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幻想異能 > 強婚霸愛,二婚嬌妻深深寵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5:58

強婚霸愛,二婚嬌妻深深寵

鍗佷竴閫変簲娌冲寳璧板娍鍥? 強婚霸愛,二婚嬌妻深深寵 人生路遠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未來 架空 民國 言情

大婚當天,丈夫拋下她自己一個人跑去慰問懷孕的前女友?

精彩章節試讀:

第12章 絕地反擊

唐寧匆忙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病房里的身影,猛然推開門走了進去,二話不說一把抓住了裴景炎的手,厲聲道:“你到底對我們家喬喬做了什么?”

屋內的空氣一下子凝結起來,面面相覷的兩個人讓尷尬升到了極點。

躺在床上的喬安西哭笑不得的看著唐寧,雙眼有了神韻,帶著看好戲的笑容。

“怎么你的朋友也和你一樣怎么喜歡強人所難?”

裴景炎嫌棄的將唐寧的手拉開,站在身后的莫啟南緊抿雙唇看著病房里嬉鬧的一幕。

“莫啟南你站在門邊上干什么?我這里不缺保鏢?!鼻前參麈倚ψ?,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

“這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多天都不聯系我,你家的樓道也被封了?!碧頗募逼鵠?,左右打量著喬安西身上的傷口。

“我不小心摔下來的,現在不還好好的么?!?/p>

話音剛落,喬安西躲避掉了唐寧投射過來的眼神,轉移話題道:“你們都站著和我說話好累?!?/p>

裴景炎伸手到莫啟南面前,臉上帶著幾分說不清的較量道:“裴景炎?!?/p>

“莫啟南?!?/p>

兩人手中的力道都在加深,這是男人之間慣性的較量,何況在莫啟南的眼里倒是記仇著那兩次握手。

安子謙回到別墅看著已經等候多時的喬安茜,一臉的疲憊一掃而去,像極了一個粘人的無尾熊。

喬安茜嫵媚的攀上了他的肩頸,眉眼傳達著幾分柔情,柔弱道:“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我更擔心的是你?!?/p>

“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喬安西簽字離婚,安太太只能是你一人?!?/p>

沙發上交疊的兩個身影,無疑是對喬安西最大的諷刺,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兩人早已眉來眼去。

喬安茜看著身邊已經熟睡的安子謙,嘴角勾起了一道得意的笑,伸手扣著紐扣,紅暈爬滿雙頰,暈染出了滿足。

得到安子謙不過是她的第一步,喬安西不配擁有的東西還多著呢,性感修長的雙腿落在毛毯上,女人斜睨了床邊上熟睡的臉,淺笑的走出了房間。

在醫院稍微有些好轉的喬安西一大早便自己拄著拐杖從病房走了出去,這怕是她最厭惡的一次常住了。

下一秒粉嫩臉上的笑容僵硬在臉上,從大門走進來的兩個人談笑風生,她那顆原以為麻木的內心又隱隱作痛。

她只能木然的待在原地看著已經成雙的前夫和同父異母的姐妹相摟在一塊,抬眼看著刺目的“婦產科”。

肩膀上的力道讓她回過神來,怒斥的瞪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身旁的裴景炎。

“與其有掉不完的眼淚,還不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便祭戀納舸涌謚型魯?,語氣里倒是帶著幾分自信與高傲。

裴景炎看著不為所動的喬安西,繼續道:“想羞辱他們么?離婚,嫁給我!”

喬安西側頭看著一臉認真的他,腦海里回蕩這酒會那晚他拿出項鏈時的樣子,明白他不是在說笑,只是,他幫忙真的沒有底線的么?

“為什么?”

詫異的語言伴隨著她臉上的表情告訴他,這件事非同小可,婚姻不是兒戲,至少在她眼里不是。

“很簡單,在S市唯一可以和安家對抗稍微有點姿色的也就是我,其次我是你緋聞者之一,總之各取所需?!迸峋把椎氖忠讕紗鈐謁募縞?,語氣倒是帶著幾分理所當然。

在這場博弈里,她是他最好不過的人選,而他也必然是她有底氣的把握。

喬安西陷入了沉思,抬眼看著他深邃的眼眸,他似一灘泥沼,你看的見表面卻摸不透內心。

“喲,這不是我們的喬安西小姐么?看來你婚內出軌的對象還是和你處的很來嘛?!鼻前曹繅躚艄制納舸唇前參魎夾骼嘶乩?。

她聞聲側頭看了過去,目光正好對上了兩人緊扣住的雙手,嘴角扯出了一絲冷笑:“我倒是看著你小三之路越走越遠,不過我奉勸你一句,別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p>

喬安西一顆都不愿意多待,說完便下意識的拉起裴景炎的時候離開了走廊,氣得喬安茜在原地直跺腳。

顯然這一次的摔跤事件讓喬安西成長了不少,也看清了不少,至少寬宏大量不會放在處理這件事上。

喬安西走到了后花園看著她牽起的手,尷尬的放開后視線飄向別處:“你的提議我需要時間考慮?!?/p>

“你剛剛已經走出第一步了?!迸峋把狀碳ぷ徘前參?,這件事情若是能越早確定越好。

“我身上還有什么你可以利用的價值么?”喬安西仰頭問道,聲音帶著幾分苦澀但很快便被她掩蓋起來。

嫁給安子謙是她這么多年的愿望,但是喬家和安家之所以同意兩人結婚,不過也是因為那客觀的商業利益。

而如今,即使不是她嫁給安子謙,也有喬安茜替著,她反而顯得多此一舉。

喬安西暗淡的雙眸讓裴景炎看的出神,一時間沒有回答,回過神時,看著她走遠的背影。

如果沒有安子謙,他一定也看不上這個女人,這么想著,他站在原地無奈的搖了搖頭。

回到病房里,喬安西躺在床上睜開雙眼盯著天花板,耳邊不斷的重復著他慵懶的語言,各取所需,那么他需要的又是什么?

在他提出建議時,她的心很明顯的漏跳了幾拍,盡管明白那顆千瘡百孔的心很難再愛上另一個人,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她也曾被裴景炎那張尤物般的臉給迷惑住那么幾秒鐘。

幾日的折騰讓她已沒有心思,她和安子謙的這一面鏡子已經破碎不堪,沒有復原的機會。

即使不是喬安茜的出現,也會有許多如同她一般又能力有心計的女人搶走安子謙,她應該明白不是她的自然留不住。

那個一直都住在她心里的安子謙為了喬安茜不惜讓自己從樓梯里滾落下來,她理應心死,理應報復。

喬安西猛然拿起桌面上的手機,看到通話記錄里的裴景炎,在對話框里輸入了簡短的幾個字便將手機擱置在了一旁。

“成交!”

她相信命運,也曾被玩弄,卻不會丟掉那份原有的尊嚴。

第6章 讓你難堪

喬安西苦笑的看著已經遠離的背影,一切的挽留都被他視為下作。

對于安子謙而言,她不過是一個已經骯臟的舊鞋罷了,疲憊的她真想就這么渾噩的睡去。

腦海里始終回蕩著安子謙與喬安茜的“夫唱婦隨”,角色似乎被扭轉成她才是那個見不得光的小三。

拒絕了安老爺留宿的好意,喬安西從安家離開,剛剛被安子謙推到的淤痕正在隱隱作痛,但與那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諷刺相比,不過是九牛一毛。

她拖著疲憊的身體漫步在已經悄無人息的街道里,豆大的淚珠奪眶而出,一種預設好的幸?;儆諞壞?。

走出不遠,電話讓她停止了抽泣,抬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緩了緩道:“你好?!?/p>

“你好,請問是喬安西小姐么?是這樣的,我們接到主辦方的電話,邀請你參加這個周末的寶石之藝,您是否有時間呢?”輕柔的聲音傳入喬安西的耳邊。

她疑惑的看了看手機顯示的號碼,再次確認道:“這不是惡作劇么?”

“邀請函我們會郵寄給您,祝您生活愉快?!笨頭Φ?,便掛了電話。

喬安西看著手機,抬手掐了掐大腿,疼痛讓她知道,這不是夢,剛才悲傷的情緒一下子被喜悅掩蓋起來。

寶石之藝是這一次S市協辦的最大的設計酒會出席的人都是頂級設計師,如果可以參加就可以離設計更靠近了一步。

高興之余,喬安西又忐忑的坐在了長椅上,去參加的都是能在設計界掀起波瀾的人物,而她不過是一個沒有名氣的“業余”愛好者,這樣的差距對于她來說是無法預約的障礙。

但是這次機會不外乎是她更靠近設計的機會,若是因為心里那道自卑的防線錯失了那就永遠都會被喬安茜踩在腳底下。

喬安西回到家中攤倒在了床上,周身的困乏已經被這個驚喜的邀請給打散。

思緒飄動到了年少的時光,如果沒有那件事情,她是否會變得不同,她和安子謙的結局是否也會不同?

S市中心大廈里,男人站在落地窗前點著香煙,那張棱角分明的臉若隱若現,修長的手在掛掉電話后嘴角露出了一絲魅笑,看來這場戲真是越來越精彩了。

次日,歡快的鬧鈴打破了屋內的寧靜,喬安西從床上磨蹭的醒來。

昨夜不知如何說服自己入睡的她如今頂著一雙熊貓眼站在梳妝鏡前慌亂的倒騰著。

洗漱完畢后門鈴響了起來,顯然回來的人不會是安子謙,她心中還是有所期待,開門的那一瞬,原本閃爍著的雙眸暗淡了下來。

“請問是喬安西小姐么?這是您的快遞請簽收?!?/p>

禮盒包裝的很精致,喬安西拿著走回屋內左右端詳著也沒有看到留言,打開禮盒映入眼簾的是一套華麗的禮服以及一張邀請函。

喬安西伸手撫了撫,細想著:這次的主辦方都這么貼心么?禮服都能幫忙準備。

原本沉悶的心情在看到這個用心的準備時稍稍得到安撫,正困惑著這個主辦方是何從得知自己的尺碼時,門又被推開。

唐寧看著早起發呆的喬安西,舒了一口氣道:“喬小姐,您的手機能不能隨身攜帶???”

“你怎么一大早就過來了?”喬安西將禮服蓋上,站起來嬉笑道。

眼尖的唐寧視線很快便鎖定在了茶幾上的邀請函,驚呼著走到喬安西的面前,詫異道:“喬喬,這是寶石之藝的邀請函?!”

喬安西嘚瑟的點了點頭,這個機會對于她來說是何等的重要,長期以來在身邊支持她夢想的就屬唐寧這么一個死黨了。

“哇!太棒了,我就知道是金子就一定會發光?!碧頗成系南蒼靡壞愣疾謊怯謐蟯淼乃?。

“但是……安子謙和喬安茜都會在?!彼黨雋誦鬧械墓寺?,眼下最讓她頭疼的便是這件事。

“你不要擔心,如果不是你,喬安茜哪能有今天的光環,喬喬,你可不能放棄了這么好的機會?!碧頗P乃岱牌飧齷?,著急道。

喬安西蹙著柳眉,看了看邀請函,篤定的點頭,有些事情她始終要面對,是她的終究不會溜走,溜走的也注定強求不來。

當車子??吭諏嘶舳倩崴?,喬安西深呼了一口氣便拿著邀請函下車,剛進門便在人群里看到受采訪的兩個人。

看著那刺眼相扣著的雙手,顯然安子謙和喬安茜已經木已成舟,看著安子謙臉上的笑容,如同一把把小刀,直擊著她那顆已經千瘡百孔的內心。

喬安茜看著不遠處的她,眉頭緊蹙,面露不悅的看著安子謙低聲道:“她怎么會在這里?”

安子謙的視線也看了過去,不遠處站著的人確實是喬安西,只是她是以什么身份可以進來的卻不得人知。

記者們順著兩人的視線望了過去,顯然這三個人能夠成為今晚報道的爆點,攝像機也待命起來。

喬安茜端著酒杯走了過去,一個驚呼將杯中的紅酒灑落在了喬安西潔白的禮服上,臉色變得尷尬道:“真不好意思,我一時手滑?!?/p>

眾人紛紛看了過去,議論聲也開始響徹起來,喬安西低頭看著禮服上的污漬,她抬起憤怒的雙眸道:“你是故意的吧?”

“看你這個眼神,都要把我嚇著了,大家快來看看這個剽竊者,今天竟然出現在這個晚宴里?!鼻前曹繾テ鵯前參韉氖址澩痰?,似乎在向眾人交代著這個人在這里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安子謙冷眼在一旁看著,雙手插在口袋里,臉上帶著如同喬安茜一般的戲謔,在他的心里,喬安西一文不值。

原本有意回避,卻不料她待她如此,喬安西想將手抽離,卻反而被她握得更緊,如今的她像極了一個罪人,被眾人指點。

當年的剽竊事件幾乎把她推向了風口浪尖,從中作梗的那個人便是如今風光的頂級珠寶設計師喬安茜。

“請你放開我!”喬安西壓抑著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頓道。

當所有人都把一件事情推向你時,你變得百口莫辯,甚至想放棄掙扎。

“好啊?!鼻前曹縊艘凰抗鉅?,魅笑的一把將她的手甩開,凌冽的力道直接將喬安西甩了出去。

緊閉著雙眼的她在腦海里回蕩著千千萬萬種畫面,在落地的那一剎那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中……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