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本王可能愛上了假男人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45

本王可能愛上了假男人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缁撴灉: 本王可能愛上了假男人 浪蕩小兒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蕭世宗,文嵐,陳欽 搞笑 婚姻愛情 種田 歷史

傲嬌者,陳欽,九王也。生得俊俏,是個風流男兒。智謀者,奸商也。生得平凡,是個狡詐女兒???!九王真是無恥之輩,偶然得知了奸商的女兒身份,暗里偷摸了奸商身子不說,還

精彩章節試讀:

第19章 入潮州論崖山

在三日后的未時左右,陳欽等人夜以繼日,終于抵達潮州城門外。

卻不想,被拒之城門之外,不讓他們進城。

陳欽拿出王爺令牌,也無濟于事。

其九從懷中拿出圣旨,喊道:“德親王奉皇上旨意,攜眾人來潮州平亂,爾等速速打開城門?!?/p>

那城門上的士兵,瞧著那明黃綢緞,喊道:“我等尚未接到朝廷有人來援,請眾位待我等核實后再作談?!?/p>

眾人除了等,也別無他法。

過了約莫一個時辰,城門大開,潮州巡撫將陳欽等人迎進城門。

那潮州知府道:“下官潮州知府,李幽,恭迎王爺!叫王爺久等,還請王爺恕罪?!?/p>

“哼?!背慮綻浜咭簧?,單手牽著韁繩,雙腿夾了夾馬肚子,神態倨傲的自那潮州知府面前而過。

李幽素聞九王桀驁不馴,為皇帝所寵愛,今日一見,果不其然。李幽臉上不禁浮起一絲笑容。

李幽為陳欽等人,領路,安排住處,稍作休息。

酉時,李幽設宴,宴請陳欽、李垚、文嵐等人,以及潮州官員,一同商量如何對付起義之人。

李幽指著一男子向陳欽介紹,道:“這位是潮州知州,秦封?!?/p>

秦封向陳欽問安。

陳欽點頭,看了秦封幾眼。原來,這潮州貪腐一案,牽扯的便是以前知州吳昊為首的官員。是故,多看了幾眼。

李幽又介紹一男子,道:“這是潮州守御所千總,付濱?!?/p>

付濱向陳欽問安。

陳欽亦是點頭。

李幽后又介紹了幾人,那幾人一一向陳欽問安。

陳欽點頭,后掃眼在座之人,問李幽:“這起義軍之首為誰?現在在何處?”

李幽道:“這起義軍領頭人叫張雬,原是縣衙衙役,后因犯了過錯,被除名了,一直懷恨在心,因此暗地拉幫結派,形成了反對朝廷勢力,而今,不斷茁壯強大,不容小覷。是故,這才上報朝廷,為除民害?!?/p>

陳欽聞言,皆是些無用之語,面色已有不悅,問道:“起義軍現在在何處活動?”

李幽看了看陳欽,道:“在臨近汾州邊界的城西崖山?!?/p>

陳欽問道:“你可帶軍與其交戰過?”

李幽點頭,道:“崖山是座天然屏障,地勢陡峭,易守難攻,且張雬詭計多端,是故,我軍屢戰屢敗,損失慘重?!?/p>

陳欽聞言,眉頭緊鎖,問李垚:“李指揮使,可有把握攻下崖山?”

李垚面色沉重,沉思良久,道:“下官未見崖山地勢,并無十分把握?!?/p>

陳欽對李幽道:“還不速速命人將地圖路線呈上來?!?/p>

李幽得令,即刻令人將戰場沙丘圖給抬了來,隨后,一一向陳欽等人解釋。

文嵐看這李幽對這路線圖了若指掌,何處有利于隱蔽,何處有弊于交戰,亦是如數家珍。這叫她心底不禁疑惑,這般熟悉地勢的人竟然都屢戰屢敗?那起義軍勢力有多強大?難道起義軍并非烏合之眾,而是訓練有素的強兵?如此一想,不禁毛骨悚然。

文嵐暗地打量李幽,見他四十左右,古銅膚色,粗眉利眼,雙手有些皸裂,且虎口藏有老繭,不像是養尊處優的達官貴人。再看打扮,身著官服外衫,但內里卻是穿的行動方便的胡衣褲,這該是一個知府平日里所穿的服飾嗎?顯然不是。他此番打扮,可能是因突聞朝廷來人,一時匆忙,來不及換上全套官服?那么一個遠行坐馬車,近訪有小轎的知府大人,為何要穿方便行動的胡衣胡褲?

要知道這胡衣胡褲,是自周武靈王因戰爭需要而推行的兵家服裝,一直流傳至今,大多達官顯貴皆以著胡褲為恥,只因穿衣褲的都是需下地勞作的平民百姓!

文嵐細思極恐。

李垚問:“起義軍大概有多少人馬?”

李幽答:“五千左右?!?/p>

李垚心底一驚,竟發展如此迅猛?已有五千人?想他帶兵前來不過三千!又問:“李大人能聚集多少精兵?”

李幽答:“約莫八千?!?/p>

李垚道:“今夜我帶幾人去察看地勢,再決定何時出兵平亂,王爺,你看如何?”

陳欽并不太知曉領兵打仗的事,此行目的不在領軍平亂,而是在于清除腐敗勢力,于是道:“本王此行雖為御封大使,但行軍打仗還是李指揮使在行,軍中行動,由你來決策便是?!?/p>

李垚聽了這話,便可大展拳腳了,便道:“屬下領命?!?/p>

后酉時三刻,李垚領著文嵐、江平指揮同知二人,以及武騫等指揮僉事四人,以及三十騎兵,前去勘察地勢。

越臨近崖山一帶,路面越窄越陡,且怪石甚多,并無空曠平地。

文嵐越向崖山前行,越覺得這崖山尤為古怪,也就多了個心思,仔細留意。

李垚、文嵐等人走了約莫半個時辰,還未到崖山中心。

文嵐發現了異狀,對李垚道:“頭兒,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一直在原地轉悠?”

李垚也意識到了這情況,面色有些凝重,翻身下馬,從懷中掏出打火石,點火觀察,也并未發現有何異處,甚是不解。

江平問道:“莫不是設了迷魂陣?”

李垚道:“所謂迷魂陣是因地勢的傾斜,加之相似的建筑而形成或方或圓的道路,這樣就叫人難以辨別東南西北,容易迷失方向,所以走來走去,還是繞回原地。現在月亮還沒出來,我們原地休息片刻,待月亮出來了,再辨方向?!?/p>

聞言,眾人皆翻身下馬,稍作休息。

文嵐道:“不知可有其他路線可直達崖山中心,若是對戰之時經此路而去,因不知地勢,我軍定會有損兵力?!?/p>

江平道:“如果我們今日把地勢摸透,來日領著軍隊前進,又怎會損傷兵將?”

文嵐搖頭,道:“僅憑一回,如何能摸透地勢?作戰不可操之過急,否則,適得其反?!?/p>

江平不喜文嵐說教語氣,反駁道:“作戰講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若是仔細研究一番,待敵方有所察覺,必定有所防備,我們便失去了可趁之機?!?/p>

文嵐道:“知己知彼,方可百戰不殆。此時,我們對敵軍一無所知,若是只憑一時之氣,便率軍作戰,這豈不是將士兵生死棄于不顧?”

江平道:“那文大人可有萬全之策?”

文嵐搖頭,道:“并無?!?/p>

江平大笑一聲,道:“若是領兵之人都如文大人一般,畏首畏尾,難成大器?!?/p>

文嵐聞言,一笑置之,不再言語。

李垚聽著這二人各執一詞,心里也是兩頭搖擺。他雖征戰沙場數年,但皆是有將軍指導,他不過是執行之人,是故,這領兵作戰當指揮還是頭回。他自然是希望能大獲全勝,以保他官路亨通。

本以為起義軍不過是貧苦百姓組成的烏合之眾,一舉攻下自是不在話下,但眼下,情況恐不如他想象般那么簡單,他還真不好抉擇。

戍時,月亮好似個害羞的小嬌娘子,將露未露,尤為朦朧。

李垚看著地上的人影,再觀稀疏星辰,確定了在是東南邊,回城里,就該走東邊,于是上馬掉頭,領路而回。

李垚等人是該慶幸,今日發現這狀況發現得早,并未深入崖山中心地帶,否則,那便是甕中之鱉,任人斬殺了。

第27章 崖州兵敗求援

隔日,陳欽悠悠轉醒,只覺后腦沉痛,低聲咒罵。撐起身,欲問罪文嵐,一觀室內格局,乃是自給臥房,不禁生疑,他不是在文嵐屋里嗎?

陳欽便出聲喊其九。

不久,其九便入房來,問陳欽有何吩咐。

陳欽問:“本王記得本王昨夜里乃是在文嵐房中,何故今早卻轉地了?”

其九答:“您昨夜里累著了,沉睡了過去,是我們將您給背回來的?!?/p>

陳欽撫著發疼的后頸,瞇著雙眼思憶,累得沉睡了?哼?他可記得昨夜那鬼說有蚊蟲爬行于他頸,后就暈了去的,定是那毒婦對他使了些見不得人的招數,他這才暈了去的!

這婦人真似匹頑劣野馬,本王還不信不能將她給馴服了!哼!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算計本王!

“你去把文嵐給本王叫來,本王有事問她?!背慮斬云渚諾?。

其九不知他家王爺為何剛醒,就急于見文嵐,這…這…這二人莫不是已情愫暗生?“王爺?我先替您束發穿衣了,再去尋文大人罷,可好?”

咳!其九真是想岔了,陳欽這哪是暗生情愫?他可是想著興師問罪呢!

陳欽甚是不耐的揮揮手,道:“本王叫你去,你就立馬去!哪來那般多的廢話!”

唉!其九無法,只好依言去尋文嵐。

這文嵐還未等到,李幽卻先來了。

原是今早有一士兵來府報前方軍力不敵叛軍,請求支援。

李幽連忙將此信告知陳欽。

陳欽一聽此消息,大駭!竟不想真被文嵐給料中了!生怕那鬼又使小性子,其九無法將其請來,也顧不得衣冠不整,忙吩咐暗士速速將文嵐請來,共商對策。

陳欽問那士兵,“戰況如何?”

那士兵答:“甚是慘烈!付大人軍隊全軍覆沒,李大人同武大人的軍隊還能抵擋一二?!?/p>

陳欽聞言,也不知是惱怒,還是擔憂,問道:“既然軍力不敵叛軍,為何不退?豈不是白白犧牲我軍士兵性命!”

士兵道:“不是不想退,而是根本退不出來!崖山地勢太詭異了?!?/p>

陳欽想一人能出,士兵們應該也能出罷,便問:“為何你出來了?”

士兵不假思索的答,“李大人是安排小的是在崖山外駐守,是故并未入崖山?!?/p>

陳欽又問:“那你是如何得知付大人全軍覆沒的?”

那士兵答,“我們行兵打仗都會安排人在外駐守,攻敵士兵不論是成是敗都會吹號角,不同的號角有代表不同的訊號?!?/p>

陳欽愁眉不展,心底也有些慌張,看了看外頭,還未見文嵐來,又是不悅。問李幽,“依李大人看,該怎么辦?”

李幽面帶慮色,暗思一番,才道:“眼下城中精兵只剩四千,且防守各個要塞需約莫一千,如此便只剩下三千。將三千精兵召集起來,前去支援,怕也是杯水車薪??!”

陳欽背著手,雙拳緊握,隱于袖中,難不成要不管不顧?怒道:“李大人的言外之意是見死不救?”

李幽尤為惶恐,道:“下官不敢有此意,若要支援,還得向鄰州借兵。汾州便是最佳選擇,這汾州位于崖山的東南部,與崖山僅相隔一條赤河,若從汾州借兵,朝崖山的西北部進攻,定能叫那些叛軍出其不意!”

陳欽對軍事不甚太懂,不敢發號施令,唯恐添亂,是故心中搖擺不定,盼著文嵐趕緊來,給個建議。

李幽以為陳欽在琢磨這汾州借兵的可行性,于是又道:“若是從隨州借兵,便大費周章,士兵從隨州趕來潮州,定是風塵仆仆,勞力傷神,且其中恐耽擱時日太久,我軍撐不到那時候??!”

陳欽聽李幽這話言之有理,但也沒敢一錘定音,只盼著文嵐快些來。

你若問這陳欽,身為一王爺,危急關頭,為何不能果敢行事?只因他不擅軍事,且不能憑一己之意,就草率決定,這是對幾千士兵的性命不負責。那又為何,盼著文嵐來做決策?因為他憑借著文嵐的預言,潛意識里相信文嵐是有智謀的,比他懂軍事,做出來的決定自是更有利于眼下狀況。

好半晌,文嵐才一跛一跛的來,不緊不慢。

陳欽見了文嵐,好似溺水之人見了救命稻草般,急切的迎上去,道:“你怎才來!”

文嵐懶洋洋的道:“王爺恕罪,腿傷未愈,不能健步如飛?!?/p>

陳欽眼下懶得跟文嵐貧嘴,直道:“我軍前來求援,該如何是好?”

文嵐目不轉睛的看向陳欽,能見他眼中的焦慮之色,問:“王爺可與李大人有商量?”

陳欽點頭,道:“李大人建議從汾州借兵,直攻崖山?!?/p>

李幽附和道:“這汾州與崖山只相隔一條赤河,若是渡船而過,就直入崖山西北部。崖山一旦四面受敵,定如秋后蚱蜢?!?/p>

文嵐微微皺眉,找了把椅子,坐下,道:“此事不可過于著急,還需從長計議?!?/p>

陳欽質問道:“從長計議?你可知曉一炷香一盞茶的功夫就有多少士兵成為亡魂?”

文嵐道:“那即刻領兵支援,難道不是又添亡魂?有烽火便有犧牲!難道王爺不知?”

陳欽深呼吸一口,強迫自己冷靜,問道:“那眼下當如何?”

文嵐臉色很是淡漠,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道:“我并不知曉當如何?”

陳欽見文嵐這般態度,不禁對她大失所望,道:“算是本王看左你了?!?/p>

文嵐聞言,垂頭不語。

陳欽便對李幽道:“李大人,本王命令你即刻啟程,前去汾州借兵,攻打崖山,援助我軍?!?/p>

李幽一聽,這可不是個好差事,萬萬接不得,于是道:“能得王爺命令,前去汾州借兵救眾將士性命一事,下官實在是萬分榮幸,定當竭盡全力而行之,但下官若是離了潮州,這州中事務誰來處理??!”

陳欽一聽這推辭之話,不由得火冒三丈,道:“你去幾日,這潮州便能翻了天不成?”

李幽道:“王爺息怒,下官并非此意,與叛軍交戰,眼下潮州百姓還未波及,萬一叛軍大敗我軍,想攻取潮州,那城中百姓定是苦不堪言,四散而逃,下官眼下之急便是要將城中百姓轉移,避免無辜傷亡?!?/p>

陳欽不耐聽這些,怒道:“你們都是些貪生怕死之輩!平日里吃好用好,享盡朝廷恩賜,一到關鍵時刻,需用人之際,便如那縮頭烏龜?!?/p>

文嵐道:“炸山罷!”

陳欽驚異的看著文嵐,道:“炸山?”

文嵐點頭,道:“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崖山之所以難攻克,無非就是地勢奧妙,若將崖山夷為平地,那么崖山的優勢就不復存在了,打敗叛軍也就簡易多了?!?/p>

陳欽聞言,將此視為可行之策,有幾分欣喜,帶著躍躍欲試的口吻問:“如何炸?”

不待文嵐言語,李幽就反對道:“暫且不論何來火藥,即便是火藥齊全,也是萬萬炸不得的。將崖山給炸了,那潮州半座城都給炸沒了,定會導致地方土地坍塌,赤河之水泛濫,造成洪荒之災,如此一來,百姓流離失所不說,今年秋收定會顆粒不收,這叫百姓如何生存?”

文嵐聞言,攤手表示無能。起身,向外走去。

陳欽問:“你去哪兒?”

文嵐道:“如廁!”

陳欽霎時間面紅耳赤,道:“趕緊回來商量對策?!?/p>

文嵐說好。

可是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文嵐依舊未出現。

陳欽對其九道:“你去看看文嵐為何還沒來!”

話音剛落,就想起這文嵐是個女兒,叫其九去看不大合適,于是對李幽道:“你好生想想該如何對策,本王去去就來?!?/p>

“是?!?/p>

陳欽火急燎急的向外邊走去,去尋最近的茅房。

好半晌才到,陳欽在外邊喊了幾聲文嵐,無人應答,想她該不是掉坑里了罷?又試探性的喊了聲:“文嵐?”

無人應答,于是命其九去看個究竟。

其九心底可是百般不愿的,但又不能違抗命令,屏著氣息,拉開門往里瞅,里邊哪有文嵐,半個人影兒都沒有,于是趕緊掩上門,退了幾步,轉身對陳欽說:“文大人并不在里邊?!?/p>

陳欽聽言,心底大約也估計到了,被她給耍了。

這不,帶著怒意,朝文嵐的房間走去。

到文嵐房門口,也不招呼,尤為粗魯的一腳將門給踹開了,怒氣沖沖的朝內室走,果不其然,就見躺在榻上的文嵐。

陳欽心中有火,眼看著桌上的茶盅,拿起來就朝文嵐砸去,還喊道:“好你個陽奉陰違的家伙!把本王的話當耳邊風了不成?來人??!將她拖下去,杖打五十大板!”

因陳欽用力過猛,那茶盅并未砸到文嵐身上,只是濺了些水在身上。文嵐心道:還好沒砸中,不然可有得受了。

還不待文嵐起身,有兩個暗士就上前擒住了她的肩膀,作勢要拉去外邊杖責。于是,文嵐對陳欽道:“王爺,有話好好說。何必動粗?”

“哼,本王不動粗,怕你不長記性?!背慮沼任蘸尬尼暗吶涯?,憑仗著他待她寬容,總是在他跟前耍些小聰明,行為也愈發乖張!今日這新賬舊賬,一同算!受了板子,倒看她氣焰消不消!

“冤枉??!王爺,你且先聽我把話說完,再決定要不要懲罰我,如何?”

咳!文嵐這回是真個叫陳欽冤枉了,文嵐這回哪是?;?!她是見著事關重大,對李幽有疑,不愿與其共談,這才借機回房的,是因她篤定陳欽會尋來,卻不想惹惱了陳欽,要挨板子!

“本王不想聽你的花言巧語,你休想再蒙騙本王!來人??!給本王拖下去!打!”

文嵐見陳欽是動真格了,于是道:“橫豎都逃不過一頓板子,是前是后,又有何區別,何不先聽我把話說完?”

那二暗士正拖著文嵐往外走,又見陳欽置若罔聞,喊道:“王爺,難道不想聽聽我對援軍一事的看法?”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