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歷史軍事 > 烽火揚州路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5:22

烽火揚州路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栧彿: 烽火揚州路 笑青衿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宋欽宗,辛棄疾 重生 民國 言情 空間

公元1227年,金兵攻破北宋首都汴京,擄走徽欽二宗,史稱“靖康之難”。宋欽宗利用服侍自己的宮女懷下龍種,冷面大俠獨孤殤義薄云天,與神醫辛贊帶著嬰兒避過重重追殺,并傳授一

精彩章節試讀:

第2章 冷面殺手

狂風凜冽,雪似乎下得更大了。一個男子正踏雪而行,龍行虎步,年紀約莫三十歲左右。一雙冷漠孤傲的眼睛仿佛沒有焦距,蒼白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他身披淡藍色的長袍,腳穿金邊牛皮靴,腰間懸著一柄木劍,除此之外,再無他物。他復姓獨孤,名觴。

一路上,只見滿目瘡痍,放眼四望,斷壁殘垣,盡是金兵擄掠過的慘狀。正走著,忽然聽見遠處有人呼喝叱罵的聲音,還有女人的哭泣聲,他眉頭一皺,走上幾步,只見一個身披銀袍金甲的軍官一巴掌把一個女人打得飛出一丈多遠,還想用馬鞭抽打那女子。獨孤觴一路東來,尋覓數十里始終不見人家或酒家,想找個打占的地方稍作休息都不能,全因金人的燒殺搶掠所致,此時見金人在此行兇,登時大怒,終于找到可以發泄的對象了。

也不見他怎么移動的,一眨眼就已經來到了那軍官身前,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低聲喝:“狗韃子,休想傷人!”

那軍官一怔,想掙脫束縛,可右手被身前這個漢子抓得死死的,無論怎么扯也扯不動。這武官也練過幾年拳腳功夫,腳下一個撩陰腳向獨孤觴胯下踢去。獨孤觴大罵:“找死!”左手一拳向那軍官面門打過去,夾雜著呼呼風聲,同時右腳飛出,后發而先至,一腳踢在那軍官小腹,那軍官面門和小腹同時受到重創被打出去幾丈遠之外。

那軍官躺在地上大聲喊道:“快來人呀!這邊有情況呀!”那些被派去另一邊搜查的兵丁都在想:“剛剛為了自己搶得美人歸就把我們派過來這邊,現在有事又差遣我們勞累?!彼遠家煌蚋霾磺樵傅卣駒讜?,直到那軍官喊了很久才慢吞吞地策馬過來。來到矮灌木這邊,便看到了一個身材高大的漢族男子一腳就把他們的長官踩得七孔流血而死。他們見狀之下大驚,各自抽出兵器,紛紛跳下馬向獨孤觴圍攻過來,八柄單刀同時擊向獨孤觴!

獨孤觴并沒有動,一動也沒有動,似乎這些兵器根本就不是攻擊他似的,沒有人看得清楚,只有倒在地上的少婦身在局外,才勉強看了個大概。左首邊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金兵板起手中的大刀左盤右旋,連變幾個花式,一招仙人指路直取獨孤觴胸口,招式倒是很耐看,可是當他的刀即將要刺入獨孤觴的胸口那一瞬間,他至死也不明白為什么那一瞬間他全身的力氣會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少婦看見了,因為他的咽喉插著一把劍!一把木劍!獨孤觴手中的木劍后發而先至,一劍平刺出去,毫無花哨,搶先把木劍插進了他的咽喉。

平平無奇的一劍直刺出去竟然化解了敵人變幻多端的招數,大巧若拙!獨孤觴的武功早已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獨孤觴自幼父母雙亡,被天下第一??歪匝秈C糯磁勺媸匝粼諞桓黿滯飛纖妊?。郭嵩陽原本乃道家真人,修煉道家修仙練氣,天人合一的法門,在一次機緣巧合中竟然領悟到道家陰陽轉化,三仙真氣的修煉訣竅,由此亦悟到武學的要旨,因此自成一派,開創了嵩陽鐵劍門,數十年間竟然成為與少林、昆侖、華山、五岳劍派、丐幫、崆洞、天山、云南點蒼等這些大門派并駕齊驅的武學門派。獨孤觴是郭嵩陽所收的第三個弟子,三個弟子中獨孤觴練武資質最佳,十余年間得郭嵩陽傳授一身雜糅著道家三清真氣和九陰真經中的內功心法的上乘內功,內功相當有火候,(九陰真經的事后文有詳細講述)以及舉世無出其右的的精妙劍法,因此出道后這幾年在江湖上行走罕逢敵手。

瞧得獨孤觴一劍就擊殺了他們當中的一名身手相當不錯的同伴,其他金兵都嚇得面無人色,紛紛落荒而逃。獨孤觴嘴角微微冷笑,突然間右手一揮,手中木劍直飛出去,“嗤”一聲,正在逃走的一名金兵被木劍穿胸而過,釘在雪地上,其余金兵見到獨孤觴此等武功,都不要命的往前逃。他們不得不慶幸,獨孤觴已不愿再去削多一把木劍。

獨孤觴從那名金兵身上拔出木劍,一股血箭直射出來。沒有看那少婦一眼,獨孤觴又準備踏上旅程。

突然有把聲音叫住了獨孤觴:“大俠請留步?!倍攔邁坪趺揮刑餼浠?,已經邁開了腳步。

那少婦沖上去,伏拜于獨孤觴身后,低聲泣道:“大俠請留步,小女子蒙大俠相救,無以為報,請大俠受小女子一拜?!彼低曖擄?,此時她的傷口仍在滲著血。

獨孤觴眉頭一皺,他性格高傲孤僻,除對師傅郭嵩陽稍顯尊敬外,對于兩位同門師兄,也從來不客氣,他生平雖不曾不作奸犯科,可也極少像他師傅那樣古道熱腸,情系百姓民生,多管世間不平之事。只是偶爾興之所至,或遇大奸大惡之徒做壞事而實在看不過眼的時候,也會出手干預??賞鐾甏聳輪缶突崞歡?,從不受人答謝。

他回過頭,冷冷地看著那少婦,丟過去一瓶藥,說了兩個字,涂上。

那少婦仍然伏在雪地上,問道:“請問大俠尊姓?!?/p>

獨孤觴道:“我不是大俠。我只是想殺幾個人泄下憤而已并不是想幫你。至于我的名字,你沒有知道的必要?!?/p>

那少婦撿起藥瓶子,雙手奉上獨孤觴,道:“小女子承蒙大俠出手相救,已是萬幸,哪敢再欺大俠靈藥。小女子與世上已時日無多,大俠可否替小女子完成最好一個心愿?”說完看著獨孤觴,眼光中充滿了哀求、誠懇、期待。

獨孤觴定神看著少婦,眼光中有點疑惑,嘲笑的意味,似乎是說:“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我幫你,我為什么要幫你?”說完轉身而去。

少婦面如死灰,凄涼地自言自語:“也對,你我非親非故,為何要幫我這么大的忙,況且我亦無力回報??閃笏謂醬喲司鴕縈詡槿酥?,說不定還會被胡虜所占了!”

獨孤觴心頭一震,停住腳步,猛然回頭。他想起了臨下山前師傅對自己的囑咐:“你下山后要行俠仗義,目前我大宋半壁江山為胡虜所占,望你以家國社稷、百姓為重,遇到金人欺擄百姓要拔刀相助,雖然是杯水車薪,總也是削弱了金人的勢力了,為師為天下蒼生、黎民百姓向你行禮了?!彼低昃鴕蚨攔邁寫罄?,獨孤觴雖孤傲,終歸尊敬師傅,發誓會為百姓,大宋江山的振興出力?!?/p>

那少婦見他回頭,驚喜交雜,道:“大俠愿意幫小女子這個忙?”

獨孤觴沉默了很久很久,終于長長地嘆了口氣,道:“你說吧?!?/p>

那少婦喜出望外,連忙站起來趴在獨孤觴耳邊說了很久很久,獨孤觴的臉色從一開始的冷漠變為些許吃驚到最后變為凝重。終于,說完了。

獨孤觴眼光看著遠方,不知道心里在想著什么,又沉默了很久很久,臉上露出了極之無奈的神色,終于又長長地嘆了口氣,道:“這件事我會辦妥的,就當是為家師多積陰德了?!鄙俑疽恢笨醋哦攔邁成系納襠?,等到他說出了這番話,欣喜若狂,喜極而泣,淚流滿面,流的卻是歡喜的眼淚:“多謝大俠相幫,請再受小女子一拜?!?/p>

拜完了,她看了一眼那嬰兒,眼光中既是愛惜又是凄涼。又道:“這個秘密請大俠先代為保守,等他長大成人之后再完完本本告訴他?!?/p>

獨孤觴沉默,眼光依然看著遠方,似已出神。

少婦又從懷中拿出一塊精雕細琢的玉器,交給獨孤觴,道:“這個也拜托大俠了,小女子實在感激不盡了,我便放心去了?!彼蛋?,竟一頭撞在樹上,頭骨碎裂而死??閃桓鋈绱四昵崛绱嗣爛駁納俑揪駝庋芫∏瓚?。

獨孤觴也沒有攔著她,因為他明白,有些人死了甚至比活著更舒服。他也知道,他的命運,已經由此刻開始改變了。

雪已經停了,積雪足足有半尺多深,獨孤觴仍然站在地上,過了很久,很久,才站起來抱起嬰兒,大踏步向前走去,消失在夜色的蒼茫中。于是,天地間又回復到死一般的寂靜。

第18章 與誰同消萬古愁

卻說辛贊和虬髯大漢在酒樓不幸遇到追殺他們的黑衣人,虬髯大漢滿臉怒容,問道:“這兒是金國地界,你們不要亂來!”魁梧大漢笑了:“姓龍的,既然你不想我們亂來,這件事與你無關,你傷了我們這么多兄弟的性命,我也不跟你計較了,你要走,我們絕不攔你,不過這位先生和這幾個小孩我們就要帶走了?!?/p>

虬髯大漢更加憤怒了:“我龍某豈是貪生怕死之人,來吧,看我會不會怕你們這幫龜孫子?!彼底啪鴕⒆?。辛贊按住虬髯大漢手背,慢慢道:“別動手,我受人重托,要將此嬰兒撫養成人,如今我托付給你,望你將他養大成人,那么也不枉我們相識一場了?!斃獵匏呈紙持械撓ざ桓鎊狀蠛罕ё?。

未等虬髯大漢回答,那魁梧大漢忽然搶先冷笑道:“呃…對不起了,這三個孩子我都要帶走,只有他一個人可以走?!彬鎊狀蠛涸僖踩灘蛔×?,怒吼一聲:“滾你娘的,我龍某人豈是貪生怕死的人!”一腳踢翻桌子向魁梧大漢撞過去,魁梧大漢向旁邊閃開,杯碟碗筷,茶杯茶壺跌落滿地,那些酒客嚇得四散奔逃。

虬髯大漢趁著敵人還沒反應過來,一把拉著辛贊和兩個孩子,搶出門外。那群精裝漢子和魁梧大漢連忙跟著搶出門去。猛然間聽得“磅”的一聲,那像瘋虎一般沖出去的一條精裝漢子像死狗一般被剛走進來的一個人撞飛了,“啪”的一聲,撞在墻上,疼得哇哇聲大叫。其余眾人不禁吃了一驚,都停了腳步。

只見門外走進一個人,身形瘦削,頭戴氈笠,戴得很低,幾乎把大半張臉遮住,身披青布長衫。這個人一走進客棧,每個人都覺得有種莫名其妙的不安,去哪里有問題,但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似乎心臟被一條無形的絲線扯住一般。

這人走到角落的一張桌子坐下,背向那群精裝漢子,盡管這樣,卻沒有一個人敢動,每個人都好像被定住了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站著。那人道:“小二,上酒?!蹦塹晷《自諞徽拋雷酉路⒍?,聽見有人叫他上酒,顫顫巍巍地捧著茶壺茶杯,一步三顫抖地挪到那人桌前,道:“客……客……客官請慢用?!比緩笙竇砹艘謊宄雋絲駝?。

那人似乎沒有看見那些漢子,悠然自得地喝酒,那魁梧大漢向其余漢子打個眼色,就想當先溜走。那人忽然放下了酒杯,道:“慢著?!被懊凰低?,右手忽然捂著胸口劇烈地咳了起來,咳著咳著,竟然還咳出一口血來!魁梧大漢剛跨出半步又縮了回來,仍然站在原地。那人拿出一塊手帕,擦掉嘴邊的血,然后嘆了口氣,道:“唉,看來以后不能喝那么多酒了?!庇治士啻蠛海骸霸趺??剛來不久,就要走?再坐一會嘛?!?/p>

魁梧大漢臉色劇變,這番話正是剛剛自己對辛贊說過的!魁梧大漢硬著頭皮問道:“閣下是哪一位英雄前輩,未請教。在下與閣下素不相識,何必要干預在下的私事呢?”那人仍然沒有回過身,而是從懷內取出一樣東西,魁梧大漢定神一看,是一個面具,是一個判官面具!那人淡淡道:“那天晚上放過了你,沒想到你還是執迷不悟?!?/p>

魁梧大漢滿頭大汗,支支吾吾無話可說。那人又道:“說吧,你們到底是什么人,你們的武功是從哪里學的?”那群漢子一個個面如死灰,他們顯然認出了眼前此人便是那天晚上的判官!魁梧漢子正是手下稱作“衛四哥”的黑衣人,他們費盡心思,踏破鐵鞋,才打聽到辛贊他們逃到了此處,以為這次無論如何也可以將辛贊擒獲的了,沒想到今天又遇到了那武功高的出奇,行蹤詭秘得異常的判官。沒有一個人敢逃走,不過也沒有一個人回答他的問題,這可是機密,哪怕自己不要命,也不可以泄露出去,所以人人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

那人正欲再問,就在此時,只聽得門外人喊馬嘶,然后一群金兵闖了進來,個個手執兵刃,將魁梧大漢等人團團圍住,為首一名軍官問身邊一個老頭:“老板,是不是這幫人在此鬧事?”說著指向魁梧大漢等人,那客棧老板道:“對,就是他們,搞到我的客人全都嚇跑了,還打爛了這么多碗碟,這下可虧死我了?!蹦薔儼壞人低?,大聲道:“來人,把這幫膽敢鬧事的刁民給我全部抓起來!”那些兵丁齊聲答應,就要上前捉人了。

那魁梧大漢叫道:“兄弟們,給我殺!”一拳揮出,打倒一名兵士。那軍官叫道:“大膽逆賊,竟敢拘捕,給我上?!逼溆嘟鴇藕白啪倨鴇杏肽切┐蠛捍蛄似鵠?,那些大漢紛紛抽出兵器與金兵戰在一起。那些金兵對付尋常的小賊還可以,但哪里是這群大漢的對手呢,很快,一個個都被殺死,這群大漢下手很辣,一個活口都不留。那軍官見自己的手下眨眼間全被殺死,大驚失色,掉頭就跑。

那群大漢正想追出去,突然間聽得有人叫道:“想走?沒那么容易!這句話似乎是說給那軍官聽的,似乎又是說給魁梧大漢等人聽的,緊接著又聽得”“啊”的一聲慘叫,那軍官軟趴趴地倒在地上,他的脖子后面被嵌上了一只酒杯!

那只酒杯被全部嵌入那軍官喉嚨里面,那軍官血管爆裂,即時斃命。聽見判官的聲音道:“你們不說,我也不勉強你們,既然你們殺金人,倒還有些民族氣節,我也不難為你們了,不過我要提醒最后一次,不要再想著為難他們了,否則,下一次,我的酒杯就會嵌入你們的喉嚨里?!笨啻蠛旱熱宋ㄎㄅ蹬?,不敢回答,如臨大赦,箭一般沖了出去。判官舉起最后一杯酒,一飲而盡,喃喃自語:“最后一杯酒了。古人勸即將離別的朋友飲盡最后一杯酒,以消萬古愁。唉,我的愁可以與誰同消呢?”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