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古代言情 > 絕世乞女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3:59

絕世乞女

浠婂ぉ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 絕世乞女 萬洪瑜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王嬡 仙俠 校園 鬼怪 輪回重生

她,美艷絕世,出生名門,知書識禮,溫婉嫻靜,過得愜意安寧。然而奸人當道,使她一朝淪為階下囚,險些喪命。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但卻背上了抗旨不尊的罪名。從此,她從大家閨

精彩章節試讀:

第十七章 飛來橫禍

他們的情感就那般復雜著發展下去,三年過去也不曾有人捅破。

三年中,王媛雖然努力克制著自己,但她對那個少俠的思戀卻更加深重,以至于無法完全做到一點也不依賴王信,不經意間,她仍會不時的想要霸占著王信,不讓兩個姐姐接近,對王仁自然也是能避則避。

幾人已不再是小孩子,王信王仁已成真正的男子漢,王婳王姣已成大姑娘,就連最小的她也都長得亭亭玉立,楚楚動人。多年的患難與共讓每人都對情感有很深的認識。他們都深愛著自己心里的那個人,不曾有半分的減少。王媛所做的一切讓幾人都非常不滿。

他們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緊繃幾年的弦幾乎快要斷裂,不想,一場大禍卻從天而降。

一日,一伙手持刀劍的兇徒突然闖進了他們的家園。祖孫幾人無比驚愕,不過很快他們就清醒了。他們早就想到興許遲早會有這么一天,只是不曾料到這一天具體何時到來。他們已在內心里早已做了迎接這天的準備。

尤其是兄妹幾人,平日情感游戲里的摩擦怨氣此時皆化為烏有。他們相互鼓勵的對視了一眼,拾起刀劍,冷靜的面對著眼前的這伙兇徒。

“哈哈哈!蒼天不負有心人,終于找到你們了!”

兇徒們江湖素衣打扮,不過其狂妄與當年那些官兵卻別無二致。他們揮舞著手中刀劍,迅速擺開陣勢,把王媛家門口死死堵住。為首那個兇徒大笑不已,“交出寶貝,可以饒你們不死!否則我們將雞犬不留!”

兄妹幾人已不再是當年那群弱小的孩童,他們不但長大成人,而且還多了王仁王姣一對兄妹,不再像當年那般懼怕。幾人一馬當先,擋在王輝的前面,與兇徒拔刀相向,準備決一死戰。

在兄妹幾人當中,王媛又首當其沖,站在了最前面。今日之王媛,已不再是昔日吳下阿蒙。她非常有自信?;ず眉胰?,她也一定要?;ず眉胰?,就如昔日他們?;に謊?,哪怕付出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王媛高舉手中寶劍,眼中滿是仇恨的怒火。三年來,她日日練功練劍,不曾有過絲毫懈怠,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親手殺了朱賊以及這些走狗。她早就蠢蠢欲動,念想獨自悄悄離開家人前去尋找朱賊,試試身手,只是怕自己的功夫還不到火候,反而連累了家人,故而遲遲未曾行動。不想今日這些無恥之徒竟然送上門來,想必真是蒼天有眼,合著他們是該招報應了。

只是王媛覺著有些奇怪,這些兇徒并未穿衙服兵服,看著也不像官兵,倒像是江湖中人士。他們在此隱居已是三年有余,從未與外界有過接觸,這些人為何找到這里?

王媛忽而心生一計,她想試探一下兇徒的口風,并試試他們的膽量與心計。如若真是朱賊派來的人,他們就應該知道她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那么,他們就不會想到她已經練就了一套足夠取下他們性命的本領,見到她舞劍,肯定會心中生怯,同時,回答問話也會露出破綻;如若是江湖中人,既然能夠找到他們,那么,他們應該早已摸清了他們的情況,對她會功夫就不會有怯,回答問話也會有所不同。

“哼!蒼天有眼!爾等作惡多端,想不到朱賊竟讓爾等前來送死!”

對峙之間,王媛突然開口,并順手舉劍行云流水般耍了幾招。

“哈哈哈!小美人,你這劍舞得不錯嘛?!?/p>

兇徒們見到三個傾國傾城的年輕女子,面露猥瑣,對王媛的問話毫無反應,對她舞劍的樣子倒顯得不懷好意的喜歡,不禁在那兒仰天大笑。

“無恥!”

王媛已然明白幾分,心中暗暗叫苦。既然這是江湖中人,對她的舞劍也不放在心上,那肯定是一批高手,他們已然遇到了大麻煩。擺在他們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要殺了他們。不過另她感到欣慰的是,當她回身用眼神與哥哥姐姐們交流時,他們竟然懂了她的意思。

兄妹幾人再次相互對視一眼,一起舉劍,殺進那群正得意忘形的兇徒當中。他們本欲趁這些兇徒不備,殺他個措手不及,卻未料到他們看到的是兇徒們精心設計的假象。幾人的?;刮創ヅ齙剿?,他們反而把幾個人團團圍困在了中間,并作出反攻的陣勢。連站在兄妹幾人后面的王輝也被幾個兇徒單獨圍住。他們果然是有備而來。

“幾位美人,放下武器,免得我們傷害到你們?!幣桓魴淄揭ψ潘檔?。

“你去死吧!”

王媛羞得滿臉通紅,怒火中燒,趁那兇徒分心淫笑之時,飛身上前,以閃電之速一劍刺殺過去,正中他的胸口。

這是王媛生平第一次殺人。寶劍刺入那個兇徒胸膛的瞬間,她的心中曾生起一份慈悲,手不禁有些發軟,可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以及這些年所受的苦難,她的怒火迅速升起,手不禁一抖,寶劍便刺得更深。

那個兇徒立即雙手緊握她的寶劍,不讓她再往里刺。但王媛的劍鋒利無比,早已深入他的內腑,又豈是他能握得住的。王媛不再刺入,反手把劍拔出,頓時,一股鮮血從那個兇徒的胸中以及口中噴出。兇徒臉色驟變,比劃著倒地而亡。

王信幾人士氣大增,他們不曾想到,妹妹竟然真能殺人,而且如此干凈利落。

“妹妹!”在她拔劍之時,幾人幾乎同時驚叫了一聲。

王媛回了哥哥姐姐們一個無比自豪的眼神,回身面對兇徒再次亮劍。兄妹幾人趕緊上前,就如當年在長江岸邊一般與王媛相互背靠而立,與兇徒們對峙一起。

兇徒們不曾想到這樣一個柔弱女子,原來所舞之劍竟是真的,絕非花拳繡腿,他們不敢再大意,更不敢再面露輕浮,全都全神貫注,嚴陣以待。

“兄弟們,下手給我狠點,為死去的兄弟報仇!”為首那個兇徒對手下兄弟命令道。

兇徒們得到命令,立即向兄妹幾人發起猛烈進攻,另一邊,專門對付王輝的幾人竟也動手。

既然王媛已下狠手,兇徒們首先吃虧,他們便也不再給幾人留下機會。兇徒們按著他們獨特的陣勢,步步逼近,招招狠毒。

幾年來,兄妹幾人天天練功練劍,功夫有了不少長進,但是,無論他們怎么合力,竟然沖不破兇徒們鐵通般的陣勢。兇徒們的功夫也絕非他日那些官兵能比。王輝被單獨隔離,也遭到多人圍攻,漸漸有些不支。

王媛深知今日已是在劫難逃,很是后悔,原本她想擋在爺爺前面,不想卻反而讓爺爺落單。

“哥哥姐姐,你們一定要沖出去,帶著爺爺離開?!蓖躡碌?。

“不,妹妹,還是你們找機會帶著爺爺離開?!蓖跣諾?。

“還是你們先走,我留下?!?/p>

“我留下!”

“我留下!”

兄妹幾人紛紛推讓,都要自己留下。

“哈哈哈!你們倒是有情有義,可惜你們誰都走不了!”兇徒們大笑不止。

“這兒就是你們是葬身之地!”為首那個兇徒道:“兄弟們,別忘了老大的吩咐,快使出我們的殺手锏!”

兇徒們一聲回應,立刻改變戰術,他們竟然把王媛姐妹三人與王信王仁分離開來,然后分出一批人來徑直向王信王仁以及王輝三人攻擊,其招式的狠毒也增加了幾分。王信三人很快就招架不住。

王媛姐妹已然明了,兇徒要先解決他們中的男丁,如若只留下她們幾個女孩,她們就將不攻自破。

王媛與姐妹二人回身殺將過去,卻被兇徒們死死擋在外圍。

“不要管我們!你們先走!”

王輝與王信王仁自然也明白了兇徒的意思,祖孫三人奮力反抗,企圖為姐妹三人創造逃跑機會。然而,王媛姐妹又怎會離開。

“爺爺,要走一起走!”王媛姐妹道。

“我已說過,你們誰也走不了!”

為首那個兇徒給手下兄弟們使了一個眼神,幾人兇徒立刻拿出火具,把茅屋點燃。

王信眼疾,見到兇徒欲要焚燒茅屋,便飛身前去阻止,不料這是歹徒精心設計的圈套。他只注意到了那些手持火具的兇徒,不曾想到旁邊還有兇徒專門等著他去自投羅網。王信剛剛搶到那些手拿火具的兇徒面前,就被后面的兇徒打進茅屋之中。兇徒們一邊放火,一邊灌硫磺焰硝以及油料。

王信立即便被大火吞噬在茅屋之中。

“哥哥!”姐妹三人同時驚呼。

王輝不曾想到他們會有如此作為,見到王信被打入火中,不禁分心回身望了一眼,就這一眼功夫,不想便被兇徒們砍成重傷,倒在了地上。

一瞬之間,三個男丁就只剩下一個王仁。三年來,王仁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狩獵種地上,他的武功最弱。兇徒們蜂擁著向他砍殺過去。王仁很快就招架不住,竟被逼到熊熊燃燒的茅屋之下,已沒有了退路。

“妹妹!你們快走?!?/p>

王仁見已無退路,大喊一聲,舉起手里的寶劍,反身沖進了兇徒當中。

“不要!”

王媛姐妹正沉浸在王信墜入火海的悲痛中,見到爺爺倒下,王仁也危在旦夕,頓時淚流滿面,驚得大喊起來。

王媛心如刀割,她不曾想到,自己苦心練了三年的功夫,原來是這么不堪一擊,她更沒想到,他們全家為了她竟然在三年后的今天會再遭橫禍。

“哥哥!妹妹來也!”王媛舉起手中寶劍,朝著兇徒的陣營沖了過去……

第二十二章 化內有基

兄妹幾人回到王輝的墳前,再次叩拜后,揮淚而別。

每人的心情都很復雜。這些年,要不是爺爺,他們還不知道是什么樣子。爺爺為他們付出太多,而今連生命都付出了。他們真不想離開他,可現實讓他們不得不這樣。每人都在心里發誓,他們一定會回來看他,但他們早已體會現實的無情,知道這僅僅是自己的幻想,若想實現,恐怕是遙遙無期,故而無法對他有一絲半點承諾,自然也不敢出口。

在王輝墳前磕完頭,一路沿江而下,見到道路兩旁熟悉的山山水水,幾人又是一番感慨。這里于他們,原本也是他鄉,當年,他們背井離鄉來到陌生的這里,重建了家園??燒廡┠晁筆笨炭套萄潘?,與他們朝夕相處,在他們心里,已然成了第二故鄉。如今,他們又要再次背井離鄉,又怎能不傷心呢?而且這兒還留下了兩個至親至愛的人。

“我一定會回來的!”走出這片群山,王媛再也忍不住,回頭大聲喊了出來。

那些道理王媛自是懂,但她還是要口頭承諾,如此方可代表她心里的承諾,口頭呼喊也可以代表內心的吶喊,她要發泄情感。這更是對自己的激勵,警醒,既然話已出口,她就會逼迫自己去做到。

哥哥姐姐有些意外,他們不敢輕易出口,唯怕失信,妹妹竟然如此冒失,他們有些擔心。不過他們還能理解,王媛畢竟最小,總的還是一個小孩子。但看到她那堅毅的表情時,已然明白,原來她不但不是小孩子,反而是真正強大了。他們很欣慰,妹妹敢于挑戰自己,她真的不再是以前那個王媛了。

“走吧!”

吳珉把自己的衣衫披到她的肩上。王媛回頭,看到他的眼睛里滿是贊許,心里不禁升起一陣幸福。

“嗯?!蓖躡碌愕閫?,回應他一個感激的眼神。

王媛心里,忽而五味雜陳。而今,她終于和朝思暮想的人在一起了,可是,她又失去了另外兩個親人。命運究竟在如何為她安排,接下來又將會發生何事,王媛不禁有些害怕。

一路之上,王媛心事重重,感慨良多。幾人也各有心事,好在有吳珉。吳珉知道兄妹幾人都在思念王輝王信,舍不得那個家園,舍不得那兒的山山水水。他變著法兒哄著幾人開心。給他們說笑,講故事。

一路上,兄妹幾人發現,吳珉的見識也和他們人品功夫一樣非同一般。無論看到甚么讓兄妹好奇的事情,他皆可以解釋一通,讓幾人消除疑慮,心中釋然。尤其是他識人之功,幾人佩服無比。

那一路上,他們多次碰到乞討之人,兄妹幾人悲天憫人,總是慈悲心腸,要去施舍。他們本就空手出門,要不是吳珉有備而來,身上帶著銀兩,恐怕這一路他們也得乞討。吳珉雖然有備,但也不是非常富余,一日三餐多半都是饅頭干糧,只有偶爾才買些牛肉燒雞類的肉食。

吳珉常常告訴他們,哪些是真乞討,哪些是假乞討。幾人開始不信,以為他是故弄玄虛,顯示自己的見識。吳珉大笑,與兄妹幾人打賭。

吳珉任由兄妹幾人自行選擇一個他認為的假乞討者進行施舍,然后暗暗跟隨,結果兄妹大所失望。他們看見,王婳把自己隨身的一個小玉墜給的那個衣著破爛,滿臉污漬,甚至還有些膿瘡的小女孩,走進了一座漂亮的房子里,不一刻便換了一身干凈衣物出來,儼然一個大家閨秀,與先前幾人見到的可憐樣判若兩人。

幾人唏噓不已,王婳更是心疼不已。那是義父把她帶回家,義母給她的見面禮。那個小玉墜雖然不是很值錢,但是,那是義母留給她的唯一信物。義父當年雖說富甲一方,但他對家人卻比較苛刻,不許他們過分奢侈浪費。義母背著義父曾給過她很多東西,但她都原原本本的放到屋里,只有這個小物件她才佩戴身上。如今丟了這唯一信物,王婳既心疼又后悔??墑腔謚硪?。

“大哥,你為何知道她是騙子?”看著姐姐難過,王姣問道。

“你說呢?”吳珉賣起關子來。

“小妹愚鈍,不曾知曉?!蓖躡嬗恤鏨?,笑著說道。

“你不說便是,盡管賣你關子,我自知曉?!蓖躡魯了計?,笑道。

那日離開江州時,吳珉給的那個贊許至今仍然受用。既已和他在一起,王媛覺著應該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他。想到答案,她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現。

“哦?那你說來聽聽?!碧磐躡輪?,吳珉來了興致。

“妹妹,你盡哄人,我們皆不知曉,你從何得知?”王仁道,“莫非是哥哥私下曾告訴過你?你故意來炫耀于我們?”

“我沒有!”

王仁竟如此取笑與她,王媛有些微怒,本欲想斥責他作為哥哥不該如此。她與吳珉雖然情投意合,兩廂情愿,但她年紀畢竟尚小。如今又是剛剛才相聚,哪有私下呢。但想到這些年他對自己也是有情有意,便知他此話有氣,嫉妒吳珉。王媛感動他對自己不僅一往而深,而且在生活之上對自己也是百般照顧,不禁把話噎了回去。但因心急,不覺憋紅了臉。

“妹妹說謊了?!蓖躡Φ?。

“我真的沒有!”

姐姐又來取笑自己,王媛更急了,隨口便重復了一聲方才之話??沙隹謚罌吹酵躡靡獾謀砬?,又知上當,不禁有了想反悔剛才那個決定的沖動。

這些年,王仁欲要對自己好,王姣皆竭力撮合,而另一面她又在努力的想要與王信哥哥好,總是與她爭著接近王信。她這取笑分明就是在幫王仁,畢竟他們才是親兄妹。王媛很是不快,但她深深明白,他們畢竟是自己的親人,恩人,她不能發火。

“哥哥姐姐,你們不能這么取笑我,也不能不相信我!”王媛道。

“哈哈哈?!蔽忡氪笮ζ鵠?。

“連你也取笑我?”王媛真是生氣了,她本想讓他認可自己,不想弄巧成拙,適得其反。王媛恨恨地瞪了吳珉一眼,“難道你就不能為我證明,你何時告訴于我了?”

“妹妹,你怎的這般小氣了?”王婳靠過去,摟著她道,“王仁王姣分明是和你開玩笑,而大哥正是在笑你的小心眼,你越是這樣,不就正中下懷了嗎?虧你還冰雪聰明呢?!?/p>

“我……”王媛羞赧無比。

“好了,”吳珉笑道,“把你是如何知曉的快告訴你的哥哥姐姐吧,要不然他們還會取笑你?!?/p>

“哼!”王媛嗔怒起來,不過想到他們皆無敵意隨即又不自主的笑了,“這不很簡單嗎?我親身經歷來的唄?!?/p>

“那究竟是什么???”王姣問道。

“嗯!我也知道了?!蓖鯆O說道。

“姐姐,是什么?”王仁好奇極了,“姐姐也相當聰明呀,妹妹這么一說,你竟然也知道了!”王仁贊道。

“沒什么,其實真的是很簡單,只是你和王姣妹妹沒有經歷過,故而不知。如果真是乞討過活之人,是不會嫌棄別人施舍何物的,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那些假乞討者,他們自然巴不得別人給他貴重財物。那個小女孩不正是這樣嗎?妹妹上前給她一個饅頭,她竟不要,反而說喜歡我脖子上的東西。一個饑餓之人怎么會在意一件不能吃的東西呢?我們以前乞討,別人即便要給銀兩物品,有時我們反而還不要,道理就在這里?!蓖鯆O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哪兒是聰明啊,分明是個笨蛋。乞討那么多年,卻沒有想出來?!?/p>

“對呀!”王仁兄妹倆恍然道。

幾人一路有說有笑,繼續前行。有了這個認識,他們不再上當。他們盤纏也實在有限,遇到真是逃難饑餓之人,他們才上前分些饅頭干糧與他們。

可是,幾人不曾想到,越往東走,當越過鄱陽湖湖口時,他們碰到的逃難之人便越多。一經打聽,皆是朱勔所害。

那些難民,有些原本也是富貴人家,但因家中有一點尚可把玩欣賞之物,便被朱勔強行搶奪。有些只是出于氣憤,言語了幾句,便被朱勔痛打一頓,趕了出來。那些順從的自然就被洗劫一空。這樣,無論順從還是反對,只要朱勔盯上,就是大難臨頭,成為窮光蛋。

有些雖是窮人,但他們被朱勔強征去搬運花石岡,朱勔不僅分文不給,倘若他們搬運花石岡時,不小心碰壞了一點邊角,竟反被勒索賠償。賠不起的便也被朱勔痛打一頓,趕出家門,甚至流放。而朱勔搬運之物,盡皆珍貴無比,又有誰能賠得起呢?

兄妹幾人這才明白,原來傳言所說朱賊致使江南之地民不聊生竟然是真的。幾人痛心不已,可他們實在是無能為力。未出幾日,吳珉身上銀兩花光,他們竟也只能乞討了。

蘇杭想必情況更甚,這于人生地疏的他們要在那里求得生存想必會越發艱難。幾人商議,暫且不去蘇杭。

大天之下,盡皆王土,哪里都一樣?;馕藁?,那么他們就在化內尋基。偌大的一個帝國,怎么容不下幾人。

到達臨歧之時,幾人便不再前行。此地已有許多難民安置,他們也就地找了一處偏僻小村,建起又一個新的家園。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