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 小說庫 > 穿越重生 > 情鎖深宮

更新時間:2019-11-13 11:13:51

情鎖深宮

娌冲寳鍗佷竴閫変簲缃戝潃: 情鎖深宮 宮二姑娘 著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www.hlayjb.com.cn 已完結 婚姻愛情 種田 寵婚 穿越

一個是穿越而來的現代女特工,一個是古代運籌帷幄的王爺,兩個人在錯誤的時間遇見,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我以為我愛的是他,可是他只有一張跟他相似的臉。朝朝暮暮,不妨踏遍

精彩章節試讀:

第19章 西夏國生活

慕容曉爾對楚千夏臉上的傷疤加重了藥量,隨之而來的是楚千夏身體上必須承受更多的痛處??墑敲揮邪旆?,既然金元國那邊已經傳來消息,她們必須加快動作,否則這么一個大活人出現在西夏國皇宮里,即便慕容曉爾的住處再偏,也難保出現意外的那一天。總有人會發現楚千夏的,所以必須盡快改頭換面。

最后一次蛻皮的時候,楚千夏臉上的傷疤幾乎已經掉完了,只是再長出來的新肉比臉上其他的皮膚眼色更粉一些,遠遠看去倒不覺的,仔細一看就覺得有些好笑,好像胭脂涂錯了位置。

“千……云錦?!蓖蝗桓目?,慕容曉爾有時候還會叫錯,“這是最后一次藥了,我調好的,要在面上都覆上,以免你傷口好了膚色不均,到時候再來調和又要費時間,所以這兩天你先忍忍?!?/p>

“恩?!背牡愕閫?,“云錦知道?!?/p>

自稱云錦,楚千夏似乎沒有不適,本來也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到了這個地方,什么樣的身份都無所謂了。

慕容曉爾一層層往楚千夏的臉上涂抹藥物,最后又用紗布將楚千夏的面部包裹起來,最后竟只剩下兩個鼻孔和一張嘴尚能袒露在外出氣兒了。

云甜剛一進門的時候,便看到楚千夏這幅樣子,忍不住笑起來,“云錦,我真該叫人把你這副樣子畫下來,你日后自己看著也會發笑?!?/p>

楚千夏不敢張嘴,只得乖乖聽著。

慕容曉爾也微微一笑,“多嘴,云甜這丫頭越發頑劣了,改日我便跟皇兄說去,把你許給那些王公大臣做個侍妾,看你還能得意多久?!?/p>

“公主大人饒命……”云甜趕緊求饒,“云甜知錯,這就閉嘴了?!?/p>

屋里又是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楚千夏心中喜悅,面上卻不敢有任何動作。慕容曉爾說這是最后一道工序,那便受著吧。楚千夏之前在鏡中看過那傷疤退去新肉長出的樣子,雖不如當初可怖,但終究也是不好看的,只希望這次之后,便真的恢復容貌吧。

其實她也想知道,楚千夏沒有那傷疤的樣子究竟是什么樣,若真如慕容曉爾所說貌美如花,那沈臨風會不會待她與當日不同。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便是兩天。這兩天,楚千夏進食十分不方便,便只是吃些粥罷了。

兩天后,紗布要拆了,眾人心中都是忐忑,不僅慕容曉爾在場,云甜等人也都過來了,大家都想看看楚千夏的傷疤是否會好,若真的去掉了,又會是什么樣子。

“云錦,我這就給你拆了啊?!蹦餃菹約盒睦鏌裁壞?,若效果不如預期的好,只怕還要繼續調理了。

“恩。公主不用擔心,再壞也壞不過當初,盡快拆吧,云錦不怕?!背乃檔氖鞘禱?,就算效果不好,難道還會比當初更差嗎?總不至于整張臉都毀容了吧?況且就算毀容,她也無所謂了,今生不會再見沈臨風,毀容了又有什么關系。

慕容曉爾深吸一口氣,取來一把袖珍的小剪刀,輕輕將當日自己纏裹好的紗布剪開一點,然后將那小剪刀放到云甜手上,自己則緩緩地一層一層揭開覆在楚千夏臉上的紗布。

紗布揭開的那一刻,楚千夏慢慢睜開了眼睛,許久不見陽光,慢慢感受到光源的時候,看到眾人都好奇地盯著她,“怎么了?沒好是嗎?”

慕容曉爾噗嗤一笑,“那些藥膏還殘留在臉上呢,洗洗再看吧,你還說不怕,我看你分明怕得很?!?/p>

剛才看到眾人眼中沒有喜悅的成分,楚千夏心里還吃了一驚,語氣里是帶了驚嚇的,此時聽慕容曉爾一說,自己剛才倒顯得心急了。

云甜趕緊派人打了水過來放在桌上,楚千夏站起來轉過身,在水盆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果然有不少藥膏殘留在臉上,具體怎么樣自己還看不真切。于是便弓了腰,閉上雙眼,雙手捧了水清洗面部。

“怎么樣怎么樣?”見楚千夏停止了動作呆呆站在原地,慕容曉爾急忙地問。

“云錦怎么樣你倒是說話啊?!痹鋪鸕熱艘滄偶繃?。

慕容曉爾一個箭步重新上去將楚千夏的身子扳過來對著自己,卻在看到楚千夏臉的那一刻驚呆了。

良久才笑著將楚千夏轉向眾人,“效果好著呢,美嗎?”

楚千夏剛才也是被水中的倒影驚著了,從來沒見過自己是這樣一張臉,不僅臉上的疤痕沒了,整張臉雪白透亮,倒是比之前的皮膚更好了,這皮膚一好,之前不愿細看的五官倒也顯得更精致了,所以當楚千夏轉過身子面向眾人時,眾人皆倒吸一口冷氣,何止是美,簡直太美了。

若將慕容曉爾可愛俏皮的容貌比作夏日里最涼爽的微風,人人都愿親近,那此時的楚千夏便如夜空中皎潔清澈的月亮,雖心生喜愛,一般人卻靠近不了。

“不……不至于吧?”楚千夏雙頰泛起紅暈,這么被人打量,實在不好意思。

“什么不至于,太至于了!”云甜上前拉住楚千夏的手,“之前公主說你貌美如花,我還不信,如今看來,何止貌美如花,如那天邊月雪中蓮也是不在話下的啊?!?/p>

“云甜!”楚千夏不好意思地蹙眉瞪了云甜一眼,而如今這樣的表情做來倒更顯風致了。

“哈哈哈哈哈?!蹦餃菹諞慌孕α似鵠?,“我果然是神醫!”雖然替楚千夏恢復容貌高興,不過慕容曉爾也為自己醫術的漲進感到興奮不已,“哎,現在要是讓離……”剛說呢,慕容曉爾便住了嘴,“那什么,云甜你先帶人下去,我再看看還有什么地方需要給云錦交代的,午膳備好些,今日我們宮里一起吃頓好的!”

慕容曉爾的宮殿很偏,自然也就沒那些規矩,她自己又是極熱情好客的,所以這個宮里的人也習慣了跟自家主子同吃同睡。

關上門,屋里只剩下楚千夏和慕容曉爾兩個人。

“云錦,這下你可得真的好好感謝下我了?!蹦餃菹牧成鮮欽誆蛔〉男σ?,拉著楚千夏走到銅鏡面前。

這時楚千夏才真切地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從前真的沒有想象過,自己有一天也會這么好看。

“是,公主想要云錦做什么,云錦一定萬死不辭?!?/p>

“呸呸呸,說什么死不死的,我又不是閻王,要你的命做什么?!蹦餃菹叩揭慌宰?,“剛才我還在想呢,即使現在你站在離王沈昭的面前,他也不一定能認出你,你若是想改頭換面要了個新身份回去金元國也是可以的?!?/p>

慕容曉爾知道楚千夏心中還是放不下金元國皇帝沈臨風的,前些日子便在想辦法替楚千夏尋擬一個新身份,只是這西夏國公主婢女的身份怎么能送進金元國皇宮還得是沈臨風的身邊的,著實為難了她。

“公主費心了,云錦并不想回去?!逼涫蹈詹趴吹階約喝菝駁哪且豢?,楚千夏心中是閃現過那樣的想法的,現在的她,完全不是當初的楚千夏了,的確,就算沈昭沈臨風現在看到她也不會認出她,就算有疑問,她不承認又如何,當日的楚千夏面上有疤,身中黑巖國劇毒墜入仙幽河,誰能相信她會活著,還能變成現在這樣呢。

楚千夏想著便搖了搖頭,“既已決定拋卻往事,公主日后就不必再提回金元國的事了?!?/p>

“是嗎?”慕容曉爾一副哀傷的樣子,“你這么美留在我身邊,我都要嫉妒你了,要是萬一哪天我皇兄看上你了怎么辦?”

慕容曉爾未曾想過,自己今日的玩笑話日后會一語成真。

“公主說笑了,皇上怎么可能會看上云錦,現在云錦只是公主身邊的小丫頭,只要照顧陪著公主就好了?!?/p>

“那可不一定?!蹦餃菹π?,“我皇兄最愛收集那些書啊畫的,要是給他知道我宮里有個仿佛從畫里走出來的仙女兒,保不準他把你拿去放在那藏書閣里也不一定?!?/p>

這話逗樂了楚千夏,“公主都沒被藏進去,哪兒輪得著云錦呢?!?/p>

“哈哈哈哈?!蹦餃菹?,“你我不一樣,我是他妹妹,你是么?”

“云錦不敢高攀?!?/p>

“云錦啊……”慕容曉爾突然有些不解,“按理說你原來也是王妃,為何卻總是習慣將自己的位置擺的這么低呢?”慕容曉爾不解的是,楚千夏明明是王妃,看起來卻并不像宮里那些雍容華貴的女人,即便是裝,哪能裝的那么像呢?就像真正的大家閨秀千金小姐,哪怕落魄了,也和山野村姑截然不同。

“因為云錦從來都不曾高貴過。至少自己不曾高看過自己?!閉饣八檔氖禱?,若是這古代的楚千夏本人說不定還有那么幾分高貴的氣質,可是自己只不過是穿越過來的一個異物,在她的生命中,從不曾高看過自己。

慕容曉爾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罷了,你休息吧,再過幾日宮中要辦一個賞荷宴,那千荷池里的荷花開了好看得很,你沒瞧過,我帶你過去看看?!?/p>

“可以嗎?”楚千夏有些擔憂,“若被人發現了……”

“你一個大活人,遲早都會被發現的,若叫別人發現了告到我皇兄那里去,我們反而失了主動權,不如趁著這次機會,我先把你帶過去,免得日后落人口舌?!?/p>

“恩?!背撓行┟H壞牡懔說閫?,不知道那賞荷宴如何,更不知道那千荷池里的荷花究竟有多美。

第21章 再展風姿

慕容舒清潤的聲音傳進楚千夏耳中的時候,楚千夏仍是低著頭不敢四處看。賞荷宴她們剛剛入座,自己就已經被皇上點名了。楚千夏略微不安,卻只看得前方的慕容曉爾微微點了點頭。

于是楚千夏開口,“是?!比緩蠡夯禾鶩?。

可是這一抬頭,卻讓在座所有人都有些驚訝。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絕色女子,可是這樣一個女子竟然只是個婢女?楚千夏不敢去看慕容舒,雖然她也想知道這個重任口中瀟灑倜儻根本不像一國之君的皇帝究竟是什么樣,但現在卻只是呆呆地將頭抬起,眼神平靜地看向對面的樹干。

所有女眷都有疑惑,這公主無事帶這么一個絕色女子來賞荷宴做什么,難不成還想給自己添一個嫂嫂?

“你又是從哪兒找來這么一個姑娘伺候你的,跟你說過無數回,你那雖有偏門出宮,但是不能什么人都往里帶?!蹦餃菔嬋吹匠牡牡諞謊坌鬧幸彩怯脅ɡ降?,卻努力定了定心神說道。

“皇兄此言差矣,云錦可不是其他什么人,她是曉爾的救命恩人?!蹦餃菹槐菊廝檔?,“前些日子曉爾出宮尋找藥材,在城東那邊的斷崖差點就摔下去了,是云錦救得我,我一看她無父無母,又懂得不少藥理,便將她帶回來了?!?/p>

“哦?是嗎?”慕容舒挑眉,“既是救命恩人,為何不稟告皇兄好好款待,偏收做婢女放在身邊,讓人知道還說我們皇家的人多么不知禮數呢?!?/p>

“云錦呆在我身邊挺好的,我哪能隨便就將云錦帶到皇兄面前呢,莫說云錦生得漂亮了,就是普通相貌,我也不敢將她帶到皇兄面前啊,讓皇嫂嫂她們知道了還以為曉爾有什么其他心思呢。這皇嫂搜萬一吃醋了,皇兄怕也沒什么好日子過了呢?!蹦餃菹底磐嫘?,卻是心中早已計劃好的,慕容舒怎么想其實無所謂,反正皇兄怎么都是順著自己。關鍵是這些娘娘們,看似嬌媚,這要當真看楚千夏不順眼,還不將她骨頭都吞了?

“曉爾!”林亦璇嬌嗔,“皇嫂搜我有你說的那么不講道理嗎?”

‘“哈哈哈哈……”慕容曉爾笑笑,“我那是逗皇兄呢。我的皇嫂嫂自然美艷大方,寬容大度,哪會同我計較,更何況只是我一個小丫頭,平日都呆在我殿里,離你們遠遠兒的?!?/p>

楚千夏此時有些佩服慕容曉爾了,她雖看起來不諳世事,然而這些話說出來,恐怕都是服人的,即便還有人不滿,也不敢再多問。再說便是自己不懂事了。

“好了,你身邊多個人也是好的,以后更不要隨意出宮了,別以為皇兄疼你便不會罰你,下次要是再敢溜出宮,仔細朕真的替你尋個人家將你嫁了,也免得朕還得日日擔心你的安危?!蹦餃菔媧映納砩鮮棧嗇抗?。

“別啊皇兄,我以后一定乖乖的?!蹦餃菹低昊溝紗罅慫酃怨緣氐懔說閫?,賞荷宴上的氣氛一時倒也愉悅。

待宴會結束,所有人都不再注意楚千夏時,慕容曉爾將楚千夏和云甜帶到當日自己與慕容舒見面的涼亭里稍作歇息。

此時夕陽西下,周圍也沒有旁人,楚千夏終于敢抬頭肆無忌憚地欣賞自己面前的美景,這還真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啊。此情此景,楚千夏不禁看得有些呆。

“云錦?!?/p>

“公主有何吩咐?”

聽到慕容曉爾叫自己的名字,楚千夏立刻收回自己貪婪的視線。

“今天開始你在這宮中也算是有身份,不需要像往常一樣躲躲藏藏了,只是我那雖然離宮里遠,但是你今日這么憑空出現,難保有人不作他想。所以你行事更要小心?!?/p>

楚千夏點點頭,看到慕容曉爾有些擔憂的樣子心里感激之余還有些愧疚,“讓公主費心了?!?/p>

慕容曉爾微笑著搖了搖頭,“還客氣呢?!?/p>

又坐了一會兒,慕容曉爾便起身帶著楚千夏和云甜往回走了。

可是沒想到,素日里無人來訪的公主殿里今日卻有貴客造訪。

“皇……皇兄,你怎么來了?”

當慕容曉爾帶著云甜和楚千夏回到自己宮殿的時候,發現慕容舒正坐在大廳里,直直地看著自己。

“剛才在宴會上朕已經給你留了面子,現在你不打算對朕說實話嗎?”慕容舒當然知道云錦的事沒那么簡單,只是宴會上人多嘴雜,不便多說罷了。這才到了公主殿,準備問清楚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我不是說過了嗎?云錦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所以才……”

“就這么簡單?”慕容舒皺眉看向慕容曉爾。

“真的這么簡單?!蹦餃菹轄襞艿僥餃菔嬪肀?,“皇兄在擔心什么?云錦她手無縛雞之力的,還能傷了誰不成?”

“朕只是怕你出事?!蹦餃菔嫠底瘧閔斐鍪衷諛餃菹嗔襯罅艘幌?,“你看吧,出宮一趟遇到這么危險的事也不告訴皇兄,日后不能再如此縱容你了?!?/p>

楚千夏在后面瞧瞧看著慕容舒兄妹倆,此刻才真切看清慕容舒的長相,不如沈臨風那樣英氣逼人,甚至也沒有沈昭那么棱角分明的無關面龐,卻讓人看了莫名地覺得很舒服,他笑著去捏慕容曉爾臉的時候是帶著寵溺和暖意的。

楚千夏在心中默默想著,有個哥哥還真好。

一直盯著慕容舒看,卻沒想到慕容舒突然扭了頭看向她,“你就是云錦?”

楚千夏立馬紅了臉,低頭答道,“是?!?/p>

該死,怎么能如此直視帝王呢。

“曉爾說你略通醫理,想來也是,若跟你不是一路人,她只怕也不會帶你回來了。既然如此,你便好好在公主身邊服侍吧?!蹦餃菔嫫鶘磣叩匠納肀?,“你是西夏人?”

楚千夏求助地看向一旁的慕容曉爾,慕容曉爾趕緊點點頭。楚千夏隨即也點點頭,“是的陛下?!?/p>

“朕從前見過你嗎?”慕容舒看著楚千夏總覺得似曾相識的樣子。

“回皇上的話,奴婢之前一直在宮外,今日是第一次有幸面見龍顏,之前……之前應當與皇上不曾見過?!背男⌒囊硪淼鼗卮?,怕是之前慕容舒看過沈昭送來的畫冊,雖說疤痕去了,然而五官卻沒改變啊,還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差別吧?

“那就是朕多想了?!蹦餃菔孀砜聰蚰餃菹?,“朕今日便走了,改日再來看你?!?/p>

“是,恭送皇兄?!蹦餃菹⒖躺锨敖睦繳硨?。慕容舒剛才便以考究的眼光一直看著楚千夏,這要是真的看出個什么就糟糕了。

慕容舒走后,慕容曉爾趕緊回到楚千夏身邊,“沒事兒吧?”

楚千夏點頭,“公主你說皇上該不是知道什么了吧?萬一被人知道我的身份,肯定會給公主帶來不便的,公主不然還是將我送出宮外吧?!?/p>

慕容曉爾擺擺手,“胡說,我要是現在將你送走才會叫人懷疑呢。你別多想了,將你的心好好收著放回獨自里,我在想啊,反正那些畫冊跟真人都有差距,你的傷疤也好了,不會有人認出來的?!?/p>

“可是剛才皇上……”楚千夏只要一想到慕容舒剛才一直盯著自己問他們是否見過的樣子就覺得后怕。欺君啊,這個罪名可不是誰都背得起的。

慕容曉爾卻噗嗤一笑,“誰知道呢。興許是我皇兄見你心生愛意也說不定,什么似曾相識,就是喜歡你唄?!?/p>

楚千夏驚訝,“公主……”

“好了好了。逗你的,別多想了,快去收拾收拾睡吧,明日我要出去一趟,你就好好再殿里呆著?!?/p>

“恩?皇上剛才不是才說不讓公主你私自外出嗎?”楚千夏有些擔憂。

“我不是偷溜出宮,只是去太醫院那邊看看我上個月煉的丹。之前的都用來保你的命了,你還好意思說?!蹦餃菹底瘧慍吶伺?。

楚千夏也笑笑,“是,云錦有罪?!?/p>

“罷了罷了,本公主既然救了你,你不能以身相許那就只能當牛做馬什么的了吧哈哈哈哈?!?/p>

慕容曉爾說完,兩人都愉快地笑了起來。

入夜。楚千夏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慕容舒和沈臨風,沈昭的臉輪流出現在她眼前。如今在西夏宮里待著究竟對不對,楚千夏自己也想不明白了,只是不知道沈昭現在還有沒有在找她,沈臨風又會不會偶爾記起那個面上有疤卻熱烈地喜歡著他的人。

既然睡不著,楚千夏索性披上外衣起身走到院子里,夜里要比白天涼些,楚千夏緊了緊自己披著的外衣,摸到左肩時,忍不住想起那日自己被黑巖國綁架的事情。傷口不會再疼,疤痕也快褪去了,只是不知道那些過去是不是真的能被自己淡忘。

在院子里坐了很長時間,楚千夏甚至將自己的前世今生統統想了一遍,她已經分不清當初那個在現代當著特工的人是她,還是這個在古代茍且偷生的人才是她了。抬頭看向夜空中高高掛著的那輪明月,如果日子就這么簡單地過去,讓她遠離那些愛恨情仇也好。

猜你喜歡

  1. 都市職場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幻想異能小說
  4. 現代言情小說
  • 幻想異能小說
    幻想異能

    貴賓小說網輕松爽文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異能小說大全,打造幻想異能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異能小說免費閱讀??椿孟胍炷芐∷?,就上貴賓小說網。

  • 狂妃有毒
    狂妃有毒

    作者:華歌

    已完結

  • 鬼手小醫圣
    鬼手小醫圣

    作者:恒九

    已完結

  • 鬼醫狂妃禍天下
    鬼醫狂妃禍天下

    作者:玉陵歌

    已完結

  • 都市透視邪少
    都市透視邪少

    作者:青雷

    已完結

  • 不死狂人
    不死狂人

    作者:人海孤鴻

    已完結

  • 愛上女老板
    愛上女老板

    作者:蘇打野

    連載中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