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靈異科幻 > 我和參姑娘有個約會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7:24

我和參姑娘有個約會

a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璧板娍: 我和參姑娘有個約會 邊北狼王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仙俠 寵婚 豪門世家 言情

茫茫群山中,俏麗的身影含情脈脈的看著遠處的群山,沒有人能夠聽到她心中的祈禱和呼喚:“何時,你才能重新回到我的身邊?”巍巍長白山中,挖參人佝僂著背影,他不知道在他前

精彩章節試讀:

第19章 血影2

對于我的辯駁,豐華只是笑了笑,輕輕的搖了搖頭:

“在這個尸體上除了這個匕首之外,只有一件有用的東西,其他的什么都沒有,呵呵,之前在叢林中也多次發現過尸體,也有向你這樣急匆匆的跑出去報警的,可是結果呢,最后都是不了了之,而且這唯一的一件有價值的東西拿出來,恐怕對你們也不利喲?!?/p>

說著也不顧我的阻攔,從死者的口袋中摸出了半個金光閃閃的東西。我雖然沒有見識過林浩家中的傳家寶,但是從這個東西上我還是可以看出來,這應該就是半個金鐲子。

“不會,不會是林老爹干的吧?”

雖然已經在心里猜到了這個結果,但是還是疑惑的問出來,想想林老爹因為痛恨小偷偷了自己的傳家寶,出手重了失手殺人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至于從家里跑出來追小偷,身上帶著匕首,好像也不是說不通的事情。而且大家都清楚,現在林老爹就是在這個樹林中。殺人動機有,殺人時間也有,恐怕林老爹的這個嫌疑算是洗不清了。

我的心里同樣開始矛盾了,雖然不算是法盲,但是也多少知道一些,失手將小偷弄死了,雖然不需要承擔全部的責任,但是也不是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何況從這里的情況上看,林老爹可不像是失手把人殺了的。

“如果警察來了,一定會說,林老爹的嫌疑最大,呵呵,不過如果在我的眼中看來呢,可不是他干的,他還沒有這個本事?!?/p>

我奇怪的抬頭看著她,不知道為什么他這樣的肯定說就不是林老爹干的,別說是在警察的眼中,就是在我這個和林老爹有關系的人的眼中,恐怕都無法不承認林老爹是兇手的可能性最大。

豐華明顯讀懂了我的眼神,在我還沒有來得及阻止的時候,她已經一把將原本是插在死者胸口上的匕首拔了出來:

“你!”

我再想要阻止她已經來不及了,一臉的苦澀,現在是什么都說不清楚了,在匕首上沾著的就是這個丫頭的指紋,在警察的眼中,貌似最有懷疑的已經不是林老爹,而是這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了。

豐華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在手中把玩著沾著血跡的匕首:

“這個匕首可不是尋常的匕首,他不是林老爹這樣的人能夠有的!”

我差點哭出來,這個時候追究匕首是哪里的還有什么意義?林老爹家里祖傳的寶物都弄出來了,還有什么不能夠擁有的?

“拜托,美女,現在這個匕首上沾著的是你的指紋啊,且不說是不是林老爹干的,你的嫌疑恐怕是要好好的解釋一下了?!?/p>

“有什么好解釋的,一聲沒吭,埋葬在這個大山中的人多了去了,難道每次死一個人都給解釋了?”

對于他的冷靜,我感到了一頭冷汗,怎么聽著這樣的話也不應該是從她這樣一個小女孩的嘴里說出來的,如果說是一個劊子手手里拿著匕首這樣淡定的說著和人命有關的事情,我不會感到任何的意外??墑撬禱暗拿髏骶褪且桓雒盍瀋倥?。

“走啦,回啦,一會兒天都亮了,就你的這個體力,明天能不能走得動都不一定?!?/p>

說完,豐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就要向回走,想到了她的這只手剛才還拿過匕首,我不由得再次打了一個哆嗦??墑欠嶧牧ζ艽?,幾乎是拖著我在鵝卵石上,一邊被他拉著,一邊用手指著已經越來越遠的尸體:

“這個,這個怎么辦?”

“管他干嘛!大自然的力量是無窮的,他很快就會消散在大自然的腐蝕中,和那些枯死的樹葉沒有任何的區別?!?/p>

已經由不得我震驚了,被豐華拉著我幾乎有了騰云駕霧的感覺,重新回到了倉子的時候,天光已經蒙蒙亮了,我不由得一陣的叫苦,本來就是疲憊的身子,現在更加的狼狽,拐叔和林浩兩個人正好剛剛從他們的帳篷中出來??吹轎液頭嶧谷皇擲攀執有∠吶員吲芑乩炊箋讀艘幌?,我們兩個的樣子現在還真是容易引起誤會。我連忙沖著他們兩個說道:

“沒事,沒事,你們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們啊,不就是在小溪的旁邊散了一宿的步嘛!”

越解釋越黑,半夜三更不睡覺跑到河邊去散步,貌似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今天……”

拐叔還是一個見過大世面的人,連忙打算轉移話題,這種場合實在是感到有點尷尬??墑撬嶄湛?,就聽到豐華擺了擺手:

“今天休息,明天開始上路,反正現在也有了線索了,用不著那么著急了?!?/p>

說著,豐華從口袋中掏出了半個金鐲子,丟給了林浩:

“這個是不是你家的?”

林浩連忙接過來,當借著晨曦的光芒看去的時候,眼睛立刻就瞪圓了。他可是親眼看到過自己的家的祖傳寶物的,從林浩的這個眼神中就已經可以看出來答案了。

“這個,這個,就是被偷走的金鐲子,可是怎么只剩下半個了,另一半在什么地方?你們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連珠炮一樣的問題從林浩的嘴里迸發出來,豐華只是笑了笑:

“是就好,找到了半個,另一個應該也就不遠了。算了,今天休息,有空的時候再說?!?/p>

說完豐華也不理會拐叔和林浩詫異的目光,信步沿著溪水繼續向前走去。因為在昨天晚上,我就聽豐華說過,她根本就不需要在帳篷中居住,而是居住在大山中的某個地方,根據這個我就猜想到可能是在前面的哪個地方就是他的家。猶豫了一下,我還是快步的跑上去:

“用不用我送你一段?”

其實我自己心里也明白,從昨天晚上在溪水旁邊行走的速度上,我干脆就是一個拖油瓶,可是幾個大老爺們,看著一個“弱女子”自己在樹林中行走,還是有點不忍心,何況,從現在的情況上來看,拐叔把豐華找過來,明顯是要讓她幫忙的。都說拐叔是長白山中的獨行俠,可是看到了豐華才明白,其實他也不是獨行俠,與其說他手中帶著的那個索羅棍是拐杖,還不如說這個女子才是他的拐杖。

我的舉動,不只是讓豐華愣了一下,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就是拐叔好像也感到奇怪,清咳了一聲:

“咳咳,大鳥,這個不用了,就讓豐華自己回去吧,既然豐華說了,今天要休息一天,那我們就原地休息,同時也正好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有關挖參人的事兒!”

人都有獵奇的心理,我早就對神秘的挖參人的生活非常的感興趣了,現在拐叔的話明顯是把我心中的那點獵奇都勾了上來。不過我總是隱約的感覺到拐叔不希望我去送豐華,甚至對于我和豐華走的太過近一些了,他都會感到不舒服。所以才拋出了這么誘人的東西來留下我。

“送我?”

豐華笑呵呵的瞪著眼睛看著我,讓我感到了一陣的不好意思,在她的眼神中,我就像是一個小綿羊一樣,而她就是一個瘋狂的小老虎,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叢林中。給我的感覺大山就是他的家,而我們不過是來到大山中的過客而已。

無論是客人送主人前行,還是小綿羊送一只小老虎回家,怎么都感到有點好笑:

“呵呵,得得,算我沒說啊,哈哈,我知道我是有點自不量力,你一路順風吧!”

尷尬的笑了笑,然后故意將視線放到其他的地方,豐華凌厲的目光和帶著玩味的笑容,總是讓我感到好像做賊了一樣,但是我真的沒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在我的視線挪開的時候,無意中正好看到了拐叔的臉,我發現在他的臉上好像露出了一絲釋然。

“能夠和我說說你為什么說要送我么,呵呵……”

豐華的笑容更加讓我發毛,說話也變得支支吾吾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的是沒有任何不良企圖?。?/p>

“沒什么原因,沒什么愿意,只是我琢磨著你是孤身一個女子,我送一送你很正常,幾個大老爺們躺在帳篷中睡覺,讓你一個女孩子辛辛苦苦的走山路,那個,心里有點怪怪的,好吧,好吧,一路順風,一路順風?!?/p>

幾個人的眼神中都讓我感覺到有審問的意思,弄得更加的尷尬了,開什么玩笑,怎么弄的我好像是多么危險的人物一樣。

“正好,我一個人走路也無聊,你就送我一段距離吧,呵呵!”

豐華笑呵呵的說道,在她的臉上帶著一絲快慰,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如是說??墑槍帳宓姆從Ρ任一掛ち業枚?,幾乎一下從地上跳起來,把瞪著眼睛看熱鬧的林浩都嚇了一跳:

“你說什么,你竟然同意他送你一程?!”

看著拐叔的樣子,好像要咬人一樣,嚇得林浩拿著半個金鐲子后退了半步……

第9章 生命挽歌1

在上個世紀的時候,老百姓曾經有過一段歲月中是在勒緊褲腰帶中討生活的,在那個時候,沒幾個人有那么大的膽子,脫離組織去自己單干,可是在這個小山村中,有幾個年輕人卻心思活絡了起來。不過讓他們心思活絡的不是什么金錢之類的利益,而是長生不老這樣的誘惑。

說起來都會讓人感到搞笑,誰能夠想到還有人會相信長生不老這樣的鬼話,但是當時的那十個小伙子,還真的就相信了,在他們的心里,長生并不是沒有可能的,只要得到了山林中的一個寶貝——千年的棒槌。

當時還沒有多少參廠之類的地方,棒槌這個名字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還是非常神圣的。就是在后來的時候,那個時代的老人們也依舊不承認參廠中送出來的是棒槌,稱呼他們是人參倒是沒有任何的意見。

這十個人中就有拐叔,十個熱血沸騰的小伙子,不惜冒著受到生產隊嚴重處分的危險,偷偷的準備的行囊,在一個也是略微帶著霧氣的早晨,鉆進了深山老林中。

霧氣中進山,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忌諱,但是沒有辦法,他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在平時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機會。有時候人的貪婪會超過了想象的,為了獲得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就是拋棄了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

這十個年輕人都是經驗豐富的青壯年,這話并不矛盾,很多的年輕人也都是經常在山巒中摸爬滾打的,對大山的了解不是尋常人能夠與之相比的。

領頭的是個三十多歲的漢子,叫做楊大山。當時的孩子起名字也沒有那么多的講究,隨便一個名字能夠稱呼著就行了。

在他的帶領下十個人在崇山峻嶺中兜兜轉轉,沿途也遇到了不少的長蟲野獸,都是化險為夷了,在巨大誘惑的驅使下,十個人表現出的戰斗欲望,連他們自己都感到吃驚。整整十天中他們都在默默的搜索著,可是都一無所獲,其中的兩個年輕人打了退堂鼓了。

“楊哥,好像要白來一趟了,我們還是轉吧?”

“轉?已經都到了這個份上,不找到點兒啥,怎么轉,就是轉了,也不會有好果子拿?!?/p>

楊大山說完,將一個路標插到了身邊的大樹上。在叢林中,周圍的風景都是一模一樣的,很容易迷路,就是那些在叢林中有著豐富的生存經驗的人,也不敢保證說自己在沒有任何標記的情況下能夠原路趕回去。兩個青年人互相對視了一下,只能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就不言語了。默默的跟在了眾人的后面。

挖參人是有著很多的規矩的,在大山上不是什么話都能夠亂說,比如回,返這類的話都是不能說的。包括吃東西,也只能稱之為是拿東西等等,規矩多的嚇人。如果有人一不小心說錯了話,面對的懲??剎恍?。楊大山就是幾個人中的把頭(頭領的意思)而已經打了退堂鼓的兩個人是其中的邊桿都是有經驗的人,所以對于這兩個家伙,楊大山也沒有辦法太多的斥責。在隊伍中的拐叔,當時不過就是一個雛把,根本就沒有什么發言權。

忽然,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楊大山站住了腳步,抬頭看看頭頂上在枝葉掩映中天空,太陽已經掛在了遠遠的山巒頂部了,很快就會黑天,他們現在應該要做的,首先就是尋找個能夠相對安全落腳的地方。

“那邊,快,拉竿子!”

聽到了把頭的一聲低喝,其他人都是感到精神一振,無疑把頭已經有了新的發現。五個人立刻站成了一排,站在楊大山的身后,人和人之間有著大約手上拿著的索羅棍的距離差不多,兩個已經打了退堂鼓的人站在最外面,而把頭在幾個人的最前面。剩下的四個人半伏在地上,也拉成了一個橫排,慢慢的跟著眾人的身后向前走。

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在挖參的時候,一般有兩種,一種就是后來拐叔的行事作風,獨行俠,挖參人中叫做單棍撮?;褂芯褪欽獯窩畬笊降拇乓蝗喝艘黃鴣隼吹那榭?,叫做拉幫,只不過這種拉幫一般不會超過七個人,像這次十個人同時出動的情況還是不多見。

拉幫中為首的叫做把頭,是經驗豐富的人,而剩下的人中至少有兩個人也是有一定經驗的,叫做邊桿。也就是這種橫排前進的時候,站在最兩段的人。另外其他的人就無所謂了。五個人一個橫排,中間就有三個人,習慣上都是稱呼為雛把子,都是經驗不是特別足,或者是第一次進山打參的人?;褂幸恢秩私兇齠斯?,顧名思義,就是負責做飯的,但是這個人經?;嵊枚游櫓械鈉淥死醇嬡?。對于一些真正的對大山沒有什么了解的人,他們是徹頭徹尾的雛把子,一般情況下,在最開始的時候,是不會被帶著走到深山中的,而是在外圍磨練一段時間才會有機會。

為了能夠最大范圍內的進行搜索,這種拉幫采參的一般都會采用橫排前進的,還要用手上拎著的拐杖,挖參人的口中稱呼是索羅棍的東西撥弄草叢,仔細的尋找。

傳說中上了千年的人參都是有腿的,能夠翻山越嶺的快速奔跑,因此每個人的動作都不能的太粗野。第一個發現的棒槌蹤跡的人要大喊一聲棒槌,給人參落魂。然后才能用紅繩將人參縛住,免得逃走了。其他還有很多的規矩,我還會在后面和大家說,當然,就是現在知道的這些,也都是拐叔和我講起來的,否則聽著我也是一頭霧水。

作為把頭的楊大山眉頭緊鎖,一步步的向前走著,耳朵幾乎都要豎起來了,聽著周圍的動靜,也許在其他人的耳朵中聽到的,也就是山風呼嘯和鳥兒在樹枝上鳴叫的聲音,可是對于經驗豐富的挖參人來說,聽到的可不只是這些。在大山中想要有所收獲,靠的不只是自己的眼睛,還要依靠他們的鼻子和耳朵。真正是做到了武林高手一樣的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且即使這些條件都具備了,也未必能夠有所收獲,運氣成為了左右成敗的關鍵。

“錢串子!”

楊大山再次低聲的喊道,接著一直慢慢前行的他好像在瞬間上滿了發條,噌的一下沖了上去,同時手上的索羅棍也沖著前面的草叢中猛的抽擊下去。草叢一陣劇烈的晃動,一條嬰兒手臂粗細的大蛇從草叢中躥了出來。就是常年在山林中行走的人,看到了這樣粗壯家伙的機會也不多。大蛇受到了驚嚇一下向前竄出了很遠的距離,楊大山的一棍子正好抽在了他的七寸的位置,這讓他吃痛跳開了。但是并沒有跑遠,而是停在了幾步遠的地方,揚起了三角形的小腦袋,在他的嘴里,紅色的芯子吐伸著,讓人看了就會產生一股子寒意。

兩個邊桿也沒有片刻的猶豫,連忙從兩邊合圍過來,蛇和一些猛獸向來都會認為是人參的?;ど?,發現了他們的蹤跡,未必就能夠找到人參,但是如果看不到他們,是決計找不到人參的。而且傳言說這種?;と瞬蔚囊笆薅伎梢院腿瞬謂泄低?,如果讓他們逃走了,就會給人參通風報信,因此將之置于死地,是最明智的選擇。

發現了錢串子,手上的索羅棍的作用就不大了,這個時候比較有效的工具是斬蛇鐮。如果遇到小一些的蛇,柳條的作用都比索羅棍強,最起碼就是在不能一擊命中蛇的七寸的時候,也會讓蛇吃痛。而索羅棍打在蛇身上,如果不是正中幾個比較敏感的部位,估計對這種家伙沒有任何的影響。

瞬間幾個人的手上就都多了幾把斬蛇鐮,這是一種和砍柴用的鐮刀差不多的工具,只不過在挖參人的手中,將他用作專門對付蛇的武器了,才因此而得名。

蛇緊張的看著圍攏在他周圍的人,顯然他也意識到了事情有些不妙,也許從前它也曾經看到過人類的蹤跡,可是從來沒有見識過這么多人同時對付他。人和蛇陷入到了一陣的僵持中,吞吐的紅芯子好像對所有人都使用了定身法一樣,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這個時候,在山林中生活的經驗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同時也考驗著人的身手敏捷程度,其中的一個邊桿第一個發動,手上的柳條猛的揮了出去,發出了“啪”的一聲響,柳條在蛇的頭頂附近落下,尖端在蛇頭上掃了一下,說時遲那時快,大蛇猛的躥起來,扭身沖向了偷襲他的邊桿,在大蛇發動的同時,邊桿左右的兩個人也動了,一個人的手上是柳條,另外一個人的手上依舊是索羅棍,如同已經提前預判好了一樣,快速的出現在了大蛇竄過來的半空中!

“啪、啪——”

兩聲清脆的響聲在空寂的山林中回蕩……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