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武俠仙俠 >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3:58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寮€濂栫殑: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炭火上的魷魚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連載中 袁北斗 娛樂圈 種田 穿越 校園

江湖紛爭,有人叫我當盟主,我說我厭了。倭人擾境,有人請我當將軍,我說我乏了。朝堂混亂,有人讓我當皇帝,我說我倦了。有人說江湖中有人在裝逼,我說臥槽!扶我起來,

精彩章節試讀:

第6章 兄妹

袁破天看了一眼,一臉的嫌棄。結果還是袁憐星打破了僵局,道:“二哥!怎么換個衣服換了這么久!爹爹這都等著急了,你看臉上都不高興了!還不快過來給爹爹祝壽!”

袁北斗見狀,急忙上前,道:“爹爹,這是孩兒給你準備的長壽面,祝爹爹春秋不老,松鶴長青!”說著便將那熱氣騰騰的長壽面條端上了桌。雖說這袁破天從小就不怎么喜歡這智障二兒子,認為自己乃堂堂武林世家怎么能有這樣一個不能修習武藝的廢材兒子,但是這公眾場合也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漫不經心的道了句:“哦!這是你親自下廚準備的?”

“可不是嘛!剛才我見二哥那削面的刀工怕是江湖上無人能及??!弄得我都心癢癢的想跟張伯學習了!”袁憐星急忙接話替袁北斗回答道。

“哦!看來我北斗孩兒也并不是一無是處??!”明顯的帶有諷刺意味的說著。

“爹爹!你怎么能這么說二哥呢!雖說二哥只有十歲孩童智商,可那也勝過江湖中眾多酒囊飯袋,不說別的,光我二哥這腦子,一目十行的記憶力誰人能比,天下多少武功秘籍爛熟于心?!?/p>

“好了!憐星還不把你二哥帶下去!”一直在旁沒有出聲的袁大公子袁天罡出聲了。

袁憐星眼珠一轉,朝大哥袁天罡吐了吐舌頭,“哼!”嘴巴一嘟便拉著袁北斗朝后廳退了下去。

“讓眾位見笑了,剛才那正是在下二子,可因年少的一場意外致使無法向正常孩子一樣成長,如今已年十八卻依舊如同十歲孩童一般,唉……罷了!”一聲長嘆舉起手中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唉!我說你們有完沒完??!說好了今天是來喝酒的,怎么又提這么不高興的事情呢!”方才那出聲的司徒老酒鬼再次打斷道。

“對!今日我們不醉不歸!”一時眾人紛紛響應。這場宴會從晌午開始足足喝到了傍晚才算結束。

一天的熱鬧終歸平靜,眾賓客也紛紛退去或住客棧亦或是下榻在山莊給安排的前朝王爺的別院之中。夕陽西下,天邊一抹金黃色的晚霞,在這昏暗的傍晚顯得異常艷麗。清風徐來,給這在這初夏的時節感到炎熱的人們總是一種那發自心底的清涼。

那剛散宴的前院一片狼藉,三五下人正在收拾當中;后院那巨大的榕樹上此刻卻坐著一少年,抬著頭遠遠的眺望著天邊那漸漸消失的晚霞。嘴中呢喃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嘴中還叼啃這一片碧綠的榕樹葉,背靠著樹杈,翹著二郎腿,整一個二世祖吊兒郎當的樣子。

“二哥!你給我下來!”樹底下一白裙少女正雙手叉著小蠻腰,嘟囔著嘴巴沖樹上的少年喊道?!澳鬩竊誆幌呂次揖腿ジ嫠嘰蟾?,看他等下過來怎么收拾你!”

樹上的少年正是袁北斗,扭過頭看了看樹下的袁憐星,伸手將嘴中的樹葉拿了出來,“呸!呸!”吐了兩下,道:“我就不下來,我看你八成又是受了大哥的氣來找我出氣來了!”

“哼!還不是因為你,害我今天又被大哥教訓了!等什么時候我將七星劍訣修煉到爹爹一樣的境界,我才不怕他呢!”

“哈哈,又被我猜到了,果然是被大哥訓了,這會又想找我訓回去,門都沒有!”樹上的袁北斗突然笑道。

“……真是個傻子!”袁憐星小聲的嘀咕了一下,道:“二哥!我說你呆在樹上干嘛,現在又沒有星星!不會又要數星星吧!”話剛說完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二哥,我說你能一目十行,你倒給我說說這天上有多少星星??!”

樹上的袁北斗驀的坐了起來沖樹下看了看,滿臉的驚奇之色,道:“小妹,我說你是不是傻!這星星都還沒出來,我怎么知道有多少顆??!還一天到晚說我傻呢!”

“二哥你才傻呢!天上的星星本就無數,就你還每天在這數!”少女被氣的滿臉通紅開口大罵道。

可這時樹上的袁北斗卻沒有出聲,直到袁憐星飛身來到樹上坐在其身邊才緩緩開口道:“世人只道知難而退,卻不知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做人真理,人要沒有一點鍥而不舍的追求精神與行尸走肉又有何區別呢!”

這話落在身邊的袁憐星耳中,嬌軀一顫,扭過頭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身邊的這個問題兒童,心想:“二哥這是真的傻么!其實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明!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大智若愚!”

“唉!我說小妹你怎么也上來了?還不下去等下大哥來了我們可跑都跑不贏!”袁北斗冷不丁的說到“……”感情說了這么久他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呢!“哼!不理你了!”說著就跳了下去??刪馱謖饈焙蠆輝兜幕乩壤镎咀乓蝗順獗嚦戳斯?,卻是大哥袁天罡。

這大哥袁天罡年約三十左右,乃是袁破天大公子,從小便受父母嚴苛的教育,對弟弟妹妹的要求便也很嚴厲。因此從小這兄妹兩人只要看見大哥來了便會變得老老實實,后來長大了點就知道拔腿就跑了。這不袁憐星剛從樹上蹦了下來就被他逮了個正著。

“媽呀!大哥來了,快跑!”袁憐星幾欲拔腿就跑。

袁天罡一聲高喝:“站??!”嚇得袁憐星立馬站在那一動不動渾身發抖,她到還好,只是這聲高喝卻把樹上的袁北斗嚇了一跳一個身形不穩直接從樹上翻了下來。

說時遲那時快,袁天罡丹田之氣一提,身影一展如同那離玄之箭,幾乎一個呼吸便來到了樹下,雙手一撈將那就要墜地的袁北斗接住。

這一幕將兩個小家伙嚇了個夠嗆。被平穩放地上的袁北斗趕緊用手順了順氣,道:“大哥!你嚇死我了……”,在一看身邊的袁憐星小臉慘白,大氣都不敢喘。

袁天罡氣不打一處來:“誰讓你帶你二哥爬樹上去的!你不知道他不會武功的嘛!要是摔下來怎么辦?是不是剛才的教訓還不夠!”

慢慢緩過神來的袁憐星雙手食指互相戳了戳,低著頭道:“大哥!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帶二哥玩了!”

“嗯!你說什么?”

“……我說以后要是二哥在爬樹我就親自把他抓到大哥面前來!再也不讓大哥擔心了!”

“這還差不多,世間不早了,趕緊帶你二哥去給父親母親請安,早些休息了!”說著看了看那已安穩下來的袁北斗。

“哦!”說著拉著自己二哥的小手飛一樣的奔走了,嘴中不時還嘀咕道:“大哥真可怕,以后我們在上去玩一定要避開他了!”

“憐星!你在說什么?”一聲怒吼從身后傳了過來。

“快跑??!大哥要吃人了!”

“這丫頭!”袁天罡原地嘆了口氣,腦中盡是剛才從自己那傻二弟嘴中聽到的那句話“知其不可而為之”,心中充滿無限感慨。

第23章 追憶往事(上)

再說那嚴府大宅,貴客臨門,廳前院后一番忙碌,一桌豐盛的飯菜早已備好。

嚴家父子加上袁北斗三人已然圍坐在一起,笑呵呵的在談論著什么?!昂昧?,菜齊了,可以開動了!就是這么多年不曾下廚也不知道這味怎么樣!”三人回首望去卻是嚴夫人親自端著一鍋魚頭湯走了過來。

不看則已,這嚴家父子一眼望去,就在也無法將眼神從那正冒著絲絲白氣的魚湯移開,不時的還咽了咽口水,整個一副餓了幾天沒吃東西的樣子,看得一旁的袁北斗一愣一愣的。

嚴夫人瞟了一眼那正流口水的父子,嗔怒道:“喂!我說你們兩有完沒完!有客人在呢斯文點!”說著將手中的湯鍋平穩的放在桌上。

可這話似乎并沒起到什么作用,那兩父子只見湯鍋剛一上桌邊急忙拾起手邊的湯勺個湯碗,三下五除二便盛了滿滿的一碗湯。兩人的動作幾乎是同步完成,滿滿一碗湯就那么一口喝了下去,臉上露出那心滿意足的模樣。輕嘆一口氣,異口同聲的道:“嗯!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父子兩同時豎起一個大拇指。此語一出可謂語出驚人,誰能料想得到這話竟出自于那在商場上叱咤風云的天下首富。方才那正舉起筷子欲夾菜的袁北斗就這么傻傻的看著眼前這對父子。令人始料未及的還不止于此,一碗熱湯下肚的嚴浩居然又抄起了湯勺往那湯鍋里伸去?!班??”的一聲從嚴夫人口中傳出,嚴浩急忙收回雙手,低著頭憋了憋嘴,伸出舌頭在嘴唇邊上舔了舔,不敢吭聲。

眼看嚴浩此刻正襟危坐,嚴夫人收回臉上的怒容,瞪了一眼旁邊那暗笑的嚴光宗,嬌笑一聲道:“這么大個的人了,怎么還跟小孩一樣!連人家北斗都不如!”

也不知道嚴夫人這話是對自己的夫君還是兒子嚴浩所說,反正此刻嚴光宗是滿臉的堆笑莫不作聲似在回味著什么;嚴浩一副不滿的樣子諂笑道:“那還不是娘親做的魚湯好吃,要知道我可已經一年多沒吃到了,想來今天還是沾了二表哥的光,不然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在吃到娘親親自下廚做的這可口的飯菜”話音剛落,急忙又抄起手邊的勺子打起湯來了,嘴邊還不時的說著:“二表哥,你快嘗嘗,我娘煲的魚湯可好吃了,就是那望江樓的大廚都做不出這么鮮美的味道?!?/p>

見自己夫人不在阻止,便也有樣學樣,嚴光宗也趕忙抓起筷子,朝桌上其它的菜肴夾去。滿嘴塞著滿滿的紅燒肉,邊吃邊說道:“北斗,怎么不吃???你姨娘做的菜那可是天下一絕!”。平日的忙于生意場上的事情,哪得今日這么高興地日子親自下廚,望著眼前那猛吃海喝的兩父子,臉上充滿了愜意滿足的喜悅神情,“看看你們那吃相﹐也不知道矜持點﹐還是我們北斗規矩?!彼底拋房聰蚰撬坪跤行┬牟輝諮傻腦倍?。

“怎么?北斗,是不是姨娘做的飯菜不合你的口味?”嚴夫人出聲詢問道。

原來在那隱俠山莊的時候,自己的娘親也時而親自下廚做些飯菜,一家人也如此一般圍坐在一起其樂融融??扇緗褡約旱哪鍇資巧撬藍疾輝?,雖說當年問過神秘的張伯,可他卻也推說不知道。眼見眼前一副合家團圓的模樣北斗心中不由得暗自神傷。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嚴氏夫妻眼光何等的毒辣,眼見北斗不吭聲,眼神中有著一絲落寞,當即頓了頓,收回臉上的嬉皮笑臉。

嚴夫人和顏悅色的向著袁北斗安慰道:“孩子,別擔心了,吉人自有天相﹐這么些年過去了一直沒有他們的消息﹐正所謂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說不定哪天他們就如你一樣奇跡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呢!”說著伸過手去摸了摸北斗的頭繼續說道:“好了!我們還是吃飯吧!嘗嘗姨娘的手藝怎么樣,一般人我還不給他們做呢!”眼睛一轉看向旁邊的嚴家父子。

“哦!對了,我打小都就聽母親提到過她還有個同胞的妹妹,卻從來不曾見過,姨娘這到底是為什么?既然是一家人為何這么多年都不曾來往?”

這話一出,現場的氣氛瞬間變得尷尬了起來,夫妻兩的面孔變得十分嚴肅,一直低頭猛吃的嚴浩也停了下來,抬起頭好奇的問道:“對呀!我也好奇,為什么明明兩家那么要好就是老死不相往來,要不是前幾年隱俠山莊出事,你們派人出去尋人,我都不知道娘親你居然還有個姐姐呢!”

兩人齊刷刷的看向了自己的姨娘(母親),只見此時嚴夫人滿臉的痛苦悔恨的神色,欲言又止,最后還是苦笑道:“怎么,你娘親沒有告訴你怎么回事么?”

“我也問過娘親,可是她似有什么難言之隱,就是不肯告訴我,至于爹爹,更是板著一副臉只字不提?!?/p>

嚴夫人聽到這話,那一臉的痛苦悔恨之色變得更加濃郁,眼眶中閃爍著點點淚光,看了看身邊那一語不發的嚴光宗,道:“我這苦命的姐姐,明明都是我們的錯,為什么總是把那所有的事情自己扛著呢!北斗,這都是我們嚴家對不起你??!還不都是這個殺千刀的造成的?。?!”手指驀地指向身邊的嚴光宗。

嚴光宗輕嘆了一口氣,無比愧疚的說道:“哎~世上因果循環,天理昭彰,報應不爽!當年便是我一念之差,做了些對不起你爹的事情,可誰能料想到最后把當年方才三歲的你給害了!一念之差害得年弱的你身中劇毒無藥可醫,最后你爹娘尋便天下名醫雖保得你一命,可最終也使得你變成如今這般模樣,神智只能成長到十歲,壽命不過三十,而且終身不得習武?!彼底哦似鹱郎夏竊繅崖系木票灰?,一臉的悔恨之色。

一旁的嚴夫人被勾起這痛苦的回憶,此刻已經不住的在抽泣著,忍住悲痛道:“除此之外,當年的差錯還害得江府上下數十口死于非命,就連爹娘、大哥都……”已然泣不成聲。

嚴光宗伸手安慰安慰了下泣不成聲的夫人,道:“雖說這是那西域邪宗所為,但畢竟那事因我而起,我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都是我財迷心竅,好大喜功,最后入了別人的套都猶未可知!哎~如今有著這富甲天下的財富又能如何,再也無法挽回那逝去的親情?!?/p>

細心傾聽的袁天罡抓了抓臉頰,道:“姨父,如果就因這樣的話,我想以我爹爹的性情應該不至于兩家絕交老死不相往來吧!”

嚴光宗聽后呵呵笑了一聲道:“孩子,你還是不了解你父親??!你知道他此生嘴痛恨什么么?不是因為那事害了他那年僅三歲的天才兒子,也不是因為那事害得江府家破人亡,而是這事與邪宗有關!你爹爹此生嘴痛恨邪宗了,他一口認定我與那邪宗有關,最后若不是你娘與你姨娘求情,今日你肯定見不到我了……”

袁北斗聽言,眼光一閃,似想起什么,道:“邪宗?當年那事與邪宗有關?”

“對呀!就是因為那事當年你爹一怒之下率眾武林同道將那覬覦中州多時的西域邪宗一舉趕回西域,一戰聞名天下!”

袁北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五年前的慘禍也與邪宗有關,莫不是這時隔十幾年的兩件事情有什么瓜葛?”

聞言眾人一陣愕然!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