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 一世韶華:溫情王爺的貼身狂妃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48

一世韶華:溫情王爺的貼身狂妃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閬楁紡鍓? 一世韶華:溫情王爺的貼身狂妃 云在青霄水在瓶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搞笑 種田 架空 穿越種田

她本來應該是丞相府中,尊貴嫡女千金。卻因為。母親的過早病逝而讓一家子烏合之眾欺辱踐踏。姨娘的佛口蛇心,聯通弟妹害得自己流落遠處險些喪命。幸得師傅相救,得功夫,

精彩章節試讀:

第1章 近鄉情怯

“十年來你守在為師的身邊,而如今成年,也是時候回家盡孝道了?!?/p>

說話的人,是一老者,道骨仙風,捋著自己發白的胡須,語重心長的教導著自己唯一的也是得意的門徒。

“師傅,你是知的,那家不回也罷,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就讓紫萱服侍在師傅身邊?!?/p>

一抹好聽的女聲回應著。

曾幾何時,她也是丞相府的千金嫡女,可卻因母親過世而受到姨娘和弟妹的排擠與毒害,若不是師傅的搭救,怕是早就葬身荒野了。

如今再次提及那個沒有溫度的家。

曼紫萱有的只是滿心的絕望。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望徒兒莫要在這荒山上浪費了自己的大好光陰才是啊?!?/p>

老者的態度很堅決。

這十年來,他傳了品德,傳了功夫,傳了特技。

卻唯獨沒有傳給她這算命的功夫。

算命本是天機,窺探其中,泄露天機,怕是會引來不測。老者不忍自己的徒兒受此連累,便從未傳授。但心系徒兒的老者昨夜還是為曼紫萱卜了一卦。

曼紫萱這一生早些雖然坎坷,但是日后卻必定是人中龍鳳,就算她現在不舍,他也自知這山中不是鳳凰久居之處。

“既然師傅這樣說,那徒兒便歸了,只待日后略有所成再回來孝順師傅?!?/p>

十年來,師傅決定的事情,都是無法改變的。

曼紫萱隨不舍,但也心一橫,拜別了師傅,下了山去。

想當初,自己的七歲生辰,姨娘和弟妹,借著為自己慶生的由頭,在飯菜中下了毒,摸著黑便將自己扔進了亂葬崗,讓自己生死由天。

所幸,她命不該絕。被路過的師傅救了一命。師傅聞她身世可憐,便將她留在身邊,不但視如己出,還傳她絕學。

都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如今十年之期已到,這筆賬,也是時候該算一算了。

趕了半日的路程,終于到了城郊外,一處茶棚得以歇息。

雖然兒時的回憶并不美好,可是再次踏上這片故土,心中還是無限感慨,思緒放空在城外。

倒是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可此時不遠處的另一幕,卻是讓曼紫萱覺得格外的煞風景。

“這是誰家的妞?長得倒是標志!”幾個地痞正在攔截一個只身趕路的姑娘,潑皮無賴的得以樣讓素來被師傅教導要行俠仗義的曼紫萱憤恨。

不自覺的緊了緊拳,挪步到更近,倒要看看他們是要作甚!

“還請幾位大爺讓路,蕊蕊趕著回去伺候夫人呢?!?/p>

這三五大漢攔在一個嬌柔姑娘的面前,任誰都覺得膽怯。

本想張嘴求饒,說明原因,討得個出路,卻沒想正是那嬌羞的聲音讓幾個人摩拳擦掌,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

“讓路?可有好處?”為首的地痞奸笑著,把那張叫人作嘔的臉貼近蕊蕊的面前,手指點著自己的那張臉示意。

明擺著的耍流氓。

曼紫萱又怎么可以容忍在自己面前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看這位姑娘的確是著急,不如讓小妹來陪你們怎么樣?”

曼紫萱本就有傾城的容貌,而隱世十年,氣質脫俗,更是猶如仙女般,讓人不禁覺得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地痞見到如此絕色佳人,又怎么會再管那蕊蕊。

甩了甩手,兩眼放光,摸著自己下巴上的胡茬,上下打量著曼紫萱的身段。

那扭捏得自然是過癮,可這奔放的也未嘗不好???

“這位小妹倒是識趣?!?/p>

地痞像是撿到了個寶貝一樣,說話都不似之前那般粗魯,心中得意,身后的兄弟們也跟著起哄。

而曼紫萱臉上的笑意仍舊是絲毫未變,手指挽著發絲故作嫵媚道:“您口中的這位指的是我,還是我身邊的姐姐?”

對付這種潑皮,到不至于動武,師傅所傳之術甚多,如今雕蟲小技,便可以收拾他們一番。

曼紫萱指著身邊的空氣,無辜的疑問著?

怔住。

地痞們,搞不懂到底是什么狀況,這妞的身邊再無他人,兄弟們小聲私語了幾句,都認為曼紫萱,是拿他們尋開心。

于是剛剛換上的笑臉,轉瞬便成了一幅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樣子。

“你這娘們別跟我們裝神弄鬼的,你明明是一個人,哪來的什么姐姐!”

若說一人,眼光遲鈍,那么不可能所有的人眼神都出了問題。

可這么兇悍的嚷了一聲,對面的妞卻還是一張寵辱不驚的表情,倒是讓這五大三粗的大漢覺得有些詭異了。

“大哥,瞧您這話說的,我還能騙你不成,來,讓姐姐跟你們打個招呼?!?/p>

說罷還有模有樣的拽了拽身旁的空氣,看得地痞們是一愣一愣的。

只聽,一個悠悠得聲音,從曼紫萱的身旁傳出:“妹妹,趕緊綁一個回山上,我已經好久沒吃人肉了,你還跟他們廢話什么?”

曼紫萱瞪著無辜的大眼,抿著嘴唇,只是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師傅教的腹語,已經是失傳的絕學,想也知道普通人是不懂得其中道理的。

而那些地痞,見著面前的一片空氣,和不知從哪里傳出來的聲音,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一般,驚了片刻。

“救命!有妖怪??!”

地痞大喊著撒腿就跑,頭也不回,可知再絕世的美女,也不如自己的這條命重要。

看見地痞個個嚇得屁滾尿流狼狽不已,曼紫萱不由就笑了出來,“呵呵,剛才那股調戲姑娘的勁兒用在逃跑上倒也利索?!?/p>

“蕊蕊謝姑娘救命之恩?!比鍶鎪底徘妨飼飛磣?,道謝道。

“舉手之勞而已。不過你不覺得害怕嗎?我可是他們嘴里的妖怪啊?!甭陷嫘ψ盼實?。

蕊蕊倒也是機靈極了,一下就道出方才曼紫萱用腹語的事。她又問曼紫萱家在何處,好來日報恩,見曼紫萱無心回答,自己又著急回去,便再三謝過曼紫萱,匆匆走了。

而曼紫萱并沒有放松警惕,瞇著眼睛轉向之前的茶棚,沖著其中一個錦衣男子道:“公子,且不說讓你免費看了戲,但說這戲演完了你還盯著我看,恐怕有些不妥吧?”

衡子軒沒有想到城外郊野會有這么精彩的一幕,這姑娘不但善良更是奇特,博學多識的他自然是知道,曼紫萱剛剛說的是腹語。

不過,女子,多委婉,像她這般直視自己質問的還并不多見。

“在下衡子軒,只是覺得姑娘似曾相識,唐突了,還望見諒?!焙庾有牧成洗諾男?。

不錯,素不近女色的他少有這般溫柔,而曼紫萱吸引他的除了剛才的事情,更加是因為她實在跟自己心中的那個人,太過神似。

“噗!”曼紫萱嬌美的臉上浮出被這荒唐的搭訕逗樂的表情。

“是我長相太過大眾,還是公子您閱女無數混淆不清了呢?”

曼紫萱的語氣平穩,可說出的話卻有些刻薄。

山中十年,見到生人也不免讓她總是時刻戒備。

而剛剛又經歷了那樣一番,不禁又感男人大多是輕薄的。

“你!你怎敢對我家公子無禮!”衡子軒旁邊的跟班看不下去,一拍桌案,氣勢十足。

見此狀,曼紫萱不以為然,態度絲毫沒有變化,反而嘲笑:“衡公子對下人可是真好,主子還沒發話,這跟班的脾氣卻發在了前頭?!?/p>

雖不跟人交往,可這天生的伶牙俐齒卻是讓人招架不住,讓衡子軒更是對她生趣。

“姑娘莫要生氣,實是覺得你長得跟曼府千金有幾分神似?!焙庾有⒉荒張慕饈妥?,而盯著她的一雙眼也更加的入神。

當年,曼府千金生辰當天失蹤,自己苦苦尋找卻杳無音訊,如今一晃十年,她是唯一一個,讓自己覺得似曾相識的人。

聽到男人這樣說,曼紫萱心中一緊,那年自己命懸一線,雖說救回了一條命,卻也失去了部分的記憶。

而現如今,這陌生的男人竟道出自己的身世,想必跟自己也是有一定的淵源的。

于是語氣緩和了一些:“你認錯人了,我生長于山野,又怎們可能跟什么千金有瓜葛呢?!?/p>

曼紫萱的眼神有些閃爍,以前的記憶太過于痛苦。

忘不掉的她必須承受,而記不起的,她也不想重拾。

可偏偏命運讓兩個人在十年之后不期而遇,這終究還是逃不掉的緣分。

衡子軒低眸,掩飾著自己的失落。是啊,興許只是自己思念至深,如今見到如此相似之人不免慌了心神。

想罷,衡子軒微微一低頭,說道:

“的確,是我唐突了。紫萱瘦弱嬌小,又怎敵姑娘的機敏呢?!?/p>

他的記憶里,每一次見到曼紫萱,她都如同是一只受了驚的小兔,受于姨娘和弟妹的欺辱。

而每一次將她擁入懷中?;て鵠?,便是兒時最讓自己有成就感的事情。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告辭了?!?/p>

曼紫萱只覺得自己的頭腦混亂,無數個小碎片努力的想要拼湊在一起,可是關于眼前的這個人卻回想不起一丁點的記憶。

可心跳,卻莫名的急促,仿佛冥冥之中被什么牽引著一樣。

第17章 不受欲加之罪

那群圍著曼紫萱的侍衛,也齊齊將眼神投向三公主,等待指令,畢竟從剛剛曼紫萱的手下留情也知道,曼貞人并非惡人,而是公主刁鉆。

再而,即便再一次的一擁而上換來的也許不過是比剛才更加慘烈的下場。

可曼愛琳卻洞悉了三公主的想法,見她輕挑的眉微微放下,跋扈的深情微微緩和,就知道這個小丫頭還是不足成大事,于是在一邊煽風點火。

“表妹,她還真是囂張不把你放在眼里,你看她那不溫不火的語氣明顯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而又能在那么多人的圍攻下拋以笑意,更是對你的命令不屑啊,她如此反抗不但沖撞了表妹,更是不把皇后的旨意放在眼里,實在可惡!”

曼愛琳顛倒是非的功夫可見一斑。

經她這樣一添油加醋,倒好像是讓三公主醍醐灌頂一般。

想來自己剛剛竟然動了惻隱之心,而表姐這一席話才讓她明白,那是對自己的一種嘲諷,如此一來,早滿柔惱羞成怒,剛剛準備和解的心思瞬間彌散。

“你一個小小的貞人也敢跟我講條件?把她拿下!”三公主氣勢洶洶,目光中露出三分霸道,執意下令。

曼紫萱見三公主態度轉變如此之快,此時才注意到她身旁的那位姑娘,她神情一窒,不由覺得這姑娘像極了毒害自己的姨娘!

眾侍衛見曼紫萱竟然走神,不由面面相覷,打算上前捉拿,但只知一意孤行一定會敗給曼紫萱,可他們卻并非是膽小怕事,這般不分是非肆意妄為,恐怕會掀起宮廷中的軒然大波。

侍衛統領表情糾結,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這才扭捏勸諫:“公主,曼貞人即便是無禮犯上也應該交予皇上定奪,公主這般私自給朝臣定罪,恐怕會惹皇上惱怒的?!?/p>

這三公主的刁鉆,宮中之人盡知,這統領也是聰明人,言語之中毫無沖撞公主的意思,只希望可以將此事交予皇上決斷扭轉局勢。

“剛剛,她違抗懿旨在先,用暗器傷人在后,實則處心積慮想要謀害本公主,此等大罪,用不著父皇定奪!你們只管將她速速拿下!”

三公主的目光像是銀針一般狠狠的釘在曼紫萱的身上,要知道,如果不是曼愛琳的鼓動,這場摩擦本可以化解。

而當下,眾侍衛們進退兩難,卻又不得不強行攻擊。

“都給朕住手!”

這個時間,皇上本應該在朝堂議事,可卻不想七公主冒昧求見稟告此事,所以,今日早朝作罷,皇上龍顏大怒,氣勢洶洶的來處理這平日里自己慣壞的三公主闖下的禍事。

剛剛還混亂的如市集般的場面,在皇上親臨之后變得安靜了下來,早滿柔盯著在父皇身后有些維諾的早念念,便知道是膽小的七公主將父皇青睞。

因為自知理虧,所以哀怨的眼神不時得投向七公主。

“胡鬧!三公主這是把后宮當成了游園了不成?”皇上也從七公主口中略知一二。

這七公主是最小的公主,平日不驕不躁,秉性純良,也不愛惹是非,唯一不足的便是有些膽小怕事罷了,所以,今日之事也可知道,究竟是誰的過錯。

三公主心中一緊,臉上的囂張倒也是隨之消散了去,可是嘴上卻仍不饒人,若是要自己當著眾人的面認錯,那無疑是火上澆油,讓自己本就還沒消的氣更加無處而撒。

“父皇,是曼貞人自是高位,不將兒臣放在眼里,更是當眾用暗器行兇,若不是這些侍衛相護,怕是父皇見不到兒臣了才是?!?/p>

三公主撇著嘴,心中打著小算盤,定是不能讓父皇知道是自己挑事。

平日來父皇對自己向來疼惜,如今拿自己的安全來做籌碼,她吃定皇上會因為心疼自己的身子而偏向這邊。

殊不知,這慣用的套路在平日里犯一些小錯也就罷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便也過去了。

可今日,眾目睽睽,公主的刁蠻實在有些過頭,若是再縱容日后必空有大禍,也是巧,皇上偏要接著這次的機會讓三公主長個記性,可卻也更加讓三公主跟曼紫萱的過節加深了。

“三公主這驕縱的性子,是越發的過分了!”

皇上也不去辨是非對錯,只是嘆息了一聲,怕也是覺得平日來自己的教育出了問題。

“曼貞人也來說說究竟是怎么回事吧?”皇上的語氣中聽不出波瀾,很顯然,即便曼紫萱無措,可接連兩日都讓宮中無寧,更是牽扯上了二公主和三公主。

多少也讓皇上有些不悅。

曼紫萱嘴角噙著一抹無奈,將之前發生的事如實的陳述了一遍,不夾絲毫的個人情緒,倒是難得,她的沉著和冷靜,總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不管是從小嬌慣的公主們,還是流血流汗的侍衛們,對她都有一種,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的感覺。

她處事的不驚倒是格外的教會了小公主們,安之若素的性子。

皇上本就心如明鏡,加之也熟悉三公主的秉性,剛剛曼紫萱所言,若是有一句不實,她便早就已經開口辯駁了。

只怕,之前發生的事情,的確如此,更不只如此。

“三公主性格刁蠻跋扈,今日更是沖撞倒是,閉門思過以示效尤?!被噬險遄昧艘換?,也屬無奈,甩了甩,刺金紋龍的寬敞衣袖,下旨懲罰。

而剛剛還氣焰囂張狐假虎威的曼愛琳,更是面對皇上的威嚴一句話也不敢再說,畏畏縮縮的在三公主的身側,只求不牽連其中就好。

心中腹誹這次算是曼紫萱幸運,若非是皇上親臨,哪怕是車輪戰,也定要將曼紫萱拿下。

“父皇,你怎可盡信她一人之詞?!?/p>

看得出三公主滿臉的沮喪,心情也不似剛剛一副大仇快得報的暢快,氣得狠狠的跺腳,以至頭上的金釵也跟著不穩得晃了晃。

“三公主不必再多言?!被噬仙畛磷帕?,子不教父之過,更何況是當朝天子,而三公主竟然在眾人面前公然撒潑,無疑是薄了皇上的臉面。

曼愛琳見皇上如此決絕,也知道繼續下去沒有好果子吃,于是悄悄的拽了拽早滿柔的衣角,希望她別再多言。

看來對付曼紫萱的事情,還是要從長計議,不過,當年她可以讓她消失,那么這一次也同樣,毋庸置疑。

事情已經解決,只是皇上的臉上的愁容,卻沒有消散。

不管是二公主還是三公主的事情,雖然曼紫萱都沒有錯,可是最終的結果卻以至于皇上的兩個明珠心有不悅,這頗有點,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意思。

可自己選的朝臣,又嚴于律己,他也斷不可因為一私己欲而定罪于曼紫萱。

或許是今日之事,讓皇上覺得心疼三公主,又連帶想著二公主之事,心有愧疚,而恰逢火焰國與夢軒國聯盟。

于是,權衡之下,皇上決定派遣衡子軒出使鄰國,而這段漫長的時間里,若是兩個人仍心系彼此,也算是段良緣,而若他們無法阻礙時間的考驗,那么便也是成全了二公主。

如此思量,便當即下旨,連個緩和的余地也沒留下。

或許,自古的帝王都是這樣的自我果斷,而公正的外表下卻又都有著一顆人之常情的私心。

而另一邊還未知道消息的曼紫萱,卻被皇后請去喝茶。

與其說是請去喝茶,不如說是“喝茬”。

曼紫萱未曾想自己今日與這三公主一鬧,卻引來皇后的關心。曼紫萱一想到與皇后將要見面,不由心中一陣緊張,畢竟皇后與自己母親也是姐妹關系,擔心自己一時情難自已,會在皇后面前失態。

“貞人曼紫萱見過皇后娘娘?!甭陷嫠底徘飛碭屎笮欣?。

“不必多禮,你起來吧!”

皇后不怒自威,自是母儀天下。舉手投足間陣陣氣勢撲面而來。曼紫萱今日本就讓三公主受了懲罰,又加之聽聞皇后非常疼惜自己這個女兒,也不由斂收起了自己平日里冷峻的一面,讓自己顯得處于下風。

皇后見曼紫萱如此,心知她心中所想,便笑哼一聲,說著:“曼貞人也是識大體之人,知道什么人該得罪什么人不該得罪。不過既然這樣說來,我們家滿柔定是可以得罪了也無關緊要的人,畢竟曼貞人是有皇上撐腰的人,而三公主卻只有本宮,想必曼貞人這么聰明的人,也知道該偏向那邊?!?/p>

皇后話說的明白,曼紫萱怎么會聽不出來,立馬解釋說:“皇后娘娘多心了!皇上與您本就是夫妻,按道理兩人都是萬人之上,自然不管是誰出面解決,我相信定是公正不已?!?/p>

皇后見曼紫萱這樣說,便也不再過多糾纏,今日找她來本就不是為了這事。

“我聽曼丞相說你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兒?是我姐姐的女兒?其實這樣仔細一瞧倒是有幾分相似呢?!被屎竺攀種干系謀逃窠渲?,打量著面前這個人。想到了自己的姐姐,皇后的神色柔和許多。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 幻想異能小說
    幻想異能

    貴賓小說網輕松爽文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異能小說大全,打造幻想異能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異能小說免費閱讀??椿孟胍炷芐∷?,就上貴賓小說網。

  • 鬼手小醫圣
    鬼手小醫圣

    作者:恒九

    已完結

  • 不死狂人
    不死狂人

    作者:人海孤鴻

    已完結

  • 狂妃有毒
    狂妃有毒

    作者:華歌

    已完結

  • 愛上女老板
    愛上女老板

    作者:蘇打野

    連載中

  • 鬼醫狂妃禍天下
    鬼醫狂妃禍天下

    作者:玉陵歌

    已完結

  • 都市透視邪少
    都市透視邪少

    作者:青雷

    已完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