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天國女狀元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5:10

天國女狀元

娌冲寳涓€瀹氱墰11閫変簲: 天國女狀元 浙居皖生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傅善祥 百合 虐戀 靈異 穿越種田

在出軌的政權——太平天國統治時期,東王為了把錦繡才情和柔婉之姿的傅善祥留在身邊,騙得天王把狀元的頭銜戴在了一個漂亮女孩的頭上,從而填補了歷史空白。從此一個天國之花

精彩章節試讀:

第015章 禿鷲

我一見,心里便感覺很不踏實,忙高聲道:“何將軍,窮寇莫追!”

然而,一切都快得可怕,狂風忽起,烏云像是從兩邊的山頂上撲下來,天地間一片昏暗,路兩旁的藤蔓,水草般在空氣中伸長,那二十四個轎夫先是奔跑,后來便騰空而起,轎子飄過一座小橋,順流而下,往東飛去。

突然又響起蝙蝠的嘶叫,仿佛地獄里冤魂惡鬼在不停打斗,令人不寒而栗。在兩片小樹林之間有一座山丘,狂風中居然有星星點點的燈火。

何震川已追過小橋,正在猶豫,那山丘上走下一個巨人,高約五米,盔甲罩面,全身披掛,腰間一把手槍如同小鋼炮般直指烏黑的天空,手里提著一把青銅寶劍,全身發出萬道電光,兇巴巴走了過來。他每挪一下腳步,我都能感覺到大地在震動,樹木在搖晃。

巨人的身形掠過黑魆魆的山腰。突然,從一棵枝繁葉茂的千年古松的后面射出兩道紅色亮光,兩道光如兩條平行射線,直撲巨人前胸。

只聽得“砰”“砰”兩聲巨響,紅光在巨人胸口消失,巨人的身體猶豫片刻后,那房子般的大腳接著向何震川跺來。

何震川騎在馬上,他想撥轉馬頭,可是戰馬已嚇得無法挪步,胯下戰馬抖動如篩糠,小便順著兩條后腿淅淅瀝瀝不停。眼看巨人的大腳就要踩下來,何震川干脆棄了戰馬,身子一滾,隱藏在巨石的縫隙間,就見巨人腳下的戰馬頃刻間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塊肉餅。

巨人俯視腳下的戰果,發出打雷般地一陣獰笑,然后便朝我走來。我心中一驚,連忙策馬奔逃,哪知這馬不但不逃,反掉轉頭朝巨人狂奔而去。

“狀元,小心!”我聽到耳后幾聲驚呼。

但一切為時已晚,耳邊風聲不斷,眼前能見到的已是巨人的兩條巨腿,汗毛像刺猬身上旳刺,很是嚇人。我拔劍在手,突然間明白了馬的用意:巨人太過高大,要想保命就得靠近,靠得越近,才越有機會來消滅它。

就在馬兒穿越巨人兩腿間隙的一剎那,我手中寶劍當成大刀,狠狠地朝著巨人的大腿劈了過去,只聽得“噗……”巨人怪叫著,被寶??成說牡胤矯俺黿吹吶ㄑ?。

“攻他后背,斷他椎骨!”我沖著巨石后面的何震川喊。

何震川從石縫里跳出來,長嘯一聲,身形驟然拔起數丈,手如老鷹的利爪緊勾在巨人的后背上,兩腳抬起如蝎子翹尾,從自己的腰間雙腳夾出寶劍,只見寒光一閃,何震川用腳將寶劍釘入巨人的脊椎骨。

“嗷嗷……”幾聲怪叫。一時間,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巨人掙扎一陣,突然趴在地上,便不再動彈,龐大的身軀在慢慢萎縮,宛如一只被針戳破的氣球,一會兒便如一片風中枯葉。

剛松了口氣,又聽到腦后風聲呼嘯。我一轉身,只見一個灰色的影子從空中向我撲來,它嘴巴張著。我剛想躲閃,這時從樹林后面傳來槍響,一道紅色的火焰直撲向那灰色的巨影,影子落在何震川的身上,把他撞到在地。何震川大吃一驚,就地一滾,手中寶劍甩了出去,那動物沒有起來,待看清楚之后,何震川和我相視一笑。

這是一只禿鷲,一人多高。此刻它躺在地上,呼吸很微弱。子彈打在它的兩個翅膀上,血從翅膀上流出來,染紅了前胸。用痛苦而呆滯的目光看著我們。

我突然感覺這動物是被外力控制,這才不畏風險地來攻擊活人,而且這動物的身上既有一股靈氣也有一股邪氣。我小心地靠近它,想去撫摸它。它驚恐地后退兩步,瞪著眼,用它長而尖銳的喙沖我恐嚇著。

何震川找回寶劍:“殺了它!我給你做禿鷲餐?!?/p>

我沒有去理會何震川,而是看著眼前的巨大禿鷲。它的身子在微微顫抖,血還在不斷地滲出來。要不給它及時止血,它就會失血而死。

我阻止了何震川的腳步,讓他放下手中的寶劍,然后沖著禿鷲擺了擺手。我是想告訴它:我沒有傷害它的意思,我只想救它,要是它得不到救治,它就會死的。

一股很濃的尸臭熏得我幾乎想嘔吐。這種草原猛禽以動物尸體為食,我幾乎想放棄了,身體卻像受了某種力量的驅使,我不由自主地走過去。

就在我快要靠近它的時候,隨著一聲巨吼,只見禿鷲的腦袋離開它的兩個翅膀向我伸了過來,張開它的巨喙,它一邊嘶叫著,一邊用厚厚的舌頭像蛇信那樣飛快地一伸一縮。

何震川拉住我:“你回去,我不希望你冒險?!?/p>

“不,我要拯救它,不然它就會死掉?!?/p>

“一個禿鷲,有什么好拯救的?”

“動物和人一樣?!?/p>

我輕輕地撫摸它的羽毛,希望能讓它平靜下來,然后將藥粉仔細地撒在它的身上,它眼神里不再有兇光。

此時云散天明,日落西山,趕尸匠帶著他的隊伍早不見了人影。

何震川失了戰馬,只得跟在我戰馬后面,一路小跑。

“傅狀元,我求你了!”何震川邊跑邊祈求。

“不行,這樣不安全?!蔽壹峋鼉芫臀彝鏌黃ヂ?。

他幾次想爬上我的戰馬,只要他的手一落到我的馬身上我就用盡力氣踢他。

突然他摔了下去,發出一種極其可憐的悲鳴,就像小狗被人踢了那樣。

“何震川!何震川!”我扯著嗓子大喊,“你怎么了?摔得嚴重么?”

聽著我的呼喚,我看到他閉上眼,緩慢地咽了一下口水,好像這么做就能減輕些痛苦。

“還能走嗎?”我扶起他,感覺這家伙整個人都壓了過來。他呻吟了一下,一只腳蹦著,另一只腳順地拖著。

“看來只好你騎馬了,都怪我。不該不讓你上馬?!?/p>

何震川孩子般呵呵一笑:“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

我扶他上了戰馬,自己打算在下面走,可沒容我多想,何震川伸手一拽,便將我拉上了馬背,我剛想掙扎,這馬兒已開始了小跑。

我坐在他前面,背靠在他懷里,我盡量弓著身,兩手緊抓馬鬃,他的頭移到我發際線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微涼的空氣中有一絲溫暖的感覺。

“這次你又要記大功一次了?!蔽椅藁罷一暗廝?。

我們能感覺彼此,除了背貼著他的前胸,若有似無地還在觸碰著對方的膝蓋、手臂、手指。我感覺到他在我身后搖頭,臉上掛著微笑:“我討厭戰爭!可我計劃不了戰爭,我們就像別人手里的槍,每殺一個人都不是我們自己的想法?!?/p>

“但戰爭會推動社會向更高的方向發展,要是沒有戰爭,或許人們都會在墮落中沉迷而不能自拔;沒有戰爭,皇上居安而不思危,社會就沒有前進的動力,就好像羊群沒有了狼,就會退化。戰爭是社會發展到一定時期,是人自己對自己的挑戰,它就像一把手術刀,雖然滿是血腥,但割掉的都是壞死的東西?!?/p>

“我情愿自己是個廚子,既可以給別人美食,又可以滿足自己的胃口?!?/p>

“那你的廚藝一定不錯,改天空的時候嘗嘗你的廚藝?!?/p>

“我從沒試過,馬馬虎虎只能把自己喂飽。我七歲的時候,父母都不在家,我便用面粉做湯圓,結果那湯圓硬得像石頭,我一餐吃了,兩天都不想吃飯?!?/p>

第011章 刀譜

到了郊外,夜一下子變得特別地安靜,我躺在烏篷船里,一動也不動地聽著秦淮河水在槳聲里潺潺地流淌。前不久太平軍和湘軍在這里經過了長達半月之久的拉鋸戰,導致這里血流成河,哀鴻遍野。血水還沒有退盡,空氣中彌漫著很濃的血腥。

何震川把我《東王刀譜》借了去,如獲至寶地不停地翻閱著。他時而微笑,時而手腳并用地在那里比劃。我一直在看他,想不明白古人怎么就這么喜歡練武,然后去戰場上殺人或是被殺。他突然朝我看了一眼。我們的視線在空氣中相遇了。他害羞似的笑笑,我也笑著點了點頭。之后我們仍然遠遠地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

烏篷船緩緩地在河水中行使,我和他的視線在艙船的燭光里也多次交匯,然后又分開。艙外是一片漆黑。在無邊的黑暗里,這條烏篷船似乎成了唯一存在的世界,我和我的侍女以及他和船尾的船家也似乎成了世界上唯一存活的人。

漸漸地,我覺得何震川的眼神變得可怕起來,恐懼感混雜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幻想,頃刻間擴散到我的全身。我終于無法忍受這種汗毛倒豎的恐懼,索性站起來,毫不客氣地向他走去。我越是怕他,越是要靠近他。

我好像很自然似的坐到他對面的位置上,他那張英俊的臉具有一種神秘的誘惑,我不由自主地凝神屏息,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著他。

從我離開座位起,他的目光就一直迎著我。他見我一動不動地看著他,便像是早有準備,用下巴點了一下“東王刀譜》,說:“是為了這個嗎?”

我有些愣住了。

自打我離開了東王府,一路上想得最多的便是自己的父親,我的焦慮比我的好奇要大得多,我不停地憧憬著自己和父親見面的情景:是偶然的邂逅?還是線索追蹤的結果?我也擔心自己被那個蕭王娘追殺?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開始怕死——一個人如果怕死,是因為他對這個世界有了留戀,而我在留戀什么?

“你以為我是看上這本刀譜里的刀法?”他問。

我將毛毯裹在了身上,試圖在微涼的空氣中尋找一絲溫暖:“不知道?!?/p>

“這本刀譜里并沒有什么精妙的刀法,你看!”說完他翻開一頁指給我看。

“這上面盡是一些星空圖,你要仔細看,還能看出每顆星星的顏色都不太一樣?!?/p>

“東王為什么要研究星星,而且把這些星星都畫下來?”我不解地問。

何震川笑出聲來:“我要是知道我就是東王了,現在就不是你的貼身侍衛了。不過我倒是很高興成為你的護花使者。這些星星不是畫下來的,你看!”

我仔細看去,這些星星像是嵌入到這些紙張中,更令我奇怪的是,我覺得每一顆星星都像是在眨著眼睛,那種寒冷的光讓人感覺孤獨、傷感和落寞。

再看何震川,他被一種情緒籠罩著,臉上現出一種思慮,一種不安,一種激動。他站起來,在艙里走了幾步,小船跟著搖晃起來,接著便問道:“傅狀元,你相信天上多少星地上就有多少人嗎?”

“不信,這些都是迷信?!蔽也患偎妓韉鼗卮?。其實他這么一問,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因為我從來就沒想過這個問題,課本上常把科學不能解開的東西都定義為唯心和迷信。

“可天上的這些星星每每墜落,似乎都意味著地上有事情要發生。這種事情,歷史上可屢見不鮮,史有明載的就不少,野史上的更多了。這方面的記載你見過沒有?”

“我是不相信,您能相信?”

“我相信,中國有一派學說,叫做天人感應。說的是人間有什么大變化,大自然就會有所表示,給人們預報一下,吉有吉兆,兇有兇兆。天搖地動,天上掉下一顆星,地上就要死掉一個人哩。三國演義里的諸葛亮、趙云死時,都有星星墜落?!?/p>

“你想說明什么?”我聽得不耐煩了。什么天人感應?不過是裝神弄鬼的把戲。

“我在想東王他不是人,他是天上的一顆星,就在天父的身邊,所以天父常常要附在他身上告訴我們的事情。他告訴你你的父親在軍營中,估計就是天父的意思?!?/p>

我沒想到古人會這樣,他的這種無知減少了我對他的好感。為什么同樣是人,為什么有的人很聰明,有的人卻傻的可愛,有的人傻得叫人無法忍受。

我反復琢磨著這本《東王刀譜》,希望能找出破綻來說服他不要去胡思亂想,卻驚人地發現這不是星空圖——它就是一本刀譜。因為我倒過來看時,這書里的星星組成了一幅幅生動的刀法動作,刀刀擊中人的要害,刀刀有血的影子。我便將這個驚人的發現告訴了他。

我的聲音中帶著愉悅和得意,何震川倒拿著書,愣愣地看了一會。

“??!”他突然喊出聲來,看到我明顯的驚訝,何震川顫抖地說:“這書中星星組成的人物圖案,像都是那些戰死的將士?!?/p>

空蕩蕩的帶有血腥味的空氣中傳來幾聲鳥的嗚咽,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掙扎,也似乎是臨死前的求救。他這一驚一說,烏篷船突然就不停地搖晃,接著便有東西落入水中,然后船開始在水中間不停地打著轉轉。陰風一閃,蠟燭熄了,黑暗籠罩著一切??穹緙釁鶿槭?,吹得烏篷船啪啪作響。

??我突然感覺有東西從我的背后來到我身邊想要附在我的身體里,感覺那東西濕漉漉的披著頭發,寒氣侵入骨髓。那東西侵入我的身體里越來越多,耳旁怒吼的陰風便越來越大。我閉了眼不敢去看,被入侵的身體讓我無助和恐懼。

??不要任由它侵入!

我下意識地要抵觸,要掙扎。然而我無法用上勁,意識里我掙扎得越兇,感覺那東西也就反抗得越厲害,就這樣堅持了很久,感覺自己被這冰冷的物體占據了整個身體。

“你怎么了?”有個聲音幽幽傳來。

我睜開眼,發現侍女們睜著惶恐的眼睛看著我。

“我感覺很冷?!蔽葉噲倫潘?。

何震川起身去了他那邊將他的被子抱過來,他給我蓋被子的時候,我和他的視線又對上了,那一刻,我拉了拉耳朵,他的表情滿是疑惑和不安。我假裝不舍得他離開,回他一個噘嘴的表情,然后輕輕地揮了揮手,就讓他回去休息。

剎那間,我感覺自己變成了另外的人。突然,何震川驚叫起來:“刀譜沒了!”

“沒了就沒了,反正是東王送的,沒了更好,我既不用練功,也不用為里面的星星煩惱?!蔽儀崦璧吹廝?。心想這世界的一切都是夢幻泡影,沒有是非,沒有得失,甚至沒有生死,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我好像思想上得到了無限的解放。

何震川走過來,他手里拿著那本刀譜。

“公子!你手上不是嗎?”侍女小翠問。

何震川尷尬地將刀譜打開放到我面前:“祥兒,你看!里面的星星全不見了,它們像是夜空的繁星遇見了太陽,一下子全部失蹤了?!?/p>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