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 嬌妻有毒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37

嬌妻有毒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鐩存挱寮€: 嬌妻有毒 落花如雪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腹黑 貴族 歷史 民國

她時而善良、時而狠辣;他時而風流、時而冷冽。他們之間的相遇、相知;會成為一段不朽的神話。當滿心里裝滿了陰謀,每一步是心計,那就要看誰能笑到最后。現代走在醫學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五章 誓死效忠

敏側妃一臉關心的走進房間,對著晴兒說到:“姐姐這是怎么了?才幾天不見就這般憔悴。妹妹才得到消息,還不敢相信呢!姐姐你真的沒事么?臉色這樣蒼白?!?/p>

晴兒讓敏側妃落座說道:“沒什么,都是老毛病了。過幾天就好,有勞妹妹擔心了?!?/p>

敏側妃淡淡一笑:“姐姐嚴重了,這是我給姐姐帶來的糕點。上次姐姐說還不錯,就一直想送過來。那妹妹就先回去了,不耽誤姐姐休息?!?/p>

叫彩月送敏側妃出門,晴兒眼神空洞的看著房頂??髯約夯故且絞?,連自己的身體都搞不定。真是丟人,是自己疏忽了。

安靜的坐在椅子上,晴兒的手在紙上胡亂的劃著。南宮澤是后天出發,從京城到林州城馬不停蹄也要三天時間。中間最有利的地方就是斷魂崖,此處只有不到兩米的山路,一側挨著山壁,另一側就是萬丈深淵。

可是自己能想到的,想必南宮澤也不會疏忽。這是他在皇上面前表現的大好機會,不會就這般白白浪費。

晴兒想了好久,最終在混亂的宣紙上勾勒出幾道簡單的線。最后笑了笑,她突然猜測,有這想法的不止她一人。只是暫時她的消息掌握的還不夠徹底。

一只信鴿盤旋在頭上,晴兒抬起頭。伸出手掌,信鴿果不其然的落在上面。晴兒感覺好玩,這東西就是這個時代的通信工具?;拐媸?、、落后??!

在信鴿腿上的竹木筒中,晴兒拿出一張紙條。上面是蕭然的筆記:“羅剎出現在京城,見面談?!奔虻サ募父鱟?,讓晴兒心中的想法有些落實。羅剎,這個男人。自己還沒有調查呢!看著蕭然緊張的語氣,看來是不不容小覷的人物。

晴兒把紙條放在手中,把信鴿放飛。此時她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彩月把剛剛的一切都看在眼中。也很好奇,那信鴿究竟是何人傳來的。紙條上面寫的是什么?如果能給慕容震天大將軍提供有用的消息,那她就可以得到慕容震天的承諾了。彩月貪婪的想著。

臨近傍晚的時候,晴兒覺得身體恢復了很多。也許這幾日也快結束了吧!真是太受罪了,女人真是麻煩又痛苦。

這次是一個人,沒有帶丫鬟。漫步走在街道上,心中的不開心的因素也少了許多。再次走進這座院子,晴兒看到了院中站著幾個男子??囪?、最大的也不到三十歲。也算得上年輕有為。

看著這些男子的眼神,晴兒不由得在心中冷笑。怎么,不服么!本小姐專治各種不服。

和蕭然走進房間,看著蕭然嚴肅的眼神。晴兒問道:“先說說羅剎吧!我好奇這個人?!?/p>

蕭然很意外晴兒竟然不知道羅剎是誰,不過還是沉聲說道:“羅剎,是人命如草芥。在他眼中只有活人和死人,功夫更是深不可測。臉上帶一金色面具,是赤血殺手組織的主子。此人連臉上也忌憚三分,此時他出現在京城,我發現和南宮澤有一點關聯?!?/p>

晴兒皺眉,怎么也沒想到?;岷湍瞎?,這是?難道、、晴兒不敢確定,那這個男人該有多狠毒。

“我決定在斷魂崖動手,這筆銀子我怎么也要分一點……”晴兒看著蕭然的眼鏡嚴肅的說道。

蕭然的眼中滿是驚訝,心中也是驚濤駭浪。沒想到這個女子的心中竟有如此陰謀。

“去把外面的人都叫進來,東西他們已經吃了吧!”晴兒的聲音變得冷冽。

“吃了,稍等?!貝聳鋇南羧灰膊桓業÷?。幾步走出房間,對著外面的人揮揮手。

半刻中后,晴兒坐在椅子上??醋耪駒詰厴系木透鋈?,包括蕭然在內。

她清了清嗓子說道:“我知道你們跟著我是為了銀子,我也不會虧待你們。但是我需要的是決定的忠心,只要你們有人背叛我。那下場就會生不如死,你們此時有什么想說的么?”

“你憑什么?一個弱女子這樣對著我們指手畫腳的?!逼渲幸桓雋成洗痰哪兇鈾檔?。

晴兒淡淡一笑:“憑什么,就憑這個?!彼低?,晴兒拿出一個白色瓷瓶摔在地上。只聽啪的一聲,一陣刺鼻的味道傳來。

還沒等味道散去,只見八個男子都痛苦的彎腰蹲在地上,手握著肚子。皺眉緊鎖,臉色蒼白。

蕭然也臉色發青,不知道這些人中了什么毒。剛剛還生龍活虎的,此時此刻都變成這般模樣。

晴兒臉上滿是冷色,眼神在這些男子身上徘徊。半刻中的時間過去了,地上的男子竟然都沒有暈死過去,只是臉色更加慘白。

晴兒再等,終于、一個男子忍不住的求饒了,隨后是兩個,三個……

晴兒沒有表情,只是拿出一個藍色瓷瓶。扔給蕭然,讓他分給眾人。

蕭然還以為是再次砸碎呢!沒想到著解藥的是藥丸,到處一看、剛好八粒。給眾人分好后,看著他們一點點平靜。最后都虛弱的推在地上,沒有一點平日冷冽的風范。

“怎么樣,現在還有什么問題?”晴兒的語氣淡淡的,聽不出喜怒哀樂。

“你這是、給我們下毒了。玩陰的,要不然你怎么能打得過我們?!幣桓瞿兇喲牌檔?。

晴兒的嘴角上揚:“一個其中任何一個,近身打斗我都不在乎。但是你們八個人一起……我想問你們剛剛是不是很痛苦?從這一刻起、是去是留你們自己選擇。留下的,要是敢背叛我,會被剛才痛苦一百倍。當然,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p>

晴兒的話落下,半刻中后。房間里還是很安靜,只有幾人的呼吸聲。似乎都很默契的不言語,晴兒也很有耐心的坐在那里喝著茶水。

“我留下,一定不會有二心?!逼渲幸桓瞿腥思岫ǖ乃檔?。他也是想了好久,畢竟跟隨一個女人,怎么覺得都是怪怪的。不過,這個女人卻給她一種不可違背的氣勢。這樣的氣勢他還沒有體會過,所以選擇跟隨。

“你叫什么?”晴兒開口問道。難道答道:“在下叫張斌?!彼孀徘綞閫?。又一道聲音響起……半個時辰后。讓晴兒很意外,八個人竟然都留下了。

蕭然也是佩服,要是不今日晴兒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和威嚴。這些人只憑著毒藥的作用是不會留下的。想到這,他的心里突然覺得苦笑。

“主子,因為在下是研制毒藥的。所以很想知道主子剛剛下的是什么毒,我一點也沒有發覺,覺得很不可思議?!閉瘧笳駒諛槍Ь吹匱?。

晴兒的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那不是毒,是蠱的一種?!閉瘧籩遄諾拿家壞愕閔⒖?,隨后又聚在一起。張了張口,最終沒有再問什么。

“既然你們都做出決定,那我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們忠心于我,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現在,就有一件好玩的事等著去做。是關于南宮澤護送五十萬兩銀子去林州城的?!鼻綞撓鍥懷齦星?,說完后眼神便在人群中徘徊。

片刻后,晴兒的嘴角上揚。這些人,果真都不是膽小怕事之人,一旦決定了,就不會退縮。嗯!蕭然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那好,既然大家都沒有疑問就先回去休息。等著消息行動?!鼻綞檔?。八個人一起給晴兒行了一禮,隨后退出房間。

蕭然看著房門被關上,說了一句讓晴兒好笑的話:“真有你的,我還以為要費好大周折?!?/p>

“好了,那就按照我們商量的。你來規劃他們,這是準備好的藥粉。我等你們的好消息?!鼻綞撓鍥苧纖?,蕭然也知道、一定要成功。

走在回王府的路上,晴兒心中思索這如何能找到羅剎。這個男人,此時她想見一面。

正想著,前面略過一個紅色的熟悉身影。晴兒心中一緊,大步跟隨上去。

“呵呵!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本小姐剛剛還想怎么能找到你,這會就見到了?!鼻綞醋琶媲按┳糯蠛煲路穆奚?,微笑著。掩飾著自己的心跳,額……因為此時的羅剎太“魅力動人?!?/p>

“怎么?想我了?!甭奚駁納粢讕贍敲戴然?。

晴兒的臉上露出微笑,很美。不過羅剎已經免疫了,相比天下找不出第二個比他好看的?!澳愣閱潛室佑行巳??”

“是??!怎么了,你不會也感興趣?”羅剎的眼神直直的看著晴兒,似乎像看透他的心。

“真是想不到,南宮澤竟然玩的這么狠。不過,和我沒有關系。我就是好奇罷了!”晴兒說著,低下頭。

“好奇心可以害死人的,你不怕么?”羅剎意有所指的問。

晴兒的眼神變得游離:“怕??!那個活著的不怕死。但是想要更好地活著,活出自己喜歡的生活。那總也得付出些,你說對吧?”

“這件事你想插手,為了銀子?”羅剎皺眉。晴兒搖頭:“銀子只是一小部分,再說那是給災民的。就算到了我的手中,也會還回去。不過,有你在。我是不是不用多想了?!?/p>

第十一章 金鳳樓被砸

“哦?是么?”說著,眼神看向晴兒。后者皺了皺眉:“是??!說是借著王爺的福氣才能吃到這么好吃的糕點?!?/p>

“王妃最近渾身無力?”南宮軒話鋒一轉,讓敏側妃一愣。眉毛不經意間皺起。

“還好吧!就是天氣熱的原因吧!總是覺得無力?!鼻綞卮鹱?,也在思考這問題的出處。

“既然不舒服就不要總出去了,免得身體虛弱?!蹦瞎坪醺賬檔轎侍獾鬧氐?。

晴兒也明白了,也許是最近自己出去的過于頻繁了。那又怎么樣?他們說過井水不犯河水的。想著說道:“多謝王爺關心,不知王爺覺得這府里的裝扮是否還滿意,畢竟丞相的千金不能失了禮數?!?/p>

隨著晴兒的話,敏側妃的臉色略微蒼白。顯然這個問題是她一直逃避的。原本慕容晴兒進府已經夠讓她擔心的,但是慕容晴兒的態度她還是很滿意的。至少她不會與自己爭搶王爺的寵愛。但是柳涵莘就不是這么回事了,她那么喜歡王爺。一定會想盡辦法得到王爺的寵愛,再說柳涵莘的娘家是丞相、她和人家根本就沒法比。王爺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會對待柳涵莘不好。所以,隨著柳涵莘加入府中的日子越來越近。敏側妃也是心神不寧。

“看著還好,本王對大紅色沒有什么概念?!蹦瞎誄率鱟攀率?。晴兒淡然一笑:“既然王爺覺得不錯就好,臣妾也就放心了。那臣妾在告退了,不打擾王爺和妹妹的雅興?!彼低?,晴兒便告辭離開。

南宮軒冷哼一聲!顯然態度不是很好,讓敏側妃看的愕然。不知道王爺在生氣什么?南宮軒心中嘀咕、她還放心了。有那件事是她做的,丘管家都和他說了。這個女人就是一直慵懶的貓,對于不是自己的事情都不會上心。哼!

“王爺,不舒服么?”敏側妃的臉上滿是擔憂,看來她真的很關心南宮軒。就像她自己說的,南宮軒就是她的天,她的全部。也許是因為南宮軒當初救她與火海,也許是真的很愛南宮軒。只是誰也說不清了。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靶〗?,這里有一封信。是剛剛侍衛送過來的,說務必交到小姐您的手中?!輩試碌難劬锿缸毆饉檔?。

晴兒的眼睛微微一掃,彩月很好的把眼神收回,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晴兒點了點頭,拿著信走進臥室。彩月想跟進去,又覺得不妥。站在那猶豫著。

剛剛走進房間的晴兒打開信封,看著上面寥寥無幾的大字。頓時眼神一冷,大步走出臥室說道:“我出去會,晚一點回來,”說完不等彩月說話,便走出房門。

書房中,侍衛恭敬地說道:“王爺,剛剛一個女子送來一封信。交給王妃的,奴才已經送過去了?!?/p>

南宮軒溫冷的聲音響起:“什么人?”侍衛有點驚慌:“回王爺的話,奴才也不清楚??茨橋說難鈾坪鹺芙辜?,奴才也沒敢耽誤事?!?/p>

南宮軒擺擺手,示意他下去。侍衛如獲大赦般退出書房。房門再次被打開,夜恭敬的說道:“主子,王妃已經出門了。夏跟了上去?!畢氖撬募局械囊輝?。春、夏、秋、冬。是南宮軒培養出的隱衛,處了夜之外沒有人知道。包括浩然。

“不用了,讓他回來吧!”南宮軒平靜的說著。夜雖然疑惑,卻沒有違背。沒有問理由,退了出去。南宮軒似乎也在思考,片刻后??醋旁俅謂諾囊顧檔潰骸白?,去欲仙樓。好久沒去了,不知道有沒有有趣的事?!?/p>

夜有些惡寒,他最討厭的就是欲仙樓了。只是沒辦法,欲仙樓是王爺沒幾天必定回去的場所。雖然是做給別人看的,他依舊不舒服。都說青樓是男人的天堂,在他這卻覺得是地獄。里面的胭脂水粉味道都能把他嗆死。

晴兒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套了一件男裝、把頭發隨意束起。隨意走向金鳳樓,她一直沒想到會有人找事。

也不是沒想過,晴兒一直覺得這是開業之后面臨的問題。但是現在,似乎麻煩比預想來的要快。

剛走到金鳳樓門口,就看到里面烏煙瘴氣的??觳階吡私?,只見玲瓏在看著一片廢墟發呆。

原來這是晴兒叫人做的旋轉樓梯,眼看這就要做好了。沒想到被人砸塌了,并且成了木屑。

玲瓏一見晴兒,原本微紅的眼睛再次落下淚來。一旁的蕭然有些自責:“我得到消息過來時,人已經走了?!?/p>

晴兒點點頭,示意蕭然不用自責。這古代就著這般,也沒有警察局。就算是京城,天子腳下、那又怎樣?依舊是實力說話。你沒有實力別人都不理鳥你,相反。要是有實力,還會有人敢鬧事?

玲瓏哽咽的說道:“晴兒,不止這里被砸了。裝修的材料上面也不供應了。哪怕是加錢也不在賣給咱們,還有人員,最近都沒人敢來詢問……”

晴兒的眼中滿是冷意:“誰做的?”蕭然思索著說道:“欲仙樓的老板是南宮逸,我覺得是他做的。畢竟咱們這開業會影響到他?!?/p>

晴兒看著蕭然,眼神依舊冰冷:“你覺得?”蕭然不由得心底一顫:“對不起,事情發生的突然。我最近一直在忙著人員問題,沒顧及到這方面。我馬上去查?!?/p>

晴兒點頭:“去吧!以后沒我的吩咐不要再來金鳳樓了。這件事,我給你三天時間。我會去找你?!畢羧徊恢?,感覺晴兒的眼神很恐怖,慌忙答應著。離開金鳳樓。

玲瓏也有些擔憂,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擁有這樣表情的晴兒??蠢此嫻牟皇巧頗行排?,平日的溫和只是沒有觸及到她的底線吧!也是,自己的店被人砸了,還不知道是誰做的?;渙慫膊換岷霉?。

“幾個人,有什么特征?沒留下什么話?”晴兒沒有表情的說道。

“兩個人,都是高手。從進來到離開只用了幾吸時間,什么都沒留下?!?/p>

晴兒的手死死地攥緊,眼神不由得環顧四周。來到一推木屑旁,感覺自己真是大意了。一直以為相安無事,沒想到被人欺負的這么徹底。到了此時此刻,還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晴兒覺得惱怒,甚至覺得屈辱?;崾撬??欲仙樓的老板是南宮逸,南宮逸的性格會這么做么?不是南宮逸,又會是誰呢?

金鳳樓的開業對誰還有阻礙呢?南宮澤?自己和那個男人只見了一面,說不清楚性格。不過,他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晴兒的心里思索著,看來她真是太自以為是了。這么弱小,還想的那么簡單。

“晴兒,還有一件事?!繃徵纈淘サ乃檔?。晴兒皺了皺眉:“是銀子吧!看著玲瓏點頭。晴兒繼續說道、我知道了。我會處理得。這里先叫人打掃了,我想辦法?!?/p>

隨著晴兒的話落,一道陌生的話響起:“哎呦!這怎么烏煙瘴氣的。金鳳樓是不是已經倒閉了???”

晴兒轉身,看著一身華麗的服裝、五官端正,但是眼神卻閃過精明。晴兒沒有說話,看和陌生男子。

玲瓏此時發揮著她擅長的:“喲!這位爺看著眼生。瞧這位爺說的,金鳳樓正在整頓裝修呢!過段時間就會重新開張的,難道這位爺等不及了?”

男子聽著玲瓏的話,戲謔的表情沒有改變。反倒眼神一直鎖定在晴兒身上,他也是看著這位英俊的公子眼生。

“不用這么虛假,我就是來看看成果?!彼蛋?!他環顧一周,目光鎖定成堆的木屑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玲瓏眼神一冷:“是你做的?”男子嘿嘿一笑,很是猥瑣:“我還沒那么大能力,我家主子說道。他看著金鳳樓挺不錯,想買下來。你出個價,要不然以后這樣的意外會時常發生的?!?/p>

晴兒心中有些了然,原來是看中了這金鳳樓。玲瓏冷哼一聲:“我是不會賣的,你請回吧!告訴你家主子,不要欺人太甚?!?/p>

晴兒一直不清楚玲瓏的做事態度和風格,今晚一看。果真那還不錯,分寸拿捏的妥當。有一點老板的氣勢。

男子的表情依舊猥瑣,眼神在晴兒身上來回徘徊。最終沒有言語,走出了金鳳樓。晴兒對著玲瓏說道:“把這里收拾好,等我消息?!?/p>

玲瓏看著晴兒的背影有點愧疚,畢竟她一點勢力也沒有。要不然也不會這樣,一點也幫不了晴兒。其實話又說回來,玲瓏要是有勢力還需要晴兒的介入么?

晴兒走出金鳳樓,小心翼翼的看著剛剛離開的男人。隨后跟著他的方向,躡手躡腳的跟在他的身后。

還好晴兒前世也跟蹤過別人,前面的男子也不是很細心。這一路,男子并沒有發現不妥。

拐進了幾條街,晴兒看著一見當鋪。男子隨意的走進當鋪,晴兒皺眉??醋鷗澆那?,沒有猶豫。借著墻上的凹凸,爬上了房頂。

晴兒深深呼吸,用著最輕的動作。慢慢靠近房頂中心,之后趴下身。安靜的聽著,幾次換地方后。終于聽到了一些聲音。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