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 傾城嘆:庶女謀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6:11

傾城嘆:庶女謀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栬: 傾城嘆:庶女謀 張芷言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慕容瑾,歐陽澈 搞笑 總裁 重生 情有獨鐘

她是相府庶女,從小受盡欺凌,卻為了母親隱忍不發。十年沉默,韜光養晦,藏住自己一身本事,卻在初逢那一刻土崩瓦解,分崩離析。他笑意盈盈,如沐春風:姑娘別怕,我會保

精彩章節試讀:

第六章 過往恩怨針鋒對

秋夜國的京都偏南,三月的天氣,已經是花紅柳綠的時節,景顏閣里奢華依舊,唯一不同的,是墻角案幾上放著的九鼎香爐,紫檀的香味盤旋繚繞,飄散在整個屋子里,慕容瑾走進去,便見到朱敏柔端坐在大堂的上首,手中拿著一串佛珠,口中不停地在念叨什么。

“作了那么多惡,你以為念幾句佛經,便可洗清自己的罪孽?未免太天真了些?!蹦餃蓁底?,眼中閃過一絲譏諷,若是這樣做就有用,那么這個世界上,何以要存在國法家規?又怎么會多出那么多傷心之人?

“念佛經只是我這些年以來的習慣而已,我做的事情,自己知道,此舉也并非為了給誰贖罪。慕容瑾,我知道,慕容家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娘,所以,我跟老爺商量過,想為你做些什么?!敝烀羧嵴隹劬?,看著慕容瑾,說道。

看著慕容瑾,一身孝服站在自己的面前,朱敏柔心中生出一絲厭惡,可表面不動聲色,如果一時的懷柔能夠讓她的目的達到,那么,偶爾的低頭又有何妨?

“想為我做些什么?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有這么好心?我娘在這個家里二十年,我在這個地方待了十年,若是真的想做些什么,何必等到現在?大夫人,冠冕堂皇的話,我不想聽,你到底想做什么?”慕容瑾冷笑一聲,問著。

她沒那么天真,若是以往,她可能真的會相信,朱敏柔是想要彌補什么,才會跟她說這樣一番話,但是如今,娘親已經身故,不管朱敏柔想做什么,都沒有辦法彌補她和娘親這十幾年的痛苦,還有七年分別的光陰。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也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將你娘的尸體挖出來,買棺槨,設靈堂,在丞相府進進出出,很多人都看見了,我丞相府丟不起這個人,既然你要為你母親大辦喪事,那我們依你,只要你不鬧出什么事端,你娘可以葬進慕容家的墳地?!敝烀羧峒淠餃蓁惹坑?,便也不再隱瞞自己的目的,開口說著。

“我就說你怎么會忽然這么好心,原來是不想丟了慕容府的面子。既然如此,那好,為了我娘,我答應你,辦完喪失我就走,而你,必須信守諾言,讓我娘葬入慕容家的墳地,并且發誓,永遠不會有人去打擾她?!蹦餃蓁酥烀羧岬幕?,點頭。

她知道,自己想讓娘親葬入慕容家的祖墳地,一定要得到慕容嘯和朱敏柔的肯定,否則,即便她強行將娘親葬進去,還是會被朱敏柔破壞,如果要求得娘親地下的安寧,必須一勞永逸,如果她不鬧出什么事端,能夠作為交換條件,換的娘親九泉之下的安心瞑目,那么她愿意。

“我答應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反悔,另外,靈谷寺的慈光大師這幾天布施福緣,我想你和珮兒去一趟靈谷寺,為你娘捐個福緣,也算是讓她九泉之下能夠安息?!敝烀羧崽四餃蓁幕?,心中松了一口氣,說著。

“你讓我和慕容珮去靈谷寺?”慕容瑾覺得有些可笑,她和慕容珮,若不是長相有幾分相似,都是慕容家的女兒,別人只怕要以為兩人是仇敵了,沒想到現在朱敏柔竟然做出這樣的安排。

“說到底,珮兒也該叫你娘一聲二娘,這么多年的委屈,我從沒想過要你忘記和原諒,不過珮兒盡一盡孝道,也是應該的?!敝烀羧岬牧成幌倫穎淶煤莧岷?,如此說著。

慕容瑾看著朱敏柔,心中微動,一切對她娘有好處的事情,她都會去做,如果能夠為娘親捐福緣能夠讓娘親在九泉之下走的更加安然,那么,她去,不管和她一起去的,是不是慕容珮。

“我是為了我娘才答應的,不是為了你,所以你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態,過了這幾天,我想我們也不大可能再見到,所以慕容夫人,收起你在人前慈眉善目的那一套,從你第一天讓人用棍子打我的時候,你在我心里,就已經是面目可憎了?!蹦餃蓁還苤烀羧嵫壑行榧俚男σ?,毫不留情地開口說著。

十幾年的委屈和仇恨,她受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怎么可能真的一笑泯恩仇?尤其是,當她知道,娘親是死在這個女人手中。

轉身離開,不再理會朱敏柔忽然變化的臉色,今夜為娘親守完靈,明日入葬,再去靈谷寺給娘親捐福緣,然后,她就和寧姨離開這里,從此以后,慕容府的興衰榮辱,和她慕容瑾,毫無關系。

看著慕容瑾離開的背影,朱敏柔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轉頭,開口:

“珮兒,你知道該怎么做了?”

“娘,這一招,真的有用?這么兇險,你為什么還要叫我去?”慕容珮疑惑地看著朱敏柔,問道。

“慈光大師布施佛緣,去的不僅是普通的香客和善男信女,還有皇家之人,珮兒,娘要你把握機會?!敝烀羧崛粲興鏡乃底?,朝著慕容珮點點頭。

“皇家?娘的意思是……”慕容珮皺眉,有些不解。

“珮兒,娘早就跟你說過,你的姿色和才情,絕對不會嫁給普通的男人,有些事情,要自己去爭取?!敝烀羧岬幕?,帶著一絲暗示。

慕容珮是聰明人,她不會不明白,朱敏柔說的是什么意思。丞相嫡女,出眾的姿色和才情,自小名冠京城,在無數公卿子女中,她慕容珮永遠都是最出眾的明珠,她的未來自然也不會黯然失色。

笑著點點頭,慕容珮便已經明了朱敏柔的意思,很多事情,都要靠自己去爭取,娘親既然讓她跟著慕容瑾去靈谷寺,那么,自然有娘親的道理,這一次,就是她十八年生命的轉折。

見慕容珮明白,朱敏柔也頓時放下心來,身為兵部尚書的女兒,最不缺乏的就是謀算,有時候,過程比結果更加重要,如果這一次能夠成功,那么,一切都會不同。

第五章 情字深重悲入夢

“娘親,對不起,瑾兒沒辦法做到不恨他,因為,他那么無情地對你?!蹦餃蓁簿駁卣駒詮組さ吶員?,低語。

在慕容瑾的記憶里,父親的冷酷和母親的溫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尤其是,在自己被朱敏柔和慕容珮那樣折磨和欺辱之后,她心中的不甘和恨意便從來沒有停止過,只是當時年幼,她毫無辦法。

“娘,我們為什么不離開這里?這里早就容不下我們了,我們悄悄離開,他們不會找到我們的——”七歲的自己,曾經問過娘親這樣的問題,可是,她卻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那時她還只有七歲,本該是歲月淺淡、時光靜好的時候,本該是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時候,但是命運卻開了這樣一場玩笑,讓她出生在這個豪門庭院,卻給不了她應該有的幸福,也讓她在這個本該不諳世事的年紀,過早的承受了不該她承受的一切。從她第一次看見娘親身上的傷痕開始,她便知道,這丞相府,是她和娘親命中注定的塵劫場。

剛開始是淡淡地淤青,后來,便是猙獰的鞭痕,交錯在身體的各個部位,手臂,脖子,或者背后……一碰,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可偏偏,母親還什么都不說,所有的事情,都一個人忍著,吞下所有的傷痛,表面依舊一片平靜無波。

初時,她并不明白,為什么母親要受這么大的委屈,她也曾去找過爹,找過大娘,可是,卻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后來,她從母親的口中,聽說了一個字,愛。

因為愛,所以甘愿困守;因為愛,所以不再強求。

母親對父親,便是這樣一種深刻到骨子里血肉里的愛,就是因為這個字,才讓母親心甘情愿地留在這個丞相府,忍受大娘的欺辱,忍受下人的嘲諷,忍受所有的一切。

“娘沒用,娘不能?;よ?,讓瑾兒受苦了……”

“娘,瑾兒不怕,瑾兒以后,不會再讓他們欺負,瑾兒也會好好?;つ鍇住?/p>

“瑾兒,你記住,以后,你不能像娘一樣活著,你要勇敢,堅強,總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愿意永遠?;つ?,愛著你的人……”

慕容瑾從回憶里走出,曾經和娘親的對話還依舊回響在她的耳邊,可是,她卻再也感受不到娘親那雙溫柔的手,再也看不到娘請那份淺靜的笑意。

“娘,我這輩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當年把你一個人留在相府?!蹦餃蓁吞?,鼻子不由得一酸,忽然生出一種流淚的沖動。

當年她到底想的太簡單,以為離開了慕容府,便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所以,當她在得到了密室里那個男子身上的秘籍之后,便與慕容珮產生了一次巨大的沖突,這是十年來,她和慕容珮唯一一次正面沖突。

她打了慕容珮,稚嫩的巴掌,就像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那樣的,毫不猶豫的甩在慕容珮的臉上,時隔七年,她甚至已經忘記了自己怎么故意找茬跟慕容珮起沖突的,但是她清楚的記得,當年那一巴掌之后,心中說不出的快意。

因為這件事,朱敏柔是自然不會放過她的,于是,她在娘親的求情和外公的周旋下,順理成章地被趕出了慕容府,并且斷絕了她和娘親之間的聯系,這一別,就是七年。

不管怎么樣,心中的愛和恨已經深入骨髓,既然怎么樣都洗不掉抹不去,那就索性一起毀滅,慕容嘯最看重的就是全力和地位,還有他自以為是的面子,那么,她便毀了他所看重的一切,讓后讓他清清白白地去九泉之下見娘親。

慕容瑾閉上眼睛,堅定了心中的信念,忽然間,門口的一個聲音將慕容瑾從自己的思緒里拉出:

“二小姐,夫人請你到景顏閣一趟?!?/p>

慕容瑾轉身,看向門口,是一直很在大夫人朱敏柔身邊的丫鬟惜文,心中不免疑惑,朱敏柔不久前才從嵐雪閣離開,為什么這么快就叫她去?更何況,她不覺得自己和朱敏柔之間,還有什么未說完的話。

“她找我做什么?”慕容瑾不帶任何表情,看著惜文眼中明顯閃過輕蔑的眼神,淡淡開口。

“奴婢不知,不過二小姐,夫人交代,事關二夫人,請你一定要過去?!畢腦俅慰?,她是朱敏柔身邊的貼身丫鬟,整個相府沒有人不買她的面子,可是,也正因為她是朱敏柔身邊的人,所以一言一行都不能出任何差錯,不管她對慕容瑾有多么不滿,可是還得開口叫她一聲二小姐。

“我娘?我娘的事,我還沒找她,她倒先找上門來了,既然如此,那我去一趟又何妨?”慕容瑾冷笑著,看著惜文,走出嵐雪閣,反身關上了門,隔絕了惜文看向屋里的視線。

惜文跟在慕容瑾的身后,朝著景顏閣走去,慕容瑾時隔七年再次回到相府的消息,早已經在她踏入大門的那一刻,便已經傳遍整個慕容府,所以,這一路上,所有的人看著這個一身白衣手執玉笛的二小姐,眼中閃過不自然的神色,卻也恭敬有加。

景顏閣,她來過一次,當年她來的時候,只是為了向朱敏柔求一個結果,為什么要對她娘用鞭刑,但是她沒有得到答案,自己反而也被責罰,從那以后,她便再也沒有踏足過景顏閣。

比起嵐雪閣老舊,景顏閣算得上是整個相府十分精致的所在,雕梁畫棟,富麗堂皇,連里面的一草一木,也都極其名貴,慕容嘯深得當今皇上重用,自然賞賜了不少好東西,而這些東西,除了大夫人住的景顏閣,大小姐慕容珮住的飄香院,和大少爺慕容珂住的清雨軒,不會在其他地方看到。

嵐雪閣里的花草還是母親向府中花匠討來的,比起景顏閣的精巧細膩,嵐雪閣可謂不堪入目。這就是娘親守了一輩子求來的結果,慕容瑾的心中泛起一絲諷刺的笑意,看著景顏閣的大門,緩步走了進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 幻想異能小說
    幻想異能

    貴賓小說網輕松爽文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異能小說大全,打造幻想異能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異能小說免費閱讀??椿孟胍炷芐∷?,就上貴賓小說網。

  • 不死狂人
    不死狂人

    作者:人海孤鴻

    已完結

  • 狂妃有毒
    狂妃有毒

    作者:華歌

    已完結

  • 都市透視邪少
    都市透視邪少

    作者:青雷

    已完結

  • 愛上女老板
    愛上女老板

    作者:蘇打野

    連載中

  • 鬼醫狂妃禍天下
    鬼醫狂妃禍天下

    作者:玉陵歌

    已完結

  • 鬼手小醫圣
    鬼手小醫圣

    作者:恒九

    已完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