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豪門危情:宮少狠狠撩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36

豪門危情:宮少狠狠撩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寮€濂? 豪門危情:宮少狠狠撩 白曉雪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尹鑫雪,宮鈺 婚姻愛情 仙俠 鬼怪 空間

尹鑫雪和宮鈺的相遇,正是一場陰謀的開始,新婚前夜,他是個撒旦一般的掠奪者,還毀了她的婚禮。他桀驁殘酷,狂傲邪佞,掌控著整個商業帝國,坐擁天下?!芭?,我要你身上

精彩章節試讀:

第28章 我只喝藍山咖啡

戴娜湊近她的耳朵低語著,焦急萬分,話音剛落,就拽著她的袖子,把她扯到了宮鈺面前。

“宮總好……”戴娜臉上掛著熱情的微笑,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同時暗暗地捅了捅尹鑫雪的胳膊,示意她趕緊打招呼。

戴娜心里直起急,尹鑫雪好不容易回到公司,還不趕緊巴結總裁,這丫頭想什么呢?

尹鑫雪看著宮鈺冷峻的側臉,櫻桃小口張了張,愣是沒發出聲來。對這樣一個惡劣的男人,她唯恐避之不及,怎么會想著去討好他呢?

宮鈺并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過頭來,他只是淡淡的輕嗯一聲,便算是對員工的回應了。

他徑直的上樓,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尹鑫雪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終于松了口氣,宮鈺這副樣子,看都不看她一眼,看來,她之前的擔心都是多余的,真是太好了,他真的是對她沒興趣了。

她又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正在埋頭在電腦上制圖的時候,一個柔細的女聲傳入了她的耳朵,“尹小姐,宮總說讓你去他的辦公室一下?!?/p>

只聽那聲音還未抬頭的時候,尹鑫雪就從那聲音判斷出對方是個美女。

她抬頭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果然是一個高品質的美女,她左胸口的衣服上別著‘總裁秘書’的胸牌,看來,宮鈺身邊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是上等貨色。

可他為什么非要跟她過不去呢,剛剛還慶幸宮鈺放過了她,可是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又叫秘書來叫她,叫她干什么呢?

一定沒什么好事吧。

可是,在人家宮鈺的公司,而且已經簽了合同,她怎么可能不聽他的指示?

“好,我馬上去?!彼闈康拇鷯Φ?,放下了手中的鼠標。但已經心神不寧起來。

上了樓梯,穿過走廊,往總裁辦公室走去,她怎么覺得自己像是往地獄走的那種感覺呢,腦子里不斷的浮現出宮鈺把她按到的種種調戲……

還讓她在他面前,一件一件的脫光衣服……她不由得脊背心直冒冷汗。

揚起的手停在門上,不敢敲下去,害怕接下來的情況會讓她無法承受,可是,轉念一想,這是公司,在這么嚴肅正經的辦公的地方,宮鈺能把她怎么樣呢?

這么一想,她又稍稍放下了些心,輕輕地敲了敲門。

“進來?!碧僥歉鍪煜と從至釧⒗淶納?。

她推門進去,看到宮鈺坐在氣勢磅礴的辦公桌前,穿著一件阿瑪尼的淡粉色襯衫,有一種陰柔和貴氣的美感,他俊美的側臉在一縷陽光的映照下,顯得異常冷漠嚴謹,他正在電腦前忙活著什么。

尹鑫雪第一次見到宮鈺工作時的樣子,他全神貫注投入到工作中,那種旁若無人的專注,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強烈警示。

跟他平時那種玩世不恭的邪惡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請問宮總,找我有什么吩咐?”她的聲音里都帶著恐懼的味道,站在門口的位置,雙手緊握在小腹前,瘦小的身影在幾縷淡淡的光線下,顯得愈發單薄,愈發弱不禁風,甚至,還有點兒忍不住的顫顫巍巍。

宮鈺從電腦上移開視線,抬眸看向她,他唇角揚起一抹輕笑,手指輕輕掠過性感的薄唇,“尹鑫雪,你躲那么遠干什么?放心,我不會在這要了你的,去,給我沖杯咖啡?!?/p>

他瀟灑的一揚手,一副示意她快點去的模樣。

尹鑫雪一時間僵住,緊蹙著眉,這男人怎么這么邪惡,好像他是多么正人君子,而她是多么思想齷齪似的。

明明是他先做了那些齷齪的事兒好么。真讓人生氣。

“宮總,沖咖啡應該是你的秘書該做的事,我只是設計部的一名設計師,你這樣胡亂分工,公司里不是亂了套了么?”她沒好氣的說道,她又不是他的保姆。

宮鈺輕敲了兩下桌子,那聲音不大,卻敲得讓她心臟有些發緊。

“尹鑫雪,這是我的公司,我想怎么樣用得著你來指手畫腳?你別忘了,你已經跟我的公司簽了合同,你沒有離開的自由,我讓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p>

他冰冷的聲音,一副高高在上的老板架勢。

“你……”尹鑫雪無言以對,若是她現在就這樣一走了之的話,就要給公司賠一大筆違約金,她摔門而出,暫時是沒有辦法了,誰讓她上了賊船了呢。

好在,也就是倒個咖啡這樣的小事,她自己勸慰著自己。

尹鑫雪去了休息室,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端進去,宮鈺端起咖啡杯,一聞咖啡味便皺起了眉頭,“尹鑫雪,你給我泡的這是什么咖啡?”

他那雙深邃犀利的眸子盯著尹鑫雪,聲音極冷。

“雀巢速溶咖啡啊,你不喜歡嗎?”尹鑫雪不以為然的說道,這有什么不對么,她經常喝這種咖啡。

“拿走,我從不喝速溶咖啡,我只喝現磨的藍山咖啡?!憊謁底虐馴油郎現刂氐囊凰?,臉色一沉。

這女人不知道就不會問別人嗎?如此應付他,讓他很惱火。

旋即,他又看向電腦忙碌起來。

有錢人事兒真多,喝個咖啡都這么多的事,尹鑫雪瞪她一眼,端回了咖啡杯,重新去弄咖啡。

她在休息室里搗鼓了半個小時,連磨咖啡豆帶沖咖啡,程序如此繁瑣復雜,最終弄出一杯正尊的藍山咖啡時,她額頭上都滲出了一抹細汗。

她用托盤端著熱氣騰騰的咖啡往樓梯上走去,剛上完最后一個臺階,看到了迎面而來的唐麗。

兩人在相視的一瞬間,雙方都微微楞了一下。

對于這個胡攪蠻纏的女人,她不想理會,立即收回了眸光,裝作不認識,剛剛邁開腿,想就這么走開。

可是,唐麗卻并不這么想,她眼里的驚詫立即轉為了憤怒。

“尹鑫雪,你給我站??!”她猛地一把抓住了尹鑫雪的手臂,尹鑫雪沒有料到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她的手一晃,咖啡白瓷杯便沿著樓梯滾落下去,摔得四分五裂,咖啡灑在樓梯上冒著熱氣,整個樓梯上一片狼藉,她手里僅剩下一個毫無用處的托盤。

公司里的職員目光齊刷刷的朝這邊看過來,因為戴娜去了衛生間,若是她看到,一定會沖上來幫忙。

第3章 你到底是誰

激情褪去,一片糜亂,男女歡愛的氣息卻在房間里久久飄蕩,無法散去。

幾滴豆大的汗珠從他性感的致命的下巴上滑落,滴在女人的美麗瘦削的肩頭,冰冰涼涼。

女人潔白如雪的肩上泛著醉人的胭脂紅,余熱未散。

男人抽身離開,唇角勾起一抹滿足,他準備去洗澡,伸手去拿浴袍,余光一瞥,竟然看到了女人的玉體身側一抹刺眼的鮮紅。

他剛剛進的時候就覺得阻力很大,感覺她是個處,沒想到她還真是。

女人的頭捂在被子里,嚶嚶嚶的哭著,哭得很傷心。

“尹鑫雪,沒想到你是第一次?怪不得跟我都動上刀子了,莫子泓還真行,跟你兩年了都不碰你一下,我就耐悶了,莫子泓到底是珍惜你還是性無能???”男人奚落的聲音響起。

女人突然把頭上的被子掀開,猛地坐了起來,蒼白美麗的臉上淚痕依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跟莫子泓談了兩年?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誰?!”

男人高大的身影立在床前,他已經穿上了咖色的浴袍,系著腰中的帶子,整個人慵懶又帥氣,那張臉妖嬈的要迷死人,他突然貼近了她的耳朵。

溫熱的呼吸游走在她的耳畔,很癢,很柔,也很撩人,“怎么?對我感興趣了么?想知道我的名字?我是誰你以后就知道了,告訴你個秘密,我將成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這是給你的補償……”

男人狂傲不羈的說道,他伸手從床頭柜的抽屜里拿出一張支票,扔在了她身上,隨后,他轉身往浴室走去。

她拿起支票,上面寫著兩百萬的數額,200萬買她的初夜?好諷刺!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她的初夜是留給她心愛的男人的!

“禽獸,拿走你的臭錢!”她把支票砸在他身上,支票落在他腳下。

他高大尊貴的背影就那樣踩上支票過去,“裝什么清高,女人不都愛有錢的男人么?你愛要不要,不想要就當垃圾扔了吧?!彼納裟前闈崢?,那般無所謂,好像是丟棄了一個買冰棍的錢一樣。

她呆呆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門口,淚如雨下,她抹著眼淚,下地撿起衣服一件一件穿上,唯獨沒有撿那張支票,她逃也似的逃回了家中。

她進門把包包一扔,就躲進了浴室里,打開水龍頭,任隨水流不斷的沖刷在她已經臟了的身體上,使勁的搓,使勁的洗,一邊哭,一邊洗,快要把自己的皮搓掉,拼命地想要洗掉那男人的味道。

洗到最后,她對著鏡子發現自己滿脖子都是那男人留下的紅色的印記,一粒一粒的像草莓一樣,每一粒都像是記載著他們昨夜的瘋狂,讓她頭痛欲裂,她坐在浴缸里,抓著頭發,快要瘋掉。

怎么辦?怎么辦?明天就跟莫子泓舉行婚禮了?她這個樣子跟心愛的男人結婚像什么樣子!

她的第一次就這么沒了,可是她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記得那是一張俊美非凡但是卻像魔鬼一樣冷血的臉。

那男人的臉一直晃在她的眼前,那男人的眼神仿佛一直在盯著她。

二十一年來,她長這么大,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眼神,他的眼神是那么冷冽,看一眼他的深邃無底的眼睛,像是把人置身于黑暗冰冷無極的地獄,永無出頭之日。

她啊的一聲尖叫,膝蓋屈起,整個身體蜷縮起來,雙手痛苦地抱著頭,在這一瞬間,她的手無意間打翻了洗手臺上的一本財經雜志。

雜志掉落在她的浴缸旁邊,雜志封面映入她的淚眼,封面上的男人讓她美麗的瞳孔驀地放大。

她伸手抓起雜志,雜志封面的男人那冷酷的俊臉,那欺凌的眼神,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強暴她的男人,原來,他竟然是宮氏集團的總裁宮鈺,那個在A國權勢滔天,坐擁整個商業帝國的傳奇人物。

冷酷,喋血,神秘……他是能令少女們發呆,讓少婦們思春的男人。

為什么?!

像宮鈺這種男人有錢有勢,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擁有無數美女,天天花邊新聞不斷,為什么要處心積慮的強暴她。

他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

她把雜志撕成了碎片,雜志上宮鈺的俊臉被撕成了一片一片的,飄落在浴缸里……

第二天。

寬敞的一條長街上,一排婚車停在了教堂門口,那氣勢如此磅礴,因為這排婚車全是清一色的世界級限量版的豪車。

領頭的一輛紅色蘭博跑車上,掛著鮮紅的玫瑰拼成一箭穿心,司機已經下車打開了后座車門,恭敬等候主人下車。

尹鑫雪穿的潔白美麗的婚紗,整個人美的宛若一朵散發著淡淡哀愁的出水芙蓉,神情呆滯的坐在后座上,目無焦距的看著前方,一動也不動,她玉頸上的紅印已經用厚厚的粉底遮蓋,看起來光潔無暇。

莫子泓穿著一絲不皺的新郎裝,那張妖冶迷人的臉上寫滿了幸福,他習慣性的幫她解開了安全帶,他的大掌摩挲在她嫩滑的臉上,眼神溫柔專注的看著她。

“親愛的,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很緊張?”他的語調那么溫柔,像是包裹著棉花糖,讓人甜膩其中。

迎上他的癡情的眸光,她萬分愧疚,兩腿間的清晰的痛意更是讓她羞愧難當,“子泓,對不起,我可能,不能嫁給你了……”

她哽咽嘶啞的聲音,眼淚奪眶而出,她愛子泓,但是,她這臟了的身子怎么能給子泓?猶豫了一晚,她還是覺得自己做不到這么無恥。

莫子泓突然攥緊了她的手,眼里噙著淚花,“為什么?雪雪,你不愛我嗎?”他痛苦的問道,手指都在顫抖。

“不是……”她哭著搖頭。因為愛他,所以她才抗拒。昨晚的事,她是無法啟齒的。她想在莫子泓面前保持住那份純潔,就那樣默默地離開。

她還是愛他的,莫子泓提起的心終于放下,他的長指溫柔的擦著她臉上的淚珠,緊接著把她緊緊的抱在懷里。

“雪雪,只要你還愛我,這就夠了,雪雪,我愛你,不要離開我,我們一定會幸?!彼氯鵲睦崴慫牟弊永?。

緊接著,他吻住了她的飽滿柔軟的唇。

莫子泓極致的溫柔,像是把她墜入了?;旆晌?,花香彌漫的浪漫之地,她最終還是融化在他的柔情攻勢下,對他的愛和眷戀被喚醒。

最終,她決定忘記昨夜的噩夢,和心愛的男人步入婚禮殿堂。

也許,她是自私的,但是,她想要抓住唾手可得的幸福,僅此而已。

隨著結婚樂曲的響起,莫子泓攜著尹鑫雪的手走向了圣神的紅毯,兩個人臉上掛著幸福甜蜜的笑容,尹鑫雪身后鑲鉆的婚紗尾拖得很長很長,兩對可愛的童男童女跟在她身后,幫她托著婚紗尾。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