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幽冥管家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56

幽冥管家

鍗佷竴閫変簲娌冲寳涓€瀹氱墰: 幽冥管家 淇則有岸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陳新,焱寂城,唐淺淺,唐詩雅 未來 豪門 虐戀情深 言情

一碗孟婆湯,遺忘前塵過往。失去了前世記憶的他因怨氣太深無法墮入輪回,重臨人世,以管家身份履行擺渡之職。原以為可以怨氣盡消,再世為人。然而……當塵封記憶的盒子掀

精彩章節試讀:

第10章 挑逗

入夜,唐詩雅與唐淺淺早已經去了樓上的臥室,而陳新,也終于可以霸占一樓的沙發用超大的電視熒幕觀看他已經追了整整三天的電視劇。

一男一女兩個鬼嬰也在能聞到陳新身上的味道時,開始老老實實在沙發上到處亂爬。

“妹妹?為什么我愛的人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

電視里,看到那個女人痛苦的樣子,陳新的心也揪了起來。

“看什么呢?”樓梯上,唐詩雅已經不知道站在那里盯著陳新多久了,突然的一句話嚇了陳新一跳。

陳新整個人好像石化一般坐在那里,愣愣的與唐詩雅對視,白皙的臉越來越紅……

快速低下頭,陳新老實道:“天龍八部?!?/p>

唐詩雅笑了笑,下樓給自己接了一杯水,陳新也終于長舒了一口氣,本以為她接完水就又會上樓陪唐淺淺,沒想到她卻是直接朝著沙發這里走來。

陳新越來越緊張,不知道這位大小姐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這個管家的工作到底應不應該老實配合。

唐詩雅最終也沒有坐在沙發上,只是站在一旁看了兩眼,便道:“又新翻拍了?老版的比較精彩?!?/p>

“哦?!?/p>

“慢慢看吧,我上樓睡覺了?!碧剖判Φ?。

陳新連連點頭,從未這么期待過一個人趕緊離開自己的身邊。

“突然又不想走了?!貝┳潘碌奶剖拋諏順灤碌納肀?。

這一次,陳新有些慌了,雙手趕忙將兩只鬼嬰抓住,抱在懷里,然后死死盯著電視,大腦卻一片空白。

身邊人側過身單手撐住完美的面頰饒有興致的盯著他的臉,視線余光中,玲瓏曲線展露無疑。

口中的它執著而又倔強,陳新干咽了好幾次仍然覺得喉嚨不適。

唐詩雅輕哼了一聲,嘴角勾勒妖嬈弧度:“為什么我總覺得你像是一個小孩子,傻乎乎的?”

陳新點點頭,不管她說什么,他都會點頭。

“有沒有談過戀愛?”

陳新點頭,然后快速搖頭。

“有喜歡的人么?”

搖頭。

“覺得我美么?”

搖頭后快速點頭。

“那你喜歡我么?”

陳新一愣,腦袋不知道該怎么動了,喜歡還是不喜歡?該不該喜歡?

他轉過頭看著唐詩雅。

唐詩雅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像是剛剛做了一件壞事的老巫婆,朝著樓上走去的時候,不忘回眸一笑:“記得,這些都是你和我的小秘密,不準告訴別人?!?/p>

陳新的感覺就像是被一連串的雷電接連劈中。

終于回房間了。

全身無力的靠在了沙發上。

突然想換工作了……

晚上十點,感覺樓上的人已經熟睡,今天的連續劇也已經追完,陳新帶著兩只鬼嬰小心翼翼的將一樓的燈光熄滅,然后離開了公寓。

公寓的大樓樓頂,陳新站在這里俯瞰著整個濱江市,閉上眼睛,感知著南山區的孤魂野鬼們。

直到天微微亮,陳新這一夜也才找到并擺渡了南山區的三個游魂野鬼,意想不到的是,這一對男女鬼嬰對于游魂野鬼也有著攻擊力,只不過和陳新比起來,這點攻擊力微不足道。

清晨帶著兩個暫時不知道該怎么解決的鬼嬰回到錦江大樓的公寓里,還在準備早餐的時候,唐詩雅就已經穿著一身休閑裝下了樓。

不知為什么,自從昨天與唐詩雅有過那么一段獨處后,陳新本能對這個女人有一種恐懼感,切菜的時候一個不留神切到了手,還好,他本就不是人,不會被這些普通的利器所傷。

“你昨天晚上出去了?”唐詩雅喝著餐桌上的熱牛奶問道。

陳新又一次切到了手,快速將刀移開,想不通這個女人怎么知道自己出去的事情,難不成……她去了自己的房間?

越想越害怕,這女人要干什么?

“嗯……”

猜到陳新一定是多心了,唐詩雅也懶得解釋,早上她醒的很早,而樓下的開門聲只有一次,剛剛的問題也是隨口一問,沒想到這個人昨天晚上還真的不在家。

有些好奇,但陳新那驚弓之鳥的樣子著實有些好笑,沒有深究,唐詩雅道:“不用給我準備早餐了,我這就走了?!?/p>

“這么早?”陳新松了口氣。

“怎么?你應該是巴不得我快點走吧?”唐詩雅笑瞇瞇的,平日在公司里工作壓力太大,始終保持著一個女強人的形象,如今好不容易碰到這么一個呆呆的異性,自然使勁調戲。

被說破了心事,陳新有些尷尬,撒著謊道:“沒,沒有?!?/p>

“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唐詩雅站在開放式廚房的外面,整個人身體前傾過來。

陳新身體一僵。

“放心吧,你太呆了,不是姐姐的菜,一會兒記得和淺淺說一聲,公司臨時有事,必須我親自過去一趟?!?/p>

“哦……”陳新有些失落。

“真乖?!碧剖捧謐漚派斐鍪衷誄灤碌哪源先嗔巳?,“別傷心,姐姐挺喜歡你的,有空一定再來看你?!?/p>

雖然感覺出來這是一種安慰,但陳新還是很滿足,沒有曾經記憶的他在很多時候表現的都更像是一個小孩子,有人朝著他笑他就會對那個人好感十足。

“你自己也小心點?!彼黨穌庋瘓涔匭牡幕岸猿灤露雜行┠巖云舫?,但想到鬼嬰的事情卻又不得不說。

唐詩雅一愣,好像從他身上找到了某種感覺,然而他們不屬于一個世界,只能存在的關系只有雇主與勞工,她早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孩,被人關心一句就會心花怒放,眼中的陳新更像是一個呆萌的弟弟,轉過身拿起包,留下一句再見,便已經走出了公寓。

長舒了一口氣,陳新看著菜板上精心為唐詩雅準備的蔬菜沙拉搖了搖頭,甩開滿腦子的胡思亂想,開始為唐淺淺煎蛋。

兩個單面煎的荷包蛋,今天唐淺淺沒有說她要喝什么,想到唐詩雅自己準備的那杯熱牛奶,陳新索性也為唐淺淺準備了一杯,面包片置入烤面包機中,在面包片被彈起后,陳新已經解下圍裙,上樓去敲唐淺淺的房門。

第22章 葬禮

萬鼎集團的唐明淵在生意場上有兩個至交,三個人從小玩到大,成家立業后感情也沒有絲毫淡薄,相反,唐明淵人生中最重要的幾個事件中都能找到另外兩個人。

第一次結婚、大女兒唐詩雅出生、小女兒唐淺淺出生、第二次結婚、小兒子出生……

可以說,唐明淵與另外兩個人的友情早已經發展為了不可分割的親情,他們共同見證了時代的變遷更迭,共同經歷過潮起潮落,如果唐明淵現在一無所有,另外兩個人絕不可能置之不理,為他傾家蕩產雖然有些夸張,但他們真的能夠做出來。

就像是現在這樣。

“錢叔叔他……死了?!”手機還貼在耳邊,但唐淺淺的思緒早已經飄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深處。

難以置信,上一次見到錢叔叔時是她剛剛高中畢業的慶祝宴上,她不信這不到半年的時間,錢叔叔會突然過世。

原本臉上還有笑容的她此刻整個人都變得精神恍惚,很難過,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時是媽媽過世時,喉嚨突然好像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樣,快要窒息了。

她張著嘴雖然沒有說話,但呼吸都變得哽咽。

“淺淺?你怎么樣了?你說話???!”電話那頭,唐詩雅的聲音也很緊張,她比唐淺淺經歷的更多,媽媽去世時,她就已經很懂事了,所以她現在還能保持一些鎮定。

手無力的垂了下來,手機掉落在地板上,唐淺淺變得直勾勾的。

一樓廚房,正在做早點的陳新很快就接到了唐詩雅打來的電話。

“大小姐?!?/p>

“你現在快點幫我看看淺淺怎么樣了!”電話那頭,唐詩雅催促道。

毫不知情的陳新跑上了樓,門都沒有敲,唐詩雅的聲音很焦急,所以他也發慌了,抬起腳一腳將門大力踹開。

“嘭!”

坐在床上的唐淺淺緩過神來,轉過頭看向他。

“呼?!背こね魯鲆豢諂?,電話那頭已經開始追問巨響的緣由,陳新回了句:“沒事?!?/p>

唐詩雅才接著說。

“地址稍后發給你,盡快帶著淺淺過來吧?!?/p>

掛斷電話,陳新將電話揣進兜里,與床上的唐淺淺對視著,具體事情唐詩雅說的并不詳細,陳新也只是知道一個對唐淺淺很重要的人過世了。

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視線中的她這一刻孤獨又可憐,那雙大眼睛已經泛紅,淚水在眼眶里遲遲未落。

“吃顆糖吧?!?/p>

還是邁出了腳步,陳新走到了唐淺淺的床邊,從兜里摸出了一顆糖遞到唐淺淺面前。

看著落在掌心中的糖果,好像是敏感神經突然崩斷般,唐淺淺手緊緊握住,然后什么都不顧的摟住了陳新的腰,把頭都埋在陳新的胸前失聲痛哭著。

“陳新!”

“我在呢?!筆執鈐諤魄城車哪源?,陳新輕聲道。

唐淺淺摟的很緊很緊,眼淚好似決堤洪水浸濕了陳新的白色襯衫。

死亡,所有人都逃脫不掉的命運,當我們一點點長大后才發現,那些從小陪伴著我們的長輩們一個個開始消失了……

沒有開車,陳新領著唐淺淺在樓下攔了一輛出租車后,便坐車趕到了位處北陵區的錢家別墅。

付了車費在別墅區外下車后,一襲黑色西裝的陳新與黑色長裙的唐淺淺一前一后走向了來往車輛絡繹不絕的錢家別墅。

錢振海的死亡時間是昨天夜里,死亡原因無處可查,突然的暴斃,沒有中毒跡象,半個月前的體檢單上還表明錢振海除了心血管硬化外其他指標一概正常。

一個濱江乃至國內都知名的企業家說死就死了,造成的轟動自然不小,錢家的情況比較復雜,不過這個當口,所有人的關注焦點還只是錢振海的葬禮。

錢振海生前的朋友不少,雖僅有兩人可稱為至交,但其他都與錢振海有生意往來,今天得知錢振海的死訊后,也都悉數到場。

到場的車輛除了黑色就是白色,從錢家別墅門前一直延伸了數百米。

早就在錢家別墅門前等待的唐詩雅見到唐淺淺被陳新平安的帶來后,目光多了幾分感謝,然后便帶著唐淺淺走進了別墅。

至于陳新,自然在別墅外等候。

別墅外的花園里眾多前來悼念的賓客在這里彼此打著招呼,參加這樣的場合對于這些與錢家關系不咸不淡的人們而言,更是尋找商業伙伴的捷徑。

雖然都很哀傷,但可以看出,有些人已經達成了他們此行的目的。

陳新一個人站在這里四處觀望著,他誰也不認識,也不想認識其他人,唯一能吸引他主動過去的人也只有此刻從別墅內失魂落魄走出來的霧白色靈魂。

對于健康很重視的錢振海壓根都沒有想到他這么早就會離世,他甚至曾憧憬著老了后與唐明淵他們卸下各自公司的重擔,過一段清閑歲月。

與他同甘共苦的妻子今天沒有落一滴淚,兩個看起來爭氣聽話的兒子已經開始在暗中爭奪公司的股份,唯一沒有讓他失望的只有那兩個此生不悔的至交。

三個人中,他是年紀最小的,也算是最頑皮的,他曾經想過唐明淵和鄭若林老了后哭泣的樣子,沒想到,今日見到這兩個至交紅著眼睛的樣子心里卻是異常的難受。

還有他們兩家的孩子,若說那些孩子中,他最疼愛的那一個,應該就是唐淺淺了。

“哎!”重重的嘆了口氣,錢振海已經開始為接下來那幾天何去何從做打算了。

死就死了,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去老唐和老鄭他們兩個人家里各自待上幾天,比較遺憾的是,三十歲之后的他們就沒有再坐在一起肆無忌憚的喝過一回酒了。

這輩子,這個愿望都無法再實現。

環顧著花園內外的賓客們,錢振海甚至有的人都叫不出名字,不過他們進入別墅時那痛哭流涕的演技著實讓錢振海心潮起伏,現在的人啊……真是奇怪。

突然,在花園內散步的錢振海身體一僵,他注意到了一個黑色西裝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身上掛著三個通體紫色的嬰孩,對方的視線至始至終都未曾從他身上離開過,甚至此刻已經朝著他走了過來。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