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一刻的心暖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5:25

一刻的心暖

娌冲寳鐪佸崄涓€閫変簲: 一刻的心暖 琳荔兒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皓盈 娛樂圈 靈異 架空 言情

一個人,兩個身份。她既是南蜀二公主郭皓盈,長大后更是江湖上<尋梅山莊>神秘莊主羅雪芣。 左手懸壺濟世,右手扶貧救弱,生活過得非常愜意。正當認為幸福美滿之時,卻發現

精彩章節試讀:

第12章  逸趣天天接踵來(3)

一個身穿夜藍色貍毛長裙,項上帶著銀項鏈的少婦人看見他們二人進來后,立刻放下手中的酒瓶前來招呼他們。

「你是北境人?」蘇聞站在皓盈的身前問道。

「是。這間小店是我與夫君二人共同開設。請問兩位客人來到這里有什么事嗎?」那名少婦人看似二十來歲,說起中原的語言時十分流暢,一把烏黑的頭發束成一條馬尾辮,時值春季,小婦人卻頭帶一頂雪帽,一雙濃儷大眼黑白分明,眉目間別有一番神韻。

「可以教我北境的語言和北境的風俗、習慣嗎?」皓盈躬身笑道,笑容十分親切、可愛,讓人一看便不忍拒絕她的請求。

「民婦參見寰樂公主,向寰樂公主請安?!剮「救斯硇欣竦?。只見蘇聞及皓盈一臉驚愕,他們沒有表明身份,為什么小婦人會知道她就是當今的寰樂公主呢?

見蘇聞及皓盈貌似不解之狀,小婦人淺笑道:「在早些日前已有幾位皇子、世子把民婦的夫君接到王府?;首擁扔攵饕謊?,都是邀請夫君教導他們北境的語言、風俗及習慣。如今可汗來訪中原,想必是各位王爺及皇子都恐怕招待不周,所以才會學習我國的禮儀,而公主你的年紀雖小,但你的事情,民婦也略有所聞。想必公主是愛國之人,也希望自己能在這次事情上,多出一點心力吧?」

自從郭家建國至今,與北境的關系非友非敵,偶爾會各自容許對方的一些商人能進國內作小生意等等……不過在近十年來兩國的紛爭及沖突愈來愈多,兩國之間的和平開始出現微妙的轉變。如果今次與北境可汗他們再次談不合,戰事可能便會一觸即發。

「果然是位聰明人。這樣本宮就不須轉彎抹角。你們小店的生意損失,本宮明日便會派人前來補償。事不宜遲,先教我北境的基本語言吧!」皓盈直接走到一張長木椅前坐下,而小婦人坐到她對面,蘇聞垂手站立在她們身后,聽著小婦人教導公主學習北境的語言。

不過兩個時辰的時間,皓盈已經漸漸略懂北境的語言,二人嘰哩咕嚕開始以另一種語言交談。在旁站立的蘇聞發現原來那個愛搗蛋,活潑機靈的二公主,除了精通藥理、詩詞、武藝,甚至連北境的語言,只須一陣子的功夫就能開始活用起來。

而且他還察覺她的心思很細密,不論行為,還有說話的舉止更與一個成人無異。有時候他都會在心中暗暗驚嘆眼前的這位二公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對皓盈而言,在娘親死后,她總是認為活著就像一個捆綁著自己的枷鎖,不論是作為二公主的她,還是作為皇上女兒的她,任何人在宮中都必須循規蹈矩,抑壓著自己的感情來生活。她總是覺得每天的生活十分不如意,常常對人歡笑,背人流淚。

直到遇上了蘇聞他們一家后,看到他們雖然失去了父親,甚至蘇成的死對他們而言是個永久不能磨滅的傷痛,可是他們卻沒有自暴自棄,蘇廉、蘇聞努力工作,照顧家中的母親及妹妹。蘇靈及蘇大娘積極的調養身子,選擇好好地活下去。

而她呢?自母妃死后就變得十分哀愁,好像整個世界都虧欠了她似的,整天只生活在自己的哀傷里。這個世界太大了,還有許多她還沒見過的地方、沒吃過的食物,她想走出這座深不見底的皇宮去游歷天下,希望用自己的一雙眼去欣賞、去經歷江湖趣事、去欣賞大江山水。漸漸地她開始找到了活著的意義,盡情釋放自己的感情,任由著性子來胡鬧。

現在阿,每天她都懷著感激的心情來好好享受活著的每一天,她誓言努力學習武功藥理,決定將來當一個行走江湖,懸壺濟世的女神醫。只是盡情釋放自己后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十分喜歡搗蛋作弄,這種頑皮胡鬧的性格使她都開始有點不認識自己。

直到日落西山,皓盈和蘇聞方與小婦人告辭。離開時,小婦人贈了數本書冊給皓盈他們,蘇聞替她接過書冊后,隨意掀了數頁看看,卻發現全都是一些像符號的字,這是北境的文字。

「蘇聞,今天之事絕不能向他人提及,否則殺無赦?!桂┯纖嘍運瘴諾?。

這時,蘇聞合上手中書冊,頷首應下,道:「屬下遵命?!?/p>

第22章  巧游洛陽荔園美(1)

洛陽南邊的原野上有一座大宅,屋角飛檐凌空,四角翹伸,形如大鳥展翅飛騰,朱紅色的大門敞開,一色水磨磚墻,人還沒走到大宅,就已經聞到一陣清甜荔枝氣味。

皓盈他們等站在皇甫府大門外,見門上有塊大匾額,匾額上用金粉漆著「皇甫府」三個斗大的字。順眼看去,門后隱隱露出一條長廊。府中家丁在打掃時看見大門外有人前來,忙轉身迎上來行禮,蘇廉向家丁通報了一聲后。沒多久,有一位約六十來歲,身穿藍色衣服的老人禮貌地出來迎接。此老人正是皇甫老伯,皇甫老伯皮膚黝黑,看上去雖然瘦巴巴的,但精神卻意外的好。

踏入府中,拾階而上,越過一條長廊,進入一個大院。院中點襯幾塊山石,綠柳周垂,芳香陣陣。走到亭中,甜而清的荔枝香氣于園中依依縈回,味芬氣馥,非花香之可比。皓盈他們由皇甫老伯引領下進了皇甫府大廳。

皇甫老太見了他們,忙安排他們坐下來喝茶,皇甫夫人又命府上丫鬟及家丁等端上一碗碗熱茶,呈上用荔枝制成的各式糕點給他們品嘗。

「小女子姓顏,是京城中<臨仙茶樓>里顏家的大女兒,這位是我的小妹,而他們全是我的丫鬟及隨從?!掛β宄旅嬪?,向皇甫老伯展顏微笑,禮貌道:「小女子有幸得知洛陽里由皇甫家所種植的荔枝最為鮮甜,所以我們希望皇甫老伯能夠售賣一些荔枝給我們,好讓我們採用荔枝制作新的糕點?!?/p>

這次出宮,公主們借用了顏家兩位千金的身份出宮游玩,除了因為她們年齡相約,同時兩位千金也不在京城。皓盈當然不怕被人揭穿,因為顏家是她在京城的人阿。

皇甫老伯見姚洛長得貌美,衣著光鮮,雖沒聽說過<臨仙茶樓>,但見姚洛靜美婉約,眉眼之間流轉著高貴、清雅的韻致,看上去不是個說謊之人。于是笑著回答:「顏小姐遠到而來,只為一嘗我們的荔枝,這份誠意實屬可貴,若然顏小姐不介意,不如請移玉步,到府后的荔枝園親自採摘荔枝如何?」

聞言,姚洛和皓盈心頭大喜,皓盈向皇甫老伯笑道:「既然皇甫老伯誠意拳拳,小女子等人便不客氣了?!?/p>

穿過大廳后的長廊,越過幾間雕繪平房,沿路曲徑蜿蜒,往重重假山后一繞,一片碧綠艷紅的荔枝園林映入在眾人的眼前。在荔園中,他們一邊踏著青石板路面,一邊欣賞著皇甫家景色。

園子中的左邊有一個大湖泊,湖面上架著一座雕欄玉砌的練橋,抬頭便看見一位與蘇聞同齡的少年坐在樹上采摘荔枝。那少年看見有外人來訪,施展輕功跳到地上,對著皇甫老伯問道:「爺爺,他們是誰?為何可以進入荔枝園?」此少年是皇甫老伯的孫兒。

「眠兒,他們是京城中<臨仙茶樓>的顏大小姐及二小姐。她們千里迢迢登門造訪只為品嘗我們的荔枝以研制食譜?!?/p>

皓盈在姚洛身后探出一顆小小的頭腦,眨眨瞳眸,仔細地打量著那位少年。那少年鼻子高挺,雙目炯炯有神,面如冠玉,長的很俊美,俊眼修眉,唇形完美,說話時聲音清脆爾雅,嘴角微微勾起,他的笑容好像有一種攝人的魔力,眼中更透著一股子的精明能干。

皓盈暗道:這個少年長得比唯楸、蘇廉他們等人還要好看,更和蘇聞不相上下。

皇甫眠看了皓盈他們兩眼,方含笑道:「顏姐姐,顏妹妹,請!」

荔園的荔枝樹長得比外面的更要高大、結實??醋叛矍暗睦籩κ?,皓盈二話不說施展輕功一躍而上,她站在最高的樹干上,一邊伸手采摘荔枝,一邊向樹下的姚洛笑道:「姐姐,接好!」

姚洛看著這個頑皮的妹妹,搖頭失笑,而蘇廉、聞及萼兒接過皓盈拋下的荔枝,遞到姚洛的手中,姚洛取過后,再把荔枝放進皇甫眠為他們準備的木籃子內。

沒多久,已載滿了一籮荔枝,雖然皓盈仍想繼續采摘,但見皇甫老伯已經十分熱情地招待他們進入園里動手采摘荔枝,又不好意思厚著面皮要求多採一籮。于是,皓盈從樹上點足一下,輕輕一躍,單足下地。

皇甫眠低聲喝彩,望向皓盈笑道:「沒想到顏妹妹你年紀輕輕,輕功竟會如此了得?!股呤秩岷?,更顯他的溫文。

皓盈淡淡一笑道:「我天生體弱多病,故爹爹拜托了城中有名的武師教我習武,好讓我能強健身心?!?/p>

「既然顏小姐你們已采摘了那么多荔枝,不如就讓我家媳婦為你們沖泡新鮮的荔枝茶吧!請大家到大堂內等候一會兒?!夠矢喜推?。

皇甫老伯的招呼十分周到,除了吩咐皇甫夫人為他們制作食物及泡茶,還吩咐丫鬟們準備熱水讓他們洗手。

一會兒,小丫鬟們為眾人端上一盅盅化了荔枝蜂蜜的熱茶。打開茶蓋,茶內香甜味道隨即撲進鼻腔內,呷上一口,便覺得茶的熱度適中,蜜糖的味道沒有受熱而變酸,再呷上一口,好喝得讓人直欲倒頭醉去。

皓盈再吃了一顆去了果皮的新鮮荔枝,荔枝清甜的味道及點點的酸味讓人吃得停不下來,荔枝果肉肥厚,果核細小,好吃得很。這種至高無上的滋味,難怪楊貴妃會如此喜愛。

品嘗過荔枝后,他們見天色漸黑,日落西山,欲向皇甫氏一家告辭。但皇甫老伯卻誠意拳拳,執意挽留他們留下來用膳后才離去。見皇甫老伯如斯熱情,皓盈等又不好意思再作推辭,便陪著皇甫老伯他們閑話家常,客套地聊聊天,直到用膳的時候。

自幼不太擅長交際的皓盈在客廳中自然坐得不太自在,她抓了些花生蜜餞吃上兩口,又多喝了兩杯荔枝蜜茶,仔細打量皇甫氏一家。

皇甫氏是洛陽及附近幾個小城鄉懸的首富,她只知皇甫氏一家是從商之人,但他們是做什么生意,她也沒叫蘇廉他們去打聽。只知道他們這家在一百多年前購買了一塊園林,用來種植荔枝,為了打發閑暇的時間。方才閑聊時,皇甫老伯曾說過他的兒子早已不在,現在只有孫兒皇甫眠及媳婦等打理荔枝園。

皇甫老伯夫婦看上去跟胡太醫的年紀差不多,應該年過六十有余。老伯是個熱情、爽朗的人,大聲笑、大聲說,毫不做作。

老夫人鬢發如銀,笑容親切可掬,待皓盈他們這些素未謀面的客人是極好的,一時又替他們張羅各式各樣美酒佳餚,一時又命丫鬟仔細留意他們的茶杯中可少了水不,茶水又要滾的。若茶水冷了,又吩付丫鬟她們拿下去,換過一杯熱的上來。

一身墨綠色素花衣裙的皇甫少夫人雖已有點年紀,但皮膚依然雪白?;矢Ψ蛉俗蓯嵌勻死淅淶?,自見了皓盈他們后,從不對他們說什么話,又不輕易對他們展露一絲笑容。雖親自沖泡熱茶,可總是刻意保持距離。

轉頭又見姚洛回答皇甫老伯的問題適當干脆,沒有露出絲毫皇室身份的馬腳,該答的答,不該答的隨意騙了些話來回避問題,身旁又有精明的萼兒及蘇廉在,想來姚洛也應付有余。她再喝了一盞熱茶,悄悄地跟旁邊的皇甫夫人說自己想去更衣,藉此離開一下。

夫人斜睨看了她一眼,并不回話,隨意伸手向后方的小廊一指。皓盈朝著看去,猜想可能是茅廁的方向。她靜靜地向萼兒他們使了個眼色,拖了蘇聞的手匆匆離去。

一出去,皓盈伸了個懶腰,大口大口呼吸著后院中的新鮮空氣,隨手折了一支玉蘭花放在手中轉玩,「剛才差點把我悶慌了。我不太喜歡交際?!?/p>

「我也是?!顧瘴鷗陴┯納硨?,靜心觀賞皇甫府中優美的花圃園。

經過芭蕉塢、穿過牡丹院,來到了一個練武場?;矢業暮笤褐杏幸淮篤教溝目盞?,場中有一個少年正在持棍練武,察覺到他們不經意闖進來,那少年也不怒,收起棍子,溫柔笑道:「顏妹妹怎么走到這里來?迷路了嗎?」

皓盈略略掠過練武場中兩旁武器架,架上有長劍、大刀、棍棒、辮子、弓箭……見皇甫眠問她,拱手笑道:「被皇甫公子猜中了?!?/p>

皇甫眠好奇地看了站在皓盈身旁的蘇聞一眼,「這么熱的天氣你怎么還戴著紗帽子?」

猜到此刻以紗帽子障面的蘇聞必定是板著臉,故意不回答皇甫眠的問題。皓盈忍笑道:「他跟他的哥哥兩人,若沒有我的許可,是不能除下紗帽子。就怕他們二人過于出眾的長相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p>

「哦?他們有我長得這么帥嗎?」皇甫眠俊眉一挑,微微屈膝,俯著身體,頭往上看,希望能夠從紗帽子下的空隙看到一點點蘇聞的容貌,想看看他是否真如皓盈所言真的長得那么俊俏。

蘇聞不吭聲,腳往后踏,一個轉身,眨眼已走到皓盈的身后?;矢γ咭徽?,旋即站直了身子,與蘇聞對視。

皓盈「噗嗤」的笑了一聲,伸手阻止皇甫眠再往前走,「皇甫公子,怎么在這個時候才練武呢?」猜想蘇聞現在應該一面尷尬及無奈,忙轉換了話題,好分散皇甫眠的興致。

皇甫眠笑道:「別公子不公子的叫著,你是我們的客人,你的年紀又比我小。叫我眠哥哥就可以了?!?/p>

皓盈聽了,識趣的笑道:「那么眠哥哥你怎么在這個時候才練武呢?我的師父說,在清晨早起的時候練武,最能有助武功的增長?!?/p>

「因為我今天貪睡,遲了起來練武?!夠矢γ哂銼?,忽又哈哈笑道:「顏妹妹既然叫我作眠哥哥,豈有哥哥不知妹妹的小名,妹妹你的名字是什么?」

蘇聞聽了,大手輕輕觸碰皓盈的小手,提醒她要謹慎行事。皓盈略沉思了一會,想想也無什么問題,方笑道:「冷艷全欺雪,余香乍入衣。春風且莫定,吹向玉階飛。猜一字,你可想到我的名字沒有?」

是唐代詩人丘為的「左掖梨花」,此詩是說左掖的梨花盛開,它的清冷艷麗勝過白雪,余香吹入人們的衣襟。這是一首梨花詩?!稈綻?,是嗎?」皇甫眠輕勾唇角道。

皓盈點點頭,笑道:「猜對了?!?/p>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