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世家斗爭之權傾朝野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5:51

世家斗爭之權傾朝野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瀹氱墰: 世家斗爭之權傾朝野 十言0008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謝道韞,王徽之 婚姻愛情 仙俠 情有獨鐘 靈異

東晉四大門閥世家,瑯琊王氏、陳郡謝氏、譙國桓氏、潁川庾氏。謝家大小姐謝道韞和王氏公子爺王徽之的悲慘愛情故事。王凝之的陰險,桓溫的野心,王徽之的執著。朝堂之上權臣的

精彩章節試讀:

第25章 辭官歸隱

金鑾殿上,文武百官朝拜議事?;肝輪苯喲蹲咦漚?,無人敢言。

每個大臣都說了幾句,桓溫覺得沒有什么重要的事,一個眼神,皇上就懂了。

“散朝!”

“恭送皇上!”

謝安已經決定了,散朝后就直接奔向皇帝的寢宮。眼前的一切讓他悲傷不已,皇上在觥籌交錯、燈紅酒綠中有寵伎相龍和計好起舞弄樂助興,以醉生夢死的姿態來了一場酣暢淋漓的表演。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他甚至還邀請了桓溫眾人在后宮中一同飲酒作樂。

謝安取下腰帶、拿出兵符放在門口轉身離去?;實鄣男腦誚釋?,曾經年少意氣的皇上大抵也有過一顆赤子之心,想要治理國家的理想如同那團灼熱的火藥,然而先皇留給他的就是一個爛攤子,屢屢不能如他所愿。有一句話說得對,當一個人不能改變什么的時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選擇忘記。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皇上想要起身留住謝安,但桓溫的一個眼神使他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整個夜晚他都心不在焉、郁郁寡歡。

謝安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在建康城的青石路上。他心中有過江山天下,如今有的,卻只剩江湖。這江湖,便是屬于自己的江山。他忽然笑了,搖搖頭,這世上有一些人生活在現實里,為名利,為富貴,廝殺半生。有些人,活在自己的江湖里,枕山聽水,采菊山野,悠然微熏時迎面恰逢南山一座,所有的悲苦辛酸,都在那一笑中化解。

他走到王羲之家門口,輕輕敲門,無人應答,打更的人叫喊著。他又走到山頂,眼中余覽整個會稽城。他現在是自己精神里的游子,像一只飛在空中的蝴蝶,靈魂跟著仙人一起,御風而行,在這高山流水舟中游,看那萬里江山云錦繡。那樣的曠達并不只是眼界上,而是整個精神似乎與天地合二為一。

他聲嘶力竭地大喊著:我就是那一縷清風、一抹微風、一顆露珠、一粒塵土。我是萬物,萬物是我!人世間再大的名利紛擾于我而言,都抵不過那輕輕飄過的站滿了鴻鵠的船上依稀飄出的腥味來得來得踏實。

就這樣安靜地存在著,看著朝暉夕嵐氣象萬千,看潮升潮落風流云散!

……

王府。

王羲之若有所思地站在湖邊,看著自由自在地魚兒在湖中潛游。他已經五天沒有去上早朝了,無人管他,坐著一個右將軍的位置,實際不過是虛名罷了,并無實權。他想到自己的父親在他少年時教育他的話:王家是東晉的頂梁柱,如果不穩,王朝隨時會轟然倒塌,你是世子,你身上同樣背負著和我一樣的責任。

他的妻子端著一杯茶走過來遞到他手里?!壩衷諳氪槍俚氖??”

王羲之搖搖頭說:“唉,不知道子猷能不能把王家治理好。我準備明天就去辭官,等子猷回來再告訴他?!?/p>

“沒有商量的余地?確定是子猷?”

王羲之斬釘截鐵地說:“就是子猷!”

“那子重那邊你怎么和他說,畢竟他才是世子?!?/p>

“子重我不擔心,我害怕叔平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來,兄弟反目成仇?!蓖豸酥醋磐蹌ご?,他的性格也非常了解,志在四方的人怎么可能久居人下。但是王徽之又是自己最看好的兒子,不懂得諂媚,不會阿諛奉承,與自己的性格非常相似。

“我相信叔平他不會的,別擔心了。對了,子猷和子敬去潁川一個多月了,怎么還不回來?會不會出什么事了?”

王徽之轉身抱住她,“放心吧,我王家的兒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出事,哈哈……”

“老不正經?!彼嘰鶇鸕廝檔?。

……

第二日,王羲之很早就起來梳洗打扮,雖然已經年過半百的他,仍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男,這打扮起來,更加引人注目。來到宮中,許多朝中達官貴人都和他打招呼。

“王右軍,看來是個大忙人,哈哈……”說話的人正是桓溫。

王羲之突然想到王凝之已經跟著桓溫兩年了,兩年都沒有回家,“大司馬,叔平呢?怎么不見他和你一起來上朝?!幣鄖暗拿看臥緋笸蹌薊峁春屯豸酥旰逝徽?,今天卻不見他,心里有點空空的。人各有志,王羲之從不強求王凝之和他回家,就這樣任意放縱,為王家埋了一個定時炸彈!

桓溫笑著說:“叔平這幾日有事出去了,怎么?還擔心我欺負你兒子啊,哈哈……”

“大司馬說笑了,只是突然不見叔平,隨便問問罷了?!彼低?,王羲之看到以往聊得來的將軍,和桓溫說了一聲就走開了。

“逸少,今日怎么突然來上朝?以往沒重要的事就不見你的身影?!幣桓隼險咚檔?。

王羲之苦笑著說:“哈哈,知我者莫過戴兄啊。確實有事,待會我稟報皇上就知道了,走吧,皇上改來了?!?/p>

假聲假氣的聲音傳來“皇上駕到?!?/p>

文武百官非常有秩序地站成兩排,都齊刷刷地雙膝跪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p>

“謝皇上?!?/p>

王羲之的眼神一直在尋找謝安都沒有找到,他就知道一切了。

“現在謝安辭官,官位空置,有誰毛遂自薦?”皇帝先發話說道。

桓溫走出一步說:“微臣覺得王右軍的三兒子能夠擔次重任?!?/p>

“喔……大司馬參軍王凝之?”皇帝疑惑地說。

“對!”

朝堂一片嘩然,都在議論桓溫的野心,卻又無可奈何,無人敢反駁。

王羲之站出來說:“小兒恐怕不能勝任,請皇上三思?!?/p>

桓溫一個眼神瞥向皇帝,皇帝無奈地搖搖頭,毫無辦法。

皇帝眉頭微蹙,“就王凝之吧,那他人在哪里?”

“出去辦事了,請皇上擬旨,等他回來我親自讓他向皇上報道?!被肝濾直檔?。

皇帝和旁邊的太監輕聲說:“擬旨吧?!碧嗑突攀致醫諾拿ζ鵠?。

王羲之嘆了一聲氣就站回去了。

“眾愛卿還有什么事要稟報嗎?”

王羲之想起正事還沒辦,立馬又站出來說:“啟稟皇上,微臣在想現在天下太平,想過幾天清閑的日子,望皇上準奏?!?/p>

皇帝的心又一次痛了,他知道自己挽留不下來?!白甲?,準奏?!?/p>

“謝皇上?!蓖豸酥菥胚島?,把腰帶取下來連同官印一齊放在地上。

“平身吧。散朝,散朝?!被實劬駝庋優堋?。

“恭送皇上?!?/p>

高興的是桓溫,傷心的是皇帝,皇帝終于感覺到自己究竟有多懦弱,活得有多悲哀。進入后宮淚水就止不住留下來?;實圩叩屆秈?,里面掛著列祖列宗的畫像,進去三拜九叩完畢后就一直跪著。

外面的太監進來扶他,“皇上,注意龍體啊?!?/p>

他一袖子就把那太監甩開了,太監也很識趣,就跑回后宮找皇后。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碧啻蒙掀喚酉縷?。

“什么事,慌慌張張的?!被屎笤諍蠊ㄔ爸薪階嘔ㄋ檔?。

“皇上他在祠堂跪一天了,沒吃沒喝,現在也沒有回宮的意思?!碧啾骯サ廝底?。

皇帝對后宮佳麗三千不怎么感興趣,他非常喜歡相龍和計寵兩人,兩人非常懂得阿諛奉承,能討得皇帝的歡心,在后宮中隨處可見相貌堂堂的兩個青年在練舞。所以皇帝和皇后的關系并不是很好,但皇后還是很關心他的。

“你先去看著皇上,不能讓他做什么傻事?!?/p>

……

!

第15章 潁川庾氏

王家大院中,王羲之吩咐王徽之去看看王洽之子王珣,畢竟王珣是王家的人,官宦路不平躺,在潁川做縣令。王羲之屢次在朝堂上想要幫助王珣升官,但又怕皇上猜忌,朝臣議論,所以話要說出來又被堵回去了。

王徽之早早的起床收拾著行李,他要偷偷的跑出去,不能被王獻之知道他要出遠門這件事,不然王獻之一定會死纏爛打的追著自己。收拾好行李后,才走出房門,嚇了王徽之一跳,王獻之早就能在門口等著他出來了。

王徽之用驚恐的眼神看著他,說“子敬,你該不會是夢游了吧,還早的快回房睡覺?!?/p>

王獻之擦著惺忪的眼睛,說“子猷哥,我聽母親說你要去潁州城玩,你都不叫你這聰明可愛的弟弟。我不高興了,我去后院把你辛辛苦苦栽種的竹子砍了,你信嗎?”

王徽之聽到后院的竹子,就像變了一個似的?!白泳?,我這次出去不是去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p>

“我不管帶上我?!?/p>

“不行!”

“子猷哥,你看啊,子重大哥都快要結婚了,我不能賴著他了。叔平哥哥呢,我快半年沒見到他的身影了,而且他又不喜歡我。你出去了就真的沒人陪我玩了,你忍心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家里嗎?”王獻之拉著他的衣袖撒嬌著。

“帶你出去可以,父親要同意?!?/p>

“好,走,我們去找父親?!蓖蹕字潘氖志屯櫸顆莧?。

“都十四歲了,你還這么慌張,現在什么時辰啊,雞都沒打鳴呢,除了你這臭小子誰起這么早?!蓖躉罩O陸挪剿檔?。

“父親早在書房,我才起來經過書房就看到父親他在寫字了?!?/p>

……

來到書房門口,王獻之直接推門而入,王羲之正在抄寫《蘭亭集序》,看到他兩人進來,就放下筆,說“子猷,準備出發了?”

“父親,子敬他纏著我非要我帶他出去,才來打擾你的?!?/p>

“沒事沒事,子敬不小了,應該出去闖蕩闖蕩了?!?/p>

聽到王羲之這樣說,王獻之高興的快要跳上天?!耙?!父親同意我出去了,哥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收拾收拾?!彼低昃團艸鍪櫸?,直奔自己的房間。

“子猷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次出去你留意著點,我想抱孫子了?!?/p>

王徽之聽到這話瞬間謝道韞的身影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按蟾繅裁喚嶧?,我不急的,不急的,你看你兒子我風流倜儻,人見人愛還怕找不到,哈哈……”他還沒想過要把謝道韞和他的事情告訴王羲之,就因為謝安的一句話……

王羲之也笑了,沒有再說下去,他把自己腰間的一把匕首取下來。這匕首:其首為環形呈紗帽狀,臘向下分,刃的近臘處忽窄,上面鑲嵌著上古神獸麒麟。他把匕首遞給王徽之,說:“這是王家祖傳的匕首,自祖先王剪打造出來就流傳至今,好好保管。路上注意安全,照顧好子敬?!?/p>

王徽之接過匕首,把它佩戴在腰間。王獻之背著一個包袱跑進來說:“哥,我們出發吧,父親我們走嘍?!?/p>

王羲之從書柜中拿了兩幅字畫出來,說:“一幅拿給你堂哥,另一幅你去潁川的太守府,把我當作賀禮送給他。他是我的老朋友了,你告訴他你是我的兒子,他會禮待你的?!?/p>

王徽之接過字畫?!昂?。父親那我們出發了?!?/p>

“路上注意安全?!?/p>

王徽之辭別母親后,走出王家大院,把匕首取下來細細的觀察,很明顯這匕首不是用來防身的,更像是一件寶物,他是個聰明人,知道王羲之話中有話,但又猜不出什么,只好作罷,不再想下去。

……

穎川城是繼京城建康城的第三大城市,其繁華程度可想而知,街上行人絡繹不絕,街道由青磚鋪成,城墻紅白相間,護城河邊上的楊柳屹立著,城中炊煙裊裊……

王凝之趕了兩天的路終于來到蘭陵城,他想進城就被士兵攔下來了,“把你的出入證拿出來我看?!幣桓齔は嗪芐酌偷氖勘檔?。

王凝之懵了,哪里有什么出入證,他從胸口的口袋里掏一錠白花花的銀子遞給那士兵說,“大哥,你行個方便,我是來投奔親戚的,你就放我進去吧?!?/p>

那士兵不接他的銀子,“誰稀罕你這丑銀子,我們縣令說了,沒有蘭陵城的出出入證誰也別想進去?!?/p>

王凝之并沒有生氣,而是笑著說“我就是來找你們縣令的,我是他堂弟?!?/p>

“有什么可以證明?”

“我身上沒有帶信物,但我真的是他的堂弟,你們縣令叫王珣,對吧?”

“去去去,我們縣令的大名聲名遠揚,知道他名字的人多了,你沒有出入證就不能進去。走開點,別妨礙我們辦事?!彼低昴鞘勘駝凈亓俗約旱母諼?。

王凝之被那士兵推了一把,自打出生就沒受過這氣,走過去說:“我是王凝之,右將軍王羲之的三兒子,他把腰間的佩玉拿出來給士兵看?!?/p>

“你是桓溫他爹又如何,沒有出入證就是不能進去?!蹦鞘勘笊底?。

城中的人聽到有人在城門口鬧事,紛紛圍過來看好戲。

“誰是王羲之的兒子?”說話的老者,穿著白色的袍子,雙鬢花白,頭發高綰,看上去非常和藹可親。

王凝之聽到后連忙回答他“在下是王羲之三子王凝之?!?/p>

“讓他進來吧?!崩險呦蚴勘檔?。

士兵就站開了,王凝之簽著馬走進去,看得出來老者是城中有威望的人。

敢問:“前輩為何出手相助?”

老者笑著說:“你爹和我有點交情,我在城中看好一會兒了,看你這人不錯。才放你進來的,有時間去府里一坐嗎?”

“謝謝前輩,請帶路?!蓖蹌釕畹木瞎檔?。

……

兩人并肩而行,王凝之欣賞著城內的美景,城中的人非常和諧可親。

“潁川和你家會稽城相比,怎么樣?”老者徐徐說道。

王凝之聽到后,恭敬的回答,“潁川繁華不及會稽城,但其和諧的氣氛遠超會稽?!?/p>

“哈哈……”

走到一家大戶人家門口,大門頂上的大匾上寫著‘庾府’兩字,王凝之就知道老者是誰了。

“庾伯伯請?!?/p>

潁川庾氏是晉朝四大門閥之一,權力不如王謝桓氏,但多年來和貴族和親,讓庾氏地位大大提高,東漢時期就被封到潁川,可謂百年家族。

在朝中雖沒有多大權利,幾百年的積蓄讓潁川庾氏富可敵國!

“我已經吩咐下人帶你到處走走,我有事要處理不能陪你了。待會來書房找我?!?/p>

王凝之打發走了下人,一人在院子里閑逛,向院中的小溪走去,忽見一女子在溪旁浣紗,那里有塊大石頭,平整而光滑。女子坐在石旁的草地上,在石板上攤平紗衣,然后撩起河水浸濕,只因她的清麗脫俗而變得詩意盎然--那是,溪水清澈明靜,她的一顰一笑都倒影在水中,隨著水波輕漾,成群的魚兒便紛至沓來,潛游在她的靚影中追逐嬉戲,而她時而撩起的水花映著陽光,如珠簾玉露在半空中躍動四濺,美不勝收……

她她習慣了人們贊美和注目,對比早已波瀾不驚。直到那天,回眸間,她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那個男子,平靜如水的心頓時如土崩瓦解,如花開瓣綻,就在四目對視的瞬間,她的心如高山墜石般轟然坍塌,那樣異樣的震撼,讓她一時忘了羞澀。她從未見過這樣的男子,勁秀如木、絕代風華目光沉靜而深邃,氣質儒雅卓然,只不過靜靜地站在那里,便令天地萬物寂然隱退,仿佛天地間只剩下她與他,乍然初見卻久別重逢……

那時,她不知道他是桓溫身邊博學多才的紅人王凝之,更不會想到這個男人會改變她的人生。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