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案夜迷情:嬌妻的二重身份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6:35

案夜迷情:嬌妻的二重身份

娌冲寳涓€瀹氱墰11閫変簲: 案夜迷情:嬌妻的二重身份 誠實小郎君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顧瑾瑜 娛樂圈 種田 重生 古言

她與亡者為伍,聽從亡者的心聲,為亡者尋找死亡的真相

精彩章節試讀:

第25章 去買宵夜

雖然穆勵城是露出了一個笑容,而我在他邪魅的微笑里感受到了一絲危險,但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漏了節拍的心跳。

一雙劍眉橫在穆勵城的額頭,琥珀色的眸子帶著一抹透明的光,如同湖水一樣清澈,又如同潭水一樣深邃。

我不知道穆勵城這種叫不叫帥,畢竟我已經是二十六歲的老人了,早就已經不了解小女生口中說的帥是什么樣子了。

我無法形容出穆勵城的英俊,因為在他沖我笑的那一瞬間,我只感覺即使我用了全世界最好的詞語去贊美他也無法表達他的千萬分之一。

在穆勵城看向我的這一刻,在他笑的這一刻,我終于明白了有一種感覺叫做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

突然,穆勵城一下子向我湊了過來,我不由自主的忘后退去,但是穆勵城卻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一步一步的向我逼近著,邪魅的眸子鎖定著我的視線,讓我無處可逃。

“砰!”突然,我一下子撞在墻上,冰冷的溫度透過薄薄的布料傳到脊梁骨上,讓我一下子回過了神來。我才發現,自己剛才竟然像是被穆勵城迷住了一樣,整個腦海里只有穆勵城邪魅的笑容。

在我愣神的功夫,穆勵城已經將我攔在了他和墻之間,而我才發現一米六八的我竟然這么矮。因為穆勵城居高臨下的逼近,我才發現自己竟然只到穆勵城的胸口。

狹小的空間讓我只能感受到穆勵城呼出來的滾燙的溫度,近到離譜的距離甚至讓我能夠感受到穆勵城身上滾燙的溫度。我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你……穆……”

“沒想到和顧法醫的每一次見面都讓我意外??!”穆勵城突然低下頭湊到我的臉旁輕聲細語的說著,“第一次是說懷了我的孩子,第二次撅著嘴投懷送抱,第三次竟然使用苦肉計……怎么,今天是想直接爬上我的床嗎?”穆勵城雖然嘴角笑著,可是眼神卻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而且,在穆勵城眼眸深處,我似乎還看到了一絲絲的鄙夷。

見狀,我不由的也露出一絲冷笑,故意揚起了自己的頭,“你以為我很想來嗎?如果不是你威脅我半小時要趕到這里,你以為我會放棄暖和的床來這里?而且,還看見了不干凈的東西!”

“不干凈的東西,有本事你再說一遍?!蓖蝗?,周圍的溫度一下子冷了好幾度,我似乎還看見穆勵城頭頂的燈光晃動了一下。

“誰沒本事,你以為就你身上那二兩肉我稀罕,我還怕看了長針眼呢!哼!”一把朝穆勵城推去,我憤怒的瞪著眼睛。

原以為這一把能把穆勵城推開,可是我沒有想到穆勵城站在我的面前竟然紋絲不動,見狀,我不信邪的又推了一把,但是還是沒有推開穆勵城。

穆勵城見我竟然敢推他,冷笑了一聲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按在了我的頭頂上,突然湊近了我。

突然被控制住雙手,而且還是被人禁錮在了頭頂上,這種不適感讓我感到一陣的羞憤。

然而,突如其來的近距離更加的讓我感到不適。

穆勵城就湊在我的臉前,我可以清晰的數清楚他一根根微翹著的睫毛。

“穆勵城,你要干什么,你放開我!”我掙扎著想要擺脫雙手的禁錮,但是穆勵城的雙手卻像是鐵鉗一樣,讓我根本沒有機會擺脫。

“呵,你不要以為讓你查個案子就敢和我大呼小叫的了。沒有你,我依舊可以找到其他人來查十五年前的案子!”穆勵城的眸子突然一沉,對著我冰冷的說道。

說完后,穆勵城突然一把將我摔到了旁邊,背對著我朝辦公桌走去。

而我,皺著眉頭揉著自己隱隱發痛的手腕。我很想走,可是,穆勵城不發話,我也不敢走,因為我的生死攥在穆勵城的手中。

狠狠的瞪了穆勵城一眼,我在心里默默的幫他問候著他的家人。不過,片刻之后我又重新堆起笑容,然后朝已經開始工作的穆勵城問道:“穆總,您今天讓我過來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如果沒有事兒的話,你看這么晚了……”

其實,我只是想告訴穆勵城已經很晚了,我需要回去休息,可是,我的話才說完,穆勵城頭也不抬的就對我命令道:“先去給我買份夜宵?!?/p>

“夜……好的,穆總,請問您想吃什么?”聽到穆勵城竟然讓我這么晚了去幫他買夜宵,我本能的就想要拒絕,但是片刻之后我又重新掛起笑容,然后非常體貼的問穆勵城想吃什么。

“隨便?!蹦呂僑酉鋁礁鱟種缶鴕瘓浠耙裁揮興盜?,一直埋著頭在處理自己的文件。

我站在原地等了半天,見穆勵城半天沒有說話,只能咬著牙恨恨的去幫他買夜宵。

可是,深更半夜的我又能上哪里去給穆勵城買夜宵呢,最后,我只好在路邊的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里給他打包了一份炸醬面。

等我再一次回到穆勵城的辦公室,他桌上亂七八糟的文件自己整整齊齊的摞在了一旁。

“穆總,您的夜宵?!斃ψ漚ń疵娣諾僥呂塹拿媲?,我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著穆勵城的神情。

穆勵城在看到炸醬面后,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不過也沒有再為難我。

我一直等在旁邊,見穆勵城都準備開始吃了他也沒有理我一句,于是連忙提醒他:“穆總,您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小心翼翼的說完后,拿著自己的包就準備離開??墑俏一姑揮兇吡講僥呂塹納舯憒由硨蟠斯?。

“今天晚上你把茶幾上的那些文件看完?!蹦呂塹幕壩錮錈揮幸凰康那樾髕鴟?。

我隨著穆勵城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將視線向茶幾上投去,那里的文件雖然不多,可是,對于我這種自己很久沒有看過書的人來說,那類似于好幾本書厚的資料確實讓我驚訝的張大了嘴。

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動了一下,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向穆勵城再一次確認,“穆總,您是在開玩笑嗎?這么多的文件,您讓我一個晚上看完?”

第3章 足浴會所

“真的?”

得到我的承諾,鄺浩云顯得非???。

畢竟這個時候,他已經有些束手無策了。

為了安他的心,我再一次篤定笑道:“鄺警官,合作了這么久,我什么時候忽悠過你啊,難道我之前告訴你的那些訊息都沒用嗎?”

“這……呵呵?!?/p>

鄺浩云被我說得有些汗顏,忍不住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我端著笑不說話,碰巧這個時候,他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我頷首示意他請便,接著便忙活自己的去了。

鄺浩云接完電話后,只匆匆的打了聲招呼,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沒有了旁人在一旁打擾,我余下的尸檢工作進行得非常順利,只是很遺憾,我依然沒有查出女尸的身份。

尸檢得到的各種關于女尸的訊息,根本在國家安全網的數據庫里匹配不到。

看來,我只能先吃一點她的腦子了。

反鎖上實驗室的大門,我慎重的朝女尸鞠躬行了個大禮。

默哀三分鐘后,我直接拿起精致的醫用開顱器,沿著女尸額角上破開的傷口,破開了她的頭顱……

半個小時后,我順利獲得了女尸的記憶片段。

雖然很零碎,但我還是從中找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訊息。

比如,女尸生前的上班地點在哪里。

關上驗尸所的大門,我發了條微信給墨子恒請了個假。

墨子恒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過了好久都沒回我。

想著他的尿性,我便也由他去了。

循著女尸閃現給我的記憶,我直接打車來到了一家市內極為高檔的豪華足浴會所——“御足軒”。

站在御足軒金碧輝煌的大門口,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這么貿貿然的進去,沒想到店內一個漂亮的女店員卻已經朝著我熱情的迎了過來。

“小姐,上午好,是第一次來我們御足軒嗎?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

“哦,我剛出完差回來,想找個好的技師捏捏腳,放松一下?!?/p>

我不想被人看出自己是個從來沒去過足浴會所的土老冒,便強自鎮定的微笑著說道。

見我是新客,女店員瞬間又熱情了幾分。

“那您可算是來對地方了,我們御足軒啊,可是全Z市里最好的足浴會所了……”

伴隨著女店員聲情并茂的介紹,我直接被領進了大廳一側,一處布置得十分溫馨優雅的獨立客休區。

有女服務員為我端上熱飲點心跟果盤,我稀里糊涂的就選了一個價格不菲的捏腳套餐。

好在關鍵時刻,我總算記起了自己是來做什么的,婉拒了女店員為我熱情介紹的五星級技師的介紹跟推薦,我直接看似隨意的在技師花名冊上點了一個名叫李梅的普通女技師。

我點的套餐價格不低,女店員自然也不好再說什么。

很快,我就被安排進了一間專屬的按摩房。

兩分鐘后,被我挑中的女技師李梅,提著專業的工具箱出現在我的面前。

跟花名冊上的照片有些出入,雖然真人李梅長得并不算丑,但因為皮膚狀態不是很好的關系,顯得要老上許多。

見她進屋后我便一直盯著她的臉看,李梅不由笑笑道:“最近連加了幾個夜班,所以熬得有點憔悴,讓客人見笑了?!?/p>

這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變相的解釋給我聽了?

沒想到李梅是這么一個玲瓏心思的妙人,我瞬間來了興趣,微笑說道:“不好意思,職業病了,我是個醫生,沒事就喜歡研究自己病人的氣色跟病情,久而久之,就養成了這個愛盯著人臉看的壞毛病。我沒有別的意思,你可千萬不要介懷啊?!?/p>

“呵呵,客人說笑了,您能點我的鐘,我感激還來不及呢?!?/p>

李梅笑笑,客氣的幫著我脫了鞋襪,然后用特制的藥湯替我泡起了腳。

我裝作坦然的享受一切,借機打開話題道:“做你們這一行,應該挺辛苦的吧。我看你歲數不大,可皮膚的狀態卻比同齡人差了很多。雖然賺錢很重要,可是自己的身體也同樣很重要啊?!?/p>

聽我老氣橫秋的說話,李梅忍不住撲哧笑道:“客人你才多大啊,就一副過來人的樣子勸誡別人了,很感激你的好意,不過我們這種人天生就是勞碌命,如果不努力,就要徹底沒飯吃了?!?/p>

雖然是半開玩笑的話,但我從她的語氣里還是聽出了幾分辛酸。

我便笑了笑,挑眉道:“怎么,你不相信我比你大?”

“比我大?”

李梅訝然,震驚的語氣,顯然是不信的。

我便掏出以前自己在假證攤上隨意買來的一張足可以以假亂真的假身份證,指著上面的出生年月日道:“瞧見沒有,如假包換的79后,如果按虛歲,我現在都已經滿40了?!?/p>

“什么?40?客人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望著我嫩得幾乎可以掐出水來的臉,李梅忍不住搖頭不信道。

我本來就是忽悠她的,自然不能讓她識破。

于是,我立即神神秘秘的笑道:“忘了告訴你了,我其實是個皮膚科醫生,關于皮膚保養,我有不少的家傳秘方。所以小姑娘呀,我真的沒有騙你,這白底黑字的身份證,能是忽悠人的嗎?你要是不信,回頭加我微信,我發幾個偏方給你試試。要是沒有效,下回你直接見了我削我?!?/p>

“呵呵?!?/p>

見我說得懇切,李梅至此總算露出了一點發自內心的真笑容。

我們便就保養跟護膚這個話題,語無止境的聊開了。

等到我享受完李梅為我提供的為期兩個小時的捏腳服務后,我們直接交換了彼此的微信號跟手機號。

臨了,為了表現我這個中年皮膚科女醫生的成功與大方,我還直接給李梅放了300塊的服務小費。

對此,李梅簡直喜出望外。

直到把我送出了足浴會所的大門,她才喜滋滋的轉身回去。

看著她逐漸隱沒在大堂后的纖瘦身影,我掛在嘴角得體的微笑,也終于一點點冷了下去。

女尸的死,果然跟這個女人有關系!

雖然女尸給我的記憶很零碎,可這些記憶畫面里,不止一次曾出現過李梅的身影。

所以我才會來了御足軒之后點了她的鐘,期望通過接觸,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訊息。

而事實證明,我的確是賭對了。

因為就在剛才李梅送我出足浴店的時候,我的腦海里竟奇跡般的又多了一些關于兩人的片段。

而就是這些片段,讓我直接知道了女尸的名字,以及她可能死亡的原因。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