明嘛,她們我全都看上了,識趣的不為難你們?!?/p>

“哦,是嗎?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價錢?”陳默冷笑。

光頭老大臉一冷:“你還想要錢?”

“不不不,他說的是價錢,不是錢?!憊右⊥?,然后解釋:“你這智商能混到現在也真是奇跡?!?/p>

“我們出去談,別把人家東西破壞了?!背履醋毆饌防洗?。

然后轉過頭對姑娘們說:“點好菜?!?/p>

陳默與公子出得門來,站在街道上。

看見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

哦,不對,是圍觀群眾。

總之不重要。

二人與對面十多人對峙。

陳默說話了:“光頭老大,你有沒有看過網絡小說?”

光頭一愣:“看過又怎么樣?”

“那你知道嗎?你現在的狀況就是小說里的反派馬上就要被主角教訓了?!憊雍統履苡心?。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那些小說中的低智商反派是怎么來的,現在我知道了?!背履笮?“原來是因為劇情需要啊。哈哈哈?!?/p>

光頭大怒:“動手!”

于是反派就被主角三下五除二打倒在地。

然后再用語言教訓一通,揚長而去。

清河村。

這個村是一個偏遠的地方,年輕的人基本都已經逃離了這里。

所以這地方的人是越來越少。

往北一直走,就可以到空明山。

但山路崎嶇,一般人根本上不去。

曾經就連這里最好的年輕人都沒能上去。

連一半的路程都沒能達到。

而且聽說上面野獸兇猛。

也就從來沒人再打空明山的主意。

小淘氣這一路一直很安靜,趴在陳默懷里不肯下來。

陳默也不知道為什么,問它也不回應。

“這里就是空明山?”劉心悅仰頭:“下面看起來不怎么樣啊?!?/p>

“上面很好?!背履難凵裼行┟岳?。

秦悅言知道他又在想師父,輕輕的說:“馬上就可以看到你師父了?!?/p>

陳默點了點頭。

開始登山。

這一路比較艱難。

如果是陳默自己還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展開輕功就上去了。

但這里還有兩個人需要照顧。

劉心悅,藍水柔。

藍水柔有公子還好。

劉心悅有秦悅言也行。

但自己總不能一個人先走了吧。

于是陳默只有懶洋洋的跟著。

秦悅言看著陳默悠哉悠哉的樣子,不禁來氣。

于是陳默的麻煩來了。

秦悅言假裝沒有力氣了,讓陳默扶著劉心悅。

陳默嫌扶著太過麻煩不肯。

秦悅言就讓她背著。

陳默又說男女授受不親。

劉心悅大怒:“你現在可是我們的保姆,保姆沒人權!讓你背便宜你了,還推三阻四?!?/p>

陳默自掘墳墓,只有認了。摸了摸鼻子:“背就背,別到時候說我占你便宜?!?/p>

陳默蹲了下來:“上來??!”

劉心悅對秦悅言眨眨眼,好像陰謀得逞的樣子。

但陳默并沒有看到。

她走過去趴到陳默的背上,雙手環著陳默的脖子。

陳默有些緊張:“這樣真的沒關系?”

劉心悅敲了一下陳默的腦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但你不許亂動,曉得不?”

“知道了?!背履諫?。

“這下我們要快一點了?!背履怨鈾?“你背上她?!?/p>

公子看了看藍水柔,藍水柔紅著臉點點頭。

于是三人展開輕功,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倍。

不到半個小時,就來到山頂。

“好美!”三個姑娘頓時被吸引住了目光。

有花,有草,有木,有動物。

這不重要。

山頂之上還有山頂。

山頂之中有小湖。

小湖之上有瀑布。

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小湖之中有魚兒。

天已經黑了。

天有星,星有月,月有天黑。

“那邊有木屋!”劉心悅第一個看見:“我們過去?!?/p>

“沒有鎖?”秦悅言發現門居然沒有鎖,看向陳默:“難道這里還有人?”

“沒有?!背履饈?“這里基本沒人上的來,上得來的人用鎖也鎖不住?!?/p>

“哦,原來是這樣?!鼻卦醚粵巳?。

“我們進去!”劉心悅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外人。

“這里現在只有一張床?!背履?“你們自己動手吧?!?/p>

“哦?!鼻卦醚雜ι?。

“死墨水,你過來!”劉心悅聲音有點大。

陳默腦袋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給我們鋪床!保姆?!?/p>

劉心悅得意洋洋的看著陳默。

陳默一邊嘆氣,一邊給劉心悅打工,而且還沒有工錢。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